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开车到市政广场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暮离,拿出手机拨打了过去,才听到手机铃声在黑暗中想起。一人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林清好嘴角一抽。这人好适合在黑暗之中出现啊!不过这么晚了不回去睡觉,在这儿是要干什么?

    “总裁,这么晚了,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林清好微笑着问,暮离将手机放到裤兜里,一手插着裤兜直接走了出来,暗黄的灯光打在精致妖孽的脸上,透露出一种属于黑暗的诱惑,林清好暗自吞了吞口水,妖孽啊!

    “你开车了?”暮离看着不远处一辆兰铲尼,出声道。

    林清好点点头,就见暮离朝着自己车子走去,林清好无奈只好跟上。见暮离多余的话都不说,一副开车的模样,只好将车门打开,一个请得姿势让暮离上车,暮离点头直接上了车。侧眼睥睨了林清好一眼。

    林清好如临大敌,坐上驾驶座之后正襟危坐。该死!气氛有些怪异啊!这次回来之后的气氛比在国外的时候可要紧张多了!

    硬是换上一副招牌式的微笑之后,林清好这才准备开车,是准备好了,结果暮离一子靠了过来,林清好身子一僵,手脚都乱了。

    “你干什么啊?”林清好一把推开暮离,口气有信乱道。

    “林小姐,你在想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把安全带系上。”暮离伸出手帮林清好将安全带系好,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林清好有些尴尬,毕竟同眠过一段时间,对于气息还是有些微敏感。

    不过这次的气息中夹着女性香水味,林清好微微皱眉,据她所知,这个男人身边不是说没有女人的吗?难道是楚怜儿也来中国了?想到他那个未婚妻,心中又有些暗悔。

    林清好招牌式的微笑僵硬在了脸上。换上了一抹嘲讽似的微笑。小脸别过看向车门外,冷声道:“总裁,你系好了吗?”

    不过,楚怜儿的香水味好像不是这种。这种明显有些不上档次。

    那,这是从哪个女人哪儿离开?

    林清好转了一脑子,也没能得出答案。只是能确定她刚从别的女人那儿离开,别的女人,想到心底就泛起一股酸,很陌生的感觉。他明明不是滥情的人,所以一直都没有别的想法,可能是想错了。

    暮离在怎么不近女色,也毕竟是个男人,不是吗?

    在心底反问着自己。林清好,你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女人有的不安你全都有不是吗?

    明明自己跟他是不可能有什么的,不是吗?难道就因为七年前的一次,七年后的十几天面对面生活,林清好你别想多了。那不过是一种消遣方式而已。

    毕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林清好一笑,是啊!她已经不是七年前那个有父母疼爱的女子,虽然疼爱也是有假,只是因为这十几天的相处,加上和林陌桀相似的脸,偶尔会闪过若是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想法而已。就这么简单!

    林清好对于自己是很好的,有一点能威胁到自己的事情,必须赶快撤离,没必要去冒险。受伤了心疼的也是自己啊!

    虽然能劝夏衣给对方一次机会,可是她似乎有些做不到啊!

    好不容易有的心动,在知道他有未婚妻时。就已经埋没了。更因为这次的香水味,彻底将这份心中给扼杀了!

    都说婚前有很多女人的男人,结婚后是可靠的,因为他经历了那么多感情才确定了你。而婚前没有很多女人的男人,婚后出轨的几率是百分之百。因为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可是在林清好看来,没什么两样!

    因为浪子回头,该是浪子的还是浪子!男人,终究是控制不了半身玩意儿的动物而已!不可靠,也不可信!

    她已经不是孝子了,七年。看过身边太多的,也了解太多的所谓上层社会的人。男人,说得比唱得好听。

    毕竟最伤人的情话就是:“你爱过我吗?”爱过吗?这种问题,不愿意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中,因为不想知道答案。

    而且现在已经有了林陌桀,结不结婚都是那么回事儿了。

    不远处,一黑衣男拿出手机,“喂,克洛斯大人,少夫人好像和少爷去约会了。刚才少夫人开车出来,然后少爷上了她的车。”

    “知道了,你们继续跟着。”

    “是。”

    都说女子喜欢胡乱思想,这句话其实没错的,此时,林清好脑中就是在胡乱想着,天马行空,跟暮离在一起时,总有些压力,也不知道为何。

    “上次在意大利,你是装的?”暮离冷淡的话语出口。

    林清好面色一白,暮离这么平淡的语气,让她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那目光紧跟着她,没有地方可以逃脱,心脏跳动得有些异常。

    斟酌着语气,林清好偏头笑着道:“总裁,你都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早晚都是死,说了还好一些。

    果然,暮离的神色开始变化。林清好赶紧道:“其实总裁,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是真的怕死,我不像你们这种大人物,我还有儿子要养。所以我只能这样,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回来。”林清好双眸清亮的看着暮离。

    其实,她有个问题更想问来着,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出口。看着暮离瞅着自己没有表情的脸,林清好小心翼翼道:“总裁,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生气,可以吗?”目光期待的看着暮离。

    看着眼前明媚的双眼含着期待看着自己,暮离忍不住点点头。口气却是依旧平淡道:“什么问题?”

    林清好手指搅在一起,面上也有些紧张。暮离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这么紧张?到底是什么问题?就听见女子小声道:“总裁,你有没有被女人甩过的经历?”车子还停留在原地不动,还没开动。

    暮离猛地目光一定,这才淡淡道:“你认为了?”

    “总裁,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请你一定要回答我!”林清好目光灼热的看着暮离。

    暮离偏着头开始回想,最后摇了摇头道:“没记忆,好像没有。”林清好这才松了一口气,悠闲的问道:“总裁,去哪儿?”

    “对面。”

    “对面?”林清好偏头,刚才怎么没多看看!转头的一瞬间林清好面上的表情也僵硬了,看着暮离嘴角似笑非笑的扬起,林清好只觉得五雷轰顶,这不是七年前的酒吧吗?而且半个月前她还来过,然后被暮离给顶上了。

    “总裁,这么晚了,去酒吧?”林清好决定还是出口问问,趁现在还没车,等会儿车了再问就晚了。

    “装什么装,你不是来过吗?上次。”暮离笑着道,看着女子面上的震惊有些不满。

    林清好脑中不断地想起七年前那一夜发生的事情,这次跟他出现在这里,自然就想起了当初的一切,包括那一夜所有的表情她都记忆深刻,又暗地了小小的囧了一,难道是因为没有男人的缘故,所以记得这么清楚?

    当面色有些微红,眼神闪避不管看暮离。

    “去。”暮离已经车了,对着林清好道。

    林清好缓慢的打开安全带,既然就在对面,刚才为什么要说给自己系上安全带?有病吗?真是!郁闷啊!

    “快点。”见林清好磨磨蹭蹭,暮离有些不耐烦,动作太慢了。直接打开车门又进去,将林清好的安全带打开,这才又出来。

    林清好保持沉默,跟在暮离身后进了酒吧。

    这个酒吧也仅仅来了那么几次,每次都留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给了她一个恩赐,林陌桀。第二次,给了地狱般的感受,被百年传承世家暮家追杀。

    第三次,这次又是什么倒霉的事情?林清好不敢去想,这间酒吧的后台很硬,几乎没人敢乱来,而且没有身份的人是进不来了,当然这也是夏衣跟她说的,林清好不由得小小的感叹一,那当初自己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啊?

    一身学生装就直接走了进来,还没背赶出去,真是个疑问啊!

    说起来,七年前是谁给自己药了?上次还没看清楚那个酒保是谁,过了七年就更加不清楚了,不过若是现在知道了是谁,也不会怎样吧?毕竟,因为那个药给了一个恩赐给自己,说起来。还得好好谢谢人家才是。

    酒吧里面依旧是奢华尊贵,一眼看去,尽显尊贵之气。怎么看都不是一间小小的酒吧能够解释的,据说这里面都是一些身份尊贵,有头有脸的人物。是不会出现mb的,这就是当初自己的情报有误,才将暮离认成mb,而且刚才暮离还说没有被女人甩过,难道是因为不好意思,怕丢了面子才这么说的!?

    这应该有可能,还是没可能?

    一进酒吧,就不知道暮离跑哪儿去了,林清好皱眉。这么多人,怎么找?这暮离还真的喜欢给人找事情做啊!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