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麻烦你让一。”林清好看着眼前挡住自己路的慕天琪,微笑着道。

    “清好,你们明明的那么亲密了,你就跟墓离说一。他绝对是帮忙的。”慕天琪看着林清好道,刚才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慕少,我没有理由要帮你。”你不让路,那我绕着走可以吧?

    真是,难道没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吗?

    “清好,你真的这么绝情,不肯帮我?”慕天琪脸色沉了来,看着林清好。

    “我跟你有情吗?”林清好反问一句,又自己回答道:“没有,抱歉,我赶时间。”说完就走。

    慕天琪站在原地,看着林清好上了车之后离开,面色十分难看,林清好!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你现在在jk上班,本少爷会多看你一眼?你别做梦了!既然你不肯帮我,那就别怪我拆你台了!

    既然,墓离都没有公布出来,想必也是怕见了光。哼!明天晚上你们就等着吧!

    拿出电话给林雪雪打了过去,“喂,雪雪,明日的宴会你也会去吧?今天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吧,我有事情跟你说。就在我们平时经常去的哪儿,我等你,嗯,拜!”挂了电话,从街道横穿过去,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里面是林清好与林陌桀,两人都是笑颜如花的样子,那小男孩优雅的笑着,掀起得唇角跟墓离一样完美。

    甚至是更加优雅几分。

    礼拜六午。

    准备好的林清好跟林陌桀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出公寓,看到一辆劳斯劳斯停在哪儿,疑惑了一,就准备上自己的车。

    “清好小姐,这边。”林清好偏头,就看着杰克站在劳斯劳斯旁边,对着自己很热情的招手。

    当有些疑惑了,眨了眨明媚的大眼。“你怎么来了?”看到杰克就想起在意大利的一切,想着自己逃到西班牙还被抓住的一切,反正看到他就没什么好事。

    杰克面上的笑容突然间僵住了,怎么听都是不大欢迎自己的样子啊?有些小声道:“完了。我太不受人欢迎了,太不受欢迎了。”

    林清好走过去,安慰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这么一张脸,其实这也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受人连累了。”

    “受谁连累啊?”

    林清好疑惑,走到车子旁,透过车窗看见墓离坐在里面,一脸邪笑看着自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当,变换神情。微笑着道:“总裁,你怎么会到我家来?”说完快速看了看自家子,生怕正在弄电脑的林陌桀走了出来,那可真的就死定了。

    杰克见着林清好的目光眼角一抽,感情小少爷在家啊!

    “接你去参加宴会。还不进来。你是要在外面晒油?”墓离瞅着林清好,看着她穿得如此少站在外面给人看就有些不爽。

    “不用总裁,我自己有车。”说完林清好就准备走。

    墓离邪眸一眯,快速打开车门,将林清好丢进车里,然后坐在她旁边,关车门。动作一气呵成!林清好默。墓离,你丫的就是行动派的啊!

    林清好也是穿着露肩的礼服,而且还真的是嫩绿色,在夏日里看起来十分舒服,而且她皮肤白嫩,长发挽起。没有流露一丝刘海,略施粉黛,简直就像是丛林中的精灵一样,原本就外表清清纯纯,看起来更是小了几分。那双凤眼看起来更大。

    墓离的目光从上到,最后落在若隐若现的胸-沟哪儿,肆意的眼光打在林清好身上,林清好咬牙微笑道:“总裁,看完了吗?”丫的!你这打量货物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要死了?真是的!

    墓离笑了,凑近林清好道:“没想到看起来听骨感的,原来还是很有份量的啊!”将眼神直接留在林清好锁骨方,墓离邪笑着说道,前方开车的杰克眼角一抽,开始封闭五官,他什么都看不进也听不见,看不见听不见,看不见听不见。

    林清好忍,当又露出笑容道:“谢谢!”丫的!去死吧!没见过女人啊!来找你的女人多得是比自己胸大的,你去多咬两口吧。

    “林小姐,你这么咬牙切齿的模样,我得罪你了?”最后那个疑问句问得很轻,因为声音就从自己耳边传来,林清好一抖,脸颊红了红。

    “没有,总裁。”怎么还不到啊,怎么还不到!不留痕迹的往边上挪了挪,林清好一本正经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我怎么看都是有,林小姐你不想去?礼物都没有准备。”墓离看了看林清好就拿了一个手拿包,其余什么东西都没。

    林清好看了墓离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你才知道我不想去,笑着道:“宴会需要秘书陪同,总裁放心,这点道理我懂。”要不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去,墓离就听成了这个意思。

    “林小姐,觉得我为难你了?”

    “总裁言重了。”

    “林小姐,你胸前带的项链好像我没见过。”墓离看了看林清好胸前一颗绿色,像猫的眼睛一样的宝石,泪珠型,这么搭起来很好看。

    “这是我的,总裁没见过也很正常。”林清好低头,这是她自己设计的一条项链,虽然最后是夏衣当作生日礼物送给自己,但是毕竟是自己设计的。

    “你还会设计东西?”

    “我会的很多。”

    “洗衣做饭?”

    “这些也会。”

    “你很喜欢绿色?”

    “我喜欢猫。”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你喜欢猫的眼睛?”墓离有些诧异,很多人都讨厌猫,就是因为它的眼睛很恐怖,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对。”虽然有些意外墓离能猜到,但是林清好依旧点了点头。

    “你怎么戴了戒指?”墓离拿起林清好的手,看着上面同款同色的戒指有点不顺眼。

    “这是一套,名叫唯一。而且,我有预感,等会儿会有人为难我,避免我输得太惨,先做一准备。”林清好笑着道。

    “你到是未雨绸缪。”

    “这是懂得保护自己。”林清好轻声说道,墓离心头一颤,是啊!保护自己,他看过她的资料,七年前养了自己十七年的父母不是父母,决定不用他们的钱,独自去了英国,那个离开前就不能生存的地方。

    之后,林清好没有说话,墓离也没有说话,墓家老宅好像很远。林清好都快要睡着了,当车子开进一处充满英伦风格的城堡里,林清好才反应过来。没人知道,她很喜欢英伦,仅仅是因为喜欢他们的城堡风格。

    两旁的树木很有气势,通道很幽静,有一种古老的气息,时刻提醒着,这是古老的家族墓家,那个传承几百年的军火世家。

    “总裁……”林清好叫住墓离,难道自己就跟着他这么进去?虽然有些猜想,但是她还是怕遇上某人的未婚妻,又用一种杀人的眼光看自己,然后宴会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了,那个时候恐怕宴会一结束,所有人面前都是她的资料。

    想到那种局面,她就有些头皮发麻……

    墓离身着白色西装,五官妖孽精致,皮肤白暂,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看得林清好一个晃神,她是真心觉得这宴会会发生点什么。

    “林小姐,你的笑容了?”墓离笑着问道,很是优雅,优雅像妖孽。

    林清好闻言,立即露出跟墓离很是相像的微笑,优雅,上前几步,主动勾起墓离的手臂,墓离扬扬唇,眼中一抹笑意划过,却没人发现。

    这样和墓离一起出现,让林清好少说也有一些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参加这种宴会也不少,可旁人的人终究是不一样啊!

    每次他一靠近的时候,总是会紧张一些。

    “林清好,你别跟我说,你在紧张?”难得看到林清好脸上露出一点紧张,墓离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有种蛊惑,有些性感。

    紧张吗?

    是有那么一点。

    林清好想着,唇角微微扬着。

    墓离心情也不错,对于林清好的状态很满意。

    只是懒得去回答墓离的话,不知道又会怎么挖苦自己了。只是和他一起出现,有些不适应罢了,毕竟……毕竟……

    “林小姐,僵尸附了你的身?”

    看吧,她就说没好话,这个人一向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怒火冲天却不能表现出来,这周围可都是人啊!这些侍者一个个都穿着服装,做着自己的事情,林清好很想将墓离踩在脚底,狠狠地蹂躏。不过却是真的将心中那点不明的想法给吞灭了,本就优雅的笑容,又是活生生的优雅了几分,显得亲切高贵。

    大门敞开,林清好跟墓离携手走了进去,这两人无疑是耀眼的。他们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们身上,这就是jk的总裁啊!有的人小声嘀咕道。

    目光有很多中,羡慕的,不屑的,鄙视的,样样都有,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回事。还好有些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的目光还真是要吃人的样子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