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之中,引人注目的有两对,一是,林清好跟墓离;而是楚怜儿跟威克斯。

    可偏偏这两对里面的男人都是林雪雪的目标,而此刻都被人给占了,林雪雪心中很不满。这女人,脑子一发热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完全忘记了前因后果,只是想报复了再说其他的,这种人,就是林雪雪。

    此刻,林雪雪看了看楚怜儿跟威克斯,又看了看墓离和林清好,不停地打量;然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一样地看着林清好,眼见着林清好要走出大厅了,不顾慕天琪的阻拦,大声道;“林清好,你站住!”声音大得,动听地音乐声都被遮盖了。

    林清好停住脚步,回头微笑着:“林雪雪小姐,你有事情吗?叫住我?”

    林雪雪完全忘记了要说什么,只知道看着墓离站在她身边。又想起刚才墓离给的难堪,周围人的嘲讽,这一切都是林清好给的,若是没有她就不会这样。害得她刚才都抬不起头,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之后,林雪雪甩开慕天琪的手,对着林清好就嘲讽道:“林清好,你可真有本事啊!都是一个上小学孩子的妈了,还要去勾引墓总,你可真是能干啊!”说完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这孩子的爹地好像就是墓离。

    不过她也不怕,挑衅地看着林清好。若是她敢开口地话,就让这两人身败名裂!私生子,说出去毕竟不好听,孩子都那么多了,也没见两人结婚,看来墓离是不打算娶林清好的,不然怎么还不娶?这么想着林雪雪又理直气壮的几分。

    一旁,慕天琪恨不得给她两巴掌,这个废物!她这么说了,jk是绝对不会在帮他们的了!白痴!

    林清好顿时愣了。她没想到林雪雪此时来了这么一招,面色有些白。更要紧的是她怕墓离知道林陌桀的事情。

    整个宴会突然安静了。

    威克斯愣了,楚怜儿也愣了,他们都是知道林清好有孩子的人。李嘉怡面色一沉,这个该死的!虽然她很想早点名正言顺的看着自己孙子,可被这个女人这么揭露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以墓离那小子扭曲的性格,此时知道孩子是他的,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当有些担心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明眼人都知道,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这话响起,整个宴会安静来的时候,有人已经将音乐关掉了,所以她后面的话。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连一个标点符号估计都没有落来,就是因为这太清楚了,有些人准备看好戏了,有些人担心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三人身上,门口的林清好跟墓离。以及不远处的林雪雪。

    之前就有很多人准备看笑话,结果没看成。这些又接着开始了,因为主角都没有变,只是换了个时间而已,就像听书一样。只是分成几部分,回分解而已。

    私生子啊,更有人小声说着。可在小声,这么安静得情况也能听到。

    原本很多人都看好林清好,因为她看起来端庄大方,优雅高贵,可偏偏这个时候说,她其实是一双破鞋。她有孩子了。这可就好看了,所有的人都看着面色有些白的林清好,都是一种嘲讽的样子,纸是包不住火的。

    “克洛斯,把她给我丢出去!”李嘉怡看着自己儿媳妇面色惨白的模样。有些心痛,对着克洛斯就冷声吩咐道,看来对于林氏还是手太轻了,眉间闪过冷色。克洛斯点头对着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一抬手,几人出来就朝着林雪雪逼近。

    这林雪雪一紧张,又忘记了这孩子是墓离这茬,要是这个时候说出来也好啊!说不定墓离还会感谢她了!可偏偏这人是个猪一样的脑子,硬是没有想起来。本来她也没想那么多,就想出口恶气而已,却没有想到惹火上身了,当大声道:“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们,我没有。你们相信我,我不是要冤枉她。”

    几个黑衣男直接捂住林雪雪的嘴,将她给抬了出去。慕天琪躲到了一边没有说话,这可是她自找的,拖都没有拖住,可不能怨他没伸出援助之手。

    看着场内的人都是一副我们要知道真相的样子,林清好脸色有些发白。墓离冷哼一声:“我可不知道,我秘书有孩子是件有罪的事情,谁不是爹妈生的?难道还不准人结婚生子了?你们这些人若是被我知道敢出去乱造谣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完就带着林清好离开宴会。

    多停留一秒都不行,这些人的目光就像是针一样刺在林清好身上,被墓离拉出门之后,林清好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笑了,刚才自己的表现真是……太傻了啊!不过她很高兴刚才墓离那些话,虽然算不得什么好话,至少是帮着她的话语。

    林清好看着墓离将杰克走,自己上了车,林清好跟上去,有些疑惑道:“总裁,你不是说有人送我吗?你让杰克走了,谁送我啊?”总不会是他吧?林清好嘴角一抽,她可不希望是这样。

    “我不是人吗?上车。”墓离的话将林清好的想法坐实了,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坐上去。这走出去也有很长的一段路程啊!

    坐在车里,林清好有些担忧地瞅了一眼墓离,其实,墓离有查过她的资料啊!怎么就没看见林陌桀?

    “林小姐,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这个时候终于发现了,其实你真的是喜欢我的/?”

    还是说他觉得相似的人太多,他一时间忘记了?而且对于他不记得她的事情她也很意外,毕竟也没听说他失忆了啊?还是说,这么久。这墓离都是一直耍着自己玩?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一切?

    见林清好不说话,墓离心情也有些不好,对于她有孩子的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他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看着林清好一个人坐在那儿,面色越来越白的样子,他猛地踩刹车。

    林清好本就心慌,然后墓离此时这么一个动作。她感觉自己想象的都成了事实,果不其然,偏头墓离邪眸一片深沉地看着她,看得她急切得想要逃跑,却发现在这狭小的车厢内,根本就无处可逃。

    吞了吞口水,脸色惨白地看着墓离。

    “林小姐,你今年真的是二十四岁?”

    林清好赶紧点头,一副我很老实的模样,你问吧,我什么都说。

    “二十四……你儿子多大。”

    “快七岁了。”林清好越来越紧张了,手掌都出了汗,车里的空调都成了摆设。特别是墓离一脸玩味的表情,她不得不去猜想,其实他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想变着花样玩弄自己,所以才装作不知道,一直配合自己的。

    可若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人就是太可怕了!挖好了坑,一脸微笑地让你去跳,然后他等着宣判你的罪名!

    这简直就是太可怕了!林清好面上漫上了慌乱,却强调自己必须冷静,不要自己吓自己。说不定他其实不知道的,当抬起头,勉强一抹微笑道:“总裁,你不是看了我的资料吗?应该也看了我儿子的吧?”

    “看了。”墓离依旧玩味地看着林清好。

    “你的孩子是亲生的吗?我还是觉得是你去福利院领养的。”毫不犹豫说出自己的观点,他也存了私心,首先她这么年轻就有个七岁大的儿子,真的很不现实。再则,就是他的私心了,他不敢去想这个女人曾经在别人身有过娇羞的一面。

    这样想着他就很不舒服,所以说话时语气很怪。

    林清好淡定了,这种语气,明显地就是不知道吧?不过这算是什么事儿?鄙视自己有儿子了?真是,你鄙视我这么年轻有了儿子,那你怎么不鄙视一自己?你不努力,我这儿子也还不可能出来!

    虽然当初的确是存着去偷一个种子,给自己制造一个亲人的想法,但是……也没什么但是,反正她又不后悔,重来一次,她也这么做!

    “你儿子真的七岁?”林清好不说话,你这不是废话吗?我都说了好多次了。不过这让她毛骨悚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林清好怎么感觉危险在朝着自己逼近的样子?虽然刚才镇定了,又扬起了优雅的笑容,可这个时候又有些挂不住了!

    她已经明确的知道,这个男人不知道林陌桀是他儿子!

    但是这种突然沉默来的感觉,让她有种窒息的错觉。她都不敢去看墓离,因为墓离紧绷着脸,这份感觉是没错的,就像是意大利那次,差点掐死她的模样。对于危险,每次她都嗅得清晰。

    他是真的在生气,他生气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原因是为什么!

    我说,墓大妖孽,你这么沉默着到底是几个意思啊?要生要死好歹你也给句话,这么沉默着是想憋死我是吧?让我自己解决自己?该死的?!真是变.态!

    生什么气啊?

    真是的!害得她都不敢大声的呼吸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