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书.☆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嘘!”尹成兰赶紧拦住周雪倪还没说完的话。☆☆

    “这是在办公室,这人都还没走了。”

    “也对。”

    这有女人的地方果然就是有八卦的啊!感叹一声,瞅了瞅那关上的门,大中午的就**,也不怕精尽人亡,林清好撇嘴,低头。

    办公室里,墓离正闭目养神,楚怜儿乖巧地站在他身后,细心的替他捏着肩膀。

    “离哥哥,怜儿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楚怜儿轻声道,她其实也知道这个未婚妻的身份。不过是个玩笑,可是她希望是真的,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墓离啊!喜欢到了骨子里面,几乎成了一种执念。

    “什么问题?”妖孽的眸子睁开,眼神有些犀利地看在楚怜儿脸上。

    楚怜儿吞了吞口水,小心道:“离哥哥为什么要让林清好在公司上班啊!”

    听到这句话,墓离原本微睁地眸子突然全开,眼眸低的寒气人不敢直视:“你不知道她是谁?”

    楚怜儿笑着,却笑得不怎么好,刚才……当又是温柔一笑道:“我知道清好是秘书界的首席交椅。”

    “那就不要明知故问了。”墓离又闭上眼出声道。

    林清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色,男子慵懒十足地靠在沙发上,精致妖孽地脸上似乎隐约透露出一种性感,紧闭的双眼代表着他在休息。身后女子温柔的看着她,低垂着眸,不知怎么,这一幕。有些不爽,心底泛出一丝酸气。

    “有事?”墓离抬起眸子,好似没发现这内有什么气氛不对。

    “总裁,我是想说,明天的生日宴。a市的每个集团的人都收到了请帖。”这是刚才夏雨荷说的,因为以前都是如此。

    “嗯。”

    “那没事。我就出去了。”说完之后,低眸子,眼前的这一幕是在嘲笑自己吗?林清好心想。

    “等等。”墓离突然出声,不喜欢林清好刚才露出的表情。

    “总裁。还有什么事吗?”林清好站在原地,离身后的门把就只有一步之遥。

    “你先回去。”墓离微微直起身子对着楚怜儿道,楚怜儿乖巧地点了点头,经过林清好的时候,眼神似刀地看了她一眼。林清好低头,无视她的眼神,她心情也很不爽,没事别招惹!

    “过来。”墓离微微冷着声音。

    林清好一听,怎么感觉这声音有些怪异?抬起头瞅瞅,那坐在沙发上笑得如此灿烂的妖孽是怎么回事?有病啊?

    “总裁。就这么说话也可以。你有事就吩咐吧,没事的话我就出去工作了。”刚才那一幕刺得林清好的眼睛很是不爽,不想理他。

    虽然工作中是不能带些私人色彩,那没办法。如今已经带了,要删除就直接把我开除吧。

    “真不过来?”墓离唇角微掀。笑得温柔,林清好觉得危险,准备转身就跑,却还是慢了一步。这死妖孽的动作还真是快啊!

    “这才过了几天,又恢复本性了?”将林清好控制在自己怀中,墓离笑着道,林清好动了动身子。却看见墓离身后的衬衣上有一点口红印,当那个气啊!自己一脚踢在墓离腿上,墓离顿时哼出声音。

    这妮子,手还真不轻啊!

    “你生气了?”墓离笑着。

    “总裁,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想起前几日有人说。这公司不是谈情说爱的场地。这没想到才过了几日就以身作则了,对于这公司的制度有谐疑而已,在考虑要不要辞职。”反正儿子已经能养活自己了,不工作也没什么。

    越看那个口红印越是不爽啊!真的很不爽!

    墓离勾起嘴角,一丝邪气流露出来:“你想辞职?谁给你的权力?嗯?”还在林清好脖子上面呼出一口气。然后抬头和林清好眼对眼,鼻对鼻,就差没把唇也触在一起了。

    “总裁,我想我欠的合约你是没看过吧?而且若是要交违约金的话,我也是没有意见的。”违约金好像也才那么几十万而已。

    听到林清好这么说,墓离倒是微微有些诧异了,对于违约金好像感觉很轻松的啊!

    “这么说,你是要辞职了?”墓离的眸色一片深沉,看不懂,只是知道当她说出要辞职时,心中很是不爽!

    “总裁,我只是打个比方,若是总裁继续办公室恋情的话,我想我们办公室也会谈论。这是避免不了的,毕竟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可我来jk,就是因为jk的工作环境。总裁也没有传出过什么流言蜚语,虽然我对于处理这些很顺手。但是总裁你要知道,有时候就是莫名的看着不爽。”林清好推了推墓离的手。

    “还有总裁,麻烦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又怎么样?”

    “总裁,你确定你不放?”林清好挑挑眉,带着些许笑意看着墓离。

    “林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我?”墓离低头,原本被额前浓密的发挡住的妖眸,散发出蛊惑人心的诡异光芒。

    林清好笑了,笑得有些灿烂,仅仅是因为他猜中了。

    是,她是喜欢他!不过也还仅仅是喜欢而已,她也终于明白上次为什么会扑上去给墓离挡枪,那个时候可能就已经有那么一点喜欢了吧。

    “总裁,我记得我说过的。”若是想让我喜欢你,很简单,拿你的心来换。所以她不会先承认自己喜欢他,因为谁先承认谁就输了。

    “说过什么?”墓离笑着,嗯,上次她说要拿自己的心来换是吧。

    低头看着目光执着的她,墓离心头有些颤抖,看着林清好的红唇似乎受了蛊惑一样的低头。

    为什么林清好没推开?因为她还没反应过来。

    一吻过后,林清好的面颊虽然有些红,但是目光里却多了一分黯然。刚才他们也接吻了吧,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上次在意大利,她也是亲眼所见。

    “总裁,虽然身为你的首席秘书,但是我想还不是私人秘书。若是总裁现在要解决的话,清好马上打电话给楚怜儿小姐,你的未婚妻。”林清好说完,穿着高跟鞋的腿微微上扬。直接膝盖冲着墓离老二去,身子突然被墓离放开,目光有些不可置信。这可是对付男人的好办法,绝对会放开手。

    “林小姐,你在不好意思什么?刚才你不也是没拒绝?”墓离嘲弄地笑着。

    林清好直直地看着墓离,怎么看怎么恶劣。当摇头失笑道:“总裁,我承认你长得好看,也承认自己花痴,但是太过于自恋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

    “林小姐,你觉得你这种说法能让我心服?”墓离还真的不知道这林清好在想些什么,明显就是感觉她生气的,可一秒她却笑得比谁都灿烂。

    “总裁,我想我并没有让你心服的打算,对于我一个秘书来说。所有的总裁在我眼中都是一个样。”都是种马类的,一夜一个。

    “林小姐,你这可是一棒子打死了一圈的人啊!”

    “我不这么认为,总裁也不必对号入座。”

    说着,用手擦了擦嘴唇,随后勾起一抹笑道:“总裁,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林小姐,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一些?”墓离眯起眸子,想要看透林清好,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懂,当伸出手又捏住林清好的脸蛋,林清好快速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个臭东西,每次都用这招!

    被墓离捏住脸颊,林清好说话有汹齿不清:“总裁,我只是说了我该说的话,若是惹得总裁不开心,还望总裁不要生气。”这个恶劣的男人,捏你娘啊捏!老娘的脸有这么好捏?笨蛋!

    林清好愤恨地瞪着墓离,目光有些委屈,眼角也泛红。对啊!委屈,就是委屈了,凭什么啊!

    当直接大声道:“我要辞职!绝对要辞职!”说完,就直接对着墓离的手一口咬了去,平日里的理智全都不在。

    “哟,敢咬主人啊?”墓离笑着将林清好的嘴巴捏着,看着她委屈得红了的眼眶。

    “墓离你这个猪!你放开我。”林清好大声道。

    “林小姐,你忘记这里是哪里了?”墓离的语气轻飘飘的,却让林清好瞬间回了神,突然间笑了:“总裁,我们这一幕被谁看到了都不好。我可不想因为你莫名其妙的就多了敌人,而且三天两头还对我来个绑架威胁什么的。”是啊,这里是jk,林清好你怎么可以忘记了。怎么可以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你的真性格中那么软弱的一面。

    虽然你知道这个恶劣的男人不会伤害你,可是他也不是你的啊!你忘记了,他有未婚妻了。明媚的眸变得有些黯淡,墓离皱起眉头。刚才自己说错什么话了?怎么变换神色变得这么快?

    “你怎么了?”伸出手准备将林清好的头抬起来,林清好却一巴掌拍开,找回理智地她冷静出声道:“总裁,虽然jk给的工资很高。但是总裁若是想开除我的话,也可以。”说完就不等墓离反应过来,直接走了出去。

    墓离呆愣了,的确是呆愣了。

    秘书室里,几人都没有发现异常,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林清好原本想着要不早退吧?可是想想,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早退?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