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两人的表情,林清好觉得这事儿有些玄乎,为嘛这两人都是一种你必须得帮我的表情?也不欠他们人情吧?这两人的自恋度可是比墓离都还要高了,好歹墓离是有些资本的,可这两人……上上,左左右右地瞅了瞅,貌似……什么都没有。这股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她也想去买两斤。

    墓离坐在一边,嘴角扬起一抹魅惑人心的微笑。眼底闪烁着冷意,这股惺惺作态,真让人觉得恶心。

    更让他心中有些不爽的是。这竟然就是这妮子七年前的男友,这什么眼光?这女人当然近似度过高?还是眼睛长歪了?一时间看错了,所以怎么看慕天琪怎么都不爽。

    还是说,自己看错了。其实她本来就是这么个人?没结婚就有孩子了,难道真的要用那个词语,人不可貌相?若是林清好知道墓离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一巴掌拍过去,然后凉飕飕地来一句:“是啊,你也是曾经的野男人之一。”气死人不偿命的说法,还是处处存在的。

    林清好觉得对于这件事情,她不好怎么说。于是低着头,委婉道:“总裁,这种决策性的问题,我可不敢说。这要是说得好,还没什么,这要是说得不好,我可就成了罪人了。到时候jk集团整个对我人生攻击,那我可就是罪人了。”这个罪名可是挺大的,谁让这墓妖孽专门为难自己?这明明就是他自己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情,还偏偏扯上自己。

    这林雪雪跟慕天琪可不是什么好人,再来个什么绑架之类的。她估计就想着辞职了,这工作太危险了,三天两头的出事。

    墓离嘴角扬起,笑得更灿烂了一些。真是小瞧了这妮子啊!竟然拐着弯儿骂人,什么成为罪人?不就是想委婉地说自己这种事情还问她,实在是昏庸了一些吗?若不是他是墓离,只怕还觉得这妮子说得对了。这妮子。倒是有几分勇气啊!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得涨工资。

    “林小姐,对于上司的命令,你能做的就是服从。这种事情连点意见都不能提供给上司。林小姐,你确定你能完美的胜任这份工作吗?”墓离带着一抹看不懂的神色道。语气似嘲讽又不是嘲讽,但是听起来就是不舒服的那种。

    慕天琪紧张的看着林清好,林雪雪嘴角带着讽刺。说的这么明显了,不久之后这林清好就只能卷着铺盖走人了。就这么一点事情就惹得自己的上司不满,哼!她就说嘛,绝对是靠别的关系上来的,如今见了她,林雪雪。还不直接把林清好丢出去,她就知道自己魅力有这么高。

    唉……

    若是在场的人知道她的想法。会不会集体进了医院?这姑娘真是得了妄想症了,还有神经系列病,估计已经到了晚期了。

    “既然总裁一定要清好给点意见,那清好只好斗胆了,若是有说错的地方。还请见谅,清好所说的也仅仅是代表我的想法,总裁就当做是参考意见好了。”林清好不卑不亢道:“慕氏,近十来年一直独占鳌头,涵盖的范围也广,光是银行产业就不在少数,而且也是人们常用的。企业形象一直都很不错。只是这次会出现这种金融危机,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件巧合的事情。慕少,你们慕氏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短短一个月之间,凭着你们的实力是不可能会这样的。若是什么人故意对你们进行打击,我认为如果jk国际集团就算对你们伸出援手,也并不能改善你们的状态。只会对你们更加大力的施压。”话总不能说得太白,这的的却却是有人在背后施压,竟然能让慕氏和林氏变成这种。那么施压的人背景肯定也是不差的,为了折磨一个濒临破败的慕氏和林氏,林清好是觉得不值的。

    而且。墓离这家伙也绝对是知道这背后肯定有人在出手的。却偏偏让自己出来说,被这个黑锅,看看,看看,对面那两人的神色,活像自己做了一件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样。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况且林氏她还没说了。林氏跟慕氏比起来可是差了不止一点,要是对慕氏投资是不值得,那么对林氏投资的话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她都口留情了,这些人还这么瞪着她,唉……这年头,说实话的人都不讨人喜欢,她是知道的,这么多么痛的领悟啊!

    不得不说,这件公司里面的人都是些人才啊!各有各的长处。

    用林清好的话来说,就是。上司这么强悍,做属的自然是不能太烂!

    所以,变态,阴险,腹黑,狡猾。这些词语已经不能形容她们了。

    只能用一个词语,诚实!

    诚实的无敌啊!

    没有最诚实,只有更诚实!

    一个个情妇打电话来,林清好比谁都诚实。

    “清好,你怎么能这么说?”慕天琪站起身子,温柔地看着林清好,那带着你这话说错了,但是我不怪你的模样看着林清好,这才对着墓离道:“墓总,清好这还是在生我的气了,七年前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已经洗心革面了。清好乖,别生气了啊!这可是关于慕氏的大事,你不能闹小性子的。”

    墓离挑挑眉,没有说话。

    林雪雪一子从沙发上面站起道:“是啊!墓总,七年前姐姐误会了我和天琪,这一气就是七年。所以说话有些过了,墓总可不要生姐姐的气。”也不知道这林雪雪是突然间转了性子还是什么的,突然间说出这种话来。

    林清好只觉得脑门上面,满满都是浮云了,这两人怎么可以这般不要脸?这么说会不会不太文明?那……这两人的脸皮简直就是厚的令人发指啊!

    带着一抹得体的微笑,林清好道:“林雪雪小姐,虽然这句话不该在这里说,但是请恕我身为一个秘书的职责,必须要说。这些年你一直拿着林氏的钱跟慕少炒股,却偏偏每次都输,林氏本来就已经亏空了。这些还都算是比较正常的,炒炒股,人人都会玩儿。可慕少还带着你炒楼,这就是实打实了。年年亏损,还屡教不改,你还投资美容院,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垮台了。对于你们两家,说是不值已经很是文雅了。若是说得严重一些的话,这就跟肉包子打狗,没什么分别。这伸出手援助你们,就相当于把这钱扔进了水里,打了水漂。”说话不急,速度适中,也让几人都听清楚了。

    “林清好!你这分明是乱说!胡说八道!分明是见不得我过得比你好!”林雪雪原本就是站着的,这被林清好这么说,对面刚好是墓离,一阵好笑的目光,顿时觉得恼羞成怒了,也不去管什么风度不风度了,自己就对着林清好大声怒骂道。

    墓离扬了扬唇,还不错,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差点没将这两人气死。

    “雪雪,你冷静点。”慕天琪赶紧说道,他可是还准备着林清好帮忙说情的,刚才林清好分明是留情了,没有说的过份,可这林雪雪一出口之后。林清好就变得犀利了,这不得不让慕天琪觉得,林清好是真的喜欢他,还在为七年前的事情生气了,当面色又变得温柔,先是将暴怒的林雪雪弄安静,不然林清好也不会帮她的。

    “天琪,我又没说错什么。”林雪雪有些不想搭理慕天琪,有墓离在,她都不想多看一眼慕天琪,况且这慕天琪从进来开始就一副眼中只有林清好的模样。虽然知道不可能这真的,但是碍于她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比林清好要强,所以见慕天琪看着林清好就是一阵心中不舒服,还好对面还有个能治愈的人,就是墓离。只要能得到墓离的欢心,甩了慕天琪又如何?

    当娇滴滴的声音对着墓离道:“墓总,你别听林清好故意曲解的话。她就是有些不满,当初我回家之后爹地妈咪就不要她了,而且,当时也被慕天琪给甩了,选了我。她这是在不满七年前的事情,伺机报复了,她这是故意的,墓总,千万不要听信她的胡言乱语。她不过就是嫉妒,嫉妒这些年我和天琪过得好而已。她心中的怨恨我也能理解,毕竟七年前也算是我们对不起她。”林雪雪双眸带着温柔看着墓离,只是里面电力十足啊!林清好站在一边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浑身不舒服。

    而林雪雪还楚楚可怜地朝着墓离放电,希望能挽回一些局面。至少选了她,还可以帮助林氏嘛!至于慕氏,就不管她的事情了。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更何况他们只是未婚夫妻,到时候解除婚约就是了。

    林清好对于这一个爱自演,一个爱自恋的人算是彻底的佩服了,暗地里她都点了个赞,这两人的脸皮简直就是厚得完美啊!

    这般的厚脸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