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是没有想到慕天琪还会给自己打电话的,虽然弄到自己的电话号码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林清好心中就是莫名的有些不爽。

    本来就是班时间了,林清好也准备收拾东西自己回去了,却接到了慕天琪打来的电话。

    没办法,只好楼。班时间的人非常多,而慕天琪又是一身得体的西装,手捧着玫瑰花,靠在车前,英俊地面孔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林清好,抹上了一些宠溺。

    林清好无语,正准备切身而过,慕天琪却大步迈了过去,林清好正准备装作没看见,继续无视。她本就不愿与这个人有过多的纠缠,慕天琪看林清好想要走的模样,立即大声道:“清好。”

    林清好低着头,深呼吸一口气,走到慕天琪面前,面无表情道:“慕少,有什么事情?”

    在jk门前上演这一幕,不知道明日上班的时候有多少流言蜚语了。虽然她不在乎,但是……怎么说,还是有些在乎的吧?

    “清好,跟我还用那么生疏吗?这花送给你。”慕天琪温柔滴笑着,将玫瑰放进林清好怀中。

    林清好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皱了皱眉:“慕少,我说了。我帮不了你的,总裁的话你也都听见了。”

    “清好,你误会了。这次又遇见你,我七年沉寂的心又苏醒了,这次,我是真心实意要追你。”慕天琪温柔道。

    “慕少,这次跟人打赌多少钱?”林清好将花放进慕天琪的车盖上,微笑着道。还来这套?也太老情节了吧?

    “清好,你误会我了。”慕天琪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道:“我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慕少,这样说吧,你喜欢我哪点?”

    “你的优点和缺点我都喜欢。”

    “慕少,麻烦你说清楚一点,你到底是喜欢我哪儿。我改还不行吗?算我求求你,你不要喜欢我了。”林清好算是遇上了,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奇葩人物,竟然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啊。我有什么优点?”林清好微笑着问道。

    “清好,七年了,喜欢一个人还需要有什么理由吗?”慕天琪依旧温柔笑着,对于林清好的问题不正面回答。

    哟,聪明了嘛,林清好这样想着。

    “慕少,我发现人跟猪是不会有共同语言的。”语罢,转身离开。

    “清好,我是真心的,这样吧。我们找个餐厅,边吃边说。”慕天琪将花又拿到了林清好面前。

    林清好冷笑了:“慕天琪,我发现,这七年你变得最多的就是,脸皮变厚了。”

    “清好。你别这么说……”慕天琪依旧是温柔的笑意。

    林清好语气虽然是冷的,但是面上的笑容倒是没有消失,声音也大了一些道:“慕少,我说了,关于你们慕氏和jk的事情,那是我们总裁决定的,你找我一个小小的秘书是没用的。而且还弄出这种要追我的样子。我们jk的员工是很注意影响的,慕少。麻烦不要在我们公司门前,败坏我们公司的企业形象了。”你们慕氏不要脸,我们jk还要了。

    墓离的车子刚巧开到jk门前,就看着慕天琪招惹林清好。将车子开到两人身边停,又摇车窗。先是看了林清好一眼,又看了慕天琪一眼道:“林小姐,请你注意,公司是做事的地方,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总裁。这点我刚才也跟慕少爷说了。不过,总裁,现在是班时间。”你是没有权利管我的,况且您老后座还坐得有一位姑娘了,还正准备用眼神杀死我。

    “林小姐,可真够伶牙俐齿的。”

    “总裁哪里的话,总裁这么厉害,身为属的岂能比旁人差。”

    墓离眼角一抽,这女人又开始面瘫着骂人了,而且还是一本正经对着你微笑的模样。让人找不出要生气的理由,也没生气的理由。

    “墓总,你们公司难道规定班了员工也不能谈恋爱吗?我只是想来请清好吃个饭而已。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重新得到清好的心。”说完不认输的微笑着看着墓离,他倒是看出来看了,这墓离好像对林清好有意思。

    “这样,我跟清好就不耽误你和你的未婚妻的时间了。”慕天琪对着墓离说道,墓离嘴角笑着看着两人,没有说话,那目光看得林清好一阵心惊胆战,当不在理会两人,准备离开。

    墓离也不多说,直接踩着油门就消失在他们面前,微风吹过来一句话:“林小姐,若是愿意的话可以将你儿子也带上。”

    怎么可能愿意,百分之百的不愿意!林清好瞪着墓离远去的车。

    慕天琪这才想起来,他说怎么看墓离像是在哪里见过的。墓离这人虽然是jk的总裁盖,但是基本上都没露过脸。他还在疑惑怎么看着眼熟了,原来上次在游乐园看见过的那个人就是……就是墓离的儿子,长得那么相像,怎么就忘记了。。

    当震惊的看着林清好,林清好皱眉,这该死的墓离。突然间蹦出这句话干什么?还好因为墓离,那些员工班都走得比较快,不然就麻烦了。看了一眼控诉地看着自己,像是自己背叛了他一样的慕天琪,林清好坐进车内。

    她比较大方,每次都是将车开到jk旁边的小停车场,而不是jk的专属停车场。

    对着慕天琪礼貌道:“慕少,没事我就告退了。”说完准备踩油门。

    “清好,那个孩子是你跟墓离的儿子?”慕天琪颤抖着唇瓣问道。

    “你说呢?慕大少爷?”说完开车离开,慕天琪在原地皱眉。七年前原来她早就背叛了自己,那孩子看起来也就是六七岁的模样。自己都没碰过她,肯定不是他的孩子,哼!林清好!你竟然,星期六到底是什么日子?

    今日听老爷子也说了一次,等会儿去问问。哼!墓离,你都有未婚妻了还乱来,我看你怎么交代,若是决定帮我的话,就饶过你,若是不帮……你就等着瞧吧,让你身败名裂!

    慕天琪坐在车里,阴狠地想着。没有想到林清好竟然跟墓离有孩子了,当准备拿出电话跟林雪雪说一。又想起上次在墓离办公室内,林雪雪那副嘴脸。如今有了把柄在自己手上。这林雪雪也没多大用处了。

    林清好开车回家,脑中有些混乱。这慕天琪竟然知道了,不过刚才自己的话应该是让他误会墓离也是知道的。所以不会乱来吧?暂时还不知道这男人会有什么动作,林清好也只好等待了。

    礼拜五,中午。

    林清好没有想到,这慕天琪都知道自己有孩子了。还来纠缠,接到他电话的时候,都没插电将电话给砸了。这慕天琪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总之,不能让慕天琪跟墓离碰面,若是说起孩子的话,这慕天琪以为墓离已经知道是自己儿子了,说不定会乱来威胁什么的。

    当急冲冲的冲楼,最后上来的时候又是一束玫瑰。

    看着办公室里求知欲极其强悍的女人,林清好无奈,只好道,这人说要追她。正欢乐的说着,墓离就回来了,而且是跟楚怜儿一起。

    刚才从面上来,就听见公司有的员工在说,虽然这慕氏是最近有些困难,但毕竟是这么多年了。肯定不会垮的,什么什么的,听得他一阵恼火。

    “jk什么时候成了八卦公司?你们的工作都做完了?看来是太轻松了,不然怎么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聊天。”墓离很少发火,但是这明显带着冬天冰雪气息的话语,几人都听懂了,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几女瞬间变成了一本正经的模样,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敲敲打打。

    林清好倒是一直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刚才几女八卦的时候她手中也没闲着,墓离也不好发作,目光一偏却恰好看见那一束鲜红色的玫瑰。顿时脑袋想要爆炸,眼睛也进了脏东西,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走进总裁室,将门摔得发出了好大的声响。

    几个秘书都不抬头,做着自己的事情,总裁好可怕啊!

    楚怜儿看着怒火冲天的墓离,又看了一眼林清好,然后柔声道:“几位姐姐不要介意,离哥哥就是这样子的脾气。”

    “怎么会了,我们是员工。”林清好皮笑肉不笑道。

    几女也抬起头看了楚怜儿一眼,还真是未婚妻啊,这都帮着说话,不过这情,他们可消受不起。当没有说话,装作没有听见的模样。

    楚怜儿看看几人当自己不存在的模样,又看了看依旧笑着的林清好。脸色白了白,眼一偏,也看到了玫瑰花,当握着拳头,笑着道:“清好,这花是你男朋友送的吧?”

    “不是,只是一个追求者。楚小姐,若是没事的话你可以去找总裁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忙。”也不知道怎么,她最近也看楚怜儿不顺眼了。

    等楚怜儿进去之后,几人才抬起头来,周雪倪不满道:“总裁这是怎么了?以前也有人追我们公司的人啊,也不见他发火,不过那是个小职员。难道我们秘书就不能了?”

    “我现在有些不喜欢这位姑娘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