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老大这幅模样看来是很不满意啊!”说完手一抬,“咚!”的一声闷响出现,林清好看去,那光头男倒在了地上,连哼唧声都没有,直接不动了。

    包厢内顿时混乱了起来,那一直都在看着笑话的人们突然反应了过来。老大被杀了?这上面要是追究来,那那……一个个面色惊慌,大呼道:“老大,你怎么了?”

    直到一个人确定了瘫在地上的人已经断气,而且边上还有着一滩血迹之后这才大声道:“把门挡住,一个人都不许走!”

    就算是林清好再怎么冷静,也被眼前这一幕也吓着了,面色有些惨白。瞪着眼睛看着所有人乱串。

    暮离扫视四周一眼,突然笑了出声。直接将僵硬着的林清好一把推到角落中,然后懒懒出声道:“林小姐,找个地方将自己藏好。”又是揶揄的笑声,林清好有些不知所措,听到暮离的话之后,这才躲进黑暗中,没有说话。看着一帮帮的人将暮离几人围住,心中有些不明的想法。

    耳边不断的传来打斗的声音,可是林清好却不敢抬起头。她承认她胆小,很怕死!突然间又想起一协面来,那是他不经意的维护。就算是……林清好突然间从黑暗中站起身子,刚巧看着有人一枪对着暮离。

    林清好眼眸瞬间睁大,想也不想直接扑了上去。一切就发生在那么一瞬间,暮离正转移过身子,快速的朝旁边移动着,而林清好刚巧从黑暗中站起身子。想也不想的直接往上扑,虽然是想帮着挡住子弹,但也仅仅是想想,没想到就那么挡住了。

    林清好的身子刚巧到了暮离身后,“砰!”的一声枪响,林清好的身子微微一顿之后就朝着暮离怀中扑去。暮离原本是准备躲避子弹之后转身的。却看到了林清好朝着自己扑来和响起的枪声,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手臂却比想法快了一步,接住了林清好的身子。一个转身踢倒开枪的人,带着林清好躲进了黑暗中。

    再次进入黑暗中的林清好,在光前只看到了暮离脸上出现的惊讶和担心。靠在暮离怀中,林清好抬起头还在想刚才暮离怎么会露出担心的面色。慢慢的,胸口的疼痛开始蔓延开来,林清好反应迟钝的低头,血红的颜色蔓延开来,染红了身前的衣衫,就算是在黑暗中也那么明显。

    瞅了瞅没事的暮离,林清好一笑。苦笑。虽然很庆幸能救到他,但是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莫非是上帝休假?这是她昏迷之前的最后想法。

    暮离看着缓缓闭上眼睛的林清好,面上闪过担心,看着杰克几人已经将内的人都解决完。这才抱着林清好直接朝着大门走去,对着杰克吩咐道:“叫j准备好。快点。”吩咐完直接将房门一脚踢开,快步朝着林清好车子的位置跑去。

    酒吧里面的人都玩着自己的,这个时候都醉得不省人事,也没人去注意这一幕。

    别墅内,暮离的私人医生j。有些手忙脚乱的给林清好治疗着,取出子弹之后正在给林清好清理伤口的他,额头上的汗水一直顺着流。这本不是六月的天气。杰输守在一边不断的给j擦汗道:“不用这么紧张。”

    j有苦不能能言,不是他想要紧张啊!你看看旁边那座煞神,浑身都冒着黑气,不紧张都不可能啊!平时都还笑着,虽然有时候会冷着脸。但是也没有今天这么恐怖啊k身都是杀气,实在是太恐怖了。想冷静都没有办法啊!

    这还是头一次面对自己人也冒着浑身的杀气,j是不想紧张都不可能了。这种姿态绝对是头一次见,杰输也看了看暮离。十分能感觉到j的心情,也没再多说。

    “j!你要是治不好她,你就给我去陪她!”j都已经差不多弄完了。暮离这么冷酷的声音,却让他背脊全凉,当又重新检查了一,确保无误了之后这才抬起头。

    那个段老大的手已经都全部解决了,这些人这次彻底的惹恼了暮离。直接吩咐暮家的人解决这件事情。而且看样子,这伙人后面的势力还不小,一次性将他们从根拔起。任何一丝的危险都不能留。

    看着躺在手术台上没有知觉的林清好,暮离的眉头皱了起来。站在j身边,j正准备说什么,却见杰输摆了摆手,当又咽了话语。暮离看着林清好惨白的面孔,刚才在酒吧委屈的瞪了自己一眼的表情还在脑中,一脚将段老大踩在脚底的姿态也还在脑中。只是他依旧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会救自己!

    如此不顾性命的救自己,刚才包房内发生的一切已经将监控都调了出来。暮离看得仔细,他是绝对没有看错的,当那个男子举起手枪对着自己的时候。林清好的眼睛突然瞪大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扑到自己身后替自己挡了这一枪,挡住了那原本射向自己的子弹。

    “爷,是不是要给林小姐的儿子打个电话?还有幕后的人也已经找到了,好像是希格斯的余党。已经了命令一个不留,除了楚霸天那边的毒品,整个世界范围内的毒品都是诛杀。”杰克急冲冲的走进来说道。

    “让夏雨荷给林清好儿子打电话,就说出差一个月。”暮离吩咐完了之后,这才低头又看了看依旧昏迷的林清好,面无表情的朝着门口走去:“将抓到得人带过来见我。”

    杰克跟杰输对视一眼之后,笑了。好久爷都没有亲自动手了,这次居然亲自动手,看来的确是被气着了,杰克看了看一眼林清好也走了出去。毕竟还要去跟老妇人交代清楚,也得告诉老夫人,不能轻举妄动啊!

    夏雨荷给林陌桀打电话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而且已经请了一个保姆二十四小时照顾林陌桀,林陌桀虽然有疑问,但是也没有想到那么多。毕竟是那个叫夏雨荷的秘书说去出差了,只是让他有谐疑的是,妈咪怎么不亲自给自己打个电话。

    这天刚巧是星期六,林宝贝没有去上学。却发现自己派出去的手被人解决了,一查看才知道是暮家,毫不犹豫的连根都给拔起了,林陌桀摸摸粉嫩的脸颊,他家爹地还真厉害啊!只不过,墨西哥这一块的地盘看来是要放弃了,没办法只能跟第一恐怖组织划上勾了,叶天宇那个人性格虽然有些变态,但也不失为是个好人。

    从将墨西哥这一部分的势力能给自己试验的情况来看,是值得可信的。

    当直接点进了某群。

    叶天宇:林陌桀怎么样,肯加入我们了吗?

    墨无双:天宇,你这种问话是不是有些不恰当啊?

    叶天宇:姑姑,你想多了。

    林陌桀:我答应,可以。但是过段时间还得跟妈咪商量一。

    叶天宇:可以,我发现你这性子跟我爹地有些像!

    林陌桀:怎么说?

    叶天宇:我爹地没娶我妈咪之前就是天大地大妈咪最大。

    林陌桀:……

    林陌桀:好了,我先线了,过段时间再跟你们联系。

    林陌桀看着电脑,小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天宇说他们家的人献身在第一恐怖组织的人太多了,所以想要换些人。只是以后会用到这这些势力的地方,还要靠林陌桀,林陌桀当初为了不让妈咪受那么多苦,也就答应了。

    只是好不容易将墨西哥的人给自己玩玩,没想到这回来a市之后找得人这么得不靠谱,倒是让他有些失望,不过爹地这么厉害,他也很满足了。

    别墅内。

    林清好有了意识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疼,第二感觉是好疼啊!胸口好疼,努力将眼睛睁开,对上的却是暮离有些担忧的双眼,林清好一愣,这是怎么了?

    一直守着林清好都没有睡觉的暮离,见林清好呆愣的看着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然后将旁边的杯子拿起,将林清好拦进怀中,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将水杯递到她嘴边,林清好张开嘴巴,先喝了一小口。

    刚吞去,就觉得胸膛一阵疼痛,顿时脸色一青,不肯再喝。暮离也没勉强,将杯子又放在一边。这个时候j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女护士,暮离将林清好的身子放之后道:“清点,她怕疼。”

    女护士赶紧点点头,林清好嘴角扬起,这女护士情商倒是很高。知道是对着她说话,接来j走了出去,然后看着自家爷还待在里面也不好出口,女护士看了看暮离,又看了看林清好,当红着脸替林清好换药。

    林清好一脸无语,要不好意思也是自己不好意思吧?怎么这肖士到不好意思起来了?瞧瞧,这脸都红成这样了。当抬起眸子,瞪了瞪那站在一边的男人,真是红颜祸水啊!

    啊!呸,呸,呸!是蓝颜祸水。

    白了一眼暮离之后,林清好别过头闭上了眼睛,不想多看他一眼!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