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姑娘头脑有些不清楚,看到眼前的场景时。酒一子醒了,丹凤眼瞪得比牛大,脑袋里一片空白,眼光不自觉的睨。却看到了一片血红,和尸体瞪大的双眼,再也忍不住了胃里一阵翻滚。

    “呕……”扶住门就直接吐了,吐完之后脑袋清晰了一些。刚才这是杀人了吗?脚步有孝软走不了,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股煞气朝着自己逼迫而来。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但是以往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杀人的确是有一遭。

    林清好浑身不自觉得一抖,僵硬着面孔转过头。看见挡住脸的墨镜,不知怎地就生出一股力气准备拔腿就跑。

    男子这才从黑暗中从容不迫的战起身子,一身黑色手工缝制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却透露出性感和野性,扣子随意解开着。

    男子依旧是站在黑暗中,又是猩红的墨镜挡住大半边脸。根本就看不清楚长相,虽然感觉在哪里见过,但是林清好却没有勇气在看第二眼。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过,像是被一场阴气打中,寒意将身体里的细胞全部激醒,所以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林清好的手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开门,男人只是轻微的动了一手。就看见所有穿着黑衣的男子向着自己而来。她知道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在所有人冲来的时候,林清好扯开门就跑了出去,还好平时有一些锻炼,加上这七年来都是靠着自己的劳动,不然还真的跑不了。

    身后的西装黑衣男都紧随在身后,林清好的脑袋十分清晰,酒吧大厅的dj声很大,震天的声音,给了林清好奔跑的掩饰,当然也掩饰了几十个西装黑衣男追逐过来的脚步声。有利也有弊。

    林清好心底都在打鼓。不断的往人群对的地方跑。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夏衣所在的位置,一路上也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只是往往都是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清好就已经跑过了,一时间热舞的人群中热闹非凡。

    夏衣周围很多男子。夏衣妖媚的笑着,偶尔伸出手调戏调戏别人。蹭蹭人家性感的胸膛,突然间旁边的男子被一股大力扯开,林清好直接扑到夏衣身上,一掩耳盗铃之势互换了身子。夏衣趴在她身上。

    夏衣瞪大了眼睛,不满道:“亲爱的,你忘记我今天来干嘛的?”

    林清好却没有时间跟她废话,直接道:“快搂住我!别他妈的废话了!快点!”林清好的面色已经惨白了,呼吸也有些不顺。大大的丹凤眼还在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瞟见几个西装黑衣男朝这边来之后。面色又青了几分。

    “亲爱的,虽然我不介意百合,但是我……”夏衣只当林清好在玩,还依旧开着玩笑。

    “靠!夏衣!你个白痴!!”眼看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林清好呼吸都快停止了。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面色青白。

    直到这个时候夏衣才感觉到了不是在开玩笑,瞟了瞟舞场中突然多出来来的黑衣男。二话不说直接凑着林清好苍白的唇就吻了去,直接将林清好的身子压在面。从外看就直接像是双叠罗汉一样,酒吧里这种人也不再少数。

    周围的男子都还是一脸诧异的盯着两人,原来是百合啊!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笑之后帮着两人挡住别人的眼光,这里面很多都是同性,所以女子跟女子也是正常。并没有多少歧视。反而有写好。

    林清好看着周围的人,也不管了。吻就吻吧。直接扯着夏衣来了个法式热吻,看得旁人一阵叫好,看着黑衣男渐渐少了,夏衣这才松开林清好的唇,凑在她耳朵边轻声问道:“亲爱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看到不该看得了?”

    夏衣没少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林清好却是头一次,吓得都快屁滚尿流了。却还是深呼吸了几口气,说话都还有些抖道:“我看到有人被杀了。”

    夏衣身子一震,若是以前她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但是现在不止是他们两个还有林宝贝儿。看来这件事情严重了,以往还有爹地妈咪,现在可是没人能拦着了。当皱眉了看了看依旧还在到处的黑衣男,扯着林清好就弯弯曲曲的走着。

    夏衣对这间酒吧比林清好熟悉,也不只是来了一两次。两人装作喝醉的模样,一摇二晃的走着,乱走乱拐一会儿就走出了酒吧后门。出了酒吧之后,夏衣直接扯着林清好进了车子。还没等人做稳就直接开车了,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夏衣这才顺了顺呼吸道:“知道凶手是谁吗?”

    林清好脑中立马出现了猩红一片,挡住半边脸的墨镜。那个人一直站在黑暗中,根本没有看清楚模样,但是那种阴森的感觉。林清好却是一直没有忘记,就像只吸血鬼一样,紧挨着她,就像是个梦魇,恐怖不已。

    林清好摇摇头,面色苍白。夏衣看着也知道她被吓坏了,赶紧开车回公寓。查一最近a市有些什么异常,谁又得罪了谁!

    酒吧里,西装黑衣男们有序的回到包厢内。该有的尸体早就已经不见了,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沙发上,男子随意的坐着,低垂着头,直到所有人都进来了,才慵懒开口道:“人呢?”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

    没有一个人敢答话,男子站起身子。没有多看他们一眼,朝着门口走去。人走远了声音才传过来:“找出来。”

    “是。”黑衣男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头,这可不是找出来那么简单,是要直接灭口的。只是连男子都没有猜到,明天这个女子会直接到自己公司报道罢了。

    夏衣和林清好回家的时候,宝贝儿已经睡着了。两人也没打算跟她说这件事情,夏衣看着林清好依旧苍白的面孔道:“别担心,明日我让几个人陪你去公司,你上班的时候这些人就在面等着。还有亲爱的,你别怕。jk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你只要在里面好好上班,至少那些人是不会随意动你的,我先去查查,这些人到底是谁!”

    林清好失魂落魄的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夏衣担心的看了她得背影一眼,若不是今天她非要去酒吧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刚才那些人明显就像是黑社会的,不管自己怎么跑可能都没有用。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让林清好很是不爽。但是也知道如今只有等夏衣把这些人的底细先查出来。

    刚打开房门,林宝贝的房门就打开了,看着自己妈咪的脸色。林宝贝担心道:“妈咪,你这是怎么了?”

    林清好勉强笑笑,不想多说道:“明天还要上课了,宝贝儿你先去睡觉。妈咪只是有些累了不想说话。”林宝贝点点头,只是等林清好进了房门之后,立马敲开了夏衣的房门。妈咪这样子根本就不像是累了,倒像是被什么吓着了。

    林清好睡着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了,身心疲惫。所以自然而然的连带着第二天上班也就差点迟到了。

    第二天,礼拜一。林宝贝从干妈嘴里没有骗出什么东西就只能靠自己查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的妈咪先去上班。

    “妈咪。你快点起床了,第一次去jk上班你别迟到了,据说很严厉的,若是你迟到了的话,工作没了,我们母子都要去睡大街了。还有干妈要养了,一家三口全靠你了!”

    林清好无语了,甩甩头,抛开昨日的想法,被四个同样的黑衣男送到了jk。她就在想,难道夏衣那丫头是在提醒她昨天发生的事情吗?非得弄几个西装黑衣男,让林清好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千万千万要小心啊!

    林清好拿出手表看了看,妈呀!已经快要迟到了,难怪都没看见有人进去了,当迈开脚步就朝里面跑,于是乎狗血又要开始了。

    跑着跑着,林清好突然感觉到了温暖的温度,于是抬起头扬起最明媚的笑容,准备道歉。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林清好就脑子空白了一呆愣了。

    暮离正准备上去看看新来的秘书,也顺便等等那些人去找昨晚上的那个人,刚进电梯正按楼层站好就见一女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原本准备侧开身子,可又想想这是总裁的专用电梯没道理要让,于是乎手就意识的接住了林清好。

    柔软的身体,只是穿着不适当的黑色套装,还有盘起的黑发。只是那双眸子,让暮离觉得在哪儿见过。除了老土的装扮之外,让人讶异的是女子如白瓷般的肌肤,就像是一个陶瓷娃娃活现在眼前。

    因为奔跑,原本白嫩的肌肤上多了雄红。暮离看着林清好的时候,林清好原本明媚的笑直接僵硬了。

    妈呀!怎么会是这个人!这个人不是牛郎吗?现在改行了?到jk工作?回国之后这是第二次见到他了,虽然这七年加上来也就见了这么三次。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