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我只是出来逛逛街。这也不可以?”林清好无奈的看着扯着自己衣袖的人,回过头。眼眶还有些微红,无奈道。

    “你哭过了?”暮离定定地看着那红红的眼光,笑着道。

    林清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爷,我这是准备哭,结果还没哭出来。”说完瞅瞅他身后,楚怜儿去哪儿了?

    “爷,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衣服?”林清好看着那俊美的人,微皱着眉头有些不满道。

    看着林清好面色变化,暮离面色也黑了黑,捏住她的脸蛋,诡异一笑:“哟,还敢命令起我来了?胆子不小嘛!”

    就算被扯着脸颊,林清好依旧是面不改色,昂着头看着男人。眼神坚定,男子微微眯眼,好像对于她面上的表情十分不满。

    “离哥哥。你怎么这么对林小姐啊!快点松开手啦。”楚怜儿紧跟着暮离身后出来,看着两人站在大街之上,引得旁人侧目。心中略有不甘,低头换上笑容之后这才小步朝着两人跑去,语气有些微急,像是在担心一样。

    刚巧到暮离身边的时候,脚一歪。直接朝着马路上滚去,马路上处处都是行驶快的车辆。暮离松开捏住林清好的手,将楚怜儿抱在怀中。楚怜儿惊恐的抓住暮离的衣服,埋头在他怀中,似乎吓得不轻。

    林清好看着两人,深吸一口气,最后对着两人露出了一个很是温柔,很是友善的笑意:“好危险啊!楚小姐,次可要小心了,爷可不是每次都能在身边的。”说完,不去看两人的表情直接走了,脚步快得暮离都以为是在用跑的,怀中的女孩依旧紧紧的抓住自己的一副,暮离没办法只好环着她走。

    角落中,见两人坐上车之后林清好这才出来。随意走进一个服装店。选了条黑色的紧身裤,马丁靴,衬衣加马甲,双肩背包。齐腰的长发没办法就只能去理发店做了一个一次性的大卷。遮阳帽,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素面朝天的小脸了。

    又走到饰品店内,买了一些小玩意儿,这才走了出去。

    将楚怜儿抱到车上的暮离紧跟着车,却没有看见那抹身影。嘴角扬起一抹不爽得笑意之后,坐回车内:“回去。”

    林清好想回a市的心越来越坚定,但是也放弃了偷偷逃跑的那种想法,暮离是讲理的人,而且也是重承诺的人。当初他说不会杀自己,那这个可能是最高的。只能用另外一种方法离开。而能成功的关键就在楚怜儿。

    “抓小偷啊!!”一声惊呼声响起,林清好看着对面一人凶神恶煞的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追赶的人。这人确定自己是小偷不是杀人犯?这么凶残的表情是要做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罪人吗?

    眼见着那为小偷的男子朝着自己跑了过来,身而已,一脚踢了过去。男子被踢了个正着。正准备站起身子,林清好就上前一步踩住男子的身子,低吼着道:“拜托!兄弟,你是偷东西,干嘛要做出这么凶狠的表情?”

    “你放开我!不然等要你好瞧!”男子被踩在脚,眼神依旧凶狠,像是要将林姑娘视觉杀死。林姑娘脚一用力。握紧拳头直接一拳上去:“你他妈的还敢威胁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妈的!”当脚一个用力使劲儿踹着,从男子手里夺过钱包就递给了追赶过来的小女孩。

    旁边的人已经抱了紧,周围几个大汉抓住男子。等着警察过来,混乱之中林清好趁机走了,踢了那男人几脚心情也舒服多了。

    当林清好买奶茶的时候,身边出现了几个黑衣人。为首的一人走上来用生硬的中文,干巴巴地道:“小姐,你没事吧?”

    林清好抬头,不解的看着几人,随后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威克斯手的人吧。当笑着道:“我没事,你们不要跟太紧了。说英语吧,我听得懂。”为首的男子点点头,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林清好无奈叹气,有些无力。回去吧,只不过是看见他杀了一个人而已。等就当着威克斯和楚怜儿的面说,就算是有些利用了这两人,只要能离开。也是好的,想离开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了。

    等林姑娘慢慢走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旁晚了。她回去的时候,几人刚坐到餐桌上。刚将东西放,楚怜儿就迎了上来道:“清好,马上就要用晚餐了,我们先去坐好吧”林清好也没反对由着几人拉走。

    几人这才发现原来她换了一身衣服,基本上全是黑色,中性的装扮加上妩媚的卷发,清纯中多了几分魅力。暮离一直都没有说话,几人都安静的用着晚餐,楚怜儿时不时的笑笑,威克斯偶尔搭搭话。

    林清好一句话都没说,楚怜儿眼中闪过一丝寒冷。离哥哥这几日都是和这个女人睡得!就算杰克几人说离哥哥只是将她当成抱枕用,她心中也很是不舒服,离哥哥只能是她一个人的,一个人的!

    暮离嘴角一直带着妖孽的笑容,让人看不清楚原本的面目。邪魅的目光时不时的投在安静用餐的林清好身上。

    “清好,你是哪里人啊?”楚怜儿出声问道。

    林清好垂的眸子抽了抽,楚小姐你家势力那么大,不到三十分钟她从小到大的事情恐怕就到手里了,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这么一问,倒是省的自己还要找理由跟她套近乎说些话语。

    当抬头一笑道:“中国a市。”

    楚怜儿笑了笑,“真的啊!我也去过a市好多次了,离哥哥家也在那里呢,清好你跟离哥哥什么时候认识的啊?”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暮离的神色之后,楚怜儿柔声道。

    林清好嘴角微扬,抬起粉嫩的容颜道:“真想知道?”眼光瞅了瞅暮离,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就道:“在酒吧认识的。”

    “啊?”小嘴微张,有些不可思议。楚怜儿偏头,目光有些含泪看着暮离。林清好又道:“然后我不小心看见他杀人了。”

    将那日发生的一切跟几人又讲了一遍,期间。暮离的表情一直都没有变过,林清好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这楚怜儿到底能不能将自己赶走。

    “那清好,你是不是很想回家啊?”楚怜儿小声问道。

    林清好点点头,就见楚怜儿站起身子走到暮离身边撒娇道:“离哥哥,你就让清好回去好不好?清好还得回去照顾儿子了。”知道林清好有个儿子之后,对她得敌意基本上就全消了,她走了也好。

    只是对于暮离将林清好留在身边睡了几个晚上,还有些不满。

    “怜儿,你是不是在乱想?”暮离嘴角的笑让人看不懂,可接来的一幕就连威克斯也有些惊讶。

    “离哥哥……”楚怜儿眼角含泪的看着暮离,暮离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杰克几人就像木雕一样的站在身后,爷这是怎么了?据离他上次亲女人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上次还是某国公主强吻的,结果爷立马就跟那个国家断了联系,直到前几日那国主说已经将公主喂了鲨鱼这才开始往来。

    林清好嘴角抽搐,明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几人。心中却在想到,妈的还好不痛,若是痛了那可就不好了!真争气!

    空气都安静,没有人说话。暮离见着对面的女人依旧是带着笑意看着几人,面色顿时冷了来。拿出枪就对着林清好身前的椅子开了一枪。

    “砰!”的一声,所有人都颤抖了一,几人都没有说话。连楚怜儿都赶紧坐好身子,低着头。

    那一枪是对着林清好面前的桌子开的,林清好忍不住颤抖了一,面上虽然没有变化,依旧是平淡的表情,但是苍白的面孔却出卖了她。她也害怕!看着面前的桌子上有着枪洞,垂眸半秒扯出一个小脸道:“又何必动怒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是啊!她只是实话实说,连一点情绪都没有参合进去,就像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你说什么?”暮离冷脸看着林清好,面色很是不好。威克斯几人也都没说话,暗自走开。顺便将楚怜儿也拉了开,杰克几人赶紧退。不是什么热闹都能看的。

    林清好站起身子,不屑的嗤笑道:“暮老大,难道我说的话有一丝的错误吗?我只不过是看见你杀了一个人而已。你也知道,就算是我出去我也不敢乱说的。你将我留在身边,无非就是好玩而已。可是暮当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陪你玩的。”

    暮离突然起身,吓了林清好一大跳。可是已经惹怒他了,还不如直接说完。七年来心中唯一的念想也消失了。林姑娘向来是对自己好的女子,七年前被父母赶出门,她二话不说,那还是有爱,如今没有爱的孩子他爸,她更是无所谓。

    妖孽的笑容消失,眼睛不动不动看着林清好,性感的喉结不断的滚动着。手中握着的枪也微微颤抖着,见女子仍然是与他对视着,没有半分示弱,放枪之后深呼吸一口道:“我就喜欢玩你,你又能如何。”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