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清好又是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紧了紧手。控制住自己想要掐死她的冲动,沉声道:“林小姐,你除了这件事情,还有别的事情要跟我说吗?”嗓音低沉的说着,目光一直紧盯着林清好。

    林清好一脸疑惑的抬起了头:“总裁,没有了?”那口气很无辜,无辜的暮离手背上得青筋都鼓了起来,林清好偏头一瞅,立马垂了头,心脏急促的跳着,妈呀!这人太危险了!太危险!

    林清好越是平静,暮离就越是暴躁!

    “怎么不说话,林小姐!”见林清好低垂着头,久久不肯开口。暮离上前一步,将林清好的头抬了起来,一手捏住她的脸颊,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沉声道:“林小姐,应该有很多话对我说的吧?”

    “没有!绝对没有!”林清好直接出口反击道。

    “林小姐,不觉得你反驳的太快了吗?”暮离阴着脸道,他本是笑面虎,可遇见这个女人之后,就算是脸上伪装的优雅笑容都总是被撕碎!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女人是为了什么保护自己的!

    对于一直装着鸵鸟的林清好,暮离唇角抹过一抹笑意,将放开捏住林清好脸颊的手。直接将她的头固定,逼得林清好不得不与他对视。

    暮离眼神变得深邃,如湖泊般,直直地看着林清好的明亮的眸子。不让她逃避,优雅出声道:“林小姐,你喜欢我吧。”不是疑问,像是一种直接出口的确定。

    林清好只觉得脑子轰地一声,像被炸弹直接炸开了似的,脸颊瞬间飘起红云。一时间只觉得有些窘迫,若不是因为受伤恐怕早就撒开腿就跑了。要是地面上现在有洞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她喜欢暮离?

    这是从哪里来的答案啊?

    她怎么会喜欢他了!嗤笑一声,那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不可能会喜欢他得!不可能!

    反应过来的林清好意识的想要反驳暮离的话。暮离却直直看着她的眸子。林清好将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又咽了去,暮离这才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连眼眸都带着笑意,迷花了林清好的眼。“林小姐,你想要解释?好像太晚了是不是?”

    这次的笑容很干净,就像是天使,呃……天使……

    不像平时的妖孽,一时间让林清好猜不透这个男人心中在想些什么。这份态度,很让人怀疑。

    “总裁,太自恋的人会遭雷劈的!”林清好找回理智后笑着道,怎么这些男人都喜欢自以为是了?太自作多情了吧!

    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过,但是也被掐灭了火焰。

    对于这个男人,她的确是特别对待的。家里还有小号的他。不像特别对待都好像做不到,所以看见那人开枪的时候,就感觉像是一枪打在林陌桀身上一样。所以她才会奋不顾身的跑去挡了枪,没错,就是这样的!林清好想到!

    不然。她怎么会去救他了!

    也不想想,每次遇见他总没有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林清好想到了经常在小说里看到的一幕,这个时候用上也是可以的吧?当目光坚韧的看着暮离,让暮离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逃跑,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所以她听见了林清好带着些许病弱的声音:“总裁。你喜欢我吗?”

    暮离一愣,妖眸眯起,一秒钟就确定了答案:“不喜欢。”现在是不喜欢,但是不代表以后不喜欢,暮离是这么想的。

    虽然答案是林清好的预料之中,但是暮离这么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个答案。林清好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痛。但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必须趁热打铁,当她又笑了,分明是虚弱的,却让人觉得耀眼,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挑衅:“暮总。既然你不喜欢我,也就不要再问我喜不喜欢你这种话了!这种失态的行为是很不好的,而且总裁总不可能遇见一个女人就在意这个女人是不是喜欢你吧?这种态度可是很不好的,我想总裁应该是不会这样的吧?”

    她一直都喜欢平淡的生活,不喜欢有什么太过高调的东西出现。偶尔可以做做*剂,久而久之便会让人生厌。

    况且,暮离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对于林清好来说,很不受用,她向来都是那种你尽我一分,我还你一分。欠我的立马就还,绝对不肯拖欠。

    虽然她是吃素的,但是对于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暮离的脸色眼瞧着暗了来,隐约带着危险:“林小姐,你这话可真嚣张!”

    警告的语气林清好不是听不出来,林清好将他得手拿,虚弱的靠在床上,嘴角却是不服输的扬起一抹笑容,比笑,谁不会。我笑的比你更灿烂,眼眸定定的看着暮离,勾了勾手指,暮离略微俯身子,就看见一只白嫩的小手放在了自己心口之处。

    一字一句,还带着些许喘气的声音,气势很是迫人看着暮离的眼就没转移过:“暮离,我这人不喜欢别人问我喜不喜欢他,因为永远都是得不到答案的,若是你执着于这个答案,很简单,拿这里来换!”

    说完,又是虚弱的靠在床上,虚弱的呼吸着,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还有有些吃不消啊!不过如此嚣张的话语倒是让暮离有些惊讶,不过也恢复的很快,危险的眯了眯眼,对于她刚才的态度有些不满。

    呼吸顺畅了的林清好也似乎惊觉的发现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情,然后一手扶着脑袋,很是郁闷的模样,小手不断的拍打的自己的额头,暮离皱眉,将她的手拿。一点都不客气的拍了拍她的头道:“前天晚上救我的那股劲头去哪儿了?”

    林清好抬起头,面色十分严肃,暮离无语,然后听见林清好道:“让狗吃了。”

    暮离笑了,目光有种看不清的韵味,然后鄙夷的瞅了瞅林清好,口气很嚣张的道:“你绝对是喜欢上我了!”

    林清好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在说话。暮离自发自的又坐在她身后去,环着她的身子,脑袋靠在她肩膀上,林清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刚才那场看起来不是仗的仗,打起来可是真累,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被暮离趁虚而入了,精神十分紧张,这松懈来之后靠在暮离怀中,微微喘着气。

    现在这样,真的不能说太多话啊!

    暮离看了看一眼怀中有气无力的林清好,又想起她刚才说要喝水的事情,拿起一旁的杯子,凑到林清好眼前,林清好也不客气,当喝了一些又靠在暮离身上休息着。

    时间逝,杰克几人也曾送过粥进来,林清好吃完之后就睡了。j的医术很厉害,药也很厉害,除了每次换药的时候,基本上感觉不到疼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换药的已经变成了护士,这还是林清好强烈要求的。面色依旧是苍白,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黑色称得白色更加明显,面上的虚弱也很明显,林清好感觉到胸口有些发痒,想要去抓。

    小护士吓了一大跳,赶紧大声道:“林小姐,这不能抓得啊!”声音有些大,刚走到门口的暮离加快脚步走了进去,就看见女子唇瓣依旧还是苍白的,却依旧是紧紧地咬着。额头因为疼痛出了汗,一只小手正准备往病服里面探去,却被另外一只修长的手给握着,面色有些痛苦道:“痒!”

    小护士抓住林清好的手,没有发现暮离。林清好也因为疼痛感觉器官都变到胸口去了,小护士柔声道:“林小姐,这种发痒的症状是很正常的,还有……”简单地跟林清好说了说她的身体状况,这颗子弹可是离心脏很近,差点就没救了,又说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再三嘱咐林清好千万不能抓痒,随即见女子盯着自己身后,便也回过了头。

    见是暮离,当面色红了红,说了声我出去了。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林清好看着暮离,手指紧紧的抓住床单,很想去抓啊!但是又想想刚才护士说的,竭力忍住。

    暮离上前安慰似的拍了拍林清好的头,林清好转移目光瞅着暮离道:“总裁,你不去上班?”说完,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貌似上次出国那么久也没上班吧?这算不算是明知故问了?果不其然,看着暮离有些鄙视的眼光瞅着自己。

    又想到什么似的出声道:“总裁,上次的那些人都解决了吧?”面上的紧张掩都掩饰不了。

    见此,暮离笑着点点头,“已经解决了。”林清好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声道:“那就好,不然那些人肯定会找我麻烦的,宝贝儿哪里肯定也不可能安生,还好解决了。”突然又想到什么,抬起头看了看暮离一眼。

    暮离听见她的话之后,眼眸半眯着,有丝警告道:“说大声点啊!这么小声我可听不见!”

    林清好无语,只好皱着眉看着他,准确来说应该是瞪着他。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