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

    一百块……

    脑中闪过一个画面,酒店里面,茶几上放着五百块……

    墓离紧了紧手,还有呢?为什么想不起来?头痛得扶了扶额头,等回去让楚怜儿催眠一;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什么,不得不说,墓离对楚怜儿是相信的。

    回到墓家老宅的时候,宴会已经结束了,所有的宾客也都回去了,大厅之中仅有几个人在打扫着,见墓离进来,恭敬道了声少爷,墓离摆摆手,问了句,夫人怎么样了?有人答道,夫人已经休息了。

    墓离这才迈开脚步,朝着楼上走去,李嘉怡已经熟睡了,墓离关了关门,先去找一楚怜儿。

    “扣扣!”敲门声响起,楚怜儿围着浴巾,娇美地脸上有着疑惑这个时候是谁找自己?

    “谁啊?”边说边换衣服,动作很快。

    “是我。”墓离站在门外,声音低沉,面上没有什么神色。

    “离哥哥?来了。”听到是墓离的声音之后,楚怜儿将穿好的衣服又给脱了,三两塞到柜子里面,将浴巾围在身上,打开了门,小脸上还带着泡过澡后的红晕,见楚怜儿衣不蔽体地样子,墓离轻蹙眉头道:“你先把衣服穿了我在过来。”

    说完转身离开,“等等,离哥哥。”楚怜儿赶紧伸出手,抓住墓离的手臂,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想放过,墓离回头看着楚怜儿轻声,“怜儿,听话,等会儿我过来找你。”

    说完将她的小手拿,楚怜儿勉强一笑,有些柔弱:“离哥哥,你难得有事,你就说吧。没关系的,你等我两分钟。”这说完也不等墓离回答了,直接走进房间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墓离皱眉。犹豫了一分钟之后走了进去。

    楚怜儿不在,他坐在沙发上,神色未名,楚怜儿对着镜子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这才走了出去,听到动静墓离偏头,她已经换好了衣服。

    见墓离看来,楚怜儿抚了抚卷发,柔柔一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对面那个让她爱了那么久的男子道:“离哥哥。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向都是墓离做的事情。

    几年前他也有找过自己,是因为那件事情,这次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你帮我催眠一,对于有件事情我很在意。”墓离也不多说。直接就说道重点。

    “离哥哥,你想被催眠,这次是为什么?”楚怜儿心头一颤,难道又是那件事情?七年前好不容易将他记忆中的痕迹全部抹去,难道这次催眠又是因为那个人?睫毛微微颤抖,低着地头颅有些忧伤。

    对于墓离的这种做法,她有点反应不过来。虽然知道是有事情要自己帮忙;可是却没有想到是要催眠。

    “怎么用又?”墓离的眸子迎着光,光线有些刺眼,他微微眯了眯眸子,妖孽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让楚怜儿觉得有种紧张,但又想到他最讨厌别人欺骗,只好如实道来:“离哥哥。你七年前让我给你催眠了一次。”所以,那个时候她耍了小聪明,让某个时间的记忆被别的事情掩盖。

    “七年前我找你是因为什么事?”

    “你说你出车祸,忘记了什么事情要我给你催眠了。”睁大眸子看着墓离,毫无愧疚地看着他。她觉得没做错,所以毫无愧疚。

    “那我想起来什么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么久了我都忘记了,我再帮你催眠一次吧?所不定能想起来一些?当时毕竟还是因为车祸过后精神有些不好。”看不透墓离是什么意思,楚怜儿只好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不过离哥哥,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催眠?”楚怜儿又一次问道,难道离哥哥是想起来了;所以才来试探她?

    墓离撑着巴,“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是关于五百块钱的事情。还有的……我都忘记了,想不起来了。”今天晚上被林清好那张毛爷爷的粉红色激起了一些记忆,他想他应该是忘记了什么。

    “怜儿,你当初是不是给我催眠了,让我忘记了什么?”说完,双眸看着楚怜儿,不肯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神色,楚怜儿都猜出墓离大概是想什么了,所以这也有了应对方法,柔柔一笑道:“离哥哥,你多想了,你忘记了,那个时候我还是最开始学了,那次给你催眠,也就相当于是练手,第一次呢。”楚怜儿表现得若无其事,想这么骗过墓离。

    可墓离又岂是那么好欺骗的?目光怀疑地在楚怜儿身上转了转,楚怜儿变了脸色,有些不满道:“离哥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看着墓离打量的目光,楚怜儿觉得有些羞愤,当别过脸不去看墓离,语气有些生气道:“离哥哥若是不相信我,找别人就可以了,何必要找我?”

    她是知道墓离的身份,他们这种人是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所以当初墓离找自己,她很高兴,可窥探到他的记忆时又很生气,所以才做错了事情;时隔七年之后,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错误了。

    “怜儿,我相信你,你是知道的。”墓离笑着。

    “离哥哥,你相信我的话就不会这么说了。”楚怜儿回过头,脸上有着苦笑,让墓离有些愧疚,其实说起来,楚怜儿还真的对他不错。

    “怜儿,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语气重了一些,墓离眸色深沉,楚怜儿心中一紧,堵了一口气,咽不去也呼不出来了,闭了闭眸子,“好,我给你催眠。”

    “离哥哥,这催眠是有着危险成分的,你当真?”

    “怜儿,我们也不算外人。”说完看着女子面上明显一喜,之后又残酷道:“我跟霸天是好友,你是他的妹妹,我自然对你好,也相信你。”

    妹妹?楚怜儿苦涩一笑,“是吗?妹妹……”声音很轻。可却被墓离听见了,微微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他还是说清楚一些好,现在伤心总比陷得更深之后要好。

    “那我们要开始了。”楚怜儿神情有些哀怨,却依旧说道。

    墓离只是略微一考虑。就点了点头,半阖着眼眸,敛去眸中的寒芒。

    他坐在沙发上,神情难得平和,闭着邪魅的眸子,重复着楚怜儿说的动作,一会儿之后;墓离微微皱眉,怎么也进不去状态是怎么回事?

    楚怜儿觉得情况有些棘手,她试了很多种法子都不能让墓离进入催眠状态,七年前可是很容易地。这时,楚怜儿才想起了,当初给墓离催眠的时候,不仅让墓离忘记了那次发生的事情,而且还为了防止墓离再次选择催眠。所以加深了锁定记忆,这也导致了墓离如今很难被催眠,垂眸子,楚怜儿神色有些不对劲儿。

    想了半天,看来只能用老办法了,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地水晶球。转身见墓离已经醒了过来,楚怜儿并没有隐瞒。“离哥哥,你的意志力太强,不容易催眠;我只能借助这水晶球才能帮你了,这水晶球也是古物,肯定会有效果的。”

    墓离最开始疑惑地看了看楚怜儿,见她解释之后点了点头。

    楚怜儿让墓离注视着水晶球。让他自身放松盯着水晶球,水晶球不停滴移动着,动的速度缓慢,墓离地眼睛也开始跟着水晶球移动,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最后动作越来越慢,几分钟之后,墓离闭上了眸子,进入了催眠状态,只是意识还有些清晰罢了。断断续续地,有些不清不楚,楚怜儿接着就用诱导性的语言去引导墓离地记忆往关于七年前地记忆去想。

    墓离随着楚怜儿的声音往着七年前的以及想去,墓离的记忆中出现了一副画面,喧闹地酒吧,明媚的眸子,柔顺地长发,还有酒店,桌子上面摆放着粉红色,五百块,还有酒店床上的一抹红色。

    女子娇吟地声音还在耳边,柔软的触感,如水地肌肤,大床之上,两具赤.裸地身子在白色的大床上激烈地动作着。

    墓离脸上多了一丝红润,呼吸也沉重了些,红唇触动,想要说些什么;楚怜儿看着墓离的变化,脸上一喜,这反应跟七年前很相似,但是好像明确了几分,当又暗示得更加深入几分,轻声问道:“离哥哥,告诉我,你看见什么了?”

    “女人,酒店,钱……”墓离语气有些迷离,声音有些柔软:“找到她,要找到她。”说着反应又是激烈了一些,额头有些汗水弥出。

    “女人?什么女人?哪儿的酒店?”楚怜儿地声音又轻又柔,可是墓离却没有什么反应了,楚怜儿有些着急,七年前也是这样,问到关键时候就断了链子,当有些着急,声音也微微扬了一些,又问了一句:“离哥哥,是什么女人?”

    墓离突然睁开眸子,眸中锋利一闪而过,吓了楚怜儿一大跳,稳了稳心神;这才迟疑地道:“离哥哥?”

    失败了?不然怎么就突然醒了过来,不然无缘无故,他怎么就醒了过来?虽然墓离的意志力的确很强,甚至是连催眠的时候进入催眠状态都很难,可是这突然醒了过来,不对……楚怜儿仔细看了看,墓离地眼睛又闭上了,额头上面还全是汗水,呼吸也有些急促,感觉一时间是不可能醒来的。

    楚怜儿又轻声叫了几声:“离哥哥……离哥哥?”

    试探几声之后,才见墓离睁开眸子,楚怜儿见他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暗自吸了几口气,还好没事,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对墓离催眠是一种很大的挑战,因为意志力高的人,操纵起来,也很困难。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