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越劝这姑娘脾气越大,直接来了句:“我说你们干什么啊?老子是要去替天行道,把那些个喜欢乱说的人全都扔进十八层地狱去,你们拦着我干什么?看什么看,没见过吗?你这丫头还说好好说,好好说?好好说什么?要是能好说的话,你们两个去没好好说?”夏衣瞪大眼睛。

    林清好赶紧将她菜刀拿了来,放到厨房去。然后两母子直接将她拖到沙发上做好,这才开始劝说。这要真是让夏姑娘去了,还不真的直接将林氏夫妇给砍了啊!虽然不知道这小姑奶奶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是好歹也是见过一些市面的人,而且偶尔这姑奶奶露出的尊贵之气,也知道这姑奶奶的后台很硬!

    但是也不能让她乱来啊!说不定媒体就给自己来了个,不孝的罪名,为了钱财将自己的养父母杀了什么的谣言,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我说姑奶奶,你是不是想我在媒体面前好好出个风头啊?虽然我这张脸看起来还年轻,但是我可没有进军娱乐圈的打算,我说,你行行好,就放过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记者狗仔们经常都会把一些有的没的拿出来说的。”林清好一脸无语的样子,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人,夏姑娘这脾气啊!还真是得改!

    “他们敢!姑奶奶我封了他们!”夏姑娘一激动,又站起了身子。“对了对了,据说这次赛车比赛是准备在a市进行,你要去吗?”

    “不去,我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明天还得去jk报道了,对了,林宝贝你知道学校的位置了吧?妈咪明天就不能送你去了。”林清好捏捏儿子粉嫩的小脸,温柔道。

    “妈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学校在哪里的。而且实在忘记了的话,可以坐车去学校的嘛!”林宝贝看了自家妈咪一眼,神情不变道。

    “好了,林宝贝你先去休息。”

    “妈咪。干妈。你们也早些休息。”林宝贝点点头,回了房间,就拿出了自己的电脑。一时间很专注,林清好也懒得理他。

    “说吧,把林宝贝引开,是为什么?”林清好看着好友那郁闷的神色道。

    “老子想去酒吧借个种,也生个像宝贝儿一样的儿子。怎么样?说吧,愿不愿意陪我去?”夏衣蹲身子,面色有些暗悔道。

    林清好轻轻咬了一唇瓣,说实话是不大想去的。但是看夏衣这样子。一个人去的话恐怕还会出幺蛾子,当两只清亮的眼睛看了看夏衣之后,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可以陪你去,但是不可以乱来,还有借种什么的。都是不现实的事情。若是让你家那位知道了,我和宝贝儿还要不要生存了,直接给我们来一些毒品就死翘翘了,你也知道毒品这个东西是会让人上瘾的,你就算是受什么刺激了。也不该这样,身子是自己的,你糟蹋了谁疼?”

    夏衣本来还有一大推的说辞。准备拿来跟林清好说,让她陪她去,只是没想到三两句话她就看出来了。当也不再隐瞒了。冷笑一声,一屁股直接坐在地毯上,扬起漂亮的脸蛋道:“你说我夏衣到底欠他楚霸天什么了?七年了,他没有碰过我一次。但是情人却是一个比一个多,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要娶跟我家世代有仇的人的女儿,还让我接受。说什么以他得身份娶两个女人是可以的。你说有这种荒唐的说法吗?又不是古代,他妈的这也太看得起我夏衣了,不是唯一的男人。老子还不要了。”

    “如今我已经跟他分手了!”

    “分手?你舍得?”林清好诧异了,但还是明了的点了点头。这楚霸天的确是有些过分,竟然想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以夏衣高傲的性子又怎么受得了。

    “舍不得又能怎么样?没有听说过有舍才有得吗?如今我算是想通了,这男人不要也罢。姑娘才二十四怎么也算是一朵鲜花,为什么要一直围在他身边转悠。他楚霸天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夏衣苦着脸道。

    “你知道吗?我爸妈也是因为楚霸天死了。你说若是我和楚霸天还在一起的话,我怎么对得起我爸妈?”夏衣难受得吸了吸鼻子,又是哭又带着笑得样子,让林清好一阵心疼。

    “我爸虽然也是做毒品的,当然那也是以前。我爸都金盆洗手好多年了,突然间被国家查出来说又在做毒品生意,你说这好笑不好笑?偏偏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夏衣无奈道:“那个时候我还想着还好身边有楚霸天,可是那种天真的想法一子就被打乱了,他就在我爸死的那一秒钟跟别的女人订了婚,你说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吗?我爸死后,我妈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变卖了。用别人的卡在国家银行存了钱,把卡给我之后就跳楼了。虽然这钱能让我几辈子都安适无忧,但是亲爱的,我的家没有了。”

    林清好上前搂住夏衣的身子,道:“咱们就去借个种!你看宝贝儿这么大不也是咱们养大的吗?我们是一家人,怎么没有家了是不是?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走!咱们去酒吧,哈哈”

    “好。”

    林宝贝在房间内,听着两个女人要去酒吧也没什么担心的。别看两位是秀秀气气的女声,霸道起来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酒吧里。暧昧不明的灯光,dj声都能传出房源十里之外,台上是妖娆女郎在抱着钢管摆出各种让人兴奋的姿势。台的男人一阵欢呼。

    这都跟七年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林清好到处打量了一,没有看到当年的那个牛郎,mb,心情也不怎么好。夏衣已经去找人跳舞了,毕竟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借个种!而且是好看的男人种!

    这次林清好没有乱点酒,直接让一个酒保去抱了一箱啤酒。保证安全,就算是喝醉了她也能将夏衣搬回去,更何况她在伦敦这么多年,当秘书时挡酒挡了那么多,。一箱酒是不在话的。只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闷酒,林清好有些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不一会儿就有些醉意朦胧了,夏衣走了过来看着林清好的样子。无奈道:“你这是来喝闷酒的?”林姑娘手拿着啤酒瓶子都开始在打晃了,夏衣看着她这样子摇了摇头站起身子:“那边那个帅哥好像对我有点意思,我先过去了。”

    夏衣站起身子,她得身高比林姑娘高那么一点,而且有些外国血统。走路间风情外露,那迷人的眼神瞬间秒杀对方。

    林清好懒得理会她,反正今天她是有目的来的,而她就纯粹是来陪人的。不对!应该是来喝酒的吧?林清好歪着头想了想。

    林清好站起身子,懒洋洋的捏捏眉心。还是去一卫生间,不然等两人都回不去了,今天是有些醉了。

    事实证明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闷酒是会出事的,林清好挨着走廊的墙壁慢慢走着。脑袋越来越晕,脚步也有些不稳,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走错路了。林清好也只是第二次来,刚才酒保随便那么一指,林清好也没问清楚就直接开走。

    喝多了,林清好胃里一阵翻滚。卫生间到底在哪儿?恐怕到不了卫生间了,反正酒吧里面的人都是来玩的,随便找个房间先去卫生间了再说。林姑娘是这么想的,也就刚好面前有一扇门,没多想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里,灯光开得不多,一排排站着的都是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男子。被男子们围在中间的是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在暗悔不明的灯光显得异常阴森。低着头全身都在颤抖着,旁边一个穿黑衣的男子手中一把银色小巧的手枪正顶在中年男子的头上,男子不敢动,却是因为恐惧冷汗都开始顺着脸往滑,眼睛瞪大。

    “请你放过我吧,就这么一次……次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啊!其余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放过我!”男子不断的求饶,泪水都开始滑,在生死一瞬间的时候,尊严什么的都是浮云,有命活着才是好事。

    没有灯光的角落里,一个男子双腿自然交叉的坐着。里等灯光斜打在他得脸上,只看见挡住半边脸的墨镜,却是猩红的脸色。透出血腥的味道,只看见完美的颚,以及性感的喉结滑动着,听到男子的话语之后,嘴角扬起了一抹笑,似妖孽般讽刺,又睥睨的笑意,全身都透露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手指轻轻一动。手的人立马会意,扣动手的扳机。没有任何声音,只见那跪着的男子突然无声倒,一片猩红的颜色。

    男子抬起头正准备一步时,房门被打开了。所有人包括坐在角落里的男人都是诧异地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是一瞬间,黑暗中的男子诧异的眼光就变成了犀利如刀的眼神,直直地射向门口的林清好。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