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克斯一个人yy着,嘴角有虚搐,想到一协面,脸上温润的笑都有些挂不住。

    楚怜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解问道:“威克斯,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都叫你半天了你没理我。”微微嘟了嘟嘴,柔美的脸上有些不满。

    回过神来的威克斯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楚怜儿,干笑两声:“也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笑话而已?”

    “什么笑话?”

    “你想听?”

    “嗯,我心情有点不好,你说给我听听吧,威克斯哥哥。”这一声威克斯哥哥让他有些呆愣,随后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温柔笑着道:“好,我讲给你听,有一男一女晚上约会的时候,一时玩性大发想要玩赛跑,女子跑得慢,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女子很聪明,见追不上男友就相处了一个办法,她大声的指着男友大声叫道‘抢劫啊!抢劫啊!’路人都帮助女子拦住男友,男友无奈只好停了脚步,然后女子轻松地就超过了男子。女子超过了男子很高兴,可不一会儿又有一个新问题出现了,男子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可是她已经筋疲力尽了。女子见甩不掉男友,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指着男友大声叫道:‘非礼啊!流氓!’然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威克斯笑着。

    “什么事情?难道这些路人都跑上去将那个女子的男友给揍了一顿?”楚怜儿疑惑地问道,维尔克斯笑笑摇了摇头。

    “这个方法肯定没有奏效是不是?”楚怜儿又道,威克斯点点头,见威克斯一副你猜猜结果是怎么样的,她就觉得不妙。

    “威克斯哥哥,还是你直接将故事讲完吧,我真的猜不到。”女生有时候有个特权,就是不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撒撒娇,这个时候楚怜儿充分地用上了这个。果然。对男人是见效地,威克斯继续。

    “女子这个时候发现路人都停了脚步这是事实,可一大部分的男性路人看着女子的男友,都露出包含了。同情,钦佩,怜悯的目光看着。而另外一部分的长得比较安全的女性路人都是露出羡慕,嫉妒,等等不同的情绪看着她,女子郁闷了。这什么情况?这些人的眼光让她很是郁闷。”

    “是那个女子长得不怎么好看是不是?”楚怜儿笑着,眼角弯弯地,很开心的模样,威克斯点点头,刚才楚怜儿说的是长得不怎么好看。而不是直接说人家长得很丑。这点他倒是觉得欣慰,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不想她跟墓离在一起,但是身边的人能开心,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

    “林小姐。你确定你要回去?这个时候?”

    “是的,总裁,我很确定,确定以及肯定。”

    “那先去跟我妈妈说一声吧。”墓离没在反对,直接扯着林清好的手朝着李嘉怡坐得地方走去,脚步有些急促。

    “总裁,我不着急。你走慢点,我腿短。”刚才不让自己走,这又恨不得将自己立马赶出去的模样,她很无语啊!

    “你刚才不是很急吗?跟我妈妈打个招呼了直接走就可以了,林小姐,貌似你没送礼物。”墓离提醒着林清好作为一个秘书竟然都没有送礼物给上司的妈妈。是件很大的罪过。

    “总裁,我没想到你这种人会叫妈妈,我以为你都是直接粗狂的一声‘妈’来着,看来我看错了。”一副原来你是乖孩子的模样,让墓离忍不住面色一黑。这该死的丫头,又带着微笑说出气死人的话。

    “还有总裁,我为什么要准备礼物啊?不是说了我要辞职了吗?我辞职了就不是你公司的了,而且,我是有能力的人,为什么要讨好上司的家属?”明显地指出墓离这话的漏洞之处,让墓离面色更黑了,看着林清好,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墓离给掐死一样。

    墓离不在说话,直接扯着林清好就走到李嘉怡身边。

    “妈妈。”李嘉怡正在跟人说话,面上带着微笑,听见一声妈出口,李嘉怡偏头,骂出声:“谁他妈……”然后看着自家儿子牵着儿媳妇的手到了自己面前,嘴巴张了张,一副受了不少惊吓的样子。

    林清好看着这墓离的妈妈,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很年轻。就算说是墓离的姐姐也大有人相信的,当礼貌的笑了笑:“夫人,我是墓总的秘书林清好,是这样的。我想回去了,又想着直接走不大好,所以过来跟你打个招呼了再走。”

    李嘉怡神情有行惚,这可是第一次跟儿媳妇说话啊!有些紧张,表情也还是有些呆愣,身边克洛斯咳嗽了一声,却没能将李嘉怡给唤醒,当俯身子凑在李嘉怡耳边道:“夫人,你再不醒来,你在少夫人面前的形象可就没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就看见李嘉怡本来呆愣地脸突然笑了。

    目光盯着林清好与墓离拉着的手,林清好随着看去,这才将墓离的手拿开。优雅一笑,一点不好地意思都没有,墓离对于自家母亲这种失态的行为很是惊讶,却见到一幕的时候微笑了起来,很明显,她很喜欢林清好。

    “你就是清好啊,来,先坐这儿陪我说说话吧、”李嘉怡看着两人的手因为自己灼热的目光分开了,就一拉住林清好的手说道。

    “不了,夫人,我家里还有一些事,要回去的。”李嘉怡面上有着明显地失落,可转念一想,儿媳妇这回去不是陪着孙子吗?当也没那么不开心了,拉着林清好的手道:“墓离这小子很奇怪吧?笑起来有没有觉得像妖精?”

    林清好有些惊讶了,这夫人怎么跟自己一个想法?不过当着人家说她儿子不好的话,好像挺无理地吧?犹豫了一会儿,林清好微笑着道:“夫人,我跟总裁相处不多,所以还没有见识道这些。”不反驳你的观点,我说自己没看见可以吧?

    李嘉怡垂了垂眸子,看来儿媳妇不好糊弄啊9准备说些什么就听见墓离冷酷道;“妈妈,她要回去了,我让人去送她。”说着,不等两人继续啰嗦就走了。还待去,不知道,老妈还准备说,那到时候在林清好面前可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

    李嘉怡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用手肘碰了一克洛斯道:“你说,这两人出去,是不是去约会了?”

    “夫人,这个,我不清楚。”克洛斯的中午好了很多,至少这几个断断续续的字是用中文说出来的。

    “离哥哥这是要去哪儿?我去问问,威克斯哥哥,你拉着我干嘛?”眼睛一刻都不离开墓离和林清好的楚怜儿看到了,林清好与墓离并肩准备离开。当心中又是一酸,准备站起身子却被威克斯拉住了。

    “怜儿,我说的话你都有听进去吗?”威克斯笑得温柔,却有着一丝寒气。

    楚怜儿睫毛颤抖,语气有些轻:“我当然听进去了,可是威克斯哥哥,二十几年的感情。岂是你说让我放弃,我就能在一夕之间放弃的。威克斯哥哥,你能不要为难我吗?”语气轻的若不是威克斯就站在她身边就听不到。

    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开手,这一放手。又会出什么事情他不敢保证,读书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做过冲动的事情,所以他不放。

    见威克斯依旧不放手,看着墓离跟林清好朝着门口走去的背影,嘴角苦涩地扬起。楚怜儿面色挫败地坐在那儿,不说话,威克斯依旧笑着,不能让离有遗憾,唯一的办法就是看着楚怜儿。黑道出来的人跟普通人还是有区别的,因为他们心会比较狠!

    楚怜儿也是,虽然外表看起来单纯无害,可死在她手中的人也不是少数了。缺胳膊断腿都是轻松的,植物人,毁容,被硫酸泼。活得像个精神病一样的人也很多,而且都是拜楚怜儿所赐,偏偏她每次做完之后就会遗忘掉。

    威克斯若有所思的模样让楚怜儿有些奇怪,她眉宇间有着疲惫,似乎这些人都将她当成恐怖分子来看待了?

    “威克斯哥哥,你不用这样,我不是没有追出去吗?”楚怜儿笑笑,有朽涩,所有人都不赞同她喜欢墓离,也都不看好,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坚持着。有时候她也会问问自己,到底是在坚持什么,可结果……却没有答案。

    楚怜儿地话语很柔和,很轻,就像是一个人说着,威克斯温润的目光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怜儿,笑笑,女孩子经常哀愁着可是不招人喜欢的。”威克斯将楚怜儿的头抬起,摸了摸她的发丝,温柔道。

    “威克斯哥哥!你说错了!”楚怜儿抬起头:“我看了不少的中国古装电视剧,男人都喜欢柔弱一点的女孩子,给人保护欲。”所以她从来都是在墓离面前温温柔柔,说话都不大小声,就算是受了委屈,也是难过的哭,因为小的时候他说过,他要娶那样子的她,保护这样的她,虽然时隔多年,可她依旧记得。

    他一时无语,感觉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