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

    一直守在酒吧门口的杰图看见暮离之后赶紧将车门打开,然后目光小心的瞥了瞥爷身后那个依旧迈着潇洒脚步的女子,面色有些惊讶。

    林清好想通了之后觉得在暮家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人么!这个很容易的事情,虽然……甩甩头,看着暮离直接弯身坐进最里面之后,二话不说也弯身进去坐在了他身边。很明显,他直接坐在最里面去了,就表示这还可以坐一人。

    于是,林姑娘就当仁不让了。

    杰图微微惊讶了一,杰克坐进副驾驶之后也上了车。开车离开。

    车内安静的出奇,林清好淡定的坐在车内,偶尔欣赏外面的风景。表情也是带着一丝笑意,杰克嘴角抽了抽,从车镜里面看着笑容相似的两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族中出来的主,心却是被林清好有些佩服的,临危不惧,面不改色。这样的人也挺适合陪在爷身边的。

    林姑娘思索了半天之后,还是蹦出了一句:“暮当家,若是你以后看我不顺眼了是准备怎么杀了我?”见着暮离不回答,又自说道:“其实呢,我要求也不高,至少给个全尸吧?要是直接扔进河里喂鲨鱼也可以,将我一枪崩了之后在丢去吧,千万不要分尸什么的。也不要灌水泥。人家鲨鱼吃着也不好吃是不是?”

    还有闲心开玩笑,姑娘我也是看透了生死啊!林清好大叹一声。

    杰图差点没直接将车子给开到路边去,这姑娘在说什么呢?杰克也糊涂了,与杰图对视一眼。看到了明显的疑问。

    暮离偏头,笑得根朵花儿似的瞅着林姑娘,嘴角有丝抽搐道:“什么意思?”

    见暮离眼中的疑问,额,不对!应该是林姑娘自觉将人家的话当成了疑问,耸耸肩淡定道:“我在想以后你杀我的模样啊!你不是黑社会吗?那些黑社会不是最喜欢把人分尸什么的。然后灌水泥喂鲨鱼啊!还有污辱少女什么的。其实我觉得这种做法真的是不正确的,你想想啊!若是我还没死的时候你们给我灌了水泥,然后我死了。你们将我丢进海里喂鲨鱼,鲨鱼会吃了我是不是。然后鲨鱼吃了我不也还是会死吗?我都成水泥了。鲨鱼吃了我还不也变成水泥了。然后就死了。鲨鱼死了之后又会被分尸,分尸之后又被吃,如此循环就会没有鲨鱼了,那以后你们要毁尸灭迹的时候可就不大方便了。”

    林清好似乎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面上一点都不见紧张,反而有丝优雅的笑意。

    谁知道暮离又是抬起漂亮精致的脸,难得爽朗一笑,漫不经心道:“正愁不知道如何解决你,你这个想法不错。以后值得实验。”

    “清好姑娘,我们可不是黑社会。”杰克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林清好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即低头。刚才的淡定镇定通通都消失不见,小声嘟囔道:“真是乌鸦嘴啊!说什么灵什么,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见着林清好纠结的模样,暮离又是笑了笑。林清好抬起眸子狠狠瞪他,迟早又一天要笑死。那么喜欢笑不如去卖笑好了!

    想了想,林姑娘小心翼翼的将脸蛋凑到暮离面前,却见男子慵懒的修长的手指从发间穿过,瘪瘪嘴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于是乎在车子开了一个小时之后。林清好睡着了。准确的来说是靠着暮离睡着了。

    暮离偏头,看着睡着的女子。安静来的她就像个白瓷娃娃,长长的睫毛,清秀的面孔。只是那上面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东西罢了。难得的好心没有将她得头推开,闭上眼假寐。

    前方,杰克和杰西自然的将说话的声调降落来。这个女人够聪明!

    车子在公路上驰着,出了市区朝着郊外开去。

    还没睁开眼。林清好便觉得自己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难道是自己睡着的时候被暮离拉出去收拾了?乱想也能睡着,倒是挺佩服自己的。不过这该死的妖孽是将自己丢到哪个不顺眼的地方去了?林清好睁开眼就对上了前方的杰克对着自己伸出一根手指的模样。

    嘘,见着杰克夸张的手势,林清好皱了皱眉。有必要这么夸张吗?不说话就是了。差点自己一大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杰克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左边。林清好的目光也随之而去。

    妈呀!这妖孽什么时候趴到自己肩膀上来了?很显然这姑娘是把自己之前睡着之后靠在人家肩膀上得事情忘记了。不由得僵硬的转过的脖子,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竟然是真的睡着了,不过这个时候还能睡着?

    恩,好像这家伙也没什么事情做吧?当老大的还真是轻松啊!林清好忍不住想,不然怎么会有空带着这么多人马来西班牙抓自己?

    也难怪自己觉得身子像是散了架的,暮离这么大的家伙靠在自己肩膀上。不酸才怪,林清好想动动腿,腿也麻了,稍微动了动,却发现了屁股面似乎有些什么异样,林姑娘再次打探!妈呀!

    她什么时候被暮离给抱着了?不由得嘴角开始抽筋,眼角也开始抖动。杰克却又突然转头让她不许动,林清好瞪眼却还是没动。她就说嘛,若是只是靠着肩膀哪里能像是全身都要散架了。感情是这暮离将自己当成成人抱枕了。

    不过这暮离的脑袋真的是很沉啊!难道是人太聪明了,所以脑袋比较重?林清好以一种奇异的姿势观察着暮离,结果差点头部抽筋,没办法只好回头,若是一直维持看暮离的姿势。不出多少时日自己都要成斜八眼了。

    西班牙的天气在林清好看来大多数都是正常的,但是此刻她却不得不认为。这天气有时候就像是女人的心情,时好时坏,变化无常。这雨水完全是来得没有任何预兆,之前还跟三月的天气似的,处处鸟语花香。如今却是阴雨绵绵。

    看了看黑色的车窗,仔细看看也不全是车窗是黑的。是天也黑了。似乎是郊外一带,车子停在别墅门口,周围站满了西装黑衣男。手指黑雨伞。开车男与另外一个陌生的男子一左一右的站在车外。

    这老大的架势就是不一样啊!睡个觉也要一百多号人陪着。

    林清好瘪瘪嘴,心情有些不爽,不知道这天气是不是感受到了林清好这异国之人的心情,她是不喜欢雨的。雨天通常心情都很平淡,平淡得有些让人不爽!如今有几个词语可以形容现在的林清好。

    累,饿。

    所以当林清好醒来之后第一道雷想起的时候,林清好就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正准备偏头将那只睡觉的妖孽叫醒之事,才发现这只妖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冷静地瞅着自己,那双眸子没有睡过的痕迹,清明得仿佛刚才只是一个幻想。

    林姑娘对上那冷酷的面孔之时,嘿嘿一笑。好汉不吃眼前亏,而且这妖孽不说话的样子还真的让人有些恐怖。又看了看自己的处境之后,一边嘿嘿笑着准备从暮离身上来,空气里的气氛很微妙,林清好皱眉,这男人又怎么了?

    难道是刚才在装睡?

    “爷。”杰克见暮离睁开眼之后,恭敬叫道。爷还是笑着比较好啊!这种神色让人有些压抑!

    暮离看了一眼不断揉着肩膀的林清好,眉间闪过一抹不易被人发现的神色,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这么又沉默了十分钟之后,林清好全身都开始抗议了。平常这个时候宝贝儿早就已经将自己伺候的好好的了。

    于是乎,瞅着暮离的眼睛,不免有些幽怨。

    暮离嘴角一扯,结果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之后,对着怀中哀怨的瞅着自己的林清好低声道:“饿了?”语气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甚至是有些温柔。

    但是林清好却没有管那么多,听见暮离这句话之后,完全将身上的疼痛给忘记了。顿时直接开口道:“鸭脚,鸭脚,鸭脚,鸭脚。”说完之后又小心翼翼的瞅了瞅暮离的眼,见其没说话又快的添上:“薯片。”

    然后看着暮离面无表情的样子,林清好瞬间为自己的以后默哀。她是来当人的,不是来当主子的啊!于是表情又哀怨了几分,哎!儿子他爹地啊!你这是准备饿死我的节奏!一直不说话?还一直抱着我?这是准备干甚?

    听到林清好报上的菜名之后,杰克嘴角一抽,这姑娘跟鸭子有仇?又见自家主子面无表情来了一句:“去。”

    他就说嘛,主子还是冷酷的啊!虽然时常爱像只狐狸一样媚笑。

    林清好耸耸肩,无所谓。这已经算是不错的待遇了,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想了。当然是因为一黑衣小弟撑着伞弯着身子前来了,于是林姑娘就弯身走了出去,不过当杰图,杰克。还有杰输看见林清好直接走到雨伞面之后同时笑出了声。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