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找到暮离的时候是在一个包厢内,也不能说是她找到的。是酒保说,暮爷在那个包厢,让她快点过去,站在门口,对于这个房间她是不陌生的。上次误打误撞,不就是这里么?vip三个金黄色的大字,闪闪发光。

    林清好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眼睛快地找到人,直接揍过去。站在他身旁没有说话,林清好有些站在暮离身边之后,眼睛不自觉的朝着周围乱瞟,人不多。但是空气却是很压抑。

    低头,却看见茶几上,堆满了一包包东西,旁边还有一包被打开的,刺眼的白色,林清好心中一跳,难道是毒品?偏头看了一唇边依旧是带着笑容的暮离,刚才不是说,喝酒的?难道又是上次一样的事情?

    从进来开始,这里面的人就没有多看过自己一眼,暮离坐在沙发上,半隐藏在黑暗中,跟上次自己看见他得时候没什么两样,这次没戴墨镜而已,她站的位置离暮离不过隔了一人的距离,这一人的距离刚好就被一个倒酒的女孩跪坐着。

    茶几边有几人已经在将桌上一包包的东西分成几份,林清好不想去看,只好垂头看着酒女动作娴熟的准备着酒水,除了对酒时发出的一些声音,其余声音基本上没有。茶几边的几人将东西分好之后,都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

    直接将其中的一袋用小刀划开,沾上粉末舔了舔。这才点了点头,林清好见暮离没有变化的神情,有些后悔答应他来这里了。自己上有老有小的,这分明就是白粉啊!虽然强装着镇定,但小脸还是依旧白了。

    林清好低头,面上已经很是不悦:“总裁,你不会是让我来看这个的吧?”当林清好出声,众人这才看到她。坐在沙发边的几个男人,看着林清好的目光有些诡异。有的人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林清好直觉得一阵恶心,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对着暮离再次问出声:“总裁,你找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要走了。”语气已经很是不悦。

    “暮爷,这是你的人?”一男子笑着开口道,一口黄牙在灯光异常明显,林清好皱眉,真他妈的恶心!

    暮离一笑,看不懂面色,男子也没再多说话,林清好面无表情。以后这妖孽打电话,怎么都不出来了,不管是说死了还是活了。

    “暮爷。这是你的人,也用点这个吧?”带着阴森的意味说着话,林清好偏头,一个光头男,正笑着看着自己。林清好皱眉低头看着酒女依旧面不改色的兑着酒。真的好想借她的酒瓶一用啊!

    真是,她这暴脾气!

    “总裁,若是没事,我就走了。”林清好说完就直接准备跨步离开,暮离没有动作,却被光头难拦截了,手中扬着一个酒杯。林清好刚才可是看见他将桌子上面的白粉放进里面的,当冷声道:“麻烦让让!”语气很是不满。

    光头男笑着,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着暮离道:“暮爷,难道这个妞,是你送来给我的?”边说没有拿酒杯的那只手就准备将林清好搂在怀中,林清好身子一侧。却见那光头男将手中的酒杯放。

    “看来还是带着野味儿的啊!暮爷。这我可是很满意!”说完,直接将林清好一扯,就扯进了怀中。

    对面,暮离眼神突地阴羁,还是没有动作。

    林清好被扯着坐在沙发上。面上已经变得暴怒,却依旧在忍着,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道:“总裁,再玩可就过分了!”

    光头男已经将手放到了林清好的肩膀上,看看对面没有一点动静的男人,林清好的心算是沉到了谷底,目光有些委屈又有羞怒的看了看暮离,最后变得平淡,“把你的手拿开!”虽然面色是平淡的,但是不代表语气不够阴森。

    就连暮离也有些惊讶,更何况是光头男,笑着对暮离道:“暮爷,你准备的这个妞脾气可真倔啊!不过这种有野性的才好!”说完,又将手准备往林清好衣服里面放,另外一只手拿起酒杯往林清好嘴边放。

    林清好突然对着暮离一笑,百花齐开,一秒快地将光头男踹倒在地。一脚直接踩在他背上,又接住差点掉落在地上的酒杯。笑了笑:“这位爷,你可是想让我喝这个?”说完椅了一酒杯,旁边的人都还属于呆愣之中,似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件事。

    一秒却见林清好直接将手腕一翻,杯中的酒就泼在了男子头上,顺着光头直往滑,眼神阴狠道:“你知不知道,姑娘我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玩意儿?嗯?想死是吧?我成全了你!”说完直接将杯子都扣在了他头上。

    随后拍拍手,松开脚又站到暮离身边去了。呃,刚才有绣动了!

    暮离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眼神微垂着。手里椅着酒杯,嘴角勾起,林清好看看周围的人,好像杰克几人都不在啊!他能解决吗?想也知道,这妖孽原本是来喝酒的,结果却到了这里,怎么都感觉有些怪异啊!

    地上的光头男站起身子,眼神愤怒的看着林清好。咬牙切齿道:“暮爷,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想我段老大还没吃过这种亏了。特别是女人的!这样,你将这个女人交给我,其余的一切我都不在计较,怎么样?”

    虽然话是这样,但是刚才暮离的态度却很让林清好生气。她也不知道在气什么,总是很讨厌他刚才那漠不关心的样子,再怎么也是你叫我出来的,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忍心头的愤怒,林清好站在他身边。这就是明显的告诉几人,她的确是暮离的人,有事就找他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

    打狗还得看主人了!虽然这种比喻方式有些不恰当,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叫段老大的光头男,走上前接近两人,林清好心中一紧。段老大伸手抓向林清好,却被人抓住了手。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因为抓住他手的,只那个从始至终,都还没有说过话的人。

    这暮离是jk国际的总裁,但是跟自己等人拼起来,却还是有些思量的。毕竟,他们本就是黑,而暮离在怎么说也是白。白的玩黑的,总是要隐藏一些的。可怜的是,这人根本就不知道暮离的真实身份。

    林清好淡定自如的站在一边,从暮离抓着光头男段老大的手之后。她就知道,不管自己什么事了。站在一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虽然这原本是自己惹起的闹剧。

    暮离站起身子的同时,房门也被打开。林清好眼角光芒一看,是杰克几人。快的找到暮离所处身子之后,站好,暮离看着光头男面色红润的样子,妖孽一笑道:“段老大,你这样子。可是有些不好看啊!”

    松开手,光头男差点摔倒在地,暮离漫不经心的出声道:“我不说话,不代表段老大你可以动我的人。”说完轻笑一声继续道:“我的人,就算她犯了错,杀了人。该受的惩罚那也是我决定的。段老大,还是你觉得你有资格管我的事?所以才准备亲手教训她?”

    林清好心头一震,眼神有些不可相信的看着暮离。这算是护着她吗?这样想过之后,又突然想起,是谁让她陷入这种地步的,不就是暮离吗?

    从叫自己出来开始,就是在消遣自己?这样想着,原本明媚的双眸又暗沉了去。

    光头男坐在地上,左手使劲儿椅着右手,都快没有感觉了。没看出来这个白道的人手劲儿还挺大的,将身子立得直直得,瞅着暮离的目光有些阴沉道:“暮爷,为了个女人破坏咱们的合作,值得吗?”

    暮离笑着看了看林清好,林清好面上又换上了招牌微笑。看着暮离也没有说话,暮离浅笑一声,“段老大,这话说得,当然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破坏交易了。”话一出口,林清好面上的笑容更美了。

    “总裁,这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林清好笑着道,你会玩,以为我不会啊?

    果不其然,看着原本听完暮离的话面色好了些的段老大,又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暮离,暮离偏头看似无奈的看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却看到了里面的那抹黑衣。却依旧是笑得优雅,刚才看我差点被喂白粉的时候,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林清好是绝对小气的一个人,吃过的亏绝对会还给你,然后这笔账就算完了。不会再跟你算第二次,就像刚才跟暮离的账一样。也算完了。

    只是现在不走的原因是因为若是不把这几个人解决,到时候影响自己平时的生活可就不好了。所以啊,站在这里,等暮离将一切都解决之后再走也不迟啊!况且这男人应该是不会想与暮离作对的吧?但是很抱歉的是,林小姐貌似想错了!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