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后,2032年。

    林清好已经是24岁的人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23岁吧?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林清好决定带着宝贝儿回国,离乡背井七年。到底是因为什么,初衷已经不清楚了。她现在的追求就是将儿子调养成新世纪好男人。

    a市,机场。

    一排排黑色西装的男子守候在机场大厅,林陌桀粉嫩的脸上有着笑容,他家爹地的本事还真真大啊!不过妈咪等会儿看着了会吓着吧?林陌桀微微笑着,那模样就是林清好的翻版啊!活脱的一个儿童版的……绅士!

    粉嫩可爱,又懂事的孩子谁都喜欢,这就是说的林陌桀吧,就那么站在那儿。连一排排黑衣人都忍不住侧目,不为别的,总觉得,这孩子笑起来跟谁很像似的。可就是想不起来。又不能一直看着,很纠结啊!

    “妈咪,你又走错了。我在这边。”林陌桀的微笑维持到看见林清好走错地方的时候,赶紧呼唤道,那可是他最爱的妈咪啊!

    “哎哟,宝贝儿,我爱死你了!”林清好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家儿子指路有什么不对的。笑眯眯的在自家儿子粉嫩的笑脸上亲了一。

    林陌桀笑着将他妈咪印在脸上的口水擦掉道:“妈咪,你学别的东西那么厉害。能不能多看看地理书啊!”

    “宝贝儿,你这是嫌弃妈咪了吗?”林清好抓住衣袖,泫泫欲泣的样子,林清好身着淡蓝色洋装,外搭白色针织衫。依旧是黑发齐腰,齐眉刘海。七年前一样白瓷般的肌肤,岁月似乎在她脸上没有留任何痕迹。

    “妈咪,我是怕你一个人会走丢。到时候我找到你的时候,要是你哭了怎么办?”林陌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可爱得林清好又狠狠的在他脸上亲了一。

    “宝贝儿。你干妈说要来接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可要好好的,恩哼~你懂?”林清好金牛座的本性还是没有改,守财奴啊!过了七年之后更加的守财了。林陌桀了解的点点头。被妈咪牵着走的同时,往后面看了好多次,也没见他家爹地出来。

    爹地大人,你这也太慢了吧?林陌桀有些泪了!

    “宝贝儿那些黑衣人,咱们就别看了啊!学人要学好的!知道不?”见着自己妈咪看着自家爹地的护卫队对自己这么说,还是配合的点点头。若是妈咪知道,自己比爹地玩得还大,会不会疯掉?不认自己了?

    “妈咪……”林宝贝有些无语了,算了算了。看来今天是没缘分让爹地妈咪见面了。将小脑袋转过来之后认命的跟着林清好走。

    出了机场大厅之后,林清好突然松开林陌桀的手。伸了个懒腰。终于回来了。七年了,对于林家夫妇的感情越来越淡了,如今她已经有了林陌桀。其余的家人对于她来说都只是陌生人而已,都是薄唇的人薄情。这句话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比如,林清好。

    “妈咪。还是家乡的感觉好!妈咪是不是啊?”看着自己妈咪的样子,林陌桀在一边笑着说,粉嫩的小脸上是淡雅的微笑,活活的小绅士啊!看得林清好一阵喜爱,她很庆幸当初出了国,才有了这个宝贝。

    不是吗?若是继续留在中国,恐怕现在都成了孩子的忌日了!

    哎哟。“呸呸呸!怎么想到这些!”林清好默了一,最近想象力是越来越丰富了。

    “林宝贝,这边,这边~~”温柔的女声响起,林宝贝眨眨眼。小跑过去:“干妈~”林清好拉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机场大厅又是一阵轰动,林宝贝在和夏衣亲亲我我。没有注意到。林清好将行李箱放到车子后备箱之后才抬头,也只看见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黑色的墨镜将脸都挡住了一大半。林清好摇了摇头。可能又是哪个大明星回国了吧?

    之后打开车门走了进去,没在多看一眼。林清好的目光刚撤,那带着墨镜的男子便抬起了头。却没有看到人。刚才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目光。

    就这样,又是一场擦肩而过。

    车内,夏衣抿抿唇,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伸出爪子抓了抓后脑。有些歉意道:“亲爱的,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听了之后千万不要惊讶。也不要激动。”

    原本快要睡着的林清好瞬间抬起头,好笑的摇着头:“说吧,你又做了一件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不过你的车子怎么换了。我记得不是加长型的劳斯莱斯的嘛,现在怎么换成了这个……”顿了顿道:“不知名的车?”

    “啊?”夏衣笑笑,面色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车子被我给撞歪了,送去保修了。早上的时候很急,所以没办法。就先随便拿了辆车凑合凑合。”

    保修?她记得这妮子家里可是比金融大鳄都要有钱的存在,怎么一辆车子报废了还要去保修?想了想,林清好狐疑的看了看她之后拧眉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哎哟,我说,亲爱的。你这不是当警察还真是对不起中国对你的栽培,刚才我就说了的啊!你可不要生气。”小心的瞅了瞅好友的面色之后,这才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我离家出走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就直接办了一个假的身份证,所以车子什么的也运送不过来啊!这辆车子还是我们公寓老板娘的,借来接你们。”说完就直接开车了,也不再说话了。

    小心翼翼的从镜子里面看,两母子都是一副果然的神色。林宝贝可爱的笑笑,那份优雅也不知道是谁遗传:“干妈,别担心。宝贝养你和妈咪好了。”说完不在乎的笑笑,那小模样看得夏衣的心脏砰砰直跳。

    也忘记自己在开车了,直接往后一靠。将林宝贝的衣服一扯,大大方方的亲了一口道:“不错啊!小子!”

    林清好无语的扶眉,不阴不阳的开口道:“你在开车,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去阎王殿报道。”

    直到车子消失之后,暮离坐上自己的专属车,杰克问道:“爷,是要回老宅吗?”

    暮离扯了扯领带,闲散慵懒的靠在座椅上,抬起妖孽般精致的面孔,看了看杰克。随后点点头,杰克接到命令,苦着脸直接开车了。这几年爷的面色是越来越妖孽了,动不动就是一副面瘫样,他可不可以申请换一。不要来给爷开车啊?

    夏衣是林清好当年在那个牛郎酒吧里面见到的人,后来去了英国又一次相遇了。一次生二次熟,况且在酒吧的时候这两人就已经开始勾肩搭背了,于是这感情就这么*,急速升温了。

    夏衣又一次离家出走,这次比林清好几人早回来几天。这接风洗尘的工作是做得相当不错,林清好喜欢吃辣,所以夏衣就直接找了一家重庆菜馆给这两母子接风洗尘,而且这菜馆名声很大,很多人都来过。

    林清好先了车赶着去上洗手间,林宝贝就在原地等着,地车场有段时间,夏衣去停车了,之后走出来招呼着林陌桀:“宝贝儿,快过来。咱们先进去点菜。”

    林陌桀笑笑,脚步有些急促得朝着夏衣所在的地方跑去,跑得有些急。不远处的林清好却看到了这一幕,不是她非得这么惊讶。而是眼看着林陌桀不小心跌进了男子的怀中。林清好直接蹲身子,装作肚子痛的样子。

    妈呀!那个牛郎怎么会在这里?还真是狗血啊!

    林陌桀从小就是个小小的绅士,踩到了别人还跌倒在别人怀中,自然先是道歉然后在道谢。所以一直都没有抬起头,低垂着头:“对不起踩到你了。谢谢你!”说完见男子没有说话,也就知道这男子没有怪罪之意,当才脚步慢了来,朝着夏衣走去。

    夏衣见林陌桀没伤着,这才带着她走了进去,林清好赶紧跟了上去。只是一个背影那男人应该不会看出来。

    “爷,这小孩长得倒是有几分熟悉。”杰克笑着道。

    也不知道爷刚才是怎么了,就想在这里停一,这里处处繁华是没错。可是他猜不懂爷的心思啊!

    暮离眼光也一直看着那小孩,是有些眼熟啊!没再说话,径直走进了旁边的一家高级餐厅。又一次擦肩而过啊!

    餐厅内,林清好咬着筷子。一脸的不再状态,夏衣和林宝贝换了一个眼色之后,直接凑到林清好身边道:“我说亲爱的,该回魂了。你想什么呢?”

    “啊?”林清好终于回神了,将脑中的想法都抛开。笑着道:“哪有什么,我在想回国之后要不要去看看我那名义上得爸妈了。”林小姐是出了名的面瘫笑,让人猜不懂心思。见她这么说,两人也没乱想。

    “你说这些,还不如给宝贝儿找个爹地实在了。你那爹妈最近可是在忙着林雪雪的婚事,就是以往你的那个前男友,叫慕天骐的那个。”夏衣咋呼乎的道。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