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离好笑的凑近林姑娘,邪笑道:“你不会是我了吧?”

    没想到这话一说完,就见原本搂着自己的林姑娘突然站起身子,若是他动作快,恐怕就直接掉在地上了。

    林姑娘没有说话,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了看暮离。那意思是,你脑袋没烧坏吧?暮离嘴角一抽,只见姑娘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一边。微微皱了一眉头之后将放在床上的衣物拿得近了一些,又见她犹豫了半会儿之后这才低着眉走向自己。

    林姑娘低着头上前解开暮离身上唯一的浴巾,不由得红了脸。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但是距离第一次看见也过了七年。这身材是要比七年前好多了,只是……见暮离没什么反应,林清好也镇定了。

    按照穿衣的顺序给暮离穿着,当拿起一条子弹内裤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又红了红脸。动作有些粗鲁地给他穿上,目不斜视。面色瞬间回归正常,变色龙一样,暮离挑了挑眉,就那么站在那里享受着林清好的服务。

    穿完内裤之后,这才给暮离穿衣服,不经意间就看见了布满精壮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胸膛,背部都有,有的甚至还是淡淡的粉色。是最近不久留的伤疤,不止是背上,连臀部附近都有,整个身体像是由狰狞的伤疤构成的。

    不知怎地,林姑娘心中莫名的一酸。手动作不由温柔了几分,目光也轻柔了一些。

    当然这一切暮离是没有发现的,因为林姑娘一直低着头。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这能当上老大也不容易啊!手有那么多人需要养活,暮家是做军火生意的比做毒品还是要好一些,只是本质都没多打差别。都是为了挣钱,为了养活手的弟兄们。

    看看这一身的伤疤就知道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收拾完暮离之后,暮离嘴角一直带着诡异的笑容。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走了出去。林清好稍微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将宝贝儿的资料也查了出来。难道就没有看一照片?

    好吧,林姑娘承认自己是想多了。不过这么一天也大概知道了暮离的性子,多余的事情不会做,大概查到自己的之后就随便看了看。然后就知道有个孩子而已。说不定连是自己亲生的都不知道了。

    经过一夜抱着睡之后,然后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语。林清好已经不那么怕暮离了,至少不担心她随时会被他杀掉了,于是对于某些人。语气也就不怎么好了,被人追杀到做人,不能对老大凶,手就不必矜持了吧?

    “你还好吧?”一直站在拐角处的杰克出声,吓了林清好一跳。他终于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上次杰西还查了关于这个女人的资料的,而且据杰西手叫阿亮的人说。这个女人七年前好像跟爷有过一夜。

    然后现在还有个七岁的儿子,只是这些事情还在查探中。所以当自己告诉杰西。爷出现了一个叫林清好的女子之后。

    就听见了那边起狗跳的声音说,要他尽一切努力将这个女子保持完好。千万别忘爷把她杀了,这可能是小少爷他妈咪啊!

    于是杰克今早就来看看这个女人还在不在,不过看到昨天爷抱着她睡觉的模样。应该是不会杀她。

    林清好抬头看是杰克,当口气也不怎么好。指了指自己白嫩的脖子上面乌黑的手指印。示意道:“你自己不会看?”

    杰克自然是看到了,他这不是问问还有没有隐藏的伤嘛?不过看着林清好憔悴的面色,平淡的表情。实在是看不透啊!而且嘴角也是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样子,更是让人猜不透她心中在想些什么,总之这种变化对于杰克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罢了,想到昨天杰西说的话。皱着眉想说些什么。

    林清好却是懒得理会他,直接准备楼去。面对暮离这种人就已经是很烦的一件事情了。看到帮暮离做事,查到她落的人自然就没什么好感,虽然她面孔上带着笑意。但是笑面虎往往都是笑得越开心时,心情越是不好,就如同她现在。

    “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像我们这种人连睡觉都是睡不好的。我们还好一点。爷是暮家当家。比我们都累,有失眠的惯例,经常睡不好。可是昨日抱着你却能休息的很好。”

    “那又怎样?”

    林清好转过身子看着杰克。

    杰克目光有些诚挚的看着林清好道:“若是可以的话,希望你别想着要离开他。也别反抗,爷对自己人向来都很好。你应该也知道。对于我们来说不是自己人就是敌人,对于敌人。我们绝对不会手留情。”

    林清好本来就是有着一肚子气,没想到这个叫杰克的这么不开眼。还想着威胁自己,当皱了皱眉,冷声道:“你在威胁我。”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只是面对林清好的面无表情,杰克只是有些讶异而已。

    当摇着头,“你应该知道,我能来跟你说这话就代表着将你视为自己人。这也不是威胁,昨天在车上的一幕让我很是震惊。”顿了顿又道:“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种人对气息有种也别的感觉,也很挑剔。只有感觉舒服的时候才能好好睡觉,而当家对于你的气息不反感。甚至是休息的很好。”

    昨天那一暮,加上杰西所说的。暮离的确是对气息很敏感,但是这么多年来,除了自己几个从小跟着当家的人。没有人敢亲近当家,以前还有那么一两个女人。这几年爷身边就只剩男人了。

    所有的手通常都是离他一米的距离,而林清好却能让他抱着。离他那么近,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将她杀掉,自然就能够发现其中有些猫腻。

    林清好心中一酸,同时又有些好笑。这么多年都睡不好?她可是记得七年前有个人睡得像猪一样,只是为何不记得她了?

    不由得对于他们不让自己离开的怒气小了些,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走一步算一步吧,若是有些进展,能给林宝贝一个完整的家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她不希望她家宝贝儿以后也整天睡不着,那么辛苦。

    杰克看了看不说话的林姑娘,这话本来不由他说。但是当家已经二十七了,虽然对于男人来说这年纪不大。可是老夫人整天都想着要抱孙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几年他都有些怀疑爷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也不去管林清好怎么想的了,反正话已至此。而且这女子若真是七年前的人的话,那倒也不错,当转身离开。

    看着杰克离开的背影,林姑娘嘴角一抽,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这些人是把自己当初暮离的女人来养了?当动了动脖子,疼得她龇牙咧嘴的。管它的,若是有人喜欢误会就误会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直接楼。

    到了客厅之后,就看见暮离双腿自然叠放着,修长的手指上拿着西班牙的日报,座子上有一杯咖啡。不由得瘪瘪嘴,黑帮老大还用看报纸?当直接无视他,准备挪到餐厅去。

    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杰图,看见小碎步挪着的林姑娘有些好笑。当咳了咳,成功吸引了林清好的目光,用目光示意她看看那坐在沙发上的人。

    神情依旧是不羁而轻挑,嘴角一抹媚笑。笑得林清好赶紧探头看看,太阳正当空照着,怎么就没把着妖孽收了?

    见杰图示意了几次之后,这才先放准备去餐厅找吃的冲动,眨巴了一清亮明媚的大眼,走了过去,“你吃了没?”

    杰克刚收拾好上面准备来,就听见了林清好这句有些欠扁的话语。同时也发现了同样有些愣住的杰图。

    见着暮离没反应,林清好狐疑地将小脸凑到暮离面前道:“你睡着了?你睁着眼睛都能睡觉啊?真厉害!”

    两人同时扶眉,决定放弃。

    这姑娘今天的药去哪儿了?

    暮离放手中的报纸,轻哼一声。面色不耐道:“你的药方去哪儿了?没吃药?”

    林清好瞬间站起身子,扭头看向杰图,不解的问道:“你们家爷到底吃了没啊?”

    杰图闭嘴了,他怎么回答?爷上句话是问她吃了药没,结果这姑奶奶就来了句,你们家爷到底吃了没?这是问吃饭还是吃药了?

    于是,“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没做完。”说完直接跑了出去。

    林清好皱眉,面上的微笑也有些抽筋。这这这……好歹……好歹也得告诉自己,这货又在别扭什么?算了,算了,人在不得不低头啊!

    谁知道暮离突然站起身子,林清好本来就站在他面前。此时直接撞着了,揉了揉脸。却见暮离就瞟了她一眼之后,就朝着餐厅走了过去。难道他一直在等自己来吃饭?然后等久了不耐烦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