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看吧,她早就该说明不想来的,这就像是大杂院的猴子一样。

    “林小姐,注意你的招牌笑脸。”

    “是,总裁!”丫的!你怎么不去死?这话她暂时还不能说出口的,因为要死的话他绝对会让自己先死的。

    林清好默,怎么老是这种悲观的想法,难道她其实,就是一个忧郁的人……?

    “林小姐,被人注视的感觉怎么样?”

    “要说实话吗?总裁。”林清好小声道,脸上依旧是优雅得体的微笑。

    “当然。”

    “这感觉嘛,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不能吐出来。”林清好一本正经地说着。

    “林小姐,你这比喻还真够生动形象的。”

    “哪里,总裁教导的好。”

    “林小姐,我有教你伶牙俐齿吗?”

    “总裁,你做上司的这么厉害,身为jk国际总裁的首席秘书,我怎么能差了。”这话好像黑执事里面,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经常所说的一句话,身为夏尔凡多姆海恩家的执事,怎么连这点都不能做到。

    上司,属这种话,林姑娘也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

    林清好迈着优雅的脚步,墓离也放慢脚步和她一致,看起来就是一対璧人。林清好不留痕迹地紧了紧手,对于打探在她身上的目光稍微有些不满,因为啊!看旁边墓离的时候还是倾慕,看自己的时候就像是抢了她们口中的骨头一样。

    这种眼光她很熟悉,很熟悉,但是不代表能习惯。

    林姑娘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以德报怨这种事情她是做不到的,缓缓地将众人的脸收在眼底,嘴角笑得更灿烂了,因为她发现,有好多女人都是跟墓离有一腿的人啊!难道这么看着自己。哼!真是不开眼,你们这样,让我以后如何给你们安排了?

    “林小姐,你这笑容真难看。”

    “是。总裁。”

    “……”墓离默。

    楚怜儿正从楼梯来,脸色瞬间惨白,看着林清好的目光恨不得吃人。旁边,威克斯笑着道:“怜儿,你若是想让离生气,你现在大可以闹一场。”虽然是温润的话语,可楚怜儿却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她了解威克斯这个人的,除了墓离的话,他谁都不会介意。也不会去管她是谁的妹妹。

    “不用你提醒我。”楚怜儿三两步走楼梯,目光一直跟随着林清好,眼神阴羁地可怕。

    整个宴会大厅看起来极其奢华,如同皇族一般,就算是不起眼的某件物品。都是流传很久的古董。因为林清好恰巧看见了,英国某位女皇陛带过的项链,这才发现。这里面之物,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林清好……”楚怜儿握了握拳,她不甘心,可是却不敢在这个时候放肆。

    李嘉怡的生日宴,不是谁都敢造次的。此时林清好才想起来,这不是总裁自家吗?那他干嘛和自己一起进来?

    “总裁,这是你家吧?”

    “嗯。”

    “那你搞出这么引人注目事情是为了什么?”

    “我喜欢。”

    你太强大了,真是太强大了!这么一个理由你也能说出来。

    “林小姐,将你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先给我扔掉!”墓离看着林清好那目光就知道人、她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

    赶紧出口说道,要是等她去乱想。这妮子想象力也是丰富的人。让她这么想去,那还了得?

    宴会的某个角落,林雪雪和慕天琪正呆在那儿,震惊地看着墓离和林清好。又倏地想起那个跟林清好相似的男子,她本来还不怎么相信慕天琪的话。可现在出现的这种情况,却让她不得不去相信。

    “天琪,我真的相信了。你看,那小孩,分明就是跟墓总裁长得一个样。”林雪雪瞪大的双眼,说明对眼前的事实很是惊讶,可又不得不去相信。她一点也不怀疑,若是有其他人也看见了那个小孩,恐怕跟他们有一样的想法。

    李嘉怡站在宴会中央的台子上面,看着自家儿子带着儿媳妇走上前来,扬起了一抹笑。这小子,还算是做好了一件事情。

    虽然李嘉怡这人大家都不怎么熟悉,可jk这么个大名,谁敢不来?说得好听一点是生日宴,可在这些人心里,就是一场让上流社会的人聚齐的一个宴会而已,对于女子来说,这将是她们找到另外一半的好机会。

    所有大大小小的企业都来了,托关系,找人,挤破头都要搞来一张邀请函,原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的,硬是来了这么多,林清好嘴角笑着。要不是这大厅有这么大的话,这么多人站不吧?

    虽然女人的目光都是放在墓离身上的,可也有不少男人的目光是放在林清好身上的,一袭绿色,项链,耳环都是绿色,微微扬起手的时候能看到那纤细的手指上面也有一抹绿。正想看清楚时人却已经走远。

    林清好的出现,多了一抹神秘的色彩,谁都知道jk总裁是神秘的,可首席秘书也是同样神秘。上班几个月,前两个月却不见人影。

    男人的目光落在林清好身上,脸蛋清纯秀雅,穿着清丽脱俗,绿宝石的项链和耳环点缀着她的高贵,慕天琪眸色暗晦,真想撕碎她的礼服,看看礼服面是一具多么姣好的身姿。

    稍微有些眼光的人,就能发现这是今天才出的一款限量版的礼服,那个隐秘的著名设计师。总是大胆的设计,颜色采用也很大胆。托关系都拿不到一套的,竟然让她给穿上了,林雪雪脸色很难看,不过是一个被赶出门的女人,竟然如此光鲜艳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还有她胸前和耳朵上面带的,都是限量版,而且是全世界只有一种的东西,折让她如何不嫉妒?不止是她,所有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的出来,她这一身华丽的装饰。

    所有人都想着,这是墓离送的,看来每个秘书果然都是跟总裁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啊!连jk都不意外,原本很多女人都不会去打墓离的主意,因为他不近女色。可最近圈子内却传出了,墓离每天一个女人,成功从好男人迈向大众情人,国民男人。

    楚怜儿也是因为她一声装扮,以为是墓离送的。在他们眼中,林清好只是一个秘书而已,哪里有钱买得起这些奢侈的东西?

    那绿宝石曾经也在珠宝界轰动一时,只是传言。那是有人亲自设计给自己的,所以很多人对于它都是缘悭一面,可偏偏就是这样,才让人想要得到。

    它没有多余的名字,但却有个很俗的名字,唯一。一套都叫做唯一,也的确做到了唯一。

    名媛们看到它之后,那有些红了的眼也能理解,毕竟,众所周知,这是全世界只有一套的珠宝。

    都打定注意是墓离送给林清好的,可这寓意是什么?唯一,难道是想借此机会说明什么?可前不久不是传出他的未婚妻是叫楚怜儿的女子吗?也是个神秘的女子,只知晓不要随便去得罪。

    楚怜儿讨厌林清好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墓离身边一直没有女人。可在意大利的时候他就与她同睡,回来之后又知晓林清好就在墓离手上班,而从小到大都认为自己是他未婚妻的楚怜儿,自然就是心中不甘。

    嫉妒,心痛,让她都恨不得将林清好给撕碎,可她不敢!她怕墓离会生气,所以她忍!

    楚怜儿眸光含泪地看着墓离和林清好,心中的悲戚越拉越大,已经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很多人都在小声嘟囔着,林清好倒是面不改色,从进来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也都为李嘉怡祝寿了,也没她什么事了。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一样,林清好看去,却见楚怜儿一脸悲痛地看着两人,头皮一阵发麻,将墓离还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扯了扯,墓离疑惑地低头,林清好用红唇努了努,示意他看向对面楚怜儿的地方。

    墓离看向楚怜儿的时候,自然是看到了她有些痛苦的表情,就那么一瞬间林清好就离他远了一步,走到一边拿起一杯香槟,抿了一小口。墓离皱眉朝着楚怜儿走去,楚怜儿见墓离要过来,有些惊慌,转身就往外面走,墓离眸中闪过冷色。还来不及跟林清好说一声就直接追着跑了出去。

    这一幕不少人都看见了,因为一开始眼光就放在几人身上,顿时,在全场人的眼中,林清好就像是一个笑话。

    这本就是墓家办的宴会,可墓离却带着林清好高调的出场,让林清好在众人眼中成了一个高度,可一秒,就见林清好从这高度摔了来。不少人都是这么想的,看向林清好的目光没有一丝友善,看看,这一身的着:“刚才那个女子叫楚怜儿。”

    这一句话就自然让人想到了很多,这墓总裁看到自己未婚妻之后就将林清好丢在一边了。这就说明了林清好跟其余女人是一样的,虽然高调的出场,可走的越高。摔来的时候就越好看不是吗?这一身的装扮看来也是因为枕边风来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