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这简直是一只厚脸皮的乌龟,一只孔雀毛乱串的鸡。

    这比喻也不够生动形象……

    说起嫉妒,她还真是一点嫉妒都没有。

    完全没有必要嘛!

    林小姐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

    墓离挑了挑眉,原来还有这些内幕啊!不止是七年前男女朋友那么简单,还有背叛,抛弃等等的啊!墓离偏头,眯起眼睛看着林清好,嘴角微扬道:“林小姐,不得不说,你的感情世界貌似还挺丰富的。”

    “总裁说笑了。”林清好面带微笑,一本正经:“总裁的感情世界如此的绚丽多姿,身为属的若是不丰富一点,被别人看了笑话可就不好了。”

    啧啧啧啧……

    瞧瞧,瞧瞧,这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人,连口头上都要讨一些回来的人。

    这话说得,怎么都是拐着弯儿又说自己这段时间女人多是吧?墓离邪眼危险的眯起,看着林清好,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林清好觉得自己都快死了千百次了,可明媚的大眼中依旧是一本正经,而且清纯秀雅的脸上还带着得体的微笑。

    明明是小白兔的模样,怎么就能说出这样毒舌的话来?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啊!墓离摇头晃脑的,这两人都快忘记对面还有等着回话的人了。

    不说不说,这存在感够低的啊!

    这原本是知道,慕氏和林氏今天会来人,可就是不知道,来的是这两,不生不熟的人。

    林清好垂眸,总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走哪儿哪儿都能看见不顺眼的人,偏偏她一旦看不顺眼了,那人便哪儿哪儿都不是人。都看不顺眼。

    “两位也都听到了,连我这愚笨的秘书都知道对你们伸出援手就是打水漂,那就没办法了。如此,就只能期待以后有机会合作了。林小姐,送客!”墓离看着对面两人,冷着声音道,陪着他们玩儿玩都是浪费时间。

    林雪雪还准备说些什么,墓离冷眸一扫,整个办公室里突然像是零几度,完全不是六月的天气,令人瞬间将全身细胞绷紧。

    这种上位者的气息,不常见!

    就那么安静的扫了你一眼,也不说话。妖孽的五官甚至是柔和的,只是一言不发的模样,就让你感觉到了压力。这种全身都透露出尊贵之气的他,这种皇者气势的他,就连林清好都感觉到了一阵威胁。

    “慕少。林小姐,请吧。”林清好做出一个手势道。

    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天琪才一改温柔的面色,对着林清好摆出一种我对你很失望的表情,语气也有些冷冽道:“清好,你刚才……太让我失望了!!”眼神责怪地看了林清好一眼,似乎林清好真的犯了很大的错误一样。

    林清好微笑。没有说话,这个人的脸皮她已经找不到词语能形容了,所以保持沉默就好。

    又后悔一次,林清好,当年你真的是钻到钱洞里面去了吗?这种人就算是打赌,也不会看上得吧?还偏偏按照一般的说法是初恋了。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啊!

    送走慕天琪和林雪雪之后,夏雨荷,周雪倪,尹成兰,张金芳几人才凑到林清好面前。一人一句。

    “清好,那个慕天琪是你七年前的男朋友?”

    林清好点点头,就看见跟自己一样清水出芙蓉的张金芳,嘴巴啧啧两声道:“清好,你老实告诉我,当年你眼睛是不是闪光的厉害?”

    林清好无语,这个妮子啊!算是几人中最单纯的一个,说话有时候也不经过大脑,但是却是难得的好人,虽然名字有那么一点不好听,当笑着摇摇头解释道:“当年是因为学校里面刚好流行谈恋爱,然后我又知道了他们打赌,那个时候听说慕天琪也算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我就想着分点钱,就答应了。谁知道后来,这人钱都不给分,太小气了。”

    “这么说,当然是没有真爱来着?”

    “哪儿有什么真爱啊!要不是因为那一千万,这种二世主,走在大街之上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林清好嫌弃道。

    周雪倪走上前,拍拍林清好的肩膀道:“老实交代吧,那林雪雪又是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那最后你们怎么分手的,而且他还不给分钱?这种男人的确不行啊!说话不算话!”张金芳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

    “芳儿,也不是这样,最开始没说让他给我分钱来着。就是七年前啊,开学了,正准备去学校寄宿的我接到了慕天琪给我打的电话,说是要好好说说我们俩的事,我当时也对他有些不耐烦了。就去了,结果啊……”林清好忍不住虚叹一声,看了一场好戏啊!

    “结果怎么了?结果怎么了?你快说说。”连最稳重的尹成兰都有些好奇了,看着几人好奇的眼光,林清好一直微笑着。

    “然后我就去了酒店,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的那个酒店是我们以前经常去做功课的酒店,然后我找到了那个房间就去了。结果没关门,我就推开门进去了,里面一男一女*,干得厉害啊!我在哪儿站了四十分钟,都还没做完,而且当时他们摆的高难度动作,连我都惊讶了,所以当时我就免费的欣赏了一场真人秀。”林清好说道。

    “那你当时没生气吗?”夏雨荷问道。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林清好平淡着道。

    “可是清好,当时你还是他女朋友啊!他却跟别的女人在滚床单你不介意?”周雪倪道。

    “不介意啊!我跟他又没什么,连牵手我都没让他牵过,本来就是去谈分手的事情,之前也说过一次他不同意。估计是想借这次羞辱我罢了,可对我于来说也就那么回事,又不是没看过av,只是没有欣赏过真人秀而已,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他们了,让我看到了现实生活中原来也有人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啊!”林清好感叹一声。

    对面几女都有些脸红,在办公室说这个,有些不大好,还好总裁没出来。

    “那最后他们怎么发现你的?”尹成兰道。

    “他们做完了,抬起头的时候就发现我了。我那个时候还对着他们笑了,你们说我是不是做的不对?”

    “是有些不对,你好歹也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来着。”

    “可是我当时真是震撼了,对于他们的姿势,所以一时间给忘记了。不过当时我也有一个动作来着。”林清好想着自己当时的模样,还是有些震撼的吧,脸色都白了。

    “什么动作,清好,其实当时你心中也有些不爽的吧?”周雪倪笑眯眯地道。

    “嗯,有点吧,毕竟再怎么说也还是男朋友,我的自尊都差点被伤害了。结果那人还说就在那房间里面谈,可是那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我有些受不了想换个地方谈,可是他不让,没办法我就让他给我分钱咯,结果,你们应该都能猜的到吧?”林清好看着求知欲的几人,笑着道:“不给分,没办法我就直接走了,当时他还扯住我的手臂了,你们不知道,当时我回去之后,洗了整整两瓶洗手液都还觉得没洗干净,每过五分钟我就去洗一次,可想而知,我有多么嫌弃他了。”

    “哇,清好,你还真能干!不过也还好,你当初是喜欢钱,不喜欢人。老实说,那跟慕天琪滚床单的人是不是林雪雪?”夏雨荷一副我早就知道了,你就承认吧的模样看着林清好。

    林清好也不掩饰,点了点头:“的确是的,不过,我觉得他们其实挺相配的。”

    “怎么说?”四人一口同声的说出口,然后面面相窥,默契啊!默契!

    “你们不觉得,他们一个爱自演,一个爱自恋吗?这种人不是挺相配的?”林清好笑着道。

    “这么说来,其实我们总裁也很自恋的。”张金芳小声道,每次只要说到墓离,就自然而然的将声音给减小了。

    几人说得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发现那斜靠在总裁办公室门前的墓离。看着几个女人眉色舞的模样,墓离挑挑眉,原来是这样啊!

    “其实,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夏雨荷竖起一根手指,有些隐秘的模样,脸上露出你们快问我快问呀的表情。

    周雪倪,尹成兰,林清好笑着不说话,果不其然张金芳那个小白痴开口了,语气还挺欢乐地道:“雨荷姐,你说说,是什么事情?”

    “你们不觉得,总裁最近滥情了很多吗?”夏雨荷缓缓到来。

    “说起来也是,总裁以前很少来公司。”

    “对啊!而且。以前都没有女人来找他的,现在,清好你那边接电话都快接不过来了吧?”

    “其实也还好,只是每天一个而已,这还都是我给他们安排好了。为了我能生存去,必须这样做啊!”

    “总裁一晚上一个?一年三百六十五不就是……哇,这么多,也不怕精尽人亡啊!”周雪倪小声道,眼角满满都是笑意,吐槽上司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