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那是我的儿子。不是墓离的儿子,不然你自己去问问他好了。”林清好似笑非笑,好像咬定了威克斯不会去问墓离一样。

    不过她的确是猜对了,真的没有去问墓离。要是真的不是,那岂不是破坏了这两人的关系。

    “真的不是啊?”威克斯不怕死的继续道。

    林清好突然定身子,神色淡然的看着威克斯。表情坦然的不能在坦然了,双眸直直的看着威克斯,点头道:“真的不是!”

    “哎哎哎,还以为墓家终于有后了,原来不是啊!”威克斯不断嘟囔着,林清好懒得理会,在异国大街上漫无目地走着。

    若不是威克斯在身边,她早就给宝贝儿打电话了。

    林陌桀的存在,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不然到时候林陌桀都守不住,墓家的势力她大致地了解了一,抢一个孩子走,连点痕迹都不会给你留。她不能冒险,也不敢去冒险。

    威克斯知道女人都爱逛街,可是不了解的是。就这么平淡的逛街也能逛一天,林清好和威克斯的身影打在灯光,表情淡淡的,猜不透心中所想。有时候威克斯觉得这女人似乎跟墓离是一类人。

    看不透也猜不透,原本以为能猜到。结果做出来的结果却是另外一种,这种女人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魅力,如果不是离。他可能会将她的翅膀折断,留在自己身边。都不走,只能苟延残喘。

    就这么走到黑手党,林清好很感谢威克斯陪自己去走走。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没有说话,可是她也很感激,心情总算是放松了来,待会儿回房间了再给宝贝儿打电话吧。也不知道墓离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放自己回去。

    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将自己困在身边,这种生活。着实,不适合她生存。

    墓离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林清好正准备给宝贝儿打电话。他的电话打来她就没办法打了,只能乖乖的在房间内。

    林清好将电话直接放在桌子上,恐怕他也知道自己买了手机。

    藏着倒显得自己比较心虚,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林清好不怕墓离多想,她脑中的事情装的很多。

    回国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先要去jk道歉,不管是不是那里的员工。交了求职信结果又跑了是她的不对。

    道歉,还能挽救一些。自己没去jk上班,也是因为墓离。所以她很淡然,jk是墓家的产业,不去那里工作对于她来说也没损失什么。倒是墓家,丢失了她这么个人才。

    “威克斯,威克斯。我好想你啊!”听见女子娇俏的声音之后,林清好正在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这里是黑手党,似乎都没有看见女子。那这个女子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还来不及多想,腿脚便已经走出了房门。

    站在二楼,看着那身着贵气的女孩,娇俏柔美的模样。像一朵盛开的黄玫瑰,柔美耀眼。林清好面带惊讶地看着女孩将威克斯抱紧。而两人身边站得是笑得妖孽的墓离,一会儿之后几人都没有发现站在二楼楼梯口的林清好。

    正准备回房间,接来的一幕。却让林清好觉得刺眼,她不知道算是什么感受。

    “好了,怜儿,我也想你。不过你不怕你的离哥哥生气啊!你这么抱着我。”威克斯好笑道。眼神飘向那笑得妖孽的男子,示意“你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

    墓离探探手,眼光瞅着那依旧挂在威克斯身上叫怜儿的女子。眼神中有些温柔,林清好揉了揉眼,再看。还是温柔的神色,当将情绪收回。平淡地看着,那唯一动了的心又恢复到了平静。

    楚怜儿听见威克斯这么说之后,慢吞吞的从他身上来。目光还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墓离,见他没生气。这才大胆将手挽上墓离的手臂,娇俏的对着威克斯道:“离哥哥。才不会生怜儿的气呢。”对着威克斯吐了吐舌头之后,又可爱的看着墓离。

    墓离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去休息吧。”他得上去看看林姑娘怎么样了。

    “不要,离哥哥,我现在还不想睡。你先陪陪我。”怜儿柔声道,脸上有些柔弱。威克斯好笑的看着好友。谄笑两声:“我先去休息了,你们自便。”说完朝着楼上一看,那身着黑色丝质睡衣的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见自己看去,笑笑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伸到唇瓣处,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

    威克斯看了看好友,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他可不想牵扯进去。

    “怜儿,若是你哥哥知道你来我这里了的话,会直接抓你回去的。所以你乖一些,不然我直接送你回去了。”墓离笑着道。

    “不会的不会的,离哥哥,你放心,我很听话的。不要送我回去,哥哥最近自己都很忙,没空理我的。”楚怜儿赶紧摆摆手,一脸要哭泣的模样道。

    道上的人不知道楚家其实和墓家一直都交好,而且楚怜儿还是墓离的未婚妻。虽然只是小时候的一句戏言,但是有的人却当真了。怜儿从小身子便很虚弱,几人都很照顾她,可以说真是当自己妹妹在照顾。

    这次楚怜儿不顾危险,跑到交易的场地去,就是因为听说了墓离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子。一时间她在楚家饭也吃不,觉也睡不好。离哥哥小时候答应要娶她的,墓家的人最中诚信,所以她深信不疑。

    这次她感觉到了危机,这么多年来。墓离身边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能留这么久,而这次还将人带来黑手党了,所以她来了。不顾身子虚弱,依旧跑了来。却没有见过传说中留在他身边的女子,但也不好出声询问。

    她是知道他的脾气的,到时候不让自己留在身边。那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墓离回到房间的时候,林清好已经熟睡了。三两洗完澡,墓离也上了床,直接拦过林清好的身子就睡了过去。

    一日就将事情解决好,就算是他也觉得累了。

    翌日。

    林清好起床的时候,几人已经在享用早餐了,林姑娘看着三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很是温馨,低着头没有说话,杰克几人站在墓离身边。看着柔声的楚怜儿有时也会笑笑,林清好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另外一个女子坐着,也没有说话。

    昨日好像听威克斯叫,怜儿,很柔美的名字。很适合她,女子一身淡黄色洋装,画着淡妆,柔柔弱弱,看起来是个较弱女子。

    林姑娘低头打量自己,衬衣,牛仔裤,帆布鞋,清汤挂面的发型。不过也挺好的,自己看得顺眼就行了,直接越过几人走到厨房去,她做饭其实不难吃。只是因为宝贝儿会做饭之后,她便没有心思在学。

    而且她跟宝贝儿的厨艺比起来,还真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牛奶,直接打开喝。准备进行一步。

    “你好,林小姐,我是楚怜儿。”楚怜儿看着女子直接越过几人,面上已经很是不满。但是当着墓离的面也不好发作。带着善意和微笑朝着林清好走去,面上带着柔柔的笑,伸出手和林清好打招呼。

    林清好偏头,锅里煎着鸡蛋。当伸出手和她握握,一秒钟,立即分开,两人都只是擦过,意思意思一,林姑娘又恢复成了那副面瘫笑容。看起来比楚怜儿更是优雅几分,更甚的是,林姑娘看起来也就是一个高中毕业生,而且穿着也很随意。

    林姑娘看过不少小说,里面男主角的爱慕者都会这样,笑笑。她可不希望变成小说里面苦情的女主角,因为女配的几句挑拨,就失去了分寸。不过眼前这个柔美的女子五官跟自己还有些相似。

    当也没多想,专心煎鸡蛋。

    “哇!你好厉害哦,还会自己做饭。我看看你做的是什么。“楚怜儿看着林清好,缓缓凑近她的耳边,压低音量道:“林小姐,你记住一点。不是你的东西千万不要去窥视,否则锅里的鸡蛋就是你的死法,知道吗?”

    娇俏的声音,转化为低沉阴狠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林清好却依旧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面前柔美的女子身上向自己飘来。

    只是身子一弯一正期间,又变成了衣服娇俏柔美的模样。仿佛刚才只是林清好没有睡好,出现的错觉而已,林清好伸出手关掉火,将鸡蛋放入碗里之后。这才将唇瓣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优雅万分:“楚小姐,你说什么?我没听见。”顿了顿又道:“麻烦让让。”

    “林小姐,你的耳朵没有听错,你的听力也没有任何问题。怎么会听不懂我说得什么,看林小姐也是聪明人。”楚怜儿笑笑侧开身子,柔声道:“就不打扰你用餐了,我跟离哥哥要去逛街了,林小姐要去吗?”

    “不了。”林姑娘笑着坐到另外一张餐桌上,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嘴角扬起一抹笑,这种把戏都已经被人用烂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