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一辆兰铲尼正在大街之上驰着。

    夏衣面上依旧有些淤青,面上有些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跟宝贝儿解释,红绿灯时,懊恼地砸了砸方向盘。若是那天不是她硬要去酒吧,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某公寓内,林宝贝依旧是捧着他的小电脑。粉嫩的小脸全是煞气外怒,小手不断的在键盘上快地动着。

    当听到车子声音响起的时候,林宝贝赶紧丢电脑,朝门口跑去,打开门看到夏衣直接扑了上去。

    夏衣抱着林宝贝大大的亲了一口道:“宝贝儿,有没有想干妈?”

    林宝贝没有看到自己妈咪,面色没有之前好看。却还是乖巧道:“想。”然后又往门外面瞟了几眼之后这才小声的委屈道:“干妈,我妈咪呢?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夏衣面色一顿,最后将宝贝儿放在沙发上,自己又坐到他的对面。仔细打量了一林陌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道:“宝贝儿啊!你家妈咪有没有跟你讲过你家爹地的事情?”

    林宝贝心里咯噔一,小手微微握紧。又抬起漂亮精致的小脸,勉强笑了笑道:“干妈,妈咪说爹地是宇航员,已经去了月球还没回来呢。”努力将自己的心态调节好,适合七岁的年龄,难道干妈遇见爹地了?不然为何会这么问?

    夏衣低着头,一语不发。

    宝贝儿说的话不可能是假,唯一假的就是林清好这妮子将她也瞒住了。哎……等等……林宝贝七岁,七岁的话……

    七年前,和林清好的第一次相遇,是在……是在酒吧!

    难道是那个时候遇上的暮离。

    想了想,这才想通,原来是这样啊!

    于是她略微安心了,直接挺尸在沙发上,瞅着林宝贝可怜的摸了摸肚子道:“宝贝儿。可怜一干妈,一天都木有吃饭饭了,真的好饿……”

    林宝贝无语地看着自家干妈,刚才还是一脸沉思样。却突然间又在沙发上面装死。他已经猜到了,干妈绝对是遇见自家爹地了,而且据他的查探,自家爹地最近跑去了西班牙,好像是在追杀什么人。

    不巧的是,自家妈咪和干妈也去了西班牙。如今干妈回来了,妈咪没回来。不出意外就是爹地把妈咪给困住了。

    不过看着夏衣装死的模样,林宝贝还是忍不住要鄙视一番。跟自家妈咪一样,干妈也是个饭桶!

    只会吃!

    只是一个喜欢荤,一个素而已。

    虽然心中是这么想。但是林宝贝还是孝顺地朝着厨房走去。林宝贝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饭了,自学成才,实在是因为林清好做得饭菜实在是难以口啊!所以林宝贝很小开始就做饭,养活自己妈咪。

    西班牙别墅内。

    林清好意识已经非常模糊了,

    暮离低着头看着面色从白到红。现如今又转变成青紫的林清好。眸色没有多少变化,嘴角依旧是一抹邪魅的笑意。自己的手轻重是多少他还是有把握的,对于林清好他得力度已经算是最轻的了。死不了人的。

    可是见林清好面色青紫,都已经没有吸进的气息了,却依旧是没有求饶的意思。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会放手,也明白自己离死亡很近了,却还是没有一点求饶的姿态。这么一个弱小的女子竟然能够做到。又一次颠覆了暮离对她的认知,几个小时以前,这个女人还在为了努力生存去,问自己怎么样才能不杀她。

    如今却是倔强的不肯求饶,在这种情况。就算是多少男人都忍不住开始求饶了,死亡越近的时候。思绪越是混乱不堪,忍不住想要求饶。可就这么一个弱小的女子却偏偏没有一点要软来的姿态。不由眸中多了一丝笑意,邪眸更加迷人,缓缓地松开了掐住林清好脖子上的手。

    一时间有了新的空气,本来要昏迷过去的林清好瞬间清醒了。整个人无力的瘫在暮离身。呼吸沉重,看着上方笑得灿烂的,暮离。林清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才真的离死亡很近,她在赌!

    连一份胜算都没有的赌却依旧胜利了!

    暮离挑起嘴角,“你记清楚了,无论我要做什么事情。你都不能阻止,也不能反抗。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遵从。不然后果就只有一个。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林清好听着暮离的话,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虽然自己的身子依旧是无力的,但是还是想努力回答什么,张了张口。却发现嗓子疼痛的厉害,根本发不出声音。这也就更加证明了刚才暮离是一点都没有留情,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神色无奈之后,眼神又坚定了起来。这一次暮离没有杀掉自己,那么以后就不能给他机会杀掉自己,不论做什么事情,遵从就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

    暮离见刚才还神色虚弱的林清好,面色突然变得坚定。他也不想去管是什么原因,能达到效果就是好的,柔与刚同时出现在了她的身上,暮离身边很少有女人,但是这种气息也曾经在母亲身上见过。

    但是母亲却是从小就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而林清好却不是。她得底细他一清二楚,包括那个莫名奇妙的小子。

    可怜清好姑娘以为自家宝贝儿的秘密保守的很好,却不知道早就被人知道了。只是懒得去管而已。

    暮离慵懒一笑,在灯光有些迷离。眉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从清好身上来侧躺在她身边,伸出手臂将林清好控制在自己怀中。

    清好脑袋还是有需昏沉沉的,没有说话,迷迷糊糊地就要睡过去。刚才神情都是紧绷着,如今一放松来,加上累就差点没直接昏睡了过去,也没去理会暮离的动作。不过若是她醒着也不会反抗了,毕竟没有多的力气了。

    暮离抱着清好,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她的发丝,平淡道:“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也很欣赏你的硬骨气。但是你要记清楚有时候骨头硬也不是件好事情,若是用在别人身上,可能

    还有用。但是用在我的身上,那你真的是眼睛近视了。挑错了对象。”

    清好没来得及说话,又听见暮离沉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能力强的人说话就是决策。你要记清楚,我不接受拒绝。你也别把那些女人的小脾气用在我身上,在暮家没有男人跟女人的分别。像我们这种人有的就只是自己人跟敌人。这是最后一次,你如今是我的人,你就要记清楚一点,暮家。是不会对女人手留情的,也绝对不会同情弱者,适者生存就是这么个道理。你没什么本事,但是留在我身边我就会让人有些本事。不会的就要自己去学,你的苗子不错。留在暮家的人一是要有本事,而是要听话,如今第一项你是达不到了,那么第二项你就要努力达到。这样才能提高你活命的机会。”

    清好听着暮离的话,眼中闪过沉思,原来他就是这么过日子的?没有朋友,有的只是自己人跟敌人,当不免多了几分怜惜,原来还以为是牛郎。没想到却是暮家的人,看来自己就算是喝醉酒没长眼也能遇见极品啊!清好苦中作乐的想着。

    虽然暮离的话很嚣张霸道,但是她不能否定的是这个男人说得是事实。黑道上面的事情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被别人知道,如今自己若是贸然离开的话。说不定还会给宝贝儿带来灾难,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留在他身边,在想想后面的事情。但是她却有个疑问,为什么要把自己留在身边?

    当动了动身子,嗓音沙哑道:“爷,你也说了,我没有本事。听话这件事情我是能做到,可是这个本事的话我怎么能学好?我不过就是不小心看见你杀人了而已,我也不敢说出去,为什么你要千里迢迢来抓我?为什么要我给你做人?我一不会做饭,二不会洗衣服,而且我不相信暮家缺少这么一个人。”

    暮离听着林清好的话,也在沉思。为什么了?因为抱着她能睡觉,这个暮离却不会告诉清好的,垂邪眸,笑了笑。看见林清好脖子上原本已经消了的青紫又多了起来,她皮肤白嫩,如今看起来就是几个乌青的手指印,心中一颤,不免伸出手去抚摸着。

    林清好感觉到暮离的手指,吓了一大跳有些想要避开。却被暮离修长的手指给固定住,一手轻轻在她脖子上揉捏着,当然若是那个力度能小一点的话的确叫做揉捏。但是清好依旧是不敢动,不想在惹毛他。

    “你留,自然是有用处,暮家不留无用的人。我既然留了你,自然你还是有些用处的。”

    “……”林清好无语,刚才说那么多,现在又像是绕口令一样的话,如今她的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平时精明的脑袋如今却是暂时短路了。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