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离看林清好一副不在乎自己话语的模样,当手中一个用力。疼得林清好一个激灵,皱眉道:“老大,我暂时还不想死。能不能麻烦您手轻一点,我这脖子都快断了。”说着对着暮离露出一个哭笑不得地表情。

    暮离松开手没有说话。

    林清好也懒得搭理他,直接闭上了眼睛。有时候跟这种人说话是一种愚蠢的行为,说不通。

    暮离见着林清好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模样,满意了。话少总比话多好,当笑着将清好搂在怀中道:“若是你一直都这么听话,我可以考虑放过那个小鬼。”

    林清好原本有的睡衣瞬间清醒,猛地把头抬起,却由于是被暮离狠狠抱着。动不了,没办法只能将头闷在暮离怀中,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抹茶味。却依旧止不住林清好的心慌,他不能杀他的,只是……又不想告诉他,怎么办?怎么办?

    清好急得脸上都出了冷汗,当紧紧抓住暮离的浴袍。

    她怎么没有想到了,怎么就那么确定这个人不会查到宝贝儿的消息了。哪里是没有上户口,这怎么办?她早该想到的。

    只能闷在暮离怀中声音有些颤抖道:“别,放过他。我会好好听话,会好好听话。”这个世界其实死多少人都跟林清好没有关系,不是她不怜悯。而是她自认为不是救世主,能护着自己身边的人已经是奇迹了。

    她只有林陌桀一个亲人,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夏衣有楚霸天护着,暮离是不会动的,一直以来她担心的就只有自家宝贝儿。

    见暮离没有回话,林清好急了又在暮离怀中乱动起来。暮离手指一紧,警告林清好不要乱动,但是她担心林陌桀,又顾不了那么多。想了想轻声道:“求求你,不要动他。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若是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也不会活着。”

    “威胁这种事情少做。”暮离淡淡出声道。

    林清好心中又是一跳,对啊!这个男人的要求就是绝对i、听话,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能跟他讨价还价的勇气,更何况如今自己也是有求于他。犹豫了半响。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林清好靠在暮离怀中不断地沉思着。

    暮离闭着眼没有说话,林清好睡觉不喜欢被人抱着,于是动了动。想从暮离怀中出来,稍微一动弹,暮离顿时又将手臂紧了紧。都快让她没法呼吸了,同时还伴着不耐烦的声音道:“睡觉。”

    林清好瞬间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被抱在怀中。

    林清好稍微一动,暮离也会跟着一动。熟睡的暮离比醒着的暮离顺眼多了,有时候还在林清好头上蹭蹭。一会儿又直接环住清好的肩头,将脑袋埋在她后脑,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清好脑后,林清好全身紧绷,一动也不动。

    这么多年来。林清好就只有暮离一个男人。

    而且与男子这么接近,除了七年前也就只有这次了。

    清好咬了咬嘴唇,慢慢的将自己的身子挪阿挪。终于经不住周公的召唤,将脑袋埋在暮离怀中就直接睡了过去。

    夜深了,郊外依旧是一片宁静。雨停了,月光从窗户飘进。一室旖旎。

    天色大明,暮离最先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手臂有些麻了。垂头一看,一个黑色的小脑袋埋在自己怀中正睡得酣甜,当眉头一皱,冷声道:“起来。”声音大得惊醒了别墅的所有人,雨天难得睡一个好觉,却被惊醒。

    但是却没有怨言。

    清好耳边响起低沉悦耳的声音。听得又是一阵睡意。林清好本来就是一个起床气大的人,如今被这么一吵,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嘟囔道:“宝贝儿,别闹。”然后直接将暮离的声音当成噪音。

    三月的天气有些微凉。林清好直接往暖和的地方滚去。然后直接将脑袋埋在暖暖的被子里,不想动。清晨这个时候是最好睡得,谁都不要来打扰她。

    暮离面色黑了黑,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虽然力气不大,但是依旧是有着淡淡的红印。最关键的是睡在自己床上还敢想着别的男人?还宝贝儿?暮离也来不及去思考自己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当皱着眉黑着脸直接将林清好从被子里扯了起来丢掉地上去。

    见林姑娘在地毯上翻了一个身之后又准备睡,这脾气是忍不住了。连笑面狐狸都维持不住了,当大声道:“你给我起来!”说完从床上在站起身子,捏住林清好的手腕就扯。

    林姑娘的感觉器官是有些差的,如此在将手腕快要捏断的时候。这才不情愿的将眼睛睁开,正准备破口大骂,手腕太疼了。之前没睡醒还没觉得,如今睡意全消,疼痛扑面而来。就像是要断了一样。

    不过也的确差不多了,若是林姑娘还不行,估计暮离就直接给她扯断了。

    这样的话不醒都不行了。

    林姑娘睁开眼之后就看着面色有些扭曲的暮离,有些不解。这人怎么了?然后呆愣的眨了眨眼,又突然被疼痛给弄得随着感觉看去。她说怎么就这么疼了,原来是暮离将自己的手腕捏在手中。

    而自己,扫视了一周围。自己怎么睡到地上来了?

    却也没去问暮离,直接将暮离的手给拿开之后。小心翼翼的瞟了他一眼这才站起身子,甩了甩手腕还好没断。

    “爷,希格斯想要见见爷,说有事相商。”杰克冷静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大早就被爷的声音给惊醒了,自然知道里面的人已经醒了,但一直不敢不过。刚才又听到声音响起之后,这才过来出声请示。

    暮离皱了皱眉,这个希格斯不去见楚霸天,找自己干什么?当不耐烦道:“不见,让他有事直接去找楚霸天,这是楚霸天的地方。”

    “是。”说完之后就没有声音。

    见林清好还在呆愣,暮离直接丢一句话:“收拾好自己。”说完之后也不等林姑娘回答就直接走进浴室去了,林清好无语让我打扫好自己,你进卧室去了。我要怎么打扫?

    林清好环顾一四周,什么东西都没有。正准备到床上坐,却见头发还在低着水的暮离已经出来了,然后她二话不说直接冲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有些憔悴的自己,林清好不由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又皱了皱眉。妈的!笑都笑不出来了。

    然后套上浴帽之后,直接将喷头打开冲了冲。洗完澡,打理好自己。整个过程没有用到五分钟,从浴室出去的林清好看着跟自己刚进去时没什么两样的暮离,自觉地走上前。床上是两人的衣物,内衣都摆在上面,林清好面色微红。

    拿起边上的毛巾走到暮离身边给他擦起头发来,暮离的头发很软。本来是不准备擦的,可是看着暮离那不阴不阳的笑容。林清好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感觉,在英国别的没学到,察言观色,还是学到了几分。

    暮离见林清好如此自然的动作,慵懒一靠,直接靠在林清好怀中,感觉到林清好紧绷的身子,嘴角扬起一抹不羁的邪笑:“看你这动作,经常做?”

    林姑娘嘴角抽筋,忍住想要一脚将暮离踹开的冲动。面无表情的扯出一个笑道:“你想太多了。”

    暮离又是一笑,似乎有些嘲讽的意味,看得林清好直皱眉。却还是依旧温柔的擦拭着头发,他突然站起身子,身高的优势让林清好不得不抬头看着他,之间暮离目光透出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道:“真的吗?”

    那意思,大有一句话说得不好就直接将她撕碎的样子。

    然后林清好耸耸肩,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恍惚了暮离的脸。直接将他扯到自己怀中,又开始擦起头发来,自然无比道:“那是,你可是第一个。”

    心情好的暮离这才发现刚才林清好的动作,而且。如今她擦拭的是什么地方,是脑袋。一个人最重要的地方,可是感觉到林清好温柔的擦拭着,暮离紧着的手松了松。又想起她刚才明媚的笑意。

    将那一丝戒备丢掉,没有感觉到危险,一时间也不再说话。完全默许了林清好的动作。

    林姑娘自然是什么都没感觉到,她感觉细胞像有问题一样。对危险的预知能力似乎为零。完全不知道这看似很平常的动作,在黑道上的人看起来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也不知道就这么呼吸的瞬间差点又没了命。

    将暮离的头发擦干之后,这才发现暮离壁上了眼睛。林清好眸色闪过一丝温柔,伸出手替他按摩着,这种生活在刀尖上的人,估计连睡觉都睡不好吧?不由得又想起昨晚一百多号人守着他睡觉的场景。

    当林清好的手刚放上暮离脑袋的时候,暮离“唰!”的一睁开眼。犀利的目光看向林清好,却碰上了她温柔的目光。免不得皱了皱眉,对于她温柔的目光有些不解。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