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清好难得露出这种神态,暮离摇头失笑道:“这次你好像又看见我杀人了!”嗓音低沉,林清好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可置信道:“不是吧!这次你还要追杀我?我还救了你耶!”瞪大的双眼和不满的语气瞬间博得了暮离的好感啊!

    不得不说,这人的确是有恶趣味的!

    说完,林清好又皱了皱眉:“总裁,你不会是直接一枪将人给崩了吧?”暮离挑眉,示意林清好继续说,林清好也不矫情,直接道:“总裁,你看我这伤,就算用上再好的药也要一个月吧?再怎么说也得折磨那人一个月啊!”她可不会说那些善良话让暮离放了他们。

    若是放了,那么次这种事情就还是会发生,而且,那些人绝对会将自己的底查出来,宝贝儿可就危险了。

    母爱果然是伟大的啊!

    暮离瞅着林清好的没有半分愧疚的脸,伸出手捏了捏,然后又揉了揉,林清好不满直接瞪他,怒声道:“不要揉我的脸!”

    “哟!想反抗?”暮离悠闲着语气道。

    林清好无语问青天,看了看胸口的伤,又瞅了瞅暮离笑着地脸。咬定了在她受伤的情况也不会整自己,直接别过脸不理她。

    见林清好面上全身不悦,而且还别过脸。暮离挑眉,直接用力捏了两,气得林清好直接回过头道:“你有病啊!”

    “你的脸很软,就像……”

    “闭嘴!”已经猜想到暮离会说出衅段子的林清好赶紧阻止,天呐!又一次后悔!

    “林小姐,你这么忧郁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暮离松开手,无辜的问道。

    “我在后悔救了你!”林清好咬着牙道。

    “林小姐,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我知道。”

    “林小姐……”

    “总裁,若是没有事了,你可以先出去的。”林清好笑着道,语气已经很不满。却又带着面瘫似的微笑,让人有种一样的协调感啊!

    可惜有人装作看不懂她在说些什么,继续道:“林小姐,你是因为我受的伤。所以我在这里好好照顾你!”说完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态。

    林清好深呼吸一口气,笑得更灿烂了:“总裁,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很无耻!”忍不住白了暮离一眼,林清好闭上眼睛,不想去看他。跟这种人废话简直就是浪费口舌啊!亏她以前还觉得这些黑帮的人说话算话,还算是些正直的人,但是现在。

    微微睁开眼,瞅了瞅暮离。打消了心中的念头,果然小说是要少看的!免得误人误己啊!

    “林小姐。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其实不用偷看的,我就在这里啊!”暮离看着林清好逼着眼睛,一副不远多搭理自己的样子,直接凑上前去。果不其然看见林清好睁开了双眼,然后两人的眼睛对视。身子也靠得很近。

    林清好皱眉:“总裁,你不觉得你离你的员工太近了?”说完挑了一眉。

    “林小姐,刚才不是还说我无耻吗?”说完扯开一抹笑,又凑近林清好一些,大大方方道:“林小姐,你看我有没有牙齿?”

    林清好无语道:“总裁,你可真是够白痴的!”

    “承蒙夸奖!”暮离的身子一动不动。薄唇都离林清好的脸蛋越来越近了,林清好挣扎着起身,却没想到凑近的唇就这么吻在了林清好的脸上。林清好愣了一,随后便感觉到刚才被他唇瓣触到的地方一阵发热,随即整个脸蛋都开始发热起来。让她有种想要逃开他得感觉,浑身有种颤抖的感觉。

    这种行为看在暮离眼中。很是满意,林清好抬头,目光盯着暮离的唇。暮离的唇很好看,都说男人薄唇好看,因为无情。可林清好却是偏爱饱满的唇,就像是暮离的一样,颜色纯正,唇形也很漂亮,勾起唇角时,总是一副邪魅的样子。她很喜欢,也不知道喜欢这个人,喜欢上了唇,还是喜欢上了唇,才喜欢这个人。

    看着暮离揶揄的笑容,林清好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在想什么,当直接推开暮离,却失败了。受伤之后力气太小了,暮离的身子还是靠近她,纹丝不动。

    “能不能不要靠我这么近?”林清好颤抖着声音道,她是个很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啊!靠这么近待会儿出事了怎么办?

    “林小姐,你在紧张什么?”

    林清好不断的调整呼吸,因为刚才的用力差点又将伤口弄到。面色白了些,额头也有冷汗冒出,有些无力道:“我不想伤口还没好,又扯开了。”咬了咬唇瓣,有些认真的看着暮离,额头的汗水表示她所言非虚。

    暮离看着床上的女子,似乎瘦了一些。连长发都是一副没有精神的摸样飘散在一边,也就听话的直起了身子,做在一边的椅子上。见暮离直起了身子,林清好这才勉强一笑,刚才那么一动,还真的扯到了伤口,当闭上眼,开始养神。

    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暮离看着林清好的睡颜。小心的将她的身子放,躺平。林清好一直不说,也不肯承认什么。他的确有些不爽,看是看着因为自己儿苍白无力的小脸,毫无血色的唇瓣,暮离闪过一些异样的想法,却闪得太快,还来不及抓住。

    当低头,吻了吻林清好苍白的唇。房门因为他进来之后就没关,杰克正准备进来却恰巧看见了如此一幕,小心的将房门掩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之后离开,楼杰西站在一边,见杰克来,沉稳道:“怎么样,跟爷说了没,林小姐跟他得关系?还有小少爷。”

    杰克抿了抿唇,看着杰西道:“杰西,你去跟老妇人说,她可以去看小少爷。但是最好不要打扰到小少爷,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少夫人带着小少爷回去的这种情况应该是没有多长时间了,若是到时候让少夫人知道,老妇人跟踪什么的,按照少夫人的脾气,到时候恐怕直接带着小少爷离开了。到时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杰西听后,也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会跟克洛斯说说,让他好好跟老妇人商量。这么久都能忍,在忍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是可以的。”说完对着杰克点点头之后走了出去。

    杰克站在客厅,想着刚才的一幕。爷的春天不远了,到时候几人也可以稍微放心一些。以前都还以为爷是……摇了摇头,英俊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容。爷这动作好像有徐啊!等等!刚才,好像少夫人还在睡,爷这是……

    面上又是一阵无语,似乎高兴得太早了!但是少夫人心中是有爷的,几人都看了那段监控,少夫人可是看见有人用枪对着少爷之后,就不顾隐藏自己的身子,也不顾安全的扑了上去。这一点他们都还没能发现,也没做过,也没机会做啊!

    看了看一眼楼上,也出门了。爷不去处理一些事情,就只好让他们几人去了。

    林清好昏昏沉沉的醒来,偏头看着阳光的一幕。坐在桌椅上,上身全压在床上,一手还握着自己的手,苍白的面上多了一丝笑容。忍不住伸出另外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从额头到唇,还有……看着他得睫毛颤抖了一,林清好赶紧收回手,闭上双眼,装出一副熟睡的模样。

    暮离睁开眼,眸中是一种柔和到让人不敢对视的温柔。只是林清好闭着眼错过了这一幕,暮离自己也没有惊觉,垂眸子看了看熟睡的林清好。随后站起身子,弯腰,俯身。在林清好额头轻轻的吻了一,随后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这个别墅处处都有监控器,此时j刚巧就看着在耀目的阳光,男子俯身亲吻的一幕,如此温柔,直接将这一幕给弄了来,洗成照片。原本是因为暮离说要将这个房间的监控撤掉,刚巧杰克出去了,杰输又不在,杰西去了老夫人哪里,杰图去了国外,就只能是他来了,却不想刚巧就见着了这么一幕。

    直接撤掉监控之后,j将底片都留了起来,将那一幕洗了一张照片。放在包里,准备什么时候给那个昏迷的姑娘看看,所以j也不知道的是。在暮离转身离开房间之后,林清好便睁开了双眸。

    摸了摸额头,有些微怔,心头也有谐闷。刚才他那是做什么?她不会像那些十七八岁的姑娘一样觉得这个人是喜欢上了自己。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刚才他知道自己已经醒了。所以逼自己喜欢他么?这难道就是上层社会的人消遣的方式?

    林清好脸上出现了疑惑,随即便是苦笑。你在想些什么啊!他有未婚妻了不是吗?苦涩的扬了扬头,闭上了眸子,原本她是不愿多想的。那个叫楚怜儿的女孩,很喜欢他不是吗?林清好你到底在想什么了!别乱想了!

    微微乱了的心湖,硬是被强制性的抚平,不想被外人打扰。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