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后果就是睡得比猪还要熟,然后第二次醒来不出意外,也是因为疼痛醒来的。

    皱眉看着在自己胸前不断忙碌的某人,林清好虚弱道:“你会换药?”

    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就直接丢给林清好两个字:“不会。”一边说着一边还在不断的忙碌着。

    突然想起昏睡之前护士换药的场景,这个男人一直都在旁边看着。难道是在学习?然后现在自己就是这个试验品?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她还不想死。看着动作就是很生疏的样子,被他换药一定很痛苦。

    勉强伸出无力的手扯了扯暮离的手,小声道:“能不能让护士来?我还不想死。”

    暮离停手,怎么听这女人都是嫌弃自己,当皱眉无语道:“若是想让你死的话,我就不会救你了。”说完将林清好的手略显温柔的拿到一边,然后将林清好的病服解开。林清好这才知道刚才这人还没解开衣服。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里面什么都没穿,林清好靠在床上,无力的吐了吐气,还好有绷带缠着。虚弱道:“能不能让医生过来?”趁绷带还没被解开,提出这个要求,然后低头看着胸口。

    这一看,面色就突然充血了,竟然只有一边是缠着的。另外一边没有遮挡,身子一动。将被拉开的病服挡在胸口,大声道:“我要护士!”

    被一把推开,暮离黑了黑脸。精致的脸上全是不满,沉声道:“你干什么!把手拿开,我给你上药。”林清好轻轻一动,面色又是一白,刚才红润的面孔刷的一变成雪白。暮离上前将林清好搂在怀中,不满道:“动什么!想死是不是!”

    然后直接出手将林清好的双手拿开,林清好已经是全身无力。脸色又一子红了,带着些许娇声道:“你说你不会换药的啊。我要医生!护士!护士!”病服被扯开,白色的绷带上因为刚才一动,又渗透出了一些血迹,微微偏头。见男子面色阴羁地看了自己一眼,无力的动了动唇瓣。

    她要护士!要护士啊!看着双手将绷带拆的暮离,林清好别过头。没有绷带的掩饰,上身姣好的风光被暮离扫在眼底,带着一抹笑意。他知道她害羞了,但是不愿意给别人看她,女人也不行!

    看着别过脸的林清好,暮离笑着道:“医生已经走了,护士也走了。”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林清好一愣。真心的微笑可不常见啊!当又是面色一红。该死的!早知道就让人一枪打死他算了,还挡什么枪啊!

    当别过脸,也不再说话,知道暮离的性子之后。明白推托有时候也是一件难事,只好委屈着。真是后悔啊!

    见林清好别过脸,不再说话,暮离满意的点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这点对了,听话的人是要好些。

    殊不知,这别过脸的姑娘正在后悔救了他!

    “啊!”林清好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暮离。杀人的目光瞅着暮离愤怒道:“你到底会不会上药啊!”

    见林清好不满的眼光,暮离当手中一个用劲儿,见着林清好面色又是一白。直接一巴掌朝着自己就打了过来,抬起手臂一挡。感觉还使了挺大劲儿的,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听见女子柔弱委屈的声音响起:“爷,你能不能轻点啊。我怕疼,这没被人一枪打死,被你换药给疼死了,这传出去。坏了名声多不好?”

    “我手中死过的人不少。”

    暮离嫌弃的看着林清好,嚷什么嚷。这种枪伤他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哪儿有那么痛?昨天也跟护士学习过了,都是一样的手法。昨天怎么没见她嚷着疼?这暮大爷是压根儿就忘记了林清好跟他不一样,哪儿能像他这么强悍。

    感觉到暮离的手越来越重,林清好抬起惨白满是汗水的小脸,无力道:“暮离,你是不是准备杀了我啊?你把这么多得药全涂在一起,吸收很慢!”她都有些无语了,这男人绝对是想杀了自己的吧?

    看这样子就是,明明就是一副聪明人的模样。怎么动起手来,就这么笨了?

    暮离不满的抬起头,这本来就是第一次服侍别人,还被人这么嫌弃。怎么都有些不爽的,正阴测测的抬起双眸,却看见因为自己不懂上药而疼痛的满头大汗,小脸都皱在了一起,这才将怒气咽,力气用得小了一些。

    林清好委屈的别过脸,这人用这么大的力气还不准人说。本来呼吸就很不顺,大声说话之后已经没有力气再动再说话了,只好喘着气盯着天花板。

    暮离抬头,见林清好半张着嘴巴,虚弱的呼吸着。有些不敢相信,之前还那么气势汹汹的她回变得这么柔弱!眼眸一眯,又想起之前她从黑暗中跑出来给自己挡枪的模样,没控制住手的力气,抓了抓,软的!

    然后就看见林清好白着的小脸上升起一抹粉红,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道:“暮离,我那儿没受伤,麻烦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原本以为自己不说话,让他上完药之后就赶紧走人,却发现胸前一痒,低头就发现暮离心不在焉的抓着自己的胸,立即暴脾气就爆发了。

    暮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林清好的目光。嘴角扬起一抹笑之后,揪着手中的就捏过去捏过来,还玩着花样似的揉揉,林清好双目都快喷出了火,顿时满脸羞涩不见,动动身子,又是一个呼吸不顺。

    “咳咳咳咳……能不能不要折磨我了?”眼眶都有些微红,真的很痛啊!

    暮离抬起头看着林清好微红的双眼,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我想要的从来都没有得不到!”说完,手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微笑看着林清好,见着她疑惑的眼神,然后眸子瞪大,带着林清好的身子就往后面靠,然后嘴唇快的找到胸前没受伤的地方,将其含在口中。

    苍白的脸变得通红,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她就像是变脸超人一样,变了好多次脸。看着被暮离含在嘴里的东西,林清好嘴角一抽无奈道:“暮离,我没有奶。”

    原本暧昧的气氛瞬间被瓦解,暮离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偏头装作没看见,抿了抿干燥微咧的唇,过了一会儿之后这才低头看着胸前已经被换好了药,病服也被扣好了,当咽了咽口水对着暮离小声道:“我想喝水。”

    暮离抬起眸子,看着林清好。似乎从来都没有看懂过,房间里面的气氛变得又有些微妙。林清好被暮离深邃的眼光锁定着,有种不好的预感。面上有着惊恐,随后精明的垂了头,我不看你总行了吧?你不给我喝水,好歹也给我找个看护来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因为你受得伤是不是?这孩子太不懂感恩戴德了。

    林清好低着头,半拉着眼眸,一副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去看紧盯着自己的暮离,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

    暮离低着头看着不肯多看自己一眼的人,嘴角扬起,带着笑意问:“林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暮离心中有些愉悦,是啊!他想知道,为什么她回替自己挡那一枪,那个时候面上的惊慌都还在,却是依旧一副想要保护自己的模样,他特别想要知道,特别想知道。

    “有!”林清好虚弱的抬起头。

    暮离愉悦的笑了笑,很好!这种态度很不错,然后微笑看着林清好:“说吧!”林清好怎么看着暮离都是一副我恩赐你说话的模样,小林子快点说!又是一阵后悔,怎么就偏偏奋不顾身的救了这么一个人了?

    想着林清好换上一抹微笑道:“总裁,你看我这也算是因公受伤,能不能带薪休假?”快速说完之后,大眼眨巴眨巴就这么看着暮离。

    “请假?”暮离一副想要掐死林清好的模样,嘴角的微笑有些挂不住。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林清好瞬间脑补了一副图,暮离直接变身成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僵尸,一口一口咬掉自己身子的模样,连一滴血都没有落,身子抖了抖。害怕的缩了缩骨头,小心翼翼的瞅着暮离。

    看着暮离那目光,林清好小心的维持着面上优雅的微笑,虽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好歹也是招牌式的,问问带薪休假怎么了?林清好挑眉,本来就是因工受伤啊!而且她又是金牛座的,不现实一点的话都对不起自己了吧?

    这工资本来就不低,还有每个月有的奖金。这算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啊!对了!儿子!林清好小心的瞅了瞅暮离,带着微笑道:“总裁,请问……有没有告诉我儿子,我受伤了?”

    暮离低头看见林清好面上毫不掩饰的担心,软了口气道:“没有,说你出差。还帮你请了一个帮佣,所以,你不用担心。

    “多谢总裁!”林清好又垂了头。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