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那你就慢慢用餐吧。”楚怜儿说完直接朝着暮离走去,挽着暮离的手臂两人走了出去。林清好抬头看见两人的背影,好一对璧人。

    杰克几人看看自家爷,又看了看林清好不动深色的面孔。猜不透几人的心思,这林小姐面上一点吃醋的意味都没有,林清好微笑着目送几人的背影离开。然后偌大的餐厅只有自己一个人用餐,也不介意。

    拿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刚拨通,手机便被人抢了过去。林清好抬头,见威克斯正摇着自己的手机,电话已经被挂断。笑着看着自己,林清好不动声色的垂眸子,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女子这样,威克斯笑着道:“清好,你心情不好?因为怜儿。”

    林清好抬起眸子,微笑道:“威克斯,这是你出钱买的手机。若是你要,给你便好。”说完直接又垂眸子,两边的长发遮住脸颊。看不见她面上的神色,也看不见她眉间的冰霜,优雅地将盘子中的鸡蛋吃完之后,果断的站起身子要走。

    威克斯脸上闪过不可思议,跟在林清好身边。

    “你没其他事情可以做吗?”一个黑手党教父这么悠闲?林姑娘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恰巧看见了威克斯眼中的怜惜。呵!

    真想大笑两声。

    见林清好依旧是一副不痛不痒的神色,有些怀疑道:“清好啊!你若是真的生气的话,我现在就去找几个人让你出气。”这样平静的面孔,都让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黑手党教父觉得压抑了。

    林清好笑出声:“你是不是想多了啊?我之所以跟着爷,那也是因为爷不肯放过我。若是他肯让我走,我立马就离开这里。绝无二话,你应该知道我有个儿子。暮家我得罪不起,这样说,你懂?”

    虽然这些人都只是看到自己留在暮离身边,却也不是她主动要留的。只不过是看见了杀人。不小心又硬脾气了那么一次,就走不了了。不过,当楚怜儿出现的时候,林清好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离开他得日子,近了。心中没有半分不舍,即使有的那么一点点旖旎。也被他对别的女子的疼爱消失了。

    不是唯一的感情她不要,她不喜欢去绞尽脑汁只为了讨好一个男人。那不适合她,金牛座的人,轻色轻友。

    威克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你是说是离将你留在身边的?”见威克斯一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走到大厅沙发前坐,又示意威克斯也坐。然后抬头道:“九天前,我回国。跟好友去酒吧喝酒,我喝醉了。找卫生间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他杀人了,于是我就跑了,躲到了西班牙,。结果三天他就追来了。当时我和我的好友在一起,连儿子都不敢带上。因为我怕!爷要杀我的时候,我问他怎么样才能不杀我。他让我给他当人,于是就来了黑手党。我死了,我儿子就是个孤儿了,所以我不想死。”

    简单的将情况说明了,威克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们这种人若是被人看见杀人。会直接做掉,离能追去西班牙也纯属好玩,将林清好留在身边可能也是因为那句怎么样才能不杀我,面对离还有本事说出那句话,这林清好的勇气也是可嘉的。

    “手机还你。”威克斯抬起头,将手机递给林清好。

    林清好接着。出口道:“谢谢,估计还有几天就会离开意大利了。能不能陪我去买些东西?当然我没钱。”林姑娘摊摊手,很潇洒的模样。

    威克斯点点头,笑着道:“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走了出去,林清好依旧是带着相机。她喜欢外国的风情,随走随拍,记录点点滴滴。走进一家onr专卖店,这是意大利很著名的奢侈品牌,林姑娘用威克斯的钱倒是用得心安理得。她没钱,没办法。

    有人愿意付账,她也不会觉得欠了人家什么。毕竟你情我愿的,若是不愿意直接找个借口就好,有点小聪明的人都能知道的借口。

    不过,威克斯也不缺这几个钱。

    意大利是个浪漫的城市,onr以低调的奢华著名,夹杂着原本透露的意大利浪漫风情元素。一直以来都颇受宠爱,林姑娘喜欢是喜欢却不见得有多喜爱,来这里。仅仅是因为……威克斯扯着她的肩膀进去的。

    她力气不小,也会一些武术。只是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毕竟面对暮离都掩饰过去了,也就表现出花拳绣腿而已。

    她不想跟这些人有任何纠缠,任何一种形式都是。

    “你要不要做个头发,画个妆什么的?等我给你拍照。”威克斯笑着道,林清好的长发很飘逸,看起来年龄太小。跟自己走在一起,活像是哥哥妹妹。

    “威克。这是你……”一成熟大方的美女走了过来,眉眼都是风情。看着林清好和威克斯暧昧一笑。搂着威克斯的肩膀就开始**,也不介意林清好在。林姑娘到处瞅瞅,拿出相机瞅着门外拍了一张,熙熙嚷嚷的人群,热闹的气息,忍不住扬起一抹笑意。

    威克斯将女子推开,这才无奈道:“阿尼,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以女人的装扮出现?”这句话成功赢得林清好的偏头。

    阿尼一笑道:“好了,我这不是习惯吗,嘿嘿。”说完一努嘴,“这东方姑娘是?”

    “这个人可不能动。”警告的看了阿尼一眼,林清好这才走过来,仔细打量着叫阿尼的人,骨骼宽大,难怪刚才觉得怪异,原来是男子。

    “我知道,我知道,你带着姑娘来是要做什么?”阿尼笑着道,然后看着走过来的林清好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阿尼。”

    林清好庆幸这个人说的是英语,自己还能听得懂,微笑道:“你好,我是林清好。”优雅的笑意,浑身散发出明媚的气质,阿尼看看威克斯。若不是他得警告,说不定他还真的想动这个人。

    “我只是陪威克斯来看看,若是你们有事做。我自己出去逛逛。”说完也不等两人回应就直接准备走出去。

    “清好,等等。”威克斯说的是中文,阿尼挑挑眉,没说话。林清好转过身子,站在门口,轻轻一笑,清纯佳丽。拿出一张卡又抽出一些现金放到林清好包包内之后,又拿出一把小巧的银枪递给她道:“你自己去吧,这些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注意安全,有人在保护你,不会跟得太紧的。”

    林清好点头,“谢谢。”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

    林清好看着明媚的天空微微一叹气,随后便笑了起来。心情终于好了一些,拿出手机打给夏衣。

    “喂,夏衣…..”还没说完便听见对面传来了哭声,压抑的哭声让林清好的脸色瞬间无措。哭得她得心紧紧揪着。

    “夏衣,你别哭,怎么了?你跟我说好不好?”林清好像是哄孩子一样轻声哄着夏衣,虽然她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但是听见好友如此哭。真的想直接回去,一点都不想待在这个人身边。

    “清好,他要结婚了。他要结婚了,我怎么办?清好,我怎么办!求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夏衣抓着手机,听见林清好的声音之后。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绳索,宝贝儿出去了她才敢大声出来,怕他担心。

    “夏衣,你先听我说。别乱,等我回来,过几天我一定会过来的,好吗?相信我!”林清好眼眶微红道:“夏衣,你还有我,还有宝贝儿,我不结婚,你也不结婚。我们两个守着过一辈子,宝贝儿长大了会养我们的。”

    “清好,你什么时候回来?”委屈的声音从夏衣嘴里传出,林清好眼中的泪在打转。目光看着对面没有焦距,只听见好友哭得快要断气的声音,温柔道:“夏衣乖,等我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什么事情都不要做知道吗?”

    那边没有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小小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好。”

    专卖店内,楚怜儿拿起一条粉色裙子朝着试衣间走去。暮离站在一边,等楚怜儿进去了之后,抬头看向门外,马路对面。一女子面色悲痛,眼眶微红,竟是含着泪。凑巧的是林清好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对面,刚刚挂完电话,心情真的很不好。

    林清好没有看到暮离,垂眸子。准备回去准备准备,这次就算是逃跑,她也想回去了。

    “离哥哥,你看……”话还没说完,便见暮离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连看都没看楚怜儿一眼,楚怜儿抬头看去,那一抹身影分明就是林清好的。而暮离自然失去追林清好了,这一幕在店内的人员看来,顿时成了一个笑话。

    楚怜儿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脸上依旧是甜美的笑容。低头进试衣间将衣服换回来之后,走出门外,脸上带着阴狠,林清好!你竟然敢!竟然敢让离哥哥抛我去追你!你竟然敢!太过分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