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你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你好歹也哼一声啊?

    林清好又嗅了嗅,不对,这不是生气,这是比生气还要严重的味道;这是……这是愤怒,没错,就是愤怒!

    可这愤怒又是几个意思啊?

    你如今生气,我不能理解。

    若是你真的知道了林陌桀的存在,到时候事情会怎么发展?这种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林小姐,你可真勇敢啊!”似笑非笑,似嘲非嘲的语气,偏头,那不明的目光打在她脸上,让她瞬间面色一白。

    原本就白的肌肤,此时更是透明了一样。林清好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起来了?不是一直都不记得吗?怎么想起来了?双眼有些无神,墓离伸出手勾起林清好的巴,缓缓靠近她,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林清好只觉得一阵僵硬,

    气息喷洒在林清好唇上之时,林清好只觉得浑身一阵电流经过,身子有孝软,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脸颊突然多了一抹可疑的粉红。

    墓离凑近的面容不断地在林清好身上打量着:“林小姐,其实看你这张脸,这身材,还真的是很难想象,你有儿子不说,而且还上小学了。”

    林清好瞳孔牟然一缩,刚才说自己真勇敢的时候,又一次以为他知道了,可结果不是,这她真的确定了,这个男人不知道林陌桀是他的儿子。

    所以轻松地就笑了出来,将墓离推开了一些,将车窗放,淡声:“总裁,我觉得你管得太多了。”这是我的私生活,就算你是总裁你也无权过问吧?林清好准备这么说的,可是想想还是换种说法吧。

    “我管得太多吗?”墓离笑着,却是冷笑:“我可以解雇你不是吗?”

    “总裁,莫非你忘记了。之前;我就说了我要辞职,只是你还在考虑而已;这样看来,我跟总裁达成了一致。你想解雇我,我想辞职。刚好。”林清好口气轻松道,她家儿子养得起她,没关系。

    “林小姐,你可真有自信啊!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会解雇你?”

    “总裁,不是我太有自信,而是凭我的资历,多的是工作让我挑选,总裁,可以说失去我,是你的损失。你要是要解雇我,我是没多大意见的,毕竟我一直想要辞职。”林清好句句都不理辞职让墓离心中很不爽,但是看着她自信的笑意和一抹挑衅,又有些好笑。刚才还一副要死了的模样。

    现在又生龙活虎了,这女人9真是奇怪的生物!

    不过,对于林清好几次都说明了这个孩子是她亲生的;他怨气真的很深,可是这个女人,他怎么会喜欢?墓离在否认着,突然别过脸看向外面的星空,夏天的星空很美。繁星点点。林清好舒了一口气,但是看着墓离的模样,林清好心中不明情感。

    若是可以的话,林清好是真的不想林陌桀跟墓离有什么关系的。

    你问原因?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告诉你?!

    “林小姐,这是你的亲生孩子不假。他的父亲是谁?慕天琪?”墓离想到,孩子七岁,慕天琪又是她七年前的男朋友,加上林清好上次在办公室里面跟夏雨荷四人说的那些,他自然这么联想到。

    林清好一时间无语。怎么会想到慕天琪?那个家伙,要是林陌桀是他的孩子,她恐怕一把就给掐死了,当然;这也是想想而已,只不过跟慕天琪的确是不会有生孩子的想法的,慕天琪那个人,不是林姑娘傲娇,是真的看不起!

    “不是慕天琪,他……”林清好脸色有些差,眉宇间有一抹晕不开的悲伤,墓离看不懂,但是却觉得她在伤心。

    难道是那个人抛弃了他们母子?

    “你……”墓离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上次接电话时,那个孝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懂礼貌,墓离很喜欢。

    说话的时候那份优雅,让他似曾相似。林清好看着墓离的表情有些怪异,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其实她刚才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又想起要是他知道了事实,不要他们母子,所以悲伤了那么一嗅儿,谁知道回过神来,却看见这妖孽开始多愁善感了。

    当也不去打扰他,他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大概能猜想到墓离在想什么,林清好很聪明地不多话,手心的湿润代表着刚才她是有多么紧张,若是等会儿他在问的话,她可就真心没办法了,而且;墓离问自己代表相信自己,没有将资料重新调出来看一次就算好的了,重新看的话,带着目的性去看,一会儿就知道了答案,那可就是真的穿帮了,也是死定了!估计到时候被墓离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墓离若是看到林陌桀那张脸,就算在怎么狡辩也是没用的。不过……那些资料是杰克调查的,这么说……杰克知道?

    看来什么时候得去试试杰克,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总归是有些压力的。

    总的来说,两人之间现在的气氛有些压抑,而制造这种气氛的人,此时竟然在举头望明月,林清好有些无语了。

    “林小姐,你知道男人为什么总喜欢看女人的胸部吗?”林清好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给吓着了,又慢一拍的惊觉他问的是什么之后,面色有些微红,这算是个什么问题.?你他妈的去百度看看不就知道了?林清好真想这么大声道。

    可是碍于这么久没有说脏话了,还是有些不习惯的,就有些怪异道:“总裁,你怎么会问这个?”本来这么压抑的气氛,突然来了个这么无厘头的问题,你是想要闹哪样?她纠结了,也有些疑惑了。

    “你不知道?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林清好瞅了瞅墓离,实在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抬起头。

    “总裁,我回答你这个问题的前提是,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婴儿的时候是什么喂大的?”

    “你这不是在问废话吗?”目光瞅了瞅林清好饱满的胸部,然后道:“奶水啊!”

    林清好笑了,一拍手:“就是说咯,饮水思源嘛!这毕竟是小时候养成的坏习惯。这一时间也改不了啊!”见墓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看了看自己的。林清好无语,这都算些什么事儿啊?

    “其实男人很单纯的。”墓离又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林姑娘真心觉得。他是不是有病了,刚才那一副模样,现在又乱七八糟的说邪,她的思绪都有徐乱了。不过还是挺配合墓离的,又问道:“为什么啊?”

    “你想想啊,其实他们的目的真的很明确,也很执着。而且想法也特别简单;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更不像那些人说的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就说强.奸犯吧,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想跟你上.床而已。男人也是,从一开始就表明了自己的目光,想跟你上床!目的也就仅此而已,所以,其实。女人真的不用想太多的!”

    林清好沉默,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墓离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啊!怎么胡言乱语?

    “林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林清好小心地将自己地手收了回来,轻声道:“总裁,你今天喝了很多酒吗?”

    “没有。”冷声。

    “噢。”林清好若有所思的低头,不是喝醉酒了,那是被鬼附身了?

    墓离打量了好久这才别过脸。在林清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动了车子。因为惯性林清好往前一撞,好痛!白了墓离一眼。

    嘴角一抹笑意,林清好看向窗外,却因为上面反应出来的脸。惊讶了!脸色依旧有些微红,嘴角上扬着。怎么看都是开心的模样。

    难道不是墓离生病了,其实是她?

    不然的话,怎么会出现这种幻觉?怎么会对着墓离有别样的情感?

    一路无言,林清好偶尔抬起眸子看向墓离,墓离一本正经的开车,脸色有些紧绷。林清好疑惑,这又是谁惹到他了?好像不是她吧?

    有那么一瞬间,林清好有行惚。她想起了,七年前在酒吧,那么多人,她偏偏就看上了他这说是缘分,还是孽缘?

    她也想过,那个时候自己是喝醉了。

    她想她是相信一段话的。

    生命中是否有一个人,当你第一眼看到他时,你就已经知道,就是他了;这是你微笑着眼睛望着他,笃定地说:“就是他了。”她想第一眼看见墓离的时候应该是有这种想法的,很舒心,很舒服,很安稳地问道。

    就像是七年后再次相遇,除了那张脸,他身上的气味,闻一闻她便觉得熟悉,这种感觉七年来没有他的时候感觉不到。

    林清好笑着,不知道自己会挺会文艺的。

    然后凝神看外面的风景,怎么看怎么熟悉啊!

    “总裁,你就来过一次就记得我家的位置?”林清好有些不自在,这不是离自己家去的位置吗?

    墓离偏头,“你白痴吗?有导航。”林清好默,眼看着;离自家越来越近了,她的心中也顿时紧张起来。

    “总裁啊!那个,就到这里就可以了,我还想去买点东西,谢谢你了啊!”林清好临时扯了一个借口,说去买东西这个理由应该不过分吧!要不是因为他之前已经去过一次了,她还想说里面不好倒车了!

    于是面不红心不跳地要求车,这个时候要淡定一些,一定要淡定;不能被看出来有什么异常。

    墓离连一眼都不给林清好:“八戒,听话。”语气很是轻飘飘。

    买东西?他们家公寓旁边没有卖东西的小店,去哪儿买?这种借口也能拿出来用,还真是!白目了!

    眼见着车子停在自家公寓门前了,林清好急忙把安全带扯开,然后抓起旁边地包包打开车门就准备开跑。

    墓离见林清好这般火急火燎的样子,活像自己吓着她了一样,皱了皱眉。扯住林清好的裙摆就不让她走。

    还触碰了一林清好修长的腿,林清好回头,瞪着墓离:“放手!”

    “不放!”说完一个使劲儿,林清好怕曝光,顺着力道就又滚进了车子。

    说来也巧,墓离正侧着身子,林清好这么一扑,就直接扑到了墓离身上。软香扑鼻,墓离伸出舌头,就碰到了林清好胸前,林清好轻轻颤抖了一。被墓离碰过的肌肤就像是着了火一样,滚烫!

    林清好赶紧将身子坐好,装作镇定地模样,却明显地能感觉到,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

    墓离却不让她退,直接将她的脸捧到面前,两人的脸几乎贴上了;林清好看着眼前男人浓密地睫毛,也不止一次靠这么近看,但是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以前总感觉隔着一层什么东西,如今却近了很多。

    林清好觉得自己有些不争气,就这样被迷惑了,她想要自己静心来,可是越想就越是紧张,连呼吸都有些絮乱。

    墓离的脸是精致地,五官无一不是最完美的作品,邪眸总是敛着风华,嘴角微微扬起,诱惑地唇带着几分邪气,让人忍不住心头一颤,他笑着的时候总是一副似笑非笑地模样,没见过他大笑出声,总是带着几分优雅。

    林清好想,若是他是小说中的男主角,也是好的。她看过很多言情小说,里面的男主都是有故事的,不然就是跟谁有深仇大恨,可是墓离没有。他正常成长,没有像小说里面一样,小时候都有过什么伤心的秘密。

    “林小姐,你在想什么?”见自己触得这么近,女子的神情却是明显地在神游,墓离嘴角的笑越来越灿烂,最后阴沉沉地笑了两声。

    “总裁,我只是在思考你什么时候让我车。”林清好被那怪异地笑声惊醒,出口就是让墓离放她去的话,可越是这样,墓离就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儿。

    从进小区开始,她似乎很紧张,不过她在紧张什么?墓离看着面前的人,都说男人看不透,他倒是觉得这女人才是看不透。

    总是一副正经的模样,每天都带着千篇一律的笑容。

    问什么答什么,不像其他秘书一样害怕自己,还总是跟自己抬杠,这样的林清好,墓离很想好好地欺负她,看她委屈哭着的模样,到底是有着何等的风情。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