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赶紧接住从李嘉怡手中扔出的安全套,然后苦着脸看着李嘉怡,委屈道:“夫人,爷知道后会让我去跟猪配种的!”后面的西装黑衣人同时点点头,爷绝对会做得出来的,然后都以一种委屈的委屈的眼神看着

    李嘉怡。

    李嘉怡却完全不吃这一套,当做没看见的心一横厉声道:“若是抱不会来一个种,我就直接让猪给你们配种,还留影纪念!!”不说点狠话,这些人就拿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看来的确需要好好整治一门风。

    “夫人,爷今个儿就回来了,不如你跟爷说说吧?爷这几年来的确是没怎么找女人啊!”时常这些人都有些怀疑他家爷如今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了,只从七年前出了车祸之后,这七年找过的女人一只手都能数完,难道是那次车祸之后,爷不行了?

    “上次不是让你们查查,这么多年来,爷的情况吗?查到了就给我看看。”李嘉怡转身又坐到了沙发上,看着众人。

    杰西上前将资料递给李嘉怡,恭敬道:“夫人,爷七年前有一次未归,而且我们都没有跟着他,据说有个叫阿亮的男子替爷查了一些资料,还跟踪过一个人,可是后来爷跟这叫阿亮的男子的车子相撞了,昨天得到消息,阿亮已经在j的治疗恢复了记忆,夫人你要见见吗?说不定有不一样的收获。”

    “让他过来吧。”李嘉怡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别让你们爷知道。”

    “是,夫人,阿亮你出来吧。”杰西说完,那西装黑衣男中就出现了一个黑发黑眸的男子,站在李嘉怡面前恭敬道:“夫人,七年前,属查到了一个姓林的女子。这女子身家好像还不错,这女子在隔了一个多月之后去了医院,记得是三月份,开得是一辆兰博基尼。那女子出来之后面色很不好。好像是怀孕了。而且还……”

    “等一,你说那女子去了医院?好像还怀孕了?”李嘉怡抓住了重点词语,有些兴奋的问道。

    “是啊,夫人,因为那女子当时心情很不好,但是属也不敢跟得太紧,就听到了怀孕二字,所以大胆猜想,那林姑娘可能是怀孕了。然后……夫人对不起啊!这么多年的事了,然后的事情属就不清楚了。只记得这么多。”阿亮恭敬道。这么多年了,能想起来一些就不错了。

    “是哪个医院?你还记得吗?”李嘉怡又问道,目光灼灼的看着阿亮,那希翼的眼光看得阿亮眼角只抽,但是也只好说了实话。“抱歉夫人。属不记得了。”

    “杰西,你们马上去查,七年前所有林姓女子去往各大医院的记录,不能让你们爷知道。这件事情千万千万要保密,知道了吗?不然的话,你们就等着猪给你们配种吧!”李嘉怡威胁道。

    “是,夫人。”杰西赶紧应承。夫人和爷的关系很好,可就是在这件事情上。爷从来都不会给夫人留面子,也不给希望。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之后,李嘉怡这才松了一口气,比起刚才的暴脾气,现在的她似乎失了所有的力气。克洛斯走上前道:“夫人,你也别担心。少爷他只是……”

    “克洛斯,那是我儿子,你看他,唉。算了。”说完起身往房间离去,克洛斯一阵无奈,这母子二人……

    豪华严肃的会议室里,空气中得气氛很是紧张,似乎谁一开口就直接成了引火线。肃杀之气很重,三十几个面色严肃的人都在低垂着头看着手上的资料。没有抬头一。

    那坐在主位之上的人儿,修长的双腿自然的叠加。双手平摊放在会议室的沙发上,一只手缓慢的在沙发皮儿上敲着,声音不大。却刚好传进在场人的耳朵,低垂着头的有那么几个人头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不少人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会议。不由得被那坐在那儿笑得有些诡异的爷吓着了。

    “爷,看完了,这里面全是我们与希格斯的交易记录。”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抬起头,黑色的眼镜框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却忽略了一闪而过的诡异之光。他是杰输。

    “呵呵……”暮离诡异一笑,妖孽般的面孔。让人猜不出任何想法,思考不到一秒钟就听到男子低沉悦耳的嗓音:“封杀掉他所有的货源。”这个希格斯胆子不小,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底玩毒品,这可是丝毫没将自己这暮家放在眼中。

    男子这句话一出之后,手的人都暗自吸了一口气。当家这做法是不是有点太狠了?暮家好歹也是传承几百年的军火世家。

    “当家,这希格斯可不是第一次这么做的,这次是该让他知道这是谁的地盘。”男子说话的口气很冷。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先去。”男子见那上位之人面上已经没有什么颜色,当皱着眉打发着这些所谓的元老离开,这只是一个分家而已,本家可是比这里严太多了。

    “爷,不回去看看老夫人?”当所有的人都退出去了之后,男子才笑着开口道。他与自家爷从小一起长大,自然那些外人是没得比得。

    “m,你跟j可是越来越像了。”妖孽男子一句话,m就像是吃了一只臭苍蝇一样不说话了,扭捏了半天道:“爷,你能不能别把我和j扯到一起去?”

    谁跟那个变态像了?暮离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所有人都知道j对m的感情,就m装作不知道,还白痴的说“哥哥对他最好了。”真是白目。

    所有在跟军火有关系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一个家族,暮家。就像所有跟毒品有交易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毒品界老大,楚家。

    第二天,林宝贝直接走到他亲亲妈咪的房间,一脚直接将某人从床上踹来之后温柔道:“妈咪,你忘记了昨天说今天要带宝贝儿去见外公外婆的嘛?妈咪该起床了,等就是午餐时间了,刚好请外公和外婆。”

    原本死猪一样的女子突然间坐了起来,林宝贝无语的摇了摇头。走到卫生间将牙膏挤好,才走出去从冰箱拿出一瓶红茶继续喝着,林清好眼角一抽,这大清早的就喝红茶。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难道是他那便宜爹地?

    梳洗完毕之后,林清好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还是准备先给她家宝贝打个预防针。

    “宝贝儿啊!妈咪有件事情想跟你说。”见着自己妈咪那风中迷乱的模样,林陌桀小心的走了过去,没办法。没看见自家妈咪这么神秘的样子,配合一也是好的嘛。不过林陌桀还真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实啊,妈咪和你外公外婆在七年前就闹翻了。你外公和外婆不是妈咪的亲生爹地妈咪,所以,这个……”林清好看着儿子优雅的面孔,有些不好意思。

    “妈咪,这么说咱们家就我们两个人了?爹地家没有亲戚吗?”林陌桀粉妆玉琢的小脸蛋凑过去问道,他虽然知道自己爹地没死。但是妈咪说爹地以前是个宇航员,结果去了月球就没回来了,也是七年前发生的事情,然后刚好跟外公外婆吵架了,所以就去了英国念书。就一直没有回来。

    “你爹地啊!儿子啊!妈咪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你爹地是个宇航员,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与月球上得美女结了婚还生了小孩。”林清好一点都不觉得她得话语会对自家宝贝儿造成什么影响。

    此时,暮离正坐在车内,准备去吃饭放松一心情,却突然间打了一个打喷嚏,连开车的杰克都吓得大吃一惊,问着爷是不是感冒了。

    “好了,妈咪我不问了就是嘛。”每次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妈咪都是这样说,从三岁道七岁都说自家爹地是去了月球,回不来了,不然就是可能被上面的女人给迷住了。

    林清好小心翼翼的窥视着自家儿子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总不可能大大方方的跟儿子说:“儿子,你是我一夜情来的孩子,那儿子还不给她来个离家出走?”还记得他三岁的时候第一次问自己的爸爸去哪儿了,那个时候的委屈的面孔让林清好现在想起来都是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在幼儿园已经有了那种风气,都说宝贝儿是没有爹地的人,还欺负他。宝贝儿也没有哭只是回来委屈的看着自己问道,爹地去哪儿了,然后林姑娘就直接搬来了一套说法。也不说什么两人相爱然后家里人不同意车祸失忆什么的,就直接说他爹地是宇航员,去了还没回来。

    搞得三岁到五岁的林宝贝总是想当宇航员。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对宇航员非常钦佩的,又开始和林宝贝玩,还认他为老大,真佩服他一个三岁半的小屁孩,就成了幼儿园的园长大人,每次林姑娘去接宝贝儿的时候总是被一排排的小朋友给吓着,竟然排队送老大回家,吓得林姑娘立马给孩子换了一个幼儿园,不过没多久又给换回去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