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说亲爱的,你确定我们是要去西班牙?”林清好笑着道,现在的心情已经是放松了。至少欧洲大部分都是楚霸天的地方,就算是暮家想动她。夏衣也不会让他们动得,只是夏衣去欧洲真的没事吗?

    “那是当然,我们现在已经在机上了。没事,你别多想了。我回去楚霸天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我们,而且。暮家找到我们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西班牙那个地方乱。但是我们也是能生存的,险境求生。”夏衣无所谓的笑笑。

    “夏姑娘,你这,我都无语了。你真当我是三岁半的小孩儿,什么都不懂啊?欧洲是最大的毒品市场对吧?”夏姑娘点点头,林清好继续道:“西班牙是毒品进入欧洲的主要门户,你说是不是?”

    夏姑娘点点头。

    “不是听说欧洲国家先后与非洲,加拿大,还有美洲许多国家签署了打击毒品的活动吗?怎么你家楚霸天都没有落?”林姑娘手环着肩膀笑着道。

    “哎哟,怕什么!我们是去逃难的!几天之后就继续跑路。玩玩而已,就当作是观观光,旅游一。”夏衣无奈道,有个聪明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西班牙。

    热闹非凡的酒吧内,两姑娘勾肩搭背的走着,不少人的目光都瞅着两人,画着浓妆,没办法还是得适当的伪装一。走到吧台前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至于以后的事情还是明天再想吧。

    哪里的酒吧都是一样,台上几个姑娘互相抚摸着,甚至有些人从林清好和夏衣一进门就开始瞅着他们了,东方面孔虽然常见。但是有气质的也就这么几个而已,就算是浓妆都改变不了的气质,一个清纯,一个妖艳。

    “好好潇洒吧,咱们就当做是来玩玩。一站准备去哪儿?”林清好喝一杯道。

    “还没想好了,对了。要不去拉斯维加斯吧?听说哪里是全球最知名的赌城了,但是我一次都没有去过,很想去来着。这些天没有宝贝儿。咱们就好好玩玩。免得被暮家抓到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玩好”夏衣笑着道。

    “好哇。”

    “闪开,都给我闪开。不要挡道!音乐关了!”一口西班牙语,夏衣听懂了,随着目光看去,面色一沉,没想到这么快。林清好赶紧冲着夏衣道:“别看,西装黑衣男,看来是暮家的人?这次比楚家的人还要霸道,如此明目张胆。难道楚家就没有任何表示?”

    “现在先别想那么多,先躲着。”夏衣道。

    “这人也来得太快了吧。这才两天而已啊!就知道我们到这儿来了。这男人真是,非得这么赶尽杀绝吗?”林清好不耐烦道。

    音乐声依旧想着,杰克直接上前一步。一枪轰了吊灯,瞬间酒吧安静了,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爷这次一定要将那个女子抓住。不过这不是他要管的事情。只是这个女子似乎提前知道逃跑了。还没有一个人能在爷的眼皮子地逃跑,估计是这样才引起了爷的注意,而且还是个女的……

    “!这是不是黑社会啊!”

    “帅了这些人,你看刚才那个开枪的,一头红发,帅呆了。”

    无数的人小声嘟囔着,有的不怕死的直直的瞅着这些身穿黑衣的家伙们。

    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偏偏林清好坐得位置又刚好能看见大门口。于是乎就看到了那如天神般走进来的男子,林清好斜着眼,祈祷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不认识我不认识我。然后就见那男子准备往里面走去。

    男子目测有超过一米八七的身高,紧身黑裤,一件紫色内衬。外套同色修身皮甲。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慵懒的神色,靠!林清好暗骂出声!怎么是他?那个mb,林宝贝他爹地,真是狗血!那可能不是找他们的,林清好向着夏衣打了打眼色。找你的?

    夏衣摇摇头,不是。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以为是那人找过来了,吓死人了!

    男子有一张精致的面孔,可以说有些妖孽。含笑时能勾魂夺魄,尤其是那对像妖精一样的眸子,一对上,便会失了神,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迷人又致命!勾起嘴角时是最有魅力的,似笑非笑的看着你,就比如说现在。

    现在?林清好突然间瞪大了双眸。不知道何时这个男子已经蹲身子跟自己对视了。林清好吞了吞口水,妈呀!难道被认出来了,前几天在电梯的时候不是还没有认出来的吗?这怎么就认出来了。

    “我看到你了。”凑上性感的红唇触到林清好耳边说完之后站了起来,林清好的面色青一阵红一阵。对面夏衣抬头看了看,不认识,小心的扫视了一四周,这才几分钟的时间。酒吧就已经完全被控制了。

    林清好尴尬的站起身子道:“我这样子你也认得出来?不过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先生。”

    暮离转身找了个位置坐,勾了勾手指,模样有够妖孽的,林清好无奈只好认命走了过去道:“我说这位先生,你不用这么小气吧?上次只不过是撞了你一而已,你别吓我行不行,我最近在逃命了。”说完之后又捂住了嘴巴。

    听着自己好友放机关枪似的将话说完,夏衣头皮一阵发麻。只好站起身子走到暮离身前不卑不屈道:“这位先生,不知道我朋友是哪里得罪您了?”

    林清好一把扯过夏衣小声道,“你先到边上去。”夏衣不理会,直直的看着暮离。

    暮离从杰克手中接过咖啡杯摇晃了一看都没看二人道:“夏小姐,听说楚家到处在找你了?你说爷我要不要卖个面子给楚家?”

    听着男子嘴里的威胁之意,林清好赶紧将夏衣丢到一边去。然后凑到暮离身边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过是撞了你一而已。”两人说话的声音都只有二人能听得见,况且又是离得非常近,杰克站在一边巴都快掉了,这个女人是在找死么,离得这么近。但是更让他吃惊的在后面。

    他家爷直接将女子扯到怀中,小声道:“你说呢?”同样是二人能听见的声音,杰克赶紧抬头看了看天,又发现这是在酒吧看不到天。但是爷这也太疯狂了吧?不是来杀人的吗?怎么抱上了?

    林清好整个人都绷紧了,使劲儿的忍住,将手指握紧,都成了白色。见林清好这样,暮离才睨着她,笑着道:“害怕了?”若是可以的话,林清好是希望这个男人不笑得,因为笑起来实在是太阴沉了。

    浑身又是一阵凉意经过,但是她还是不想屈服,转过头看了看男子一眼,粗鲁道:“没见过比你更小气的男人,真是!老天就不该给你这么一副臭皮囊!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害怕我?我是在忍着自己的怒气,不然早一拳打爆了你的头!”

    林清好咬牙切齿的模样在暮离看来就是垂死挣扎,看着林清好突然间又是扬起一抹好看的笑。让人看不懂那笑里的深意,但是嘴角的笑却给人一种有些狠决的样子。

    夏衣看着两人的样子,眉间闪过一抹深意之后,站起身子扯着林清好就开始往外跑,她想通了。这个男人竟然认识楚霸天就应该不会杀自己的。毕竟这还是在楚霸天的地盘上,只是想象毕竟是美好的。

    刚跑出几步就被人给抓住了,身后懒洋洋的传来了一声:“你们想跑?”两人和这些黑衣男动起手来,眼看着夏衣被抓住了,林清好的眸中厉色多了几分。转头恶狠狠的对着暮离道:“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怎么,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之后就想着一走了之?”依旧是带着妖孽般的笑意说着话,可是却让林清好觉得从天堂调入了地狱,虽然刚才她也不是在地狱。夏衣身手不错一直在和黑衣男纠缠着。

    林清好愣住了,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好笑。她儿子的爹地要杀她?脑子有些空白,一时间只能看着暮离那妖孽般的面孔不断的逼近自己,扬起蛊惑似的微笑,轻声道:“不然呢?你以为我是谁?”

    林清好突然回过神,立马准备转身就跑。朝着夏衣在的地方跑去,大喊道:“夏衣,快跑,你先……”话还没说完手臂就被人给抓住了,余的话都被吞没在恐惧中,暮离的身子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她得身后,强悍得扯进了自己的怀中。

    暮离的身子若是严格的说起来是属于纤细一类的,而且整个人时常都是看起来懒懒散散没睡醒的样子。却没有想到气力这么大,直到林清好被扯进怀中。才感觉到这个男人是属于那种外表纤细实际却是精壮有型,身上的肌肉也绝对不是唬人的。

    夏衣刚甩掉身边的几人就看见林清好又被那个妖孽似的男子给困住了,直接就准备冲过去解救。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