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林清好怕得要死,面色已经是惨白了。仍然还是咬紧颤抖不已的唇瓣,瞪着清亮的双眸怒声道:“你想杀我灭口?”口气有些悲怨,这人好歹七年前也跟自己有一腿。而且还是自家宝贝儿的爹地,林清好脑袋里很混淆,妈的!要杀我?

    暮离一只手揽着她得腰,一只手不断的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晃来晃去。似乎在找一个好的地方手,暮离只要轻轻用力。这纤细的脖子便会被掐断,他没有说话。只是欣赏着怀中人的表情,苍白无力。

    林清好脸上的冷汗顺着白瓷般的脸颊流淌来,一片惨白。她还不想死,也不能死!更不能死在他得手中。就算是被人说成贪生怕死她也没有任何感觉,如果她死了林陌桀该怎么办?等多年以后,林陌桀执枪杀了他?林清好面色更是一白,这种场景她不想预见。乱想了一会儿也没那么害怕了,面对死亡之时还能这么冷静。她倒是有些佩服自己了,平静来之后,林清好转过脑袋。

    歪着看着面前妖孽般的面孔,冷静道:“要怎么样,才能不杀我?”面色有丝倔强。

    她还不能死,不能让桀一个人,不能!这种事情她做不到,丢他一个人。

    孤苦无依。

    暮离一愣,身边的杰克也是一愣。他能看得出来爷并不想杀这个女子,只是这个女子的求生意志倒是让人惊讶。

    他似乎也没有想到林清好突然间会这么问,依旧是一手在她的脖子上抚摸着。沉吟着:“要怎么样才不杀你啊!”似乎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所有的人不是求饶,就是大骂一顿。还没有人问过怎么样才能不杀。

    虽然原本就没打算杀她,只是这个女子似乎很有趣。

    单手扣住林清好的脖子,眉眼中多了一分冷酷。林清好面色突然憋得通红,杰克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的。

    “那就给我当人吧。”暮当家松开手,在林清好即将掉落在地的时候又搂起她的身子,白嫩的脖子上青紫一片。杰克眼一抽。爷这还真是狠!

    林清好软瘫在暮当家怀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差点就以为这个人是要杀掉自己了。太恐怖了!

    见林清好能站立好了之后,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松开手。林清好自然知道这个男人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不会管其他人,所以不屈不饶的站着身子。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外面传来尖锐的女声,林清好不安的看了暮老大一眼。是夏衣的声音。

    “过来,给我捶背。”暮离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酒吧里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清空了。林清好脚差点摔倒,然后又认命的走了过去。妈的,这真的成了人了!面色复杂的站在暮离背后轻轻锤了起来。

    “让她进来。”懒洋洋的声音,却让林清好忍不住蹙眉。这个人又想干什么?

    杰克走了点点头走了出去,见着外面的女人身上处处都挂了彩,见着自己出来。瞪了自己一眼之后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就直接朝着酒吧里面冲进去。杰克摸了摸鼻子,楚爷的女人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啊!

    直接冲进去的夏衣,看见林清好只好准备扑过去,却又突然愣住了。那个长得和林宝贝有些类似的人正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闭着眼似乎在休息一样,而她家女人却是面色复杂的站在沙发后。替男子捶着肩膀。

    “女人,你这是……”夏衣发现自己有些说不出口,要怎么接受这个现实?明明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就和林宝贝一个模子,一个是加大版,一个是缩小版。

    林清好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看着夏衣冷静道:“夏衣,你先回国。过段时间我在联系你。照顾好自己。”说着话又留了一半的样子不想说完,私心不想让暮离知道有林陌桀的存在。

    “你……”夏衣有些着急,目光一定,刚才似乎忽略了什么?突然停住了准备出口的话,有些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包括那个假寐的人,看来她是不想让他知道。暮家。若是……算了,楚霸天若是知道……

    暮离睁开眸子,将看似慵懒的目光投在夏衣身上。夏衣只觉得有种令人无从遁形的锋芒锁住了自己。

    “她不会走的。”

    “暮当家,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何必要……”

    “我想。楚霸天很想得到你的消息,听说最近他与未婚妻的婚期将近了。夏小姐不回去当伴娘?”林清好手上的力道突然重了几分,恨不得直接捏死他算了。这么说不是就想让夏衣伤心吗?

    “暮当家这话可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楚家是楚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衣冷酷道,眉间的煞气越来越重,看得林清好心惊胆战的。这若是打起来的话,夏衣完全不是对手啊!更何况她已经受伤了。

    “夏衣!”林清好的声音有些不乐了,看着夏衣的目光有些异样,夏衣顿时面色一正,生气了!这七年来,还是第一次。

    夏衣黑着脸看着那依旧慵懒的暮离,不满道:“我知道了。那我回国了。”顿了顿又道:“暮当家,关于我的任何消息,希望你都不要透露给楚家。”

    暮离嘴角始终含着一丝笑意,伸出手懒洋洋的抚了抚眉心,闲散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

    林清好忍不住别开脸,这个死妖孽!

    夏衣嘴角也扬着一抹笑意,无所谓的耸耸肩:“若是你真的想说,我也不会拦着。我也就是说说而已,走了,姑娘,自己保重。”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林清好眸色有些担忧,直到夏衣的身影一点都看不见的时候。林清好这才咬牙道:“暮当家,不知道我要给你当人,当多久你才会放过我?”从小她就记得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必要的时候认输是可以的,况且她还有林宝贝,这么死了太不值得。

    暮离猛地一回头,恰巧林清好低着头。唇对唇,林清好瞪大了双眼,在暮离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起了身子。拿起袖子满不在乎的擦了擦,没有看见暮离黑了的脸,这是什么意思?嫌弃自己?靠!这女人……简直是有病!

    杰克刚巧看到自家爷黑了脸,那女主无所谓的擦了擦唇。脸也黑了,稍微的离他们远了一些,免得殃及池鱼。

    手的人都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呵呵……”暮离突然笑出了声,听见独属于自家爷那种阴沉的声音之后,杰克深刻的觉得刚才离爷远了那么一点是个正确的决定啊!

    “你说……”一句话引起林清好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他身上,身子有些紧绷。看着林清好那如临大敌的模样,暮离唇边的笑更美了,原本就是精致的五官,如此笑起来像一个妖精一样,勾人心魂,况且遇见林清好这种本来就是颜控的人,小心脏更是不害臊的跳了跳,面色有些微红。

    如今自家的小命可是被这男人拴在皮带上的,想了想林清好的面色也恢复了正常。若是想看的话回家看宝贝就行了,还没那么危险,林清好的心中不断在提醒自己。这个男人就像罂粟一样,虽然拥有完美的外表,但是确实致命的毒药。

    这么一想之后,林清好终于是没有了想要欣赏的心思。而且连这七年来的一些旖旎心思都给掐断了。

    这个男人太危险,生人勿近熟人勿扰。

    不是她惹得起的,虽然现在连躲都躲不起了。

    等待是辛苦了,特别是等这种像狐狸一样的人说话。但是事实证明,就算是辛苦。只要你愿意等,还是有效果的。

    终于等到他发话了:“在我还看你顺眼的时候,你就必须乖乖待在我身边。给我当一个称职的人。懂?”眉梢一挑,诱惑的看着林清好。

    林清好忍住自己想要掐死这个人的冲动,不断的深呼吸,最后终于将自己冷静了来。让自己看起来最少都是心平气和的:“要是你什么时候看我不顺眼了?”

    “那么,就是你的死期到了。”暮离回头一笑,魅惑众生啊!

    林姑娘气得快要跳脚,这个男人却依旧是气定神闲。

    看着男子的后脑袋,林清好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很快却消失了,她理智的告诉自己这件事情是很不现实的事情。全世界想杀他得人那么多,都没有成功。这个妖孽还是活得好好的,就让自己好好的认清楚了现实。

    对这个男人妄动杀机,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林姑娘有些恼怒了,这个男人是在耍自己?要杀不杀,现在不杀了。以后还得杀,那不如现在就给个痛快吧?脑中闪过这个想法,却又想起这妖孽的眸子眨眼间跟自家宝贝儿很相似,又将这种想法给压了去。

    妈的!儿子!你妈咪可是为了你狠狠的牺牲了自己!你赶快长大对方你家爹地吧!林清好恨不得大声嚷嚷几嗓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