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妈咪,你中午吃的什么?”林陌桀想到,爹地肯定是吃醋了,所以才将妈咪的便当直接给吃了,说不定中午打喷嚏的时候,就是爹地在骂自己。

    不得不说,这小子猜得真准啊!

    “妈咪中午就喝了奶茶。”林清好一副要死的状态。

    “真可怜,妈咪你先把我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垫垫肚子吧,一会儿就做好了。”林陌桀继续翻着锅里的菜,一边对着林清好道。

    闻言,林清好爬了起来,找到沙发上面林陌桀的小书包,平日都是瘪瘪的书包今日竟然圆鼓鼓的。

    不由得打开一看,首先出现的是,一大包药,然后,薯片,苹果,巧克力,糖果,面包。

    基本上都被这些东西给塞满了,林清好第一反应自然是林陌桀捡到钱了,当语气有些揶揄道:“儿子,你捡到钱了应该拿回来孝敬我啊,买这么多东西,最关键的是你还买这么多药,浪费了啊!儿子!”

    见儿子没理会自己,林清好又继续道:“你交给警察叔叔也不错啊,留最后一毛钱的时候告诉警察叔叔是你捡的,还会夸奖你了。”

    林陌桀:“妈咪,我可是好人家的公子。”说完状似嫌弃看了一眼,已经拿着巧克力开始吃的林清好。

    “儿子啊,你这话让我想到了古剑奇谭里面方兰生说的话啊!”

    “妈咪,你不要打扰我了。”说完林陌桀就不准备理林清好了。

    “儿子,这么多药是干什么?”

    “妈咪,这些都是学校的女生送给我的,这个药,使我们老师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林陌桀乖巧道,的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连他都有些疑惑。

    “那些学生为什么要送给你东西啊?”

    虽然大概能猜到一些,只是希望不要是这样的。你老爹好歹前二十七年也好算是个好男人。没有乱来,儿子。你这滥情的劲头,是跟谁学的?自己好像没有这基因遗传吧?

    难道有句话真的没说错?骚包是要从小养成的!不过她对于养成骚包还真的没兴趣,关键是现在的儿子优雅。大方。她觉得很不错,骚包一类的还是算了,那个遗传都没有。

    “不是的妈咪,我看这些人是因为我当了班长,想要贿赂我。”林陌桀一本正经道。

    林清好打量林陌桀,突然出声道:“儿子,该不会是你在学校一直笑吧?”?

    林陌桀点点头:“他们也说了我笑得好看,而且说我很帅,学校的女生送给我东西的时候还说,这表示要追我。”

    林清好默。这看来爱笑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啊!

    “儿子,虽然优雅的对女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你也不要对着谁都笑得灿烂,现在我们家还不穷,不需要卖笑的。”

    林陌桀无语。对于林清好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的天真头脑有些佩服。

    “对了,儿子,明天买菜的话买些荤菜吧。我那上司可不是吃素的,明天我就去问问他给不给我加工资。”林清好从沙发上面站起来道。

    “嗯。”林陌桀微笑。

    想到办公室的某只妖孽,又看了看家里的缩小版,林清好有些不好意思,凑近林陌桀问道:“儿子啊。妈咪问你啊,你对你爹地……一点都不好奇吗?”说什么去了外星球这种说法,估计儿子早就不信了,凭着他的技术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几年压根儿就没有上月球的宇航员啊!

    林陌桀看着林清好有些不好意思的脸蛋,优雅的一笑,漆黑的眸子里面全是笑意:“妈咪。你不是说我爹地去了月球还没回来吗?可能都已经死了,不然就是在上面找了好多小三小四了。”

    林清好无语,这要是以后这两人什么时候碰见了,该怎么说啊?a市就这么大,迟早有一天是要遇见的。

    “宝贝儿啊。你相信你爹地还会回来吗?”

    “相信啊!”

    “为什么?”

    “新闻上面不是报道了,就算是死了,也会把尸骨带回来的。”林陌桀一本正经道,林清好默。

    儿子,你太强大了!

    不想被墓离知道有林陌桀的存在,但是又不想欺骗,所以这是个很纠结的问题。

    “那你能一眼认出他吗?”

    “妈咪。爹地长得跟我很像吗?”

    林清好点点头:“很像,非常想,一个大版,一个缩小版。”

    “那不就结了,要是遇见了。我就会认得。”

    林清好又默,这种可能性其实还真的不低的,墓离啊墓离!我是真不想被你知道我儿子的存在啊!所以,你就等吧,等哪天碰见了在相认,不过……要是墓离不想认更好。

    这种想法是可以,但是绝对是现实。

    “儿子,次跟追你的同学说一,不要买巧克力,你不喜欢,多买点薯片什么的。”直接将嘴里的巧克力吐在垃圾桶里,然后喝了一口水道。

    这女人都爱的巧克力她不怎么爱吃啊!

    第二天上班。

    依旧如平常一般,休息时间几女凑在一起说说八卦,今日还算是空闲的,一上午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到了午餐时间,夏雨荷几人叫她一起,她也是面带笑意的扬扬手中的便当盒,一分钟之后,果不其然,见着某人,目光灼热的看着自己的便当。

    林清好瞟了他一眼,不理会。墓离就一直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林清好才拿出了另外准备的便当递给他,随后又开始吃自己的。

    “林小姐,你家很穷?”

    “总裁,你怎么知道?”

    “这便当里面没肉。”

    “总裁,哪家有肉,你就去做哪家的孩子吧。”

    “林小姐,你家真的很穷?”

    “是啊!总裁,我家真的很穷,虽然上没有老,但是有小。中间还有个我。”

    “这么说,jk给你的工资太少了?”

    “不少,可前几个月都没正常上班,没工资。就连上个月的也没有。总裁,你都答应过,带薪休假的。”骗子!

    “我忘了。”

    “总裁,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林清好笑着道。

    墓离看她笑得像朵花儿似的,有些不满,直接一个叉子一个小番茄就进了林清好嘴里,林清好也不介意直接嚼着,“总裁,决定给我加工资了吗?”

    墓离抬起头,那目光明显就是。“为什么?”

    “我家的便当很贵的,仅此一家。”林清好一副自豪的模样,她家儿子做的饭菜,可不是那些阿猫阿狗都能吃到的,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的到。

    “好。”墓离点头。

    哎?没有反驳?林清好疑惑了。瞅着墓离的目光怎么看都是不相信的样子。

    “不相信我?”

    不是不信,是压根儿就不信啊,上次的工资都还没给了,虽然知道你会给。但是,拖工资这也很让人生气好不好?哼!姑娘是你们请来的大佛,你好好伺候我,还让我儿子免费伺候你的胃。没门。

    吃饭时间很快就过,工作期间的林清好十分的认真。

    六月的天气是真的很热,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也有些微妙。

    离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墓离出来了嘴角还带着笑意:“林小姐,上次让你准备的请帖都准备好了吧?”

    知道林陌桀是说六月十二,墓离母亲的生日宴。当站起身子,对着墓离道:“是啊,总裁,已经都准备好了。”

    “嗯,那天。你们五个都把时间空来,参加宴会。”

    几女眼中同时点亮,这种算得上是私人宴会的名额,竟然还有办公室几人,当笑得很是欢乐。

    见着几人反应之后,墓离又飘进了办公室,周雪倪小声道:“哎,你们说,这种宴会陪总裁去的不应该是昨日那个未婚妻吗?让我们去是几个意思?”

    “不知道,反正叫我们去,我们去就是了。”

    “只是清好,到时候可能你比我们要辛苦一些。”

    林清好微笑:“没事,都习惯了。”首席秘书跟一般的秘书还是有差别的,虽然说是五个一起去,到时候肯定是她要站在墓离身边的,就因为那两个字,首席。

    不一会儿,楚怜儿又来了,依旧是带着柔柔弱弱的表情,今日换成了仙女裙,衣抉飘飘,像是要被风吹走一样。

    走的时候,也瞟了林清好一眼,依旧是带着敌意。

    林清好无语,有这么恨我?每次走的时候都多看我一眼?

    “清好,我怎么觉得这楚小姐,老喜欢看你啊!”

    “是啊!是啊!”

    “而且,那种眼神,活像你抢了她什么东西似的。”

    林清好一笑:“可能是不满我给总裁安排女人的事情吧,以前这楚小姐没回来还好,这回来了,我还在安排。我这不是也没办法吗?”

    “也对,但是那些情妇又不是你能说走就走的。”

    “就是,这年头,秘书太辛苦。”

    “还是想想,星期六的时候穿什么衣服吧。”

    “还不都是千篇一律,晚礼服呗,到时候我们一人一个颜色吧。”

    “嗯,可以。那么,我就要浅蓝色吧。”张金芳道。

    “我要粉红色。”尹成兰说。

    “我看,我就白色好了。”夏雨荷道。

    “芳儿,你要什么颜色。我觉得嫩黄色挺适合你的。”

    “那我就嫩黄色。”

    “清好,你什么颜色?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嫩,不如嫩绿色好了?”

    “到时候看吧,哪能说什么颜色就能达成什么颜色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