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还来不及去想这三人是在想什么,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脑袋被什么东西给指着了。不过她也不傻,没吃过猪肉还看见过猪跑呢。那冷冽透着杀气的味道从自己身后的人身上传来,林清好眯了眯眼。

    身后的男子不会去想林清好在想什么,冷酷出声道:“滚开!”

    林清好瞟瞟四周,雨水淅沥沥的着,入眼全是西装黑衣男,都是面无表情的瞅着她,似乎她一个动作做错了。就会被轰成马蜂窝,指在后脑的手枪依旧没有移开,林姑娘也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雨伞面欣赏着雨景。

    车子内,暮离看向那气定神闲的女人。眉梢一挑,冰冷的面孔破裂,换上了狐狸似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却是没什么温度。

    林清好看着杰克的时候,明显看见杰克眼角一抽。当她面上就多了一丝惊讶,却见男子示意她看车内。林清好这才想起自己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无语的看了看黑色的雨伞之后,终于接受了现实,貌似是在来人的。

    “拿开你的枪。”林清好冷淡的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从黑衣男子手中将撑着的雨伞拿走了,黑衣男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过来。”

    林清好本走着的脚步顿了顿,瘪瘪嘴。又没人说过她要干些什么,要不是突然间想起电视里面看过的情节,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了。两步跑到车前之后,林清好这才道:“我可没当过人,这不是电视里面才有的情节吗?所以你是不能怪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之后才抬起头。

    差点没后退一步,这冰山男又变成妖孽了?带着魅惑众生的微笑,林清好咬咬牙。这好歹也还是别人的地方,于是弯了弯身子道:“爷,请车。”刚才那人不就是这么做的吗?这么多年在秘书界打拼,阳奉阴违。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些东西还是学到了皮毛。

    而且如今这位爷可是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人,林清好只希望有夏衣的掩护。这人没那么容易查到自己宝贝儿,说起来还真是想他了。不过林清好又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跳起来去亲这大一号的宝贝儿一口。

    真是扭曲啊!能看不能吃。

    黑色的皮鞋先着了地。长腿,妖孽的面孔,弯身出来之后。林清好惦着脚将雨伞撑高了一些,没办法,林姑娘就那么一米六多的身高,这男人都过了一米八七的身高了。魅惑苍生的睥睨了林清好一会儿迈开脚步朝着别墅走去。

    林清好赶紧跟上,这男人走得是不是快了些?一把这么大的雨伞全给他撑着了,自己淋着雨跟着他跑。

    杰克三人看着那明显跟不上的林清好,脚差点一个仓促,同时抽了抽嘴角。

    别墅里面设计得相当赏心悦目。淡黄色的灯光散发在每个角落。四周的家具无一不精致奢华,只不过林清好却是不想去想这些,原因就是她浑身都湿透了。心情很不爽,暮离回过头时就看见林清好歪着脑袋似乎在纠结什么,三月的天气还是有些沁凉。里虽然开得有冷气。但是在看见林清好那苍白的面孔之后。

    暮离皱了皱眉道:“把自己打扫干净。”于是边上就又走上前来一个西装黑衣男,领着林清好去沐浴,只是走的时候林清好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而已,什么叫把自己打扫干净?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词语啊!

    林清好洗完之后穿着送来的衣服就朝着楼跑去,坐在饭桌前,看到这些菜肴之后林清好没有任何胃口。拿起筷子不断的在碗里戳着戳着,暮离优雅的将刀叉都放之后。拿起手绢擦了擦嘴,这才示意手人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过来。

    看见杰克将鸭脚和薯片送上来的时候,林清好眼睛都冒了光,只差没扑上去了。却突然感觉到旁边有阵妖孽的目光不断射向自己,于是稍微收敛了一。坐得好像幼儿园里等着园长妈妈给发糖果的小孩。

    放好鸭脚之后,就看见林清好一点都没有形象的开始进餐。暮离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随即又松开眉头,林清好低着头不去看暮离,那种低气压的生物会影响自己的食欲。有的吃就好,先吃完再说。有了鸭脚之后,林清好连带着看其他的菜肴也顺眼了许多。时不时在里面拣出一些素菜放在碗里。

    吃完之后,林姑娘这才注意到面前还有一个人,于是林姑娘笑眯眯的瞅着那一张精致的容颜,嘴角带着妖孽的笑,浑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气势。此时正半阖着眸子,让人有些看不清,也看不明。

    见林清好看过来,暮离妖气的眸子轻飘飘的扫过林清好,林清好瞬间觉得一冷,身子一抖。不会是遇见鬼了吧?恩,严重的觉得还是那个冷酷的孩子比较好。

    由于午已经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时候的林清好也没那么困。吃完饭之后的暮离就坐在了沙发上看报纸,林清好无聊的坐在其对面的沙发发呆,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电视一点都不好!

    于是林清好很温顺的像暮老大申请去睡觉,其实她想给宝贝和夏衣打个电话来着。结果电话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吃饱喝足之后就想睡觉,就算是午睡了一段时间。林清好一趴到床上还是睡着了。

    她是被水声给惊醒了,当然第一想法就是暮离在洗澡。所以当暮离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然后手拿着白色毛巾不断擦拭着湿润润的头发之时,林清好也没那么惊讶。只是晚上乱吃饭的后果就是闹肚子。

    当暮老大魅惑出来的时候,林清好就只能风风火火的越过他,暮老大也不生气,走到沙发前坐。等林清好出来的时候,皱着眉看着坐在沙发上嘴角带着妖孽笑意的暮离。有些疑问,所以上前就问:“爷,这好像是我的房间吧?”

    暮离看着林清好,勾了勾手指。林清好眨巴眨巴丹凤大眼,秀气的眉头皱了皱,仔细瞅了瞅暮离,慢慢的挪了过去。

    暮离一笑,“你非得做跟你的智商相匹配的事情?”林清好笑着走了上去,然后拿着旁边的抱枕就准备开始朝着暮离身上招呼,她最讨厌这个人了!果然还是没什么好感!

    将姑娘抱在怀中之后,暮离明显心情又好了很多。但是林清好一直都在使劲儿的将他的手弄开,却都是无功而返,林清好也怒了,直接一口就冲着暮离的手咬了上去,但是也不敢怎么用力。

    结果后果可想而知,林清好直接被扔到床上去了。暮离看着女子苍白的面孔,轻笑出声,带着诡异,邪魅。配上此时此情,真是让人酥到了骨子里。

    林清好又邪恶了,这姿势真不和谐啊!

    “看来你还是学不乖啊……恩……是不是?”暮离看着被压在床上的林清好,颇有些好笑道。

    就这么被压着,林清好的脾气也来了。直接一拳头揍向暮离狐狸似的脸颊,暮离将手一把抓住,紧跟着禁锢在身后,接着整个身子就压了上去,修长的腿压住不断挣扎的林清好。林清好的不断挣扎惹毛了暮离,直接一手掐住她的脖子。

    这次,比在酒吧的时候更狠,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只有呼出的气息。没有吸进来的气息,连带着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林清好咬着牙不肯再次求饶,求饶那种事情一次就够了。这次是自己不该动手准备打她。

    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不悔!

    七年前的不悔,七年后依旧是不悔。

    内容不一样,过程也不一样。

    依旧瞪着清亮的双眸看向压着自己的暮离,对上那冷酷的双眼。暮离看着咬着牙的林清好,明显就是已经到了极致了,却依旧不肯求饶,眸中闪过一丝深色。之前那么不想死的人,怎么就突然转变了?

    林清好骨子里的骄傲和不服输就在这个时候彻底地显现了出来,暮离是好说话的时候。面色是勾着笑时,林清好也好说话。若是准备硬来的话,宁死不屈。

    见瞪着双眼的林清好,满脸倔强就是不肯认输。那双眼睛中已经没有午在酒吧看到的恐惧,有的只是倔强,不哭泣也没有害怕。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当嗤笑一声,嘴角勾出一抹嘲笑,将手指缓缓收紧。

    林清好还是头一次觉得离死亡这么近,呼吸已经开始缓慢停止。面色从青白变得涨红,依旧是瞪着暮离,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发不出来声音。这时才发现,她把暮离想得太善良了。

    胸腹内的空气逐渐消失,意识也逐渐模糊。林清好脑中闪过林陌桀的脸,没想到还真是离别,再也不能相见。

    快要失去所有呼吸的林清好,突然扬起了一抹脆弱的微笑。

    她是常笑的人,只是很少苦笑过。没想到这次竟然……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