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倒了一杯之后,抿抿唇瓣道:“好酒啊!”

    暮离这才低头,看着女子感叹的模样平淡道:“罗曼尼康帝酒庄出产,1787年份,十六万美金。“

    “噗!”

    林姑娘直接将一口酒全数喷出,坐在他们身前的杰克无语的转过身子。有些委屈道:“清好小姐,杰克这是怎么惹到你了?”

    “对不起。”林清好条件反射的道了歉,然后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杰克。我只是觉得这酒有些贵了。这喝的是钱吧?”

    “这是爷所有酒中最差的一瓶了。”杰克站起身子准备去换衣服,看着林清好眼睛都恨不得瞪圆的模样。暮离觉得又可笑又好玩。

    伸出手又拿起酒杯倒满了一杯,毫不在意的轻轻抿了一口。林清好将嘴角的红酒擦了擦道:“爷,那是我用过的杯子。”

    “是我的杯子。”暮离唇角一勾道。

    “啊!那不是说我刚才就是用的你的杯子啊!”妈呀!这不是间接接吻了?然后赶紧“呸……”了几。

    呸完之后就发现又一道很是不悦的眼光瞅着自己,抬抬头。果然是暮离。

    暮离面色有辛,这个女人实在嫌弃自己?杰图坐在前面这是连呼吸都恨不得都能停止,我说林姑娘,你怎么就这么会惹是生非了?是不是?你不惹爷生气你就不痛快是不是?

    “爷,你别……唔……”唇就被吻住了,还有一股冰凉的气息渡了过来,见着林清好瞪大双眼看着自己,面色微红的模样,男子挑了挑眉,将唇触到她耳边小声调谐道:“你不知道接吻的时候是要闭上眼睛的吗?”

    说完,眼看着林清好的面色变得通红。心情自然十分好,扬着唇。搂着林清好的腰肢笑得十分灿烂。

    “爷,我想去换衣服。”刚才也喷到自己了,暮离了解的松开了手。

    然后朝着后面走去,换上t桖。黑色外套,款式倒是跟暮离那只狐狸的有些相似,牛仔裤,帆布鞋。装扮的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然后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什么能将头发捆起来的东西,于是左挑挑右挑挑,找了一根黑色的领带。

    嘴角无语的抽了抽,谁的?算了。懒得去想,三两就将长及齐腰的发给捆好了,全身都透露出一种神清气爽的味道。就是肚子饿了。

    弄好之后就到处找吃的,找了半天。面色终于好了,因为林清好抱着一大推薯片从里面出来了,准备走到旁边的位置上坐,又不小心瞟见暮离那邪魅的眼神轻飘飘的看向自己。于是认命的走了过去。摔进暮离怀中。

    也不介意,撕开一包薯片就开吃。

    杰克就纳闷了,爷怎么一点都不在意。

    三分钟之后又打开了第二包,见暮离一直瞅着自己,林清好从包装袋里拿起一块。直接朝着暮离嘴里喂去,暮离正准备说不吃,刚巧开了口。就被林清好喂了一块薯片。没办法只好吞。

    杰克眼一抽,暮离一瞟。吓得他赶紧收回目光,猜不透爷的心思。难道爷也饿了,现在都开始饥不择食了?

    杰图就没想那么多了,直接天真的问道:“爷,你饿了吗?”

    杰克恨不得掐死他。你能不这么白目吗?当将他的嘴捂住,杰图挣扎。不知道为什么。

    杰克小声道:“你眼睛抽了,难道脑袋也出现问题了?少看少说。闭上嘴睡觉!”

    刚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诡异的笑声,赶紧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之后。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直升机里面都是带着耳麦。嗡嗡的作响让人很不舒服。林清好第一次坐直升机,心情好,对于刺耳的声音也觉得稍微可爱了一些。

    突然听见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之后,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清凉明媚的眸子瞅着暮离,好像在问,“你笑什么?”

    暮离不出说,依旧是扬着唇。

    林清好咬了咬牙,又给他喂了一块薯片,见着他吃了之后,心想:“难道真的是饿了?饿了你就说啊!笑得这么诡异吓死人了,要是晚上笑的话说不定还让人做噩梦了。”撇撇嘴,自己吃一块,给暮离喂一块。

    暮离也不拒绝,享受着林清好的喂食。

    杰图:“……”

    杰克:“……”

    暗自给林姑娘打打气,这种时候一般不理爷抽风比较好吧?若是真的有事的话,爷是不会客气的,直接出声了。

    “喂……杰西啊,什么事?”杰克手机响了,事实证明在直升机上面接电话是需要技巧的,“什么?你说七年前?孩子?等等,我听不清楚,等会儿打给你,你先别告诉任何人。恩,等会儿给你打过来,我给你打电话之前,所有的事情你都先别说。”

    挂完电话之后,发现几人都瞅着自己,当无力解释道:“是我弟弟打来的。”

    然后见众人挑了挑眉,林姑娘道:“杰克,你有儿子了?”说完之后就闭嘴了,心中忐忑。因为杰克的眼神,难道是查到自己的事情了?

    暮离也好笑的看着杰克,杰克无力的垂头。爷!那可是非常有可能是你的种!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当咬了咬手指,又发现这个动作十分幼稚。收了手,无语问青天啊!怎么就偏偏这个时候打过来?

    吃完东西之后,接过前面某人递过来的湿巾纸擦了擦手。又将头埋在暮离怀中,无聊啊!没事情做!

    就如同鸵鸟一样窝在暮离怀中,也还好不热。三月也就那么几天结束了。

    事实证明,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确是林清好能做出来的事情,因为在吃完薯片之后她又在暮离怀中熟睡了过去。但,大多数原因还是因为林姑娘豪饮红酒的缘故。

    意大利罗马,首都之城。

    晚霞消失,灯火透明。暮离抱着熟睡的林清好上了私人机,没有那么大的噪音,睡着也要舒服一些。

    意大利这个地方,人土风情在世界排行版上。都还算是不错的,所以当林清好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坐在加长的劳斯莱斯中,也没有任何反感。唯一有些扭曲的就是,谁能告诉他。抱着她的这个人有一没一的摸着自己的头发是什么意思?

    而且衣服也被换了,头发也松了。准确来说头发披散了来,林清好无语了,这家伙是当自己是宠物?有一没一的摸着。

    见林姑娘欲言又止,然后特别苦情的表情瞅着自己,暮离轻咳一声:“怎么?”

    “爷!我不是宠物!”能不能把你的爪子拿开?这句话是没本事说出口的,所以……

    “那小鬼是你的儿子?”没有理会林姑娘的话依旧摸着,还问了一个让林姑娘面色大变的问题。然后小心翼翼的瞅了瞅暮离面色没有多大变化之后,林姑娘装作淡定道:“是啊!”

    “你亲生儿子?”

    “你不是调查了?”林姑娘反唇道,这么问的话。他没见过?现在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得好,不然她不敢保证,这位爷会不会将自己掐死。

    “恩。”暮离淡定回答。

    “那不就结了,你不是早就调查了。还问我干什么?”林姑娘道。

    “我听杰克说,那小子长得跟我有些像。”

    “爷!绝对是那小子骗你的!”

    “真的?”

    “真的,爷!比珍珠还真!”

    “可是我不信。”

    “不信你问我干什么?问了就证明你相信我的话。”

    “七年前我没见过你吧?”

    “绝对没见过。”林姑娘将双手拿了起来,发誓道。

    暮离诡异一笑,充满深邃的目光在林姑娘面上打探着,勾起的唇角,又是似笑非笑。带着些许嘲讽,目光邪魅。

    林清好清亮明媚的双眸和他对视,没有一点觉得亏心的样子。林清好觉得自己脸皮又变厚了,不由得干咳两声。

    “爷,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林清好默,爷!你太强大了!暗自比了一个大拇指。

    轻轻的移开目光,姑娘我不看你总行了吧?

    “你结过婚?”暮当家又是轻飘飘的来了句。

    林清好眼角一抽,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暮爷的心思太难猜了,半响,林清好都没有回话,她在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林清好的思绪飘远,暮离伸出爪子扯了扯她的面成功的拉回了目光,顺带一个白眼。加上很不给面子的语气。

    “爷!麻烦你不要老是扯我脸了a变丑的!”

    “不扯,也不见得好看!”

    “谁说的!”林清好怒了,说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说她不好看,怎么也是一副好看的皮囊吧?虽然没有这个男人好看!

    但怎么也是,清秀淡雅吧?

    “爷!我很眉清目秀的。”

    “恩,所以我没说你丑!”

    “你刚才说我不好看。”林清好怒了,声音有些压抑的怒气。

    “可我没说你丑,只是说了实话。的确不好看。”暮离轻飘飘的一句。

    “你没我好看。”暮离这句话出来之后,林清好瞬间无语了。好吧!你说得是事实!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