松江路,某别墅内。

    “清好啊,你在说一遍,爸爸最近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听错了。”

    林家大厅内,一对中年夫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乖巧的女儿,不敢去相信刚才她说的是什么。只是希望自己听错了!

    林清好面色没有最初的好看,好像爸妈生气了。林清好很尴尬,但是依旧是把话说完了:“爸妈,你们没有听错,我的意思就是我怀孕了。然后孩子的父亲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所以我就想着先跟学校说出国,等孩子生来之后再去学校。你们看这样可以吗?”

    两夫妻面面相睽之后,直接将自家女儿推出门外。他们需要想一想。

    大门瞬间关闭,林清好站在门外。面色很是苍白,握了握拳头。心中满是悲伤,难道非要打胎吗?可是她舍不得。

    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林清好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走了进去,软软道:“爸妈,我真的很想……”

    “爹地,妈咪。这就是当初和我抱错的女孩子吗?”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林清好面色有些呆愣,直直得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那么一点,娇俏可爱的女孩。她的样子和妈妈有八分相似,林清好后退一步,面上有着不可置信。

    “清好,你也看到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你的妈妈是谁我们也不清楚,当初大哥将你交给我们的时候我们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可是到现在我们才发现是弄错了。这么久我们一直在查,却还是没有查到你的亲身母亲是谁,只是雪儿也大了,我们必须将她接回来。以后,你走吧,如今你也大了。你卡里我们打了三十亿,算是我们对你的……”高清雅看着林清好说道。面色有些不忍心。但是又看了看自己的亲生女儿,没有办法,女儿回来的要求就是必须将清好赶出去。

    “妈,你是说我不是你们的女儿?”林清好不相信的又问了一次。

    林雪雪直接上前推了林清好一把。高清雅想拉却被林雪雪一瞪。高清雅又收回了手,林清好没有说话直接走上了楼,没有五分钟就来了,收拾好了自己东西。

    林萧点了点头,冷漠道:“你的确不是我们的女儿。”

    这样一句话连林清好最后的话语都淹没在了喉咙中,当笑了笑,对着她了七年的父母道:“如此,谢谢伯父伯母的照顾了。”说完,将包里的卡拿了出来。柔和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用你们的钱,这些你们留着给自己的女儿吧。”说完二话不说就直接走了。

    “哟。林清好,你还真是没良心啊!怎么说你两句你就要走?爹地妈咪在靠近你学校的地方给你买了房子的。”林雪雪阴阳怪气道。

    林清好毫不在意,都没有回头的摇了摇手:“不用了,谢谢你们费心。留给你们自己吧。不见!”

    原本就打算出国的,只是去了医院。差点赶不上机。这好了,所有人都不欢迎她了。

    林清好走的时候背很直,直到林家夫妇以为她没有任何伤心。还在说这个女子这薄情。

    “爹地妈咪,你们看。真是没有礼貌。就这么直接走了。那这三十亿就是我的了,可以吗?”林雪讯着自己爹地林萧的袖子撒娇道。

    林萧点点头,声音温柔得出水道:“好,就依你。”若是林清好还在。仔细看看这林雪雪的脸,便会发现,这不是慕天骐那小子的情人吗?那天还在酒店翻来覆去的搞了那么久。只可惜林清好此刻没有任何心情。

    林清好拉着唯一的小皮箱,走出了她住了十几年的家。心中没有任何想法,就算没有这个孩子,恐怕爸爸妈妈也会如此吧。以往就对自己很不关心,看着自己的时候像是在看其他人,如今终于知道理由了。她一点都不怪他们,因为是他们将她养了那么大。

    唯一值得庆幸的事,在英国的房子已经找好了。机票也买好了。连学费都交完了,还好自己每次做事情都是想着一次性弄完。不然如此尴尬的场景还真是不得了。林清好没有带林家夫妇的卡,只带了自己以前存钱的卡。

    又一次庆幸自己是金牛座的守财奴。

    拉着小皮箱站在机场,在最后登机的时候,女孩突然扬眉大声道:“伟大的祖国,等我以后回来孝敬你!”说完也不在乎别人是怎样的眼光,老子自我潇洒就好了。扬长而去。

    却有人因为这么一句话,笑了笑。

    年轻真好啊

    120是拨打了,可是有别的救护车却比120来得更快。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以为某小姐打电话是在整人,正回拨电话,却发现提示,此号是空号。看来的确是被人整了。当司机小哥一脚差点没踩到底,车子呼啸而去。

    暮家的专属医院。

    二十多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人不停地在如同古老的欧洲皇宫的医院里走来走去,到处都是一片耀眼的颜色。跟皇宫都没没什么两样了。里面的灯光全部开着,到处都是亮得刺眼,地毯是雪白的颜色,高级的狐狸毛所制成,数不清的名贵物品。看起来像是某国丢失的宝物。虽然看起来很奢华,但是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而且这仅仅只是一个医院而已,却已经奢华到了这种地步。如果说是常驻的话可能还不错,可只是偶尔来来,有人就大呼败家了!

    “没事了,爷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只是阿亮就直接给失忆了。不过这也真是狗血啊!阿亮失忆了。”一领头模样的白大褂走了出来道。他是暮离几人的专属医生j,也是好朋友。

    “j,好好说话,什么叫狗血,你中文是法语老师教得?”楚霸天冷酷道。

    “哎哟,我说老大,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其实我一直就觉得爷这次搞错了,应该多派几个人的,你看如今这阿亮一失忆。就阿亮一个人见过那姑娘,现在怎么办?”j摸了摸鼻子道。如今是爷还在昏迷中,他才敢说,等会儿醒了就得直接闭嘴了。

    “j,什么意思?”说曹操,曹操就到啊!j无语了,苦着脸回头。

    “爷,那姑娘消失了。最关键的是阿亮失忆了,什么事儿都想不起来,连自己名字都给忘记了。就算我医术好我也不敢乱动刀。这动得不好,阿亮的小命可就没了。”j半真半假的说道,几人都是视女人如衣服的人,他可不要爷一个人先成佛。

    “暮离。”楚霸天叫道。

    “楚哥,你怎么来了?”暮离的口气是惊讶了,但是表情却还是那么玩味儿,勾起一抹妖精似的微笑。楚哥怎么回国了?

    旁边的j看得胆战心惊,一般爷这么笑得时候,就代表又想到了什么阴险的事情才会笑得如此动人啊!爷怎么就不是个女人了?某j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大有将暮离的脑袋划开看看的意思。

    感觉到旁边非人的眼光,暮离阴测测的回过头一笑,苍白的面孔。吓得j差点没摔倒在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几,哎哟,我的小心肝儿啊!

    “我回来处理一点事情,顺便告诉你。你家老佛爷可是说她最近在忙着给你找姑娘,让你收收心。好给暮家留个种!”楚霸天以一种非常霸道的方法将这话说完,发现几人愣愣的看着他,不由脸色阴沉道:“怎么?听不懂?”

    “楚哥,说起来你还年长我了。你不结婚的话我妈咪是不怎么会催我的,难道……你收心了!”

    说完,以一种天上红雨的表情直直的看着楚霸天,楚霸天揉揉眉,想到某个老是炸毛的人,带着些许温柔道:“也算是吧。”

    “天呐,完蛋了。”j在那里以一种地球快要爆炸的表情说着,怎么一个男人是这样。两个男人也是这样啊!

    “对了爷,要去英国一趟。最近那边的生意有些问题。”几人正在谈话,一人突然上前说道。

    暮离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只是心中却是在想,难道如此与她没有缘分,就这么让煮熟的鸭子给了?想着想着,面色又有些扭曲了。难道这是有份无缘?不都只说是有缘无分的吗?这到了他这里,就是反着来的?

    英国。

    “哇c多帅哥!”林清好眼睛冒花的到处瞅瞅,好一会儿才回神,几年的时候够自己好好在这儿看了,还是先去睡一觉在说吧。不过,英国啊!她最喜欢的国家,却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心中稍微痛楚了一之后。

    异常淡定的拍了拍肚子,大气道:“宝贝儿,妈咪可就只有一个人了。你可得乖乖的。”说完明媚一笑,那个林家不愿意在要她,不过她无所谓了。本来就没什么亲情,只是突然间身边没人有那么一丝丝不习惯而已。不过,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嘛!人生啊!如意的事情总是不多!

    不过现在有了宝贝儿,林清好倒是能想得开了!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