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这么小气?

    林姑娘眨眨眼之后,扭头看杰克,杰克努努嘴示意跟上去。

    于是林姑娘依旧迈着小碎步不怕死地跟在了暮离身后,至少现在她还有抱枕的功能。不会死的,腿短的人走的就是比较慢,当暮离已经拿着刀叉开始用餐的时候,林清好才走到餐厅,然后坐在暮离身边就准备开吃。

    暮离眉头一冷,直接将刀往她面前一放,吓得她立马丢掉了筷子。然后抬头,瞪着暮离,却发现暮离也是瞪着自己。

    疑问了,这是干什么?不让自己吃饭?

    那还等她干什么?

    见林姑娘疑问地看着自己,暮离目不斜视道:“去洗手。”

    林姑娘这才不好意思的笑笑,原来是这样啊9以为是不给饭吃呢,差点没冒火。赶紧站起身子去将爪子洗干净了才过来。

    暮离吃完之后,就带着笑意看着林清好,直看得林清好饭都吃不好,于是放筷子,擦了擦唇。微笑道:“爷,我脸上在长花儿啦?”

    怎么看都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表情。

    暮离一笑,差点晃花了林清好的眼。这笑是属于非常干净的那种笑,至少在这只妖孽身上。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干净的笑。

    一时间让林清好不知道这货又是想干什么,这货一般笑得像得狐狸。相处也还算不错,可是突然间这么诡异是什么意思?

    “爷……?”林清好疑问了。

    亲,别这么笑了好吧?

    笑这么优雅,林姑娘是忍着十分的情况才能不上去亲他一口。这男人长了一张跟自家儿子相似的脸啊!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暮离不着调的吐出一句话,瞅着林清好的模样。

    似乎……真的,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啊?”林清好惊悚了。

    一子站起身子,语无伦次道:“爷,你可能是记错了吧?说不定是跟我很是相似的人呢是不是?”

    暮离见着她这么大动作,狐狸似的眸子眯了眯。

    见着暮离这样,林清好瞬间淡定了。在这么去。连儿子都保不住了!

    “爷,你不会见每个女人都是这么说的吧?”林清好唇角是张扬明媚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在林清好身上是常见的。

    自信,耀眼。

    暮离转念一想。难道真是如此?

    不经意又瞟见了女子扬着自信的笑,暮离歪着头瞅着她。这几年他身边都没有什么女人,怎么可能是对谁熟悉。又或者说是认错了,见林清好有笑得越来越灿烂的形式。当伸出手朝着林清好的脸蛋而去。

    林姑娘反应不是一等一的慢啊!当暮离的手直接扯住她坐到自己怀中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最后淡定了,连象征似的扭一扭都不存在。

    脑中全是那种想法,不会是想起来了吧?

    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嘴角的笑越来越灿烂。越来越妖媚,只是林姑娘背对着他,没看到而已。

    伸出一只手将她得脸扯到后面来,一只手狠狠的在她白瓷般的脸蛋上捏着:“你这家伙。对主人不敬啊!忘记自己的身份了?这才多大会儿啊!你就忘记了规矩,看来我又得重新教你一次啊?”

    林姑娘一只手扶着脖子,艰难的回过头。这个白痴,没看到脖子上面还有伤吗?还使劲儿捏脸,“疼啊……”

    她真的是不想动啊!脖子也疼。脸蛋也疼。哀怨道:“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放开,真的很疼啊!”

    “我看你不像知道的模样啊!”暮离笑得更美了,手力气也越来越重了。

    “爷,你的手力气用得太大了,等就见不得人了。你快松手啊!”

    “哎哟,还敢跟爷讨价还价?”

    林清好真的是想杀人了。不满道:“你快放开我,脖子要断掉了!啊!!!你别捏我了!疼啊!”侧着脸看着窗外的鸟都被自己的高音给惊走了,却还是没能让暮离放开自己的手。

    “爷,我真的知道规矩了,真的,真的。”林姑娘抬起清亮明媚的双眸。诚挚的看着笑着的妖孽道。

    “我心情不爽了。”暮离笑着道。

    林清好瞪眼,心情不好管我毛事啊?于是准备不理会,暮离放去的双手又拿了上来,继续捏着。

    林姑娘疼得眼泪都快掉来了苦情道:“爷,你心情不好啊?那要怎样你心情才好?”口气有些讨好的说着。

    “你哄我开心。”

    “啊?爷。我不会啊!”

    “你不想啊?”见着白嫩的小脸被捏成了粉红色,某妖孽笑着道。

    “爷,我不是卖笑的。”

    “你这是不想了?”口气反问着,手又是一使劲儿。

    “啊啊啊啊c,爷,我哄你开心,我哄!我哄还不行吗!!”林姑娘哀怨的瞅着暮离,有些不甘心道。这只死狐狸,迟早有一天我要收了你!

    杰图趁两人进餐厅的时候又偷偷的跑了进来,将杰克扯到一边。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好多邪,又突然间听到林清好的叫声,两人无奈,爷这还真是好心情!

    客厅内,两人已经从餐厅的战郴到了客厅。

    林清好一脸不满的看着暮离,两边脸颊上都有明显被捏红的印子。无奈的站在客厅中央,思考着该怎么哄这个大白痴!

    然后在喝着冷咖啡的暮离注视,一二三躺在了地上。暮离挑挑眉,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林姑娘双手开始慢慢撑起,然后歪了。左歪右歪,终于正了,暮离挑剔的眯了眯眼,淡声道:“你这是在表演什么?”

    “没学过舞蹈吗?这是弓腰!拱小桥!”林清好吼着出声道。

    没一分钟就直接掉了来,手腕痛,坚持不了多久。

    沙发上,暮离淡定道:“我学的是腰。”意识就是重新来个腰。

    林清好面色红了红,又白了。“你!”愤恨的看着那像是在欣赏动物园内玩杂耍的猴子一样的暮离,林清好跺了跺脚,难得小女儿脾气一。自然也就在暮离身边显露过小女孩心性,其余时候的她都是冷静的。

    “嗯?”暮离抬起眸子,不咸不淡地扫了她一眼,林清好无奈。怎么这个男人就这么一扫眼她就得屈服,于是脾气也硬了,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暮离手中的咖啡已经放到了桌子上,林姑娘二话不说直接一口喝了。

    随后皱了皱眉,妈呀!太苦了!

    张嘴就想要吐掉。

    “不许吐!”暮离勾着唇,欣赏着林清好鼓着腮帮子的模样。林清好气鼓鼓的瞪他,一时间吐不出去也咽不来,暮离伸出手,林清好一时间不知道他要干嘛。赶紧全数吞。

    “咳咳咳……咳咳咳……都是你!”太急,呛住了。

    赶紧站起身子使劲儿的咳了咳,暮离在傍边支着头看着她使劲儿咳,咳得脸都通红,这才满意一笑。

    林清好无语,恶趣味!!

    林姑娘使劲儿咳着,暮离站起身子,冷飘飘的话就这么进了她的耳朵:“若是次,在我的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你的影子。就提头来见。”

    见暮离轻飘飘的说完这么严重的话语之后,有瞟了瞟自己转身向楼上走去。林清好面色白了白,背脊都有些湿透了。难道刚才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跟他同时来?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啊!就是那个杰克非得跟自己说话,不能赖她啊!

    走到楼梯上得暮离,回头见林清好还在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背影。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送给她之后,轻声道:“去收拾东西,今天就离开西班牙。”

    “爷,没什么要收拾的啊?”林清好淡声。

    暮离长眸一瞟,林清好立马拔腿就朝着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脸。这都快毁容了!她看这爷还真的这么想过,路过暮离的时候,娇哼一声。

    收拾妥当之后,林清好也没问要去那儿。出了别墅就朝着某处开去,然后林清好就又在暮离怀中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之后,已经是在机上了。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林清好在严重的思考一个问题,这是今天还是昨天?

    面色有些扭曲,却没有人理会她。

    当将头往暮离怀中蹭了蹭,扭捏了一会儿之后。这才道:“我们去哪儿啊?”

    “意大利。”杰克回头对着林清好笑笑,看着自家爷爷不像是要回答她得模样,就出声了。

    “噢。”林清好应了一声之后,这才扯着暮离的袖子道:“饿了。”

    “饿着。”暮离依旧是一身黑色,好像跟喜欢这种休闲装扮。嘴角微微勾起的时候,有种像是流氓的感觉。甚至是市井流氓的痞气在身上,不完美,痞气很奇怪。说话也很奇怪,可是林清好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是她前二十四年都没有感受到的安心。

    “真的很饿!”见暮离不理她,林姑娘有些傲娇了。瞪了瞪他,说没有吃的,为何有喝的?旁边还是一杯红酒了。

    没有吃的有喝的也先喝了再说,当直接一口喝完。又抬头看着暮离的巴道:“爷,我真的好饿,好饿。好饿啊!”扯着他的袖子,稍微有些撒娇的意味。

    前面几个人目不斜视,好像半空中的风景很好一样。一直欣赏着。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