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午林清好都在跟自己做斗争。

    快班的时候,总裁室的门打开,自从中午过后这还是墓离第一次出来,脸上带着沉默,目光轻飘飘地,怎么看都有些怪异。虽然举止依旧优雅,可那紧抿的唇,还有冷冽的双眼,都让人觉得这位爷,又生气了。

    五女识趣地站起身子,随着一起班,林清好瞅瞅,又是在发什么疯?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五女很自觉的选择了总裁专用电梯旁边的员工电梯,电梯门同时被打开,林清好迈开脚步,夏雨荷几人几人进去了。刚才她晃了一神,慢了一步,却在四人惊讶的眼神中被墓离扯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还伴随着一句话:“林小姐,我想有些事情我还需要问问你。”

    电梯门关上,林清好欲哭无泪,虽然这最后一句话是算着向夏雨荷几人解释了。可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她可不可以说,她不想跟这只妖孽相处?

    林清好低着头,不说话。

    墓离凑到林清好耳边:“我时常觉得,我以前就在哪里见过你。”说完,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林清好一怔,这才让他回忆起,几乎每次都是这样的反应。

    林清好几乎是来不及多想,抬起眸子有信乱地看着墓离。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见着林清好这模样,墓离身子朝着林清好靠去,紧紧贴住她,一手将自己的脸固定住看着他的脸,一手竟然异常自然地放在自己腰上。

    林清好呆愣了一会儿,才微微咬咬牙道:“总裁,你的手,可以拿开吗?”

    墓离轻笑着,不但没有将手拿开,反而搂得更紧。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就像是连体婴儿一样。林清好在想,怎么电梯还没到,偷偷一瞄。这才发现,这流氓根本就没有按楼层,混蛋!

    墓离抱着林清好,将巴靠在她的后颈哪儿,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抹茶味。略微沉声道:“我很不喜欢你桌上的红玫瑰。”

    “你不喜欢是你的事,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跟我没有关系,你难道忘记了?你可是我的人。”

    “我记得我已经用我的命还给你了。”林清好冷声,明显的感觉到了身后的身子一僵,有将自己放开的想法,当继续道:“总裁。你是老板,我是员工。我不欠你什么,工作的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你们重视我的才华,而我为了工资。各取所需。”

    “是吗?”

    “是。”

    说完挣扎着想让墓离放开自己的身子,突地。却僵住了,明显得感觉到了身后有个硬物顶着她,现在她应该要是什么表情?惊慌失措?还是娇羞?可是她都没有,唯一有的是淡淡的苦涩,难道他的未婚妻没有满足他吗?

    “总裁,你也不过是半身思考的动物。”林清好淡声道。努力的伪装着。不让墓离看清楚自己真正的心思,是如此的委屈。

    “这样不奇怪不是吗?要是看见男人才勃起,那才是真正的半身思考的动物吧。”墓离一副今天天气很不错的模样,表情正常的不能在正常,就好像之前看到他沉着的脸都是一种错觉,这个时候竟然还面不改色地说着黄段子。

    说着还伸出手在林清好胸前的位置不断的画着圈。林清好嘴角一抽,面色有些微红。怎么就这个时候想起了七年前发生的事情。当有些咬牙切齿道:“总裁,你这是在非礼我。”语气有很大的不满。

    “哎呀呀,你才知道?”说完一副你真笨的样子,林清好的头被固定看向后面。脖子都快抽筋了。

    “总裁,你不会是喜欢我吧?”林清好笑着出声。

    “为什么?”

    看着墓离眼中带着些许疑惑,林清好就像是一个知心姐姐一样。不去理会那只在自己身上不断摸来摸去的手,“总裁,你是不是不喜欢别的男人送我花?也不喜欢别的男人来找我?”不然怎么说不喜欢自己桌上的花?

    墓离却笑了,有种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觉:“不喜欢别的男人靠近你……”不断地重复着这一句话,随后笑了出声道:“是啊,的确是不喜欢别的男人送你任何东西,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我的人若是沾染上了别的东西,那么我宁愿毁了。”

    林清好身子一颤,不明所以地看着墓离道:“你是不是有病?”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承认你喜欢我?而且还一厢情愿的以为我是你的,这是哪国的说法?我不是你的人,也不是你的宠物,我只是你公司的员工而已,仅此而已。”当然,还是你孩子的妈,这句话她是不会出口的。

    “我不喜欢你。”

    “行,你不喜欢我,那你现在就放开我。”

    “不放。”

    “总裁,我说你有病,你还不承认。你看你现在,我让你承认你说喜欢我,你说不喜欢,让你放开我也又不放,你到底想怎么样?”

    到底想怎么样啊,他也还不知道,总之就是不想放开。

    “承认吧,总裁,你喜欢我的。”林清好一副你就承认吧,我不会嫌弃你的样子,嘴角抽搐。这女人脸皮可真厚。

    “你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哪儿?”

    真要我说?林清好瞅了瞅墓离认真的面孔,有些自卖自夸道:“总裁,你不觉得我是集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人吗?”说完,就看着墓离将自己放开了,当就笑得特别灿烂。

    不可置信地盯着林清好,墓离从来都没有发现一个人能这么夸奖自己的,还智慧与美貌并存。虽然这话是没错,但是这怎么都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样子吧?当嘴角有虚筋道:“林小姐,你不觉得这种说法有些过了。”

    “抱歉,总裁。我不觉得,我这个人别的没有,就是自信很多。”说完,按了一电梯,电梯这才开始缓缓降,都闷在这里面这么久,也不按。他也不怕在里面窒息而死。

    “总裁啊,麻烦你以后千万不要说我是你的了。每次我都觉得浑身鸡皮圪塔只冒啊!我这小心脏受不了的,虽然我已经有儿子了,可是我才二十四,以后我可是要嫁人的,你这么老说我是你的,到时候我嫁不出了,你娶我啊?真是的,我还准备嫁个老公和他一起将我儿子养大了。”

    “别说了。”墓离看着林清好开始喋喋不休的样子,还想着要嫁人就已经非常不满了。

    “为什么不能说?”林清好有些不满了,怨气地看着墓离。

    “别说了。”

    “我就要说。”

    “行了。”

    “不行!”

    “你……”接来的话都被堵住了,墓离直接用唇堵住林清好的唇。林清好瞪大了双眼,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电梯停了来。这接吻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的,这墓离天分也高,自学成才,直接将林清好吻得快要窒息了,这才松开,看着外面瞪大眼睛看着自家总裁和首席秘书的这一幕,都眨眨眼,又低了头,墓离抬头,看了看也就那么两个人。还是自己的手兼员工,当直接拦着林清好的身子往外面走。

    其中一个男子,见墓离走出去了之后,这才将电话拿了出来:“克洛斯大人,刚才我们看见爷跟少夫人接吻了,还拥着离开公司了。”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另外一个有些呆愣的就道:“这件事情若是被公司里别的人先知道了,你知道后果?”

    见着那人点点头,这才离开。

    林清好一直走到外面都有些呆愣,被人看到了。当脸色白了,有嘘不守舍,墓离捏了捏她的脸蛋道:“不用担心,那是我的人。”

    他的人?也就是说:“墓家的?”林清好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是平静的,平静的不能在平静了。

    墓离低头,又在林清好唇上碰了一,点点头道:“没错。”

    这次蜻蜓点水的碰触,让林清好脸色红了。被墓离拥着走到车前,林清好看着车窗玻璃里面的自己,一脸微红,眼眸含情,唇瓣有些微肿,原本就红润的唇瓣如今更是娇艳了几分,不难猜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车窗里面的自己,墓离见她呆愣,满意的笑了,因为对面有个男人可是一直看着的,当然林清好没有发现罢了。

    故意将声音提高道:“我说了你是我的人,你就是我的人。”说完,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在林清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踩了油门就走了,汽车的尾气成功地喷洒在了她的脸蛋,唔,好臭!

    林清好反应过来,墓离的车子已经看不见了,摸了摸有些刺痛的唇瓣,该死的!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但是胸膛中这隐隐约约的甜蜜是怎么回事?她一直没有发现自己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可却被对面的慕天琪看了个正着。

    林清好看见慕天琪就皱眉,朝着自己的车走去,对面的男人快地朝着自己跑来。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