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姑娘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个男人从来没有与那个女人传出什么暧昧不明的消息,可就这么把自己困在身边是怎么回事?七年前的事情也不见得他记起了,似乎真的忘得一干二净。

    林清好扬起眸子苦涩一笑。

    “随便你,只是本姑娘没时间陪你玩了。”说完转身不在多看暮离一眼,直接朝着楼上走去。背影有些萧瑟。

    暮离手放在两边紧了紧,却又松开。没有追上去,他也不知道固执地将女子留在身边到底是我为了什么。

    “离哥哥,你就让清好走吧。虽然看见离哥哥杀人了是不对,但是惩罚也已经够了,清好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若是强行将她留的话……”楚怜儿站在暮离身边柔和道,这个女人是个很大的威胁。

    决不能让这个女人留在身边,绝对不能!

    暮离没有说话就像是在思考一样,楚怜儿微笑着站在他身边,直到他抬起头,她才出声道:“离哥哥,你身边要什么人没有,不一定要将清好留在身边当人啊!清好她有孩子,她必须得回去照顾他。”对着暮离眨眨眼,脸上是一片调皮的神色。

    暮离一声冷哼,“这件事情不用你多说,若是你不想留在这里,就回楚家去吧。”

    楼上房间内,威克斯看着一脸平静的女子,活跃气氛道:“清好,明天我带你去玩吧。去看看周围的风景。”说完之后就咬了一自己的舌头,这几天周围的风景都已经逛完了,还看什么风景。

    林清好一笑,抬起头道:“你放心,我没事。我只是想离开这里,终究我的世界跟你们是不同的。”

    刚走到门口的暮离就直接听见了这句话,当嘴角泛起笑容走了进去。威克斯不好意思一笑,看见暮离嘴角边的笑容似乎越笑越开心的模样,赶紧出声道:“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你们聊!”说完直接闪了出去,还顺手将两人的门给锁了。

    沙发上,林清好的眉头紧锁着。今天这方法好像是用失败了。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男子又是一脸妖异的笑容,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道:“你想怎么样?我都说了不想陪你在玩去,我跟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暮离一笑,带着几分邪魅:“你以为用这种方法我就会让你离开?是不是也太简单了一些?”

    林清好心中一紧,他说什么?看出来了,当狡辩道:“什么意思?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的确不想留在你身边。”

    “你以为这件事情是你能决定的?你要是敢逃跑,我就杀了你儿子。本来留你在身边也就是好玩而已。你以为女人能在我身边留多久?林小姐,对于你自己的魅力你是否高看了?”暮离一字一句的说着。

    “暮离!”林清好气愤的站起身子,有些不满的大声叫道,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有本事这样说,那就直接放自己离开啊!

    “怎么?还生气了?你有资格生气吗?”暮离走到床边坐。修长的双腿重叠着,将鞋子脱之后直接靠在床上。

    林清好脸颊气得微红,心中一片委屈。

    姑娘我还是你儿子的妈咪呢,你这么对我!越想越生气,拿起沙发上面的抱枕就直接朝床上那邪魅的男子扔去,臭鸡蛋!混蛋!

    “暮离!你这个王八蛋!我不想看见你!”将沙发上所有的东西都丢过去之后,这才气愤的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觉得心中不舒服。

    气愤愤的走进浴室,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砸了。林清好看着镜子里面的女子,这还是她吗?那委屈的模样绝对不可能是她!对着镜子扯出一抹笑容,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无力的垂头,究竟是怎么了?

    清秀甜美的脸蛋。清澈如湖泊明媚的大眼,此时都带着一缕微红,那是哭过的痕迹。林清好盯着镜子里面的人,有些不解,为何有眼泪?目光是茫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是茫然的。

    将浴缸的水都放满,又将花洒打开,林清好躺在水里。眼睛瞪得大大的,听到房门打开的响声,这才回过神来,刚才他出去了吗?这是什么声音?

    从浴缸站起,拿起毛巾将身上擦干,穿上衣服走了出去。刚打开浴室的门却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猛地停在了门口身子僵硬着不动。两手还保持着准备擦头发的动作。

    眼前的一幕,若是别的人,她恐怕会觉得是唯美的。男子闭着双眸,女子面上是温柔的笑意。在他额头亲了亲,又往触到男子的唇瓣。

    蜻蜓点水,却又忽然抬起头。目光阴霾的直接折射在浴室出现的女子身上,柔和一笑,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门。

    林清好一直维持着僵硬的动作,男子也在这一次房门被关上的时候醒来。嘴角依旧是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浴室门口僵硬的女子,有些不明所以,扬起妖娆性感的唇:“杵在哪儿是要干嘛?当门神?”

    见女子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唇,闪过一丝不解之后站起身子,走到林清好身边,大手习惯性的捏了捏她得脸蛋,见她一直没有反应。又加大力气,这才将林清好捏醒。抬起眸子平淡的看了一眼某只妖孽,走到沙发上坐,再也没有多看某人一眼。

    暮离皱皱眉,很不对劲。也不洗澡了,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他一坐,林清好却站起身子走到床上坐,暮离又站起身子坐上床上,林清好又站起身子,这次却没有站起来便被暮离给扯住了。

    手臂微微一用力就将林清好控制在他怀中,接手她手中的毛巾替她擦拭着头发。声音微微放软,面上也没有那妖孽的笑容了,林清好过于平静的样子让他紧张了。似乎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得事情一样:“到底怎么了?”

    将林清好的头固定在自己腿上,眼见林清好直接将眼眸闭上。不愿意多说话,他又笑了,将毛巾丢到沙发上,像抚摸宠物一样摸着林清好的头发,林清好之前一直都在忍着,让这人以为自己睡觉了,就不会骚扰自己了。

    可这咸猪手分明是已经进了自己的衣服,林清好瞪大了眼睛,猛地抬头,真是受够这个人了。一点也不客气的将他的手拍开,明媚的眸子泛上冷意道:“次你的手在放错位置,我就直接给你剁了!”

    暮离摊摊手,做出一副一随意的动作。林清好被气得不轻,“唰”的一站起身子,气氛道:“你这个人到底想……”怎么样,这句话还没说完,便看见男子占有性的目光直直地看着自己,不解的低头。

    面上瞬间红了一片,直接将某人从床上提起,一脚踹开,动作快得暮离都有些惊讶。等暮离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差点摔倒,而那个罪魁祸首却已经像鸵鸟一样钻进被子里面了。当直接将衬衣脱,又解开裤子,清淡的声音传进林清好的耳朵:“我都已经看光了,也没什么看头。”笑着走进浴室,免得外面的人直接将自己给咔嚓了。

    林清好躲在被子里气得发疯,刚才就是被他气了忘记拿内衣内裤进去了。这个咸猪手竟然趁给自己擦头发的时候将浴巾打开了,啊啊啊啊!还说自己身材不好!妹的!几年前你怎么不说?

    听见浴室水声响起之后,林清好这才站起身子。打开柜子,找衣服,一会儿就找了一套白色的运动装穿在身上。又瞅了瞅自己,是不是做得太明显了?当又将运动装脱,正弯着身子找另外的衣服时,水声停了。

    她立马将所有衣服塞进衣柜,然后直接跳到穿上躲进被子里,将头露了出来,暮离也只是围了浴巾将半身挡住,一手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林清好抬头刚巧与他对视,然后又往看着,见没穿衣服,目光不自觉又开始往瞟。

    当看到一抹白色的时候,目光不自觉的失望了一。随后又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微微红了脸,添了一唇瓣。小心的抬起头,然后面色慢慢开始涨红。心跳也开始加速,放在被子里面的手放在胸口的地方,那里跳得没有规律。

    当再次看见暮离的时候,其实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避免和他见面,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还是见面了,虽然他脾气不好,做人也失败。可是她们之间已经有了林陌桀,所以不自觉的想到更多,包括心跳。她一再的强调自己不要心动,不要心动,可是覆盖着心脏的手告诉自己,这里跳得没有规律。

    就算知道前面是一个坑,却依旧是想要靠得更近。她明白的知道,那还不是爱,仅仅是因为林陌桀,她想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恰巧刚好又遇见了他。一切都很平常,却也简单。暮离就那么站在浴室门口,看着床上的女子面色一直变化一直变化。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