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桀站在楼梯口,看见自家妈咪很是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上,一会儿拍拍脸,一会儿抓抓脑袋,嘴巴里还不断地嘟囔着什么,脸上扬着一抹优雅的笑意就朝着林清好走去。

    “妈咪,你能注意一形象吗?”林宝贝嘴角嗜着一抹笑意,无奈地摇了摇头。

    “儿子,妈咪的形象一直都很好。”边说边站起身子,揉了揉林陌桀地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看着林清好唇瓣红肿的模样;林陌桀有些紧张,小声地问道:“妈咪,你今天没开车,是谁送你回来的啊?”

    “**oos”

    “你老板啊!”语气带着一些欣慰,看来这作品是爹地弄地。

    “是啊!儿子,你那拖长的尾音是怎么一回事儿?”林清好眨巴眨巴大眼睛,将身子一弯直接凑到林陌桀面前。

    林陌桀大大方方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道:“妈咪,你的唇好像肿了一点,而且还很红?你去吃火锅了?不对啊!你是去参加宴会的吧?”大大的眼睛眯起,嘴角带着笑意,刚才车子停在门口这么久,他还仔细数了数时间了,十几分钟,待在车里叙旧?

    不过他家爹地还是挺能抓得会的嘛,一垒二垒三垒,妈咪绝对不是爹地的对手;况且妈咪压根儿就没为难爹地,照这么看来,全垒也不远了,小小地脸蛋全是笑意,那就也是说明跟爹地在一起的日子不远了。

    这样想着,林陌桀就很开心。

    看着自己儿子乐得根朵花儿似地,;林清好将他抱在怀中,然后道:“最近妈咪买得这款口红还不错。”

    “口红啊?可是还有一点肿哎?”对于自家妈咪扯出这种谎言,林陌桀有种天雷阵阵的感觉,妈咪是不是被爹地给诱.惑了?怎么这种理由都想出来了?

    林清好心里“咯噔”一声,但是面上却还是带着笑意,故作镇定。扯了扯林陌桀白嫩的脸蛋道:“肿了吗?不会吧?难道是我对这款口红过敏?”说着还拿出小镜子,煞有其事地瞅了瞅自己的唇,原本粉嫩的双唇此时却是红润地,透着些许魅.惑。

    “看来还真的是有点过敏。”什么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叫欲盖弥彰?这都是来形容他家妈咪的吧?

    看看这魂不守舍的样子,这明显地就是有鬼!

    “妈咪,你对这口红过敏,那就赶紧擦掉吧。”林陌桀体贴地递了一张纸巾给林清好,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林清好接过纸巾,有些无语,儿子这是要拆她的台?

    林陌桀暗自笑了笑,然后说道:“妈咪,我先去给你放水,洗个澡。”说着就走了。走到楼梯地时候回头道:“妈咪,你先去卸个妆吧,过敏的话还是擦掉好。”转身就笑着两个小肩膀不断地抖动,却没回头。

    林清好瞅着那抖动地小肩膀,还真没猜出林陌桀是看到了。

    洗完澡之后。俩母子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林清好很喜欢看古装剧;这个时候正翻着以前播放的古剑奇谭,林清好瞅着电视里面贺文君,晋磊,叶沉香的这一幕,有些扭曲,这么两就弄完了?还生死大仇。不过为那个叫孙月言的人有些伤心罢了,前世今生的守护,第一世他娶了别人,第二世,千方百计地拒绝她。

    青玉司南佩,一魂一魄的守护。都算什么?

    “妈咪,你脸上这是什么表情啊?”看着林清好眯着眼睛看着方兰生和孙月言说再见的一幕,林陌桀偏头却看见了他家妈咪有羞愤不满地目光,不由轻声问道,可爱的脸庞上面透露出大大的疑问。

    林清好扭头看着她儿子。然后认真的问道:“老实告诉妈咪,这孙月言和襄铃,你喜欢谁?”

    “妈咪,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啊?这只是电视剧而已。”林陌桀虽然不知道妈咪为什么这么问,却还是依旧乖巧回答。

    林清好看了看电视,“儿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斜着眼睛看着林陌桀,林陌桀可爱地笑笑,撑着小巴,犹豫了一会儿道:“妈咪你喜欢谁?”免得触碰到火药,还是先探探妈咪的口风。

    “我喜欢孙月言,有种莫名的好感。”林清好耸耸肩膀,将林陌桀抱到自己腿上,语重心长地说:“桀,你要记住啊,一个男人了,最重要的就是诺言;如果你对某件事情没有把握的话,千万不要应允别人,若是一旦应允了,便不能回头。”方兰生和孙月言是她看好的,痴心守护,又处处为人作想,这些感情,现代的人已经不能明白了。

    “我也喜欢孙月言,妈咪,你放心我绝对会的;以后我找老婆就找妈咪这样的。”他家妈咪又漂亮又能干,上得了停厅堂得了厨房,带出去也绝对是涨面子的人,怎么看都是怎么满意,虽然有些精明,但平时也总是一副迷糊的模样,多好啊!

    “对了,妈咪,你之前在楼跟你上司说什么啊?说了好久的样子,本来我准备叫你的,又怕打扰你。”

    “你看见了?”林清好声音有些提高,惊讶道。

    “是啊,妈咪,我看见了。”林陌桀认真道,看着她有些紧张地脸,心中暗喜。

    “儿子,你没看见别的什么吧?”

    “这么远,要不是因为我对妈咪太熟悉了,我也认不出来啊!”林陌桀可爱地笑着,歪着脑袋,一副我很乖巧地模样,最后笑着道:“妈咪,你家老板长得很好看耶!”

    原本平静地心又被林陌桀这歇一会儿说一句的做法给挑拨了起来,这到底是看到了多少啊?林清好看着自己儿子,没有说话,林陌桀倒是大大方方地让自家妈咪观赏;林清好眯起眸子,试探性地问道:“儿子,你是不是查过你爹地了?”

    林陌桀摇摇头,“妈咪,若是我知道爹地叫什么我还真的去查了,可是我连爹地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我怎么查啊?妈咪,你……爹地……妈咪,爹地是不是。”瞅着林清好的面色有些不对劲儿,林陌桀又闭上了嘴,没有说话。

    “那就好!”林清好略微安心道,这么高,应该看不清楚墓离的脸;而且就像林陌桀说的,除了她没人能知道林陌桀爹地是谁,也不可能查出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陌桀安静地坐在一边,又看着电视,面上带着些许笑意;妈咪好像真的很怕自己发现什么,他一直都不知道妈咪是在隐藏什么,而且,爹地看起来也不记得妈咪的模样,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情怎么查都没有查到,而且,事隔那么多年,有些事情已经说不清楚了。

    对于墓离的资料,老实说;林陌桀是应有尽有,作为一个计算机天才,这些都只是举手投足间就能做到的。

    只是他很疑惑,爹地为什么不记得妈咪?虽然七年前有过车祸,可也没出现什么失忆地情况啊?怎么就偏偏不记得他家妈咪?而且,剧查探,爹地七年前也很洁身自好。若不是他有意,又怎么会有自己的?

    还是说,爹地妈咪七年前是真的相爱?那是因为什么才分开的?

    这件事情,妈咪要是不说的话,看来是的确查不出来了。

    爹地啊!你快点收了妈咪吧。

    “爷,查出来美国黑手党和墨西哥的黑手党现在好像合成一体了,他们的教父是同一人;而且好像跟政府还有些交情,除了我们,这家的军火交易已经占了全球的百分之二十了。”墓家就已经操纵了全球百分之八十的军火交易,其余的一些都是各有人负责,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给垄断了。

    墓离坐在车里,一只手开着车,一只手拿着手机,听到杰克的话之后,冷声:“查出那个人是谁了没?教父。”

    “对不起爷,这个还真没查出来,很是神秘的样子。据说一次都没有在两家露过脸,但是威信极高。”墓离听后皱了眉,看来还真是一个不小的人物啊!不止是军火,洗钱,走私一类的好像也涉及了很多,不过奇怪的是,毒品倒是一点都没涉及,跟自家一样,这倒是让墓离有些疑惑,因为凭着他的电脑技术也没能查出来。

    “算了,我都没查到,你没查到也是属于正常的。这件事情就算了,最近欧洲那边怎么样?”只要没有威胁到墓家,那么一切还好说。

    “欧洲那边一切正常,爷,你要亲自过去看一吗?本家那边。”杰克提醒道,虽然老夫人在中国,可毕竟……

    “有时间会回去的,那边的事情你注意一些,杰西在那边吧?一切事情先交给他负责,从明日起,你也给我来公司上班。”

    “啊?”

    “怎么,不行?”

    “不是的爷,我只是有些诧异而已,那我去哪个部门?”

    “随便哪个部门,你自己都能办到的吧?”

    “是,爷。”

    墓离挂掉电话,看着被自己扔在车窗上面的粉红色,眼角抽了抽,这一抹粉红色的颜色,真是有些熟悉啊!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