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幕,林清好所有的思想都截然而止,自嘲一笑。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你到底是在奢望什么?

    你忘记了,刚才是谁毫不犹豫的朝着你开枪?林清好你能不能正常一些!不要想这些有的没有,宝贝儿没有爹地也过了七年不是吗?你该庆幸这个男人没有认出你来,所以找个机会你就离开吧!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我催眠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闭上眼睛。暮离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假寐的女子,目光闪过一丝不解,若是林清好此时睁开眼,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眼中只有她,也唯有他!

    男子也躺到床上之后,林清好才睁开眼睛。再一次出声道:“暮离,要怎么样才能让我回去。”这次不说让她走,是说回去。

    暮离偏头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女子,似乎有些猜不透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又偏头点燃了一根烟,缓缓吸着,看着窗外黑蒙蒙的天空,淡淡说道:“想让你走的时候,你强留都不行。”

    林清好看着旁边的男子,吸烟的姿势也那么好看:“你能不能不要吸烟?我可不喜欢吸二手烟。”

    暮离将烟熄灭丢在烟灰缸里,“林清好,不要试图激怒我。那后果你承受不起,我说了想放你走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多留你的。”

    男子平淡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林清好,当直接抓着暮离的肩膀就吼道:“你杀人我看见了是我活该倒霉,我也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其余的事情我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我家里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需要我养!我真的没有时间陪你玩,可能你认为我的想法不重要!但是你能不能放过我?能不能啊?”

    看了一眼抓着自己的小手,和那微红的眸子,暮离直接将女子压在身。双臂困住她,玩味的出声道:“从你问我怎么样才能不杀你,你应该就要做好这觉悟!你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很是让我欣赏!我对着你开一枪,你只是面色白了白。你这不怕死的劲儿,我也很喜欢!”

    顿了顿看着身女子不敢相信的模样继续道:“你这种不怕死的劲儿,让我很想好好玩玩。”

    喜欢?这种不怕死的劲儿?林清好原本气愤的心情变成了诧异,她眨了眨清亮的眸子疑惑出声道:“你是不是眼睛出现了问题?还是说多说了一个字?”

    “什么意思?”暮离不解。

    “就是说。你多说了一个字,或者眼睛闪光了?”

    “林清好,你要知道。在我们身边,若不是经过训练的女子。很少有你这种有勇气的人,知道我为什么留你在身边吗?”成功的看着女子清秀的小脸上闪着疑问就道:“除了你能当抱枕用,还有就是你够特别!”

    林清好有些石化了!特别啊?这个她承认,每个人都是特别的!更加让人石化的是,有一硬物抵着自己。

    “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怎么样才能不杀我。一般人都是直接求饶,不过你能跑到西班牙虽然让我有些惊讶。但在酒吧内你敢和我大打出手,这也是让人有些兴趣的地方。第一次在电梯见面的时候你看着我的表情让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所以我要把你留在身边,想起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林清好听到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的时候,终于清醒了。前面的话语自动被忽略。她直接道:“暮当家,我问你,你去过英国没有?”

    暮离点点头。

    林姑娘直接将男子推到一边之后裹着浴巾站起身子道:“你看我熟悉这是正常不过了,只要去过英国的人应该对我都会有些熟悉,难道你忘记了我可是伦敦秘书界的首席人物。”林姑娘毫不夸张道。

    “……”暮离没有说话。

    林清好又继续道:“我哪里是不怕死,我就猜到你们这种社会顶层人物都喜欢不服输的劲儿头,所以我才装成这幅模样。而且我也很怕死。但是我这人又是一个小说迷,。那些小说里面都是这么写的,这样会有命活来,所以我才这么做的。还有跑去西班牙,那是因为夏衣说在哪里的话,楚霸天可能不会让你动我们的。可谁知道楚霸天压根儿就没管我们,要是知道你这么快就找到我,当初我还不如就在中国了。”

    边说边瞅着暮离的面色,果不其然见着面色开始冷了来。嘴角又是一副不阴不阳的笑容,好像对于林清好很不满。

    实际应该是对自己看错人很不满。很愤怒。

    见这招有用之后,林清好立马从床上跳了来。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去,一手在腰间最容易痛得位置狠狠的掐了一把,抬起含泪的眸子看着暮离,梨花带雨道:“这几天我都怕死了,呜呜呜呜……可是又怕你看出来我很害怕,所以一直都在使劲儿的隐藏着,呜呜呜呜……我就怕什么时候你一个不开心就直接将我解决了,所以我只能在你面前装坚强,我知道你迟早都会杀了我,所以我才装着傲气一点,今天在大街上还差点被你发现我哭,所以我就想着要跑,如果早知道是因为我装着不怕死才让你一直不肯放我走,我就不该逃跑,也不该坚强,呜呜呜呜,我早就该给你认错了!”说完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

    暮离嘴角的笑容消失,面容阴霾的可怕。视线狠狠的盯着林清好那不断哭泣的小脸,最后咬牙切齿道:“你是说,因为你怕死,所以你才会跑到楚霸天的地方求保护?因为你怕死,所以你才会装着不怕死?而不是因为你不惧怕我的身份?”

    “对啊对啊!”林清好点头,拿起旁边放着的卫生纸擦了一把泪之后,认真道:“就是因为这样。”这样总比之前那个方法有用吧?况且您老还有一个未婚妻了,刚才都看见亲你嘴了。哼!

    老子这就回去带着儿子隐居,反正你也没想起我来!

    这就不会因为自己是个人形抱枕还将自己留了吧?哈哈,他们这种人可是最讨厌那些怕死的人了。

    暮离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将自己脑中那些想法都抛干净。见男子突然起身,林姑娘吓了一跳,却是见男子直接扯着她的手臂就直接往门口拖。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林清好被直接丢出了卧室,差点没摔楼梯。妈的,我的手臂啊!快要断了,屁股也快变成八瓣了,但是还是站起身子使劲儿拍打着房门,哭泣道:“我的包包……呜呜呜……”

    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吓得楚怜儿跟威克斯都出了房门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暮离返身进房门之后将一个黑色的包包扔了出来。林清好赶紧身子一跃,将包包接之后可怜兮兮的瞅着暮离。

    暮离恨不得一把将她掐死,不断的深呼吸,最后将房门砰的又关上,他也不知道最后是为什么没能杀了她!反正他是不想在多看那委屈的摔倒在房门边上,唯唯诺诺的女人。

    楚怜儿赶紧上前温柔道:“清好,你跟离哥哥这是怎么了啊?”林清好哭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加上又是身着浴巾就直接被赶了出来。楚怜儿恨不得大笑,她就知道,所有的女人都在离哥哥身边呆不久的。

    当依旧是温柔道:“清好,要不今天晚上你跟我睡吧?”

    林清好怕被拆穿依旧是哭得梨花带雨,身体一阵瑟瑟发抖,面上带着恐惧与委屈。直接拔腿就跑:“走开走开,都走开!呜呜呜……”楚怜儿见林清好乱拍打,也往旁边一靠。让林清好直接冲着楼跑了出去。

    威克斯站在自己房门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看了楚怜儿一眼这才转身回房间。

    楚怜儿也不再多看,也回了房间,

    意大利黑手党门外,所有人都看着眼前这个身着浴巾就跑出来的女子,眼中闪过疑惑,却也都没有多问。

    大门离里面是有一段距离的,自然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远离了坟墓似的房子之后,林清好这才呸了一口,真是害得自己流了那么多眼泪,不过她的确没有想到这人是因为自己不怕死的劲儿才不让自己走的。

    “真是有够变态的。”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包里的衣服拿出来穿上了这才大摇大摆朝着街上走去,随手招一辆车送去酒店毫不犹豫的刷了威克斯给的那张卡,还好今日聪明了些,直接弄了些现金出来,也没有将卡坏给威克斯。

    夏衣上次走了之后又将她的护照什么的送了过来,杰克就直接给了自己。暮离当时也就只是看了一眼没有什么想法,手机自然是被暮离给拿去了,她也没介意。这不是拿威克斯的钱又卖了一个吗?

    第二天,看着窗外翔的白云,林清好的心才尘埃落定。能离开真不容易啊!离开暮离之后就是新的开始。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