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旁边的房间内,陌医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月光,眼中的神色隐晦,他们竟然是想和暗夜解除约定!只有陌医知道两人本就没有定心神约定,要走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陌医不想,他们还在暗夜中,至少,他还能干涉一些事情,一旦他们出了暗夜,天地无奇不大,任凭他们双。

    却是再也不管他的事情!

    不能让他们退出,陌医心中如此想着,可是他没办法做到,陌妃菀和简溪尘的身手都不比他的差,最关键的是,他们是决定了要退出,他没办法阻拦,也没办法在去伤他,亦或者是她!

    陌妃菀,那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啊!终究是属于他!

    可是他不甘心啊,守了这么久,却被简溪尘破坏,陌医面容有些扭曲,心中的愤怒越来越重,看着月光的眼神,眼睛闪过一丝血腥之光,竟是有入魔的趋势。

    陌医毫无察觉,当他看见陌妃菀和简溪尘的那一次战斗,简溪尘替陌妃菀挡掉一刀之时,陌医便有种感觉,这两人怕是终究会走到一起。

    但是陌医真的不甘心,若是两人不想与,陌妃菀迟早回是自己的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可是偏偏此时就出现了一个简溪尘,那个他也曾经亏欠过的男人,陌医有些疯狂,烦乱,他不想去想这些事情,可是事实却逼着他在接受这些事实。

    陌医不甘,一直都很不甘,他不禁想到,凭什么只是个庶出的简溪尘却有着天生的本源之力,而他却只能拥有他过渡的,他不甘啊!

    陌医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他真的不甘阿!可是却没有办法不去接受这个事实,一个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一个是亏欠太多的弟弟,陌医陷入的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能不能走出来,就得看他的心神够不够坚定。

    夜凉如墨。

    陌夭夭和陌其头一次睡在一个床上,心思却南辕北辙,陌其的记忆没有恢复,对于看到的事情有些疑惑,可是她却不敢跟陌夭夭说,陌其一会儿张开眼,一会儿又闭上,反反复复。

    陌夭夭却在想着今天午发生在院子里的事,导致今天晚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陌妃菀的房子内。还有有多的房间。

    今天午陌医看她的眼神,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而且陌医有些不正常,说不出来是哪里,感觉有些悲伤,有些阴霾,很是奇怪的感觉,陌夭夭对于陌医这个人是越来越好奇了,陌医本就是像个迷一样的出现在了陌妃菀的世界里。

    可是陌妃菀却没有去想这么多,只是陌夭夭结合最近发生的事,和那次看见他和简溪尘一模一样的脸,陌夭夭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难道说啊、他一开始接近陌妃菀就是一个阴谋?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想着她开口道:“其其,你睡了吗?”

    “没有呢,姐姐,你也睡不着啊!”

    “嗯,我觉得今天的陌医很奇怪,你有没有发现,不止是他此次回来后看妃菀姐姐的眼神,还有午我们追狂时候的眼神,让我觉得这个师傅的本意不是那么单纯。”

    “姐姐,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我觉得没什么变化啊,除了眼神有时候有些阴霾意外。”

    眼神阴霾?

    陌夭夭快速的抓住了这个字眼,翻过身子,对着陌其:“你看到了?是什么时候?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在做什么?还有妃菀姐姐和简溪尘在做什么?”

    陌其有些疑惑的看着陌夭夭,从被窝中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放在陌夭夭的额头,在收回放在自己的额头,嘴里还念叨着:“没发烧啊!怎么就乱说话呢?“

    陌夭夭脑门瞬间出现三根黑线。

    只觉得头顶有一阵乌鸦过,陌其这是在练习失忆还是怎么?不对啊!她本就是失忆了!

    “跟你说正事!”

    “姐姐,我也是在说正事啊!陌医师傅当然是看见简溪尘才会眼神阴霾的啊!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可是陌医师傅不知道啊。”

    陌其有些鄙视的看着她说道。

    陌夭夭仔细一想际,陌医的眼神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简溪尘的脸上,可是这样的话,陌夭夭就觉得更奇怪了,两人都是同一张脸有什么好看的,只是简溪尘的一双眸子好看些而已。

    此时的她们都不知道,简溪尘是皇者,而且是真正的血脉,就连陌医的爹也只不过是庶子,只是因为简溪尘的娘亲莫名失踪,简溪尘的爹就离开了家族,去找她了,可是这一找就是好几年。

    一点音讯都没有。

    以至于后来的小简溪尘被陌医他爹那个畜生所凌辱。

    “哎呀!姐姐,你想太多了,快睡觉吧!”

    “嗯。”陌夭夭虽然是这么回答,可是她一点都没有解开了疑惑的感觉,反而更是疑惑。

    旁边房间的陌医,清晰可见的青丝寸寸成雪,竟然是到了如此地步,望着月光,如魔的陌医喷出一口鲜血,陌医瞬间清醒过来,头发也恢复了本色。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