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林清好,所有人知道的不多,直知道她是墓离的首席秘书。可这么久不去上班,他们也猜到了一些,只是没有想到真的猜准了。

    林清好这是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几人面前,而且当秘书的样子也不长,又是第一次与墓离如此出场,认识她的人不多,只是看着她年轻漂亮,自然就想到这两人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明了的笑笑。

    虽然有些人听到小道消息说,她是伦敦界的首席秘书,可看起来这么青涩,咬一口都嫌酸,这真的跟传言相差有些大啊!

    本来这些人还不会这样大胆的打量,可偏偏被被墓离来了这么一招,这倒是让林清好成了众人眼中的出头鸟。

    每个死角,都有人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林清好,林清好优雅的拿起杯子。

    面上依旧是优雅得体的笑容,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早就习惯了。话是这么说,可被人这么打量心中还是有些不爽的啊!

    而且,喝的酒也是有着苦涩。

    墓离啊墓离!你这个混蛋,她就说嘛,之前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可却没有想到墓离也跟那些人一样,将她丢!混蛋!早就表示了她不想来,可他偏偏要她来,若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幕,她是断然不会来的。

    “清好,你没事吧。”慕天琪眼中带着笑意看着林清好,眼光一点都不掩饰的在她身上打量,林清好微笑:“慕少,这话怎么说?”

    “墓总裁他……”

    “你说这个啊,那个女孩叫楚怜儿,是他的未婚妻。总裁这么追出去不对吗?”林清好微笑着问道。

    不远处,与一些贵妇人坐在一起的李嘉怡皱眉。这墓离又在搞什么花样,将自己的儿媳妇丢在这儿,让人为难。对着旁边的人说了声抱歉,失陪之后就朝着林清好走去。众人知道又有好戏看了。这看来就是男主角他妈跟小三大作战,都以为李嘉怡是要去教训林清好。

    林雪雪眼角也看到了这一幕,说不定还能引起这老夫人的好感了。当将慕天琪一拉,对着林清好就尖锐地嘲讽:“哟。我的好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见林清好不理会自己,林雪雪也不来气:“哎,这人啊!要是又自知之明就好了,明明就是只鸡,却偏偏以为穿了身羽衣就变成了凤凰,可惜啊!这就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鸡还是鸡,终究也变不成凤凰。你说说你,还待在这儿干什么?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觉得丢人啊!这墓总裁去安慰楚怜儿小姐了你这又算是什么了?”

    大红色的礼服穿在林雪雪身上,怎么看都有些不搭,这么喜庆的颜色竟然被她穿得如此俗。不过这一身的风情倒是显露了出来,十分性感,但是这一红一绿站在一起,真是红配绿,丑的哭啊!

    林清好一直淡入春风,唇角微微扬起,眸光淡泊地看着林雪雪一直说一直说。她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不远处,威克斯眉头一皱,这要是让墓离回来,还不直接把这个叽里呱啦的女人给当场解决了。而且若是发现自己没去帮忙,那可就有得看了,也朝着那边走去。嘴角带着温润的笑意,看得一旁的女人,都掩着小嘴轻笑。

    “呀!乍一看还以为是那全世界只有一套的唯一了,这么凑近一看,好像是假货哎?莫不是真的已经送给别人的。墓总裁买了仿真货给你?”说完啧啧啧几声,脸上全是嘲笑。

    林清好看林雪雪的样子似乎有些上瘾了,也就不说话,慕天琪在一边一点都没将林雪雪的话听在耳中,脑袋里全是叫器着将林清好扒光的冲动。看起来十分恶心,不少人虽然站在远处看着,却不敢走近,那个优雅笑着的女子,似乎让人有些不敢接近。

    “你看你这一身绿,是不是就想向大家表明你的身份?我说你还真是有勇气啊!林清好。”林雪雪嘲笑道。

    林雪雪看着林清好终于将目光看向自己了,又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林清好一句话气得差点没背过气:“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还是你是演员?这个时候起了兴致,在记台词?”林清好笑着,这笑仿佛有治愈功能一样,感染着周围的人,不自觉的也笑了起来。

    听到耳边传来的笑意,林雪雪一看,周围的人都在笑着,她面色一变。林清好只是这么一句话就将她给羞辱了,她说了那么久旁边的人都是看好戏的样子,此刻却都笑了,难道是在嘲笑自己?

    当一个冲动道:“林清好,你还装作不认识我?难道你忘记了七年前是被谁的父母赶出家门了?这个时候还装什么无知了?我们不是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吗?”林雪雪不屑道,声音有些高,又看了看旁边一直看着林清好的慕天琪,嘴角嘲讽一笑,然后高傲地对着林清好道:“难道你忘记了,七年前你的男友可是抛弃了你选择了我。”

    慕天琪脑中的想法都被林雪雪这一句话给惊醒,温柔的笑意有些挂不住,面色带着些许尴尬,看了看林清好。

    他最近可是想着林清好来帮自己的忙了,这林雪雪……

    “林雪雪小姐,我以为你是一个修养好的姑娘,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就算在怎么光鲜艳丽。都还是改变不了你的本质。”林清好笑着:“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当小三当得很光荣?捡别人不要的破鞋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噢~我知道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林雪雪小姐自己也是一双破鞋,自然捡到破鞋时,会觉得异常光荣。你说我说的对吗?捡了破鞋还一副光荣的模样,我想这个世界也没有多少人能做到了吧?你不妨将你以前的风流事迹多说点,老是挂着这事有什么好的,还是说,你其实除了这件事就没有什么光辉的历史了?”林清好面色没有多大起伏地说出让人目瞪口呆的话语。

    那淡定的模样,差点被把人给气死。

    林雪雪觉得难堪,伸出手就准备朝着林清好脸上挥去,却被人握住,一双纤细修长的手,上面还透露出点点绿色。

    威克斯和李嘉怡的脚步一顿,旁边的人也是面露惊讶,因为那个出手截住林雪雪手的人。不是别人,是林清好!

    面上依旧是带着笑意:“林雪雪小姐,若是我没记错,这是我们公司总裁墓离的妈妈的生日宴,如此说来,我是首席秘书,算是家人,你只是一个客人而已,况且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给你们林氏也发了邀请函了。”

    “林清好,你装什么主人,你不过就是一个……”

    “雪雪,少说两句。”慕天琪面色一变,扯了扯林雪雪的手不让她说话。

    林清好双眸微微的眯起,有丝危险,面上依旧是带着笑意:“林雪雪小姐说的对,我不是主人。”说完,摇晃了一酒杯。

    这个时候李嘉怡也走了过来,威克斯也站到了林清好身边对着林清好笑笑,看了看林清好一只手还握着林雪雪的手没松,当笑着道:“清好,你拿着这脏东西也不嫌累,丢了吧。”林清好这才发现自己还没将林雪雪的手放开,点了点头道:“你怎么来了。”也顺便将林雪雪的手松开了。

    “你们两人是谁?”李嘉怡站在林雪雪跟慕天琪面前,克洛斯站在她身后,冷冽的眼光瞅着两人。

    “墓老夫人,你好,我是慕氏集团的慕天琪。这位是林氏集团的林雪雪。”李嘉怡嘲讽一笑,这两人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们公司出现的一幕一幕不就是她吩咐克洛斯做的吗?

    “克洛斯,看来你办事不利啊!”李嘉怡看着林雪雪两人道,不然这两人怎么还能弄到邀请函?

    这边解决这边的事情,林清好却跟威克斯在闲聊着,威克斯拿出手帕递给林清好。林清好接,将手中酒杯也放,擦了擦手,李嘉怡眼角看见这一幕,一抽。嫌自己脏了手啊!儿媳妇你这太伤人了!

    “刚才的问题你不用回答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林清好说道,她怎么忘记了这人跟墓离是好朋友来着,不对这也说起来是自家儿子的对手吧?这意大利和俄罗斯都在他手中,可墨西哥和美国却在自己儿子手中。

    “知道就好,这两人是谁?”威克斯问林清好,林清好看了正在跟李嘉怡道歉的两人道:“公司要破产的人。”

    李嘉怡也没怎么为难这两人,因为她还想多看看儿媳妇收拾这两人了,当示意了克洛斯一眼,看了看这两个碍眼的人之后,就要离开,身后克洛斯直接将她没有说完的话继续出口

    :“你们两人若是想在这里闹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们出去。这生日宴是喜庆的,沾点血腥是好的。”说完推了推眼镜,有些邪恶光芒迸发出来。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