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有两种女人能引起男人注意。

    一种是需要细心呵护地女子,一种是能激起男人征服欲的女子。

    而林清好是哪种呢?

    自然是……后者!

    林清好心都快跳到嗓子口了,儿子啊!你应该已经睡觉了吧?

    “林小姐,你很着急?”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着急我能一直问你?白痴啊!

    “总裁,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得回家了。”林清好又是一把推开墓离的身子,一本正经说道。

    “总裁也知道,我有儿子,你看我家现在灯火都还开着,就证明我儿子还在等我,总裁,我儿子还小,需要休息。原本今日就不该去的,工作时间以外的宴会,请恕清好次无能为力了。”林清好面上有着疏离。

    “看来林小姐,是对我今日带你去很不满?”墓离双眸一弯,逼近林清好。

    林清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睫毛轻轻颤抖了一,手指紧抓了一自己的礼服,然后笑着道:“总裁,虽然这种事情很常见,但是以后除了工作期间的宴会,其余的,请恕清好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总裁,我只是一个秘书而已,你何必要为难我,我不认为我有儿子有什么错,没必要去看别人的脸色生存。若是总裁觉得我不能胜任这个工作,解雇我就可以了,没必要为难我。”

    “林小姐,你很爱胡思乱想?”墓离低头,盯着女子透着诱.惑的脸蛋,粉嫩的唇在黑夜中带着光芒,不由得眼神一缩,吞了吞口水。

    “总裁应该知道,清好说的是事实,就算不是你故意为之,可事实便是事实。造成的伤害也改变不了。”小脸在灯光得照应有着几分苍白,睫毛很长,微微颤抖着,说话时语气很轻。“你知道什么是伤害吗?伤过之后深受其害……唔…”

    墓离有时候真的是很讨厌这个女人能说会道,话太多了,墓离低头吻住了那不断张开合拢,张开合拢的粉嫩唇瓣。

    清亮明媚的大眼徒然睁大,隐约带着水光,收敛了暗光秋色,布满震惊,心脏也停止了一秒,随后便跳得没有规律;这种感觉很陌生,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见;如今她浑身无力。手脚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就不受控制。

    林清好睁大眼睛看着他,墓离的眸子微微阖着,透露出迷离的光,饱满的唇与粉嫩的唇摩擦着。见着女子瞪大的双眸,又是轻轻啃咬着,多了几分酥麻的感觉;林清好不由得浑身颤抖,能感觉到的就是他不断喷出的气息。

    那么明显,是她不陌生的气息,很安心,很安心。

    惊讶过后。林清好眉目闪过狡黠,认输这种事情可不是她林清好做的;当也直接伸出恢复几分力气的手将墓离的头给捧住,直接撬开墓离的唇瓣,小巧地舌头开始攻城略地,墓离微微诧异了一,也就完全配合。

    两人接个吻就像在打架一样。感觉到林清好的回应之后,墓离的呼吸声重了几分。双手也开始缓缓降,唇瓣间简直就想要夺走林清好的所有呼吸,林清好脑中那根线突然崩裂;多了几分无措,墓离的手已经触碰到她的柔软之上。

    两人之间似火。互相燃烧着。

    感觉到林清好的呼吸有些不稳,墓离这才放开林清好,伸出手触摸了一因为自己而变得红肿的唇,嘴角抹着一抹笑意;这种感觉很好,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林清好这样,不过,他想,他有的是世间来想清楚这件事情。

    林清好突然推开车门,站在夜风之中,很是凉爽,让绯红的脸蛋多了几分清亮,抬头开着天上的月光;眼眸轻眨,将刚才的暧.昧眨去,伸出一只手俯在胸口,哪里地跳动正在缓缓降,唇瓣扬起一抹苦涩。

    跟每个女人都是这般亲近吗?

    她不想习惯,因为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鼻尖似乎还有他干净地气息,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转身。

    看见男子已经站在车门口,看着自己,扯开一抹笑,那笑意却抵达不到眼底;轻声:“总裁,你身边有很多女子,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清好自认为没有那个福分。”心中却苦涩一片,该死的墓离,你若是在这样,就不要怪我让儿子为难你!

    敢把她当做和外面那些女人一样,说亲就亲,说吻就吻;她废了他,刚才该直接给他一巴掌的。

    “林小姐,你刚才可是回应了。”墓离笑着,那笑同样也未抵达眼底,甚至还有着薄凉,在夜晚中显得很清晰明了。

    “呵呵呵……总裁你莫非是在说笑不成?”轻眨了一眼眸,脸上有着浅浅地笑意,看了看有着痞气地墓离一眼,随后道:“总裁,我回应你了又怎么着?我向来都是不认输地人,你这么做法,若是我不主动出击,到时候只怕你会在车里办了我吧?就像总裁和别的女人一样,总裁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我林清好的名字说出去也只是一个人名,可你墓离的名字说出去却是一个名人,若是被传出去了。影响了公司的形象可就不好了,况且我刚才,只不过是被美色引诱了而已。”

    墓离,若不是唯一的,我不要,刚才也算是失控一次;我从不想在你身边多留。

    “林小姐这是说,被我的美色迷惑了?”墓离地眸光闪过危险,妖孽的脸看不清表情,只知道有些暗晦,那双黑眸在夜空中显得很是黑暗,比夜晚地黑还要黑。

    “总裁,你的耳朵是没有问题了,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总裁也请回吧!”林清好微笑着,墓离看着她的笑,皱了皱眉,平日里虽然是带着笑意,可怎么也看着还是顺眼;可这个笑意看起来却有几分讽刺地韵味。

    见男子不为所动地模样,林清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个男人的习性还真是难猜啊!

    自己都逐客令了,这人还这么站着,你到底是有几个意思?

    你说!几个意思?

    站在那里,像根木头似的。

    “总裁?”林清好清了清喉咙,微笑着出声,貌似她俩每次这种暗战,都是自己输了?

    其实也不能怪她啊,是吧?

    这墓离地神色有时候看起来太恐怖了,而且自己偏偏还心虚,这就更没什么地位了!

    不过,自己为什么心虚?

    儿子……

    林清好瘪瘪嘴,很无语啊!

    这也不能完全算她的错吧?七年前要算的话也是两个人的错?

    这儿子又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制造得出来的,是不是?

    墓离看着林清好雷打不动的脸色,抬头瞅了瞅公寓的灯光,当嘴角又是一抹笑意,带着几分诱惑,双眸紧紧凝视着林清好,唇瓣内吐出诱惑悦耳地声音:“林小姐,不请喝杯水?”

    看着墓离的动作,林清好也回头一瞅,那在灯光晃动的小人影,身子突然有些蒋了;然后如临大敌地看着墓离,见着墓离带着调戏的笑,又咳嗽了一声道:“总裁我家没水,停水了,你要喝水的话……”打开随身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红票票地纸币,上面毛爷爷的照片很清晰。

    墓离看着眼前的一抹红,有些眼熟,好像什么时候也看见过。

    林清好上前就将那张毛爷爷放在了墓离手中,然后清声道:“总裁也知道,我们这附近没什么小店,这钱你可以去商场多买几瓶水了。算是你送我回来的路费了,那么,总裁,晚安了,周一再见。”笑得十分张扬,有种光芒。

    说完之后,林清好再也不敢多留,直接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动作快得墓离都觉得诧异,因为他还在呆愣之中。

    打开门之后,立即将房门反锁,一子瘫倒在地上,天哪!这也太惊险了吧?

    差点都被发现了,这妖孽还想进自己家?

    难道是起疑心了?

    等等……刚才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情?给了墓离一张毛爷爷?天哪!林清好你是生怕他想不起来是不是?还专门去触碰人家的记忆?

    你莫非也魔障了不成?

    使劲儿地拍打这自己的脑袋,真是!

    还是辞职吧?反正自己也提出那么多次了,被人解雇还不如自己辞职了?

    不过月薪还真的很高,十万,平常人家一年都赚不到那么多,她一个月就……但是不赚钱地话,儿子也能养活自己吧?可是……这样欲盖弥彰真的好吗?说不定人家没想起来了,你都在他面前晃晃悠悠那么多次也没想起来啊?是不是?

    可是这次,跟七年前……

    毛爷爷,上次是五张,这次是一张……

    不会真的让他突然间想起来了吧?林清好心中百位交杂着,有种莫名,她不否认,希望墓离能想起来,可是同时又在害怕。

    应该会没事的吧?林清好安慰着。

    那杰克……什么时候一定要去探探口风。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走到那一步在说吧!虽然早知道晚知道都是知道,可……能瞒着额就是瞒着吧,这件事情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墓离,所有的事情牵连在一起了;到时候就很难收拾了。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