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和杰克对视一眼,j笑着道:“我看爷是栽了。”

    杰克赞同的点点头,随后跟了上去,英俊的面容上也带着一丝笑意,看来明着叫少奶奶的日子不远了。

    被暮离抱在怀中的林清好,看着暮离性感的喉结和巴。脑中闪过一张相似的小脸,不由笑了笑,有些想儿子了啊!不过这人真的将七年前发生的一切给忘记了?还是说跟八点档演得那样,出车祸,然后选择性失忆了?

    看着暮离给自己重新换了药之后,林清好瞅瞅时间,到饭点了,最近都是这样。快到吃饭的时间,暮离就出现了,然后换药,抱自己楼吃饭。

    依旧是老样子被暮离抱在怀中吃饭,不过今日吃饭的人多了些,除了杰克和j,竟然还多了三个人,杰输和杰图她都见过了,剩的那个肯定就是叫杰西的人了。杰西见林清好看向自己,当对着林清好一笑,这可是未来的少夫人,一定要先打好招呼,他真的不想呆在老夫人那边了,那边有克洛斯一个就够了。

    瞅瞅四周都是一些帅哥啊!吃个饭真养眼,林清好凑到暮离耳边道:“我可以自己坐着吃饭吗?”说完瞅了瞅周围的几人,暮离笑着将林清好放到一边的餐桌椅子上,对面几人正对着暮离报告一些事情,林清好也不等几人,属于自己的饭菜一上来之后就开始吃。

    本来就不喜欢吃荤,所以对于桌子上得一戌菜,丝毫不敢兴趣。瞅着自己面前的粥和燕窝,还有几个小菜,林清好直接将燕窝推到一边,不是她不识货。实在是一想到这是燕子的口水就浑身不自然,所以果断放弃了,直接喝着清粥,吃着小菜。

    暮离看了看乖巧吃饭的林清好。这才开吃,对面的杰克几人见暮离开吃之后。也都拿起筷子吃饭,杰输一边还道:“爷,东南亚这边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倒是墨西哥那边黑手党好像也出现了问题,俄罗斯黑手党也被威克斯的人接手,希格斯已经逃亡。”

    “杰输,这希格斯迟早是个变数,早点找到之后解决了才是最放心的事情,这俄罗斯黑手放被威克斯教父接手也是件好事,总比让别人接手强。”杰克笑着道。

    “现在整个东南亚的毒品在明的没有几个人了,除了楚爷那边,倒是跟我们有些交情还好。”j温和出声道,脸上依旧是带着笑意。

    林清好吃着自己的。很不想去听这些人说得什么,但是低着头也能听见一些,毒品,楚爷什么的,看来就是楚霸天的地盘了。虽然想问问暮离夏衣的情况。但是按照平时的话,夏衣应该跟自己打电话了吧?

    这都快十天了,还没给自己打电话,这件事情有点玄乎啊!

    吃完饭之后,林清好又被暮离抱回了房间,之后暮离便出去了。林清好坐在房间内,眉头皱着。其实她真的很想洗头发了啊,这都几天了没洗,看着自己柔顺的发都变得枯燥了,抓着自己的发尾低着头。

    暮离再次进房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林清好安静的坐在那里的模样,低垂着头看不见面上的神情。心底一揪,三步作两步走到林清好面前。

    感觉到头上的阴影,林清好抬起头,对着暮离道:“总裁,我要洗头!”

    原本以为林清好是在伤心的。暮离都已经准备了一些安慰的话。结果却是因为头发脏了要洗头,当面上一放松,点了点头,其实几天没洗她的头发也不脏,只是林清好自己有情节罢了,暮离都没嫌弃她没洗,自己倒是先嫌弃了。

    见暮离进了浴室一会儿之后将自己抱起,往浴室走着,林清好伸出手臂拦着暮离的脖子,一辈子都没有多少的公主抱,在她受伤的这段时间内倒是有了不少。这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啊!微微扬着头想到。

    林清好见暮离将自己放在软榻上面之后,将毛巾和洗头的也都放在手能触到的地方,又见他将衣袖挽起,林清好出声道:“总裁,你要干嘛?”

    “帮你洗头。”说完鄙视的看了林清好一眼。

    “不是,可以让别人来的,不用你亲自动手。”让暮离给自己洗头,总有一种违和感。

    “什么意思?”暮离停动作,看着林清好。

    躺着的林清好微微一笑道:“总裁,你会自己洗头吗?”

    “你鄙视我。”暮离冷着脸。

    “没有。”

    “你分明就是在鄙视我。”

    林清好:“……”说了没有,这人还不信。

    林清好想起,看仙剑三里面,景天给雪见洗头的一幕。总是觉得一个男人若是肯给一个女人洗头的话。在这个男人心中,女人的地位一定不低吧?可是他们这算什么了?暮离很细心,几天没洗的发有些打结,暮离先是用手轻柔分开之后才开始洗。

    洗完之后又是护理,林清好不仅想,还真是新世纪一好男人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若是心不甘的话,也没人能强迫吧吧?所以林清好有时是不知道暮离心中想些什么的。

    洗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洗好了头,林清好不知道是该说暮离洗得太过于认真,还是自己的头发真的太脏了,在洗得过程中她都差点睡着了。暮离已经将林清好抱到沙发上面坐着,让她靠在一米多宽的沙发上,他细细地用干燥的毛巾给她擦拭着长发,一遍又一遍,很有耐心的样子。

    林清好心情很不错,微笑着道:“你怎么不要风筒直接给我吹干。”

    暮离低头看着林清好,像看白痴一样,“你的头发这么柔顺,用吹风机会伤头发。”说完,又开始了简单枯燥的工作,一遍一遍的擦拭着林清好的长发,果不其然,林清好又在暮离擦拭头发的时间里睡着了。

    头发也已经全干了,暮离将林清好抱在怀中,伸出手帮她揉着伤口周围。目光落在林清好依旧有些苍白的小脸上,多了分柔和。

    一个月时间说多也多,所少也少,总之,林清好的枪伤已经好了。直接跟暮离说了一声之后就准备回去了,包包里装着杰克从国外带回来的小玩意儿,还有一辆玩具机,这玩具机还是暮离给买的。

    夏衣帮林清好租得公寓很大,两层的,上加起来有六间房,夏衣走了之后,母子二人还是把房间给她留着,三人,一人两间,都是一样的分工,一间是睡觉的房间,一间是书房。林清好回家的时间已经是午放学的时间了,刚巧时间是星期五,她也没去公司,直接给夏雨荷打了个电话,说等会儿在电脑上跟她说周地工作安排,林清好不在的这一个月首席秘书的位置给她留着,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毕竟公司都是知道的,林清好是出差了,而且出差的时候总裁还是在公司的,所以没有人会乱想。

    将包包放在自己房间之后,林清好准备楼找点吃的,偏头,却看见林陌桀的书房门半掩着。难怪一直没有看见他,说不定又在房间内玩电脑了。想着给林陌桀一个惊喜,林清好脚步放得很轻,进房门的时候也是侧着身子惦着脚尖进去的。

    所以根本没有让林陌桀发现自己,林清好对于孩子玩电脑这方面放得很松。她觉得孩子会玩电脑也是一种才能,况且林陌桀很懂事,也知道玩的时间,一般到点之后都会不玩了。而且她隐约也觉得儿子有些秘密瞒着自己,但是出于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秘密,所以她也没问。

    在林清好和林陌桀过去的七年中,林清好觉得,林陌桀开心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对于林陌桀她是绝对溺爱的,只要是能办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而且林陌桀也很争气,没有养成一副二世祖的模样,反而性子很是温和乖巧,平日里也懂事听话。跟别人相处时总是很优雅,林清好很满意,以前总不知道这份优雅是出自哪里,因为她在没有林陌桀以前的人生,是谈不上优雅二字的。

    直到遇见了暮离,她才知道,哦,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血缘关系,即使,不在一起。有些事情你依旧是避免不了的,暮离时常一副伪装的优雅,林陌桀的优雅只是看起来合适几分,自然几分罢了。

    “宝贝儿,妈咪回来了噢~”林清好走近,见林陌桀不理会自己,林清好笑了,以为林陌桀是因为自己没打电话,正闹小性子了。

    “宝贝儿,你在干什么啊?”若是在平时,林陌桀已经转过头了,不管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生气,总是会先将电脑上面的页关掉之后再跟自己说话。有时候也不免还没来得及就被林清好给看见了,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东西。她也看不懂,也就从来不会多问,一个孝子能有多高的电脑技术。

    很显然,林清好是将自己儿子的能力给贬低了。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