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吧?离哥哥?”楚怜儿面上有着担忧。

    墓离摇了摇头,邪眸中有丝焰火,呼吸还有些絮乱,楚怜儿见此也没多说,沉寂了一会儿之后才道:“可想起了什么?”

    “只是一些迷迷糊糊地画面,看不大清楚。”楚怜儿笑了,然后轻声道:“离哥哥你说要找到她,不让她走,是怎么回事啊?”

    说完就后悔了,这要是因为自己的提醒,又想起来了的话。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怜儿,你说什么?我说要找到谁?还不让她走?”墓离口气有些急促,刚才他隐约看到了一些画面,一些让人呼吸沉重的画面,竟然是一副活春宫……难道是他真的缺女人了?不然这催眠都能催眠出一副活春宫出来?

    “怜儿,你再帮我催眠一次吧,我一定能看的清楚的,刚才就已经看到了大致的情况。只是有些看不清楚脸而已,这一次,我一定能看得清楚的。”墓离看着楚怜儿,眼睛都不眨一,话一落就见楚怜儿摇了摇头。

    “不行,离哥哥,这绝对不行,这催眠之术本来就不能多用,而且你意志力这么强。能催眠就已经是很困难的事了,这么做太危险了,我不同意。”楚怜儿的语气有些激烈,这太危险了,当伸出手拉着墓离地手。

    眼眶一红,轻声道:“不行的……”

    “没事的!”墓离见楚怜儿神色不对劲,连声道:“这次时间延长一些,没有问题的。”

    “离哥哥,我不要,这太危险了,我不要。”楚怜儿反应很大,站起身子,别过脸不去看墓离,这太危险了。

    “怜儿!”墓离站起身子。双手握住楚怜儿的肩膀,将楚怜儿的身子转了过来。看着她微红的眼眶,摸了摸她的卷发,这才沉声道:“怜儿。既然我七年前已经找过你一次了,那么就证明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怜儿。”语气有些沉重,楚怜儿心头微微一颤,那她算什么了?罢了,想起来就想起来吧。

    其实楚怜儿想太多了,墓离原本几年都没有想起来,也不全是因为催眠的作用;七年本就只是晚上看了,不记得也很正常。

    楚怜儿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拦住他的,若是自己不催眠他去找别人了。这才是让人难过的。接着就准备了第二次催眠,第一次催眠的时候,墓离自己就能做到不完全被楚怜儿控制,第二次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酒吧。看清楚了,这次遇见林清好就是在那儿,有个女人撞到自己身上。牛郎?酒店,然后滚,那个女人有着跟谁相似的脸,很熟悉很熟悉,却依旧想不起来。

    酒吧。酒店,女人,红色……一幕一幕,像被按了快进,看不清楚。

    “离哥哥,那个女人是谁?”楚怜儿地声音很轻。就像是被风从很远地地方吹来,到了这里就只有像羽毛拂过,那么轻柔,却有点虚无。

    “那个女人是谁?离哥哥,你看见了吗?她的脸?”楚怜儿一声又一声。一点也不觉得厌烦。

    最后画面倒退,倒退到酒吧,女子清软有着撒娇意味:“你怎么没有接住我?”穿着一声学生服,摔倒在地,长长的黑发披在肩头,催眠中的墓离浑身一颤,忽略了耳边楚怜儿的声音,将画面定格在了这里,因为女子抬起了头。

    这张脸,是林清好!

    看着女子扯了扯自己的脸皮,又柔软地笑笑,像捡到宝似的,那种柔软的笑意,直直渗入墓离地心海中。

    那个笑容,很温暖,是林清好,是,那个酒吧也是。

    “离哥哥……?”楚怜儿轻轻的声音有些急切。

    墓离唰的一睁开眸子,摇摇头,后面地还真没有看见,只是……林清好!七年前就见过了?而且还扯了自己脸的人,难怪第一次看着自己的时候就想躲,七年前那一夜肯定发生了什么,虽然画面中那个女人很像她,可是又不像。

    有了几分矛盾。

    “离哥哥,你看到了什么?是什么女人啊?”楚怜儿柔着声音,关切地坐在墓离身边。

    “一个女人。”墓离有些咬牙切齿,那个女人是林清好,而且他还看到了楚霸天的背影。只是后面看得不清楚了,因为醒了过来,再次催眠的话肯定是不行的。身体也受不了,只是有这些就已经有点头绪了。

    想着林清好今晚给自己毛爷爷的场面,画面中酒店里也有粉红色地色彩,难道真的是同一个人?眸色有些看不清楚。

    “谁啊?”楚怜儿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但是紧握地手还是透露出了几分紧张。

    墓离也没有隐瞒,当有些疲惫道:“是林清好。”然后站起身子,看了看一眼楚怜儿语气有些软:“怜儿,你也休息吧,刚才肯定费了不少精力,也累了。”小脸有着明显的苍白,听着墓离关心的话语,嘴角上扬着几分。

    当心情也很好,墓离肯把事情跟她说,这是不是证明了。其实她未婚妻的身份他也是在乎那么几分的?对着墓离一笑:“离哥哥,你也去休息吧,这催眠对两人身体都是有些伤害的,费神,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墓离点头,毫不犹豫地打开门走了出去,面上依旧有着红润。李嘉怡站在拐角处,看着儿子进了楚怜儿的房间,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一个多小时。这小子出来的时候面上还有着微红,她不敢想去,难道他们……这……儿媳妇怎么办啊?

    李嘉怡眼瞧着墓离要进房间,出声叫道:“阿离,你过来一。”语气有些重,墓离揉了揉眉心,“妈妈,今日我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不行吗?”见墓离这样,李嘉怡地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看来,十有*是真的,苦恼地垂头,再次抬眸,墓离已经进了房间。

    随后摇头,罢了,这婚约……若是两人走到一起了,可她的孙子怎么办啊?明日在找他谈谈这件事情吧。

    房间内,墓离拿出手机给楚霸天拨了过去,没过几秒钟。电话那头传来霸道的声音:“喂。”

    墓离躺在床上,看着耀眼的灯光,“霸天,七年前我们是不是在酒吧见过一次面?”

    那边没有说话,一会儿之后才道:“嗯,当时衣衣跑到酒吧喝酒,就是那个时候遇见过。当时你怀中也有个女子,我当时直接带着衣衣走了,那个女子你不是也见过,上次我听说你身边就出现了个女子。七年前不就是她吗?而且,那次你不是*了吗?”说着,那边传来悦耳地笑声。

    *?墓离张了张嘴巴,手指紧了紧,将手机握紧,随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响起:“霸天,那日我怀中的是林清好?”

    “林清好?”顿了顿又道:“夏衣因为那次结识了一个闺蜜,应该就是她了。”正准备还说些什么,却见身边女子瞪着自己,当说道:“好了,阿离,这时间可是金钱啊!我先挂了。,不然衣衣会以为我俩搞基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墓离就发现电话被挂了,然后嘴角一抽。霸天也会开玩笑了?那个木头人竟然开这种玩笑?真是不可思议啊!

    只是,墓离想起,那柔顺的长发,微妙的触感,闭上了眼睛,原本还想着要去找林清好问问。可终究是有些累了,催眠两次很费神费力的,也没洗澡就这么在床.上睡着饿了。

    西班牙,夏衣不满地看着楚霸天,“不许跟墓离说!”

    “好!”楚霸天搂住她的身子,点了点头。

    “我不相信你!”

    “为什么?”楚霸天将夏衣的脸对着自己,英俊地面孔黑了黑。

    “因为你老是骗我。”说完直接钻进被子里面,不在理会他,楚霸天叹了一口气,那始终是她心底一道疤。

    揭开被子躺在夏衣身边,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说话会让她很生气。可他如此沉默,就让夏衣觉得他无话可说,也就是没有一点为她着想,于是更生气了!

    等林陌桀熟睡了之后,林清好这才犹豫着拿出了手机。这个手机是在意大利的时候买的手机,上面有着杰克,杰西,杰输,杰图,威克斯,还有墓离的号码。翻到杰克号码的时候,准备拨出,却又顿了顿。

    如果是杰克知道的话,怎么不说?可是若是不知道,上次在直升机上面一次,在意大利黑手党大本营一次,都有提到孩子。可若是知道的话,应该早就说了啊!可是,可是……林清好犹豫了,到底要不要打?

    林清好站起身子在房间里面走着,一会儿走到沙发前坐,一会儿又围着沙发转了一个圈。又拿起手机走到客厅面去倒了一杯水之后,咕噜咕噜几口喝。在客厅内又是转圈,一副苦恼得不得了的样子。

    外面保护的人一阵奇怪,平日这个时候,都已经睡觉了。可这个时候,这房间里还是灯火透明的,不过,他们这种人,也没什么黑白夜之分了,还好是换班,不然啊!这人怎么受得了,非得累死不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