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的医术果然不是盖的,没过几日,林清好便可以床走动了。

    终于可以床之后,林清好就在床上的呆不住了,这个别墅里面人不多。都各司其职,林清好慢悠悠地在别墅内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花园。看到花园里面百花开放着,最边上还有着一树樱花树,树干很粗,有些年龄了。

    微风徐徐,樱花瓣落,看见这樱花就自然想到了日本。其实她还挺喜欢日本的樱花的,据说和这些国家的不一样。但是她始终没有去,心中有些疙瘩在,毕竟从小就接受着。要不是因为日本,中国早就富强了的想法。

    舞的花瓣让林清好的心情好了很多,一扫郁闷,脸上都多了一丝柔柔的笑容。

    “新鲜的空气,真好啊!”闭着眼深呼吸一口之后,林清好又慢慢地走着。除了刚才那儿有花之外,其余的地方全是树。看起来都是一副绿树常青的模样,却没有影响到她的好心情,毕竟被困在床上这么久,终于可以床呼吸新鲜空气了。

    别墅里面的人不多,可走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能看见一些生面孔在别墅内进进出出,都是一副严谨的样子,林清好坐在石凳子上,撑着手看着不断忙碌的人,似乎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看着别人忙碌,总是心情比较好。

    这一晃就是几日,每次都是不出意外被暮离调戏几句之后,她就累了。受伤之后精神明显得变差了,也不知道宝贝儿怎么样,忘记打电话过去问问,说起来,电话好像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回头问问暮离。

    “可以出来走动了?”林清好正想着,就听见一道带着笑意地温和的声音传来,林清好偏头一看。是叫j的医生,面上还带着些许笑容。

    当林清好点点头,微笑着道:“是啊!都快长霉了,刚巧某人不在。出来溜溜~”

    j听到林清好的话语,又是一阵笑容,温和道:“今天爷去公司了,很快就会回来。”

    林清好看着j也在石桌旁寻了个位置坐就道:“我倒是希望他不回来。”

    “这么怕他?”j也撑着双手,看着林清好问道。

    想到什么似的,林清好表情略显痛苦的闭了闭眼,然后无所谓地道:“倒不是因为怕他,我能感觉得到,他这个人不坏。但是啊!这么照顾一个人,我还真的有些受不了。不过就是一个枪伤嘛,本来没多大个事儿的,你看看我这受伤的身体,给我找个看护多好,偏偏他要亲自照顾我。这哪里是什么照顾啊!简直就是种折磨。”口气很是轻松,但出口的话怎么听都是带着几分怨气,其实也是带着几分怨气。

    这几天,这暮离也不知道是怎么抽风了,以前还好,只是将自己当成抱枕用。她还能接受,毕竟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瞅瞅现在,这被烫着的唇,还是前天她说要喝水,要温的,结果那厮直接去倒了一杯开水来,能不被烫伤吗?

    还有吧。她是能自己去洗澡的吧?就擦一身体而已,也不用怎么动啊!结果暮离却偏要帮她,最后直接在自己胸前揉来揉去。闭闭眼,目光中有丝隐忍,暮离的这种照顾她真的是宁愿不要啊!穿衣。上厕所都是他亲自抱着她去。

    她已经从最开始的羞涩,最后变得麻木了。这暮离真的是在恩将仇报啊!林清好不断想着,看看这受伤的身体,本来应该状况比现在还好的。可是不知道他又是抽了什么疯,护士给自己换药的时候,硬是又在边上看了好友,听杰克说还找人实验了,才又来给自己上药。

    可这光长身高,不长记忆的人,又是一整盒药直接涂在上口上,林清好见此每次都是一副要死的模样,杰克每次见她都是一副被蹂躏的模样,最开始还可怜可怜,后面也都索性麻木了,对了爷的手法,他们是不敢恭维的。

    j见林清好神色淡然,说出的话却带着极大的不满,笑了笑。虽然林清好是个女子,但平时身子底子还是不错的,受了枪伤也好得快,偏偏自己爷不会照顾人,硬生生的让人遭了这些罪,还偏偏不能说,这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想笑了。

    身为属,j还是想替暮离说说话,笑着道:“其实爷照顾人,就是这样的。我记得小时候爷养的一个宠物,那个时候爷对它太好了。都让我们羡慕了,说成三陪都不为过,亲自给它洗澡,穿衣服,喂吃饭,陪睡觉,最后陪了爷一个月,还是挂掉了。”

    “挂掉了?为什么?”林清好疑惑了。

    “爷对它太好了,活活给撑死的。”想起那宠物,的确可爱,却也偏心,明显吃不了还不肯放手,于是就活活给撑死了。

    “你这话中的意思,不是在告诉我。现在暮离就是将我当成宠物在养,然后一个月后我绝对直接死翘翘了?”林清好笑着说道,语气中的揶揄都能明显听出来。

    j闻言,大笑出声。

    “嘴巴张开这么大,也不怕闪了牙。”暮离一来就看见自己手跟某个女子笑得如此开怀的模样,凉飕飕的语气道。

    林清好回头,带着笑意看着暮离道:“总裁,你不是去公司了吗?”

    暮离身后的杰克邪笑着看着林清好,那目光分明是在说,竟然敢私自床,你完了。林清好瞪了杰克一眼之后,才瞅着暮离道:“我只是受伤了,又没残,来通通风。我以前在上看的,说是对伤口好。”不知道怎么,现在林清好看着暮离就有种伤口疼痛的感觉,可能是被虐多了。

    “然后了?”暮离站在林清好身前,那超过187的身高让林清好坐着仰望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当吞了吞口水。将暮离的手扯扯,示意他蹲来。暮离皱了皱眉蹲了来,旁边,j和杰克对视一眼,目光中有着同样的想法,不知不觉中,爷绝对喜欢上了少夫人。

    “你次能不能别站那么高,伤口很疼的,本来我就比你矮。你还站那么高,我昂着头也很累啊!次一定要蹲着,知道了吗?”林清好说道,暮离的身材高大却精壮,站在那儿虽然不占地方但是很挡风景。

    见暮离不说话一直沉稳的看着自己,林清好不由动了一身子,然后慢慢站起来,对着暮离一笑,带着几分柔弱道:“你别这样一副我欠你几百万没还的样子好不好,看着我就胃痛。”虽然没有压力,但是自己心情好的时候看见别人苦着一张脸。心情再怎么好的人也好不起来了,偏偏那人又喜欢在你面前出现。

    虽然好是好了些,但是站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舒服。暮离刷的一站起身子扶着林清好,林清好笑笑,一副虚弱的样子,看得暮离直皱眉道:“你通风之后就通成了这样?”刚才站起来时差点歪倒了。

    林清好微笑着道:“我哪有那么脆弱,只是不适应而已。你去哪儿?别走那么快行不行,我跟不上。”林清好还没说完话,就见暮离拔腿就走,不由皱眉,这腿长不得了了啊!虽然保持着平常的步伐,可是林清好这基本上算是一步一步挪着走的模样,哪儿能跟得上?

    旁边,j和杰克又不能去帮,按照爷对私有物的自私程度,要是敢上去扶林清好的话,手臂是准备不要了的。所以,j和杰克很一致的选择了旁观。

    暮离最平常的步伐就赶得上林清好的两步了,男人走路的时候总是比女人迈得大一些,这样走起路来叫大气。见暮离不理会自己走着,林清好不由脚步加快跟着他身后,眼看着暮离越走越远,林清好面上不知怎地,多了一丝慌张,都只能看见暮离的背影了。

    当小跑几步,又停止了身子,胸口实在是疼得厉害:“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我追不上。”语气很是柔弱,站在原地不停的喘气,一手捂着胸口。j和杰克看着林清好那样子,一副要倒地的模样,赶紧站起身子准备迎上去。

    却见一道黑色的身影更快地将女子的身子抱在了怀中,精致妖孽的面容上全是不满,口气有些冰冷道:“不是要多通通风,这不是你在上看的吗?这才走了几步就不行了?”林清好看着暮离站在身边,双手抱着自己站立。

    依旧笑着,却有着几分无力的感觉:“本来你就比我高,腿就比我长。我身子好的时候都跟不上你的脚步,我这受伤了。就更加更不上了。”这话说得可是实话,你看看这小跑几步都没有跟上,可想这男人到底是走得多快了。

    暮离低头看了看林清好捂住胸口的手,脸上还有些汗水,当不满道:“你不逞强会死人是不是?”看着林清好的样子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林清好小小地默了一,把自己想成他女儿这种想法好像很不恰当吧?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