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的心为什么是凉的?因为我是鄙啊!

    一夜未睡,林清好的精神明显不佳,打着大大地呵欠走出门;到处走走看看心情是不是会好很多,小奶包此时还没有起床。

    而暗处保护地人也没有想到林清好出了门,因为除了上班时间;这对母子起床都很晚,而且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

    上身穿着白色蕾丝钩花背心,着冰蓝色花瓣小热裤,看起来甜美又清新,脚一双鲜红色的人字拖,修长的大腿,如雪的肌肤,清早人很多;走在大街上很引人注目,本人倒是依旧迈着悠闲慵懒的脚步,时不时还伸出小手捂住嘴巴,呵欠声很明显。

    很不在状态的样子,夏天的早晨,还是很清新的,不燥不热。

    迈着慵懒脚步走着的人,丝毫没有发现,身后跟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小姐,这个女人是单独出来的。”

    “唔……好好伺候她,嘟嘟嘟……”电话被挂断,男子轻点了一耳机。

    目光一直跟随着前方女子移动的身影,林清好伸出手捂住肚子,好饿啊~然后嘴馋地看了看对面的早餐店,又在自己身上摸了摸。一大清早的就有些运气不好啊,忘记带钱了,真是,垂小脑袋,林清好面上有虚筋。

    转过身子准备回家,却被一旁突然蹿出来的女子吓了一大跳,女子抓住她柔顺的长发就是一使劲儿扯,嘴里还气氛地叫嚷着:“你这该死的狐狸精,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勾引我老公。”这一幕对于大城市里的人来说很正常。

    坐在黑轿车里面的人嘴角扬起一抹阴狠地笑意,好戏上场了。

    林清好神情原本还有行惚,被这么一扯,痛感传来。什么恍惚都消失不见了,“放手!”声音很是冰冷,偏过头看着扯住自己头发的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林清好将她抓住自己的手一掌给劈开,然后怒声:“你谁啊!我认识你吗?”摇了摇手腕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头。真痛啊!

    儿子啊!你找的保护我们的人去哪儿了?难道出来得太早,还没起床开始上班?

    旁边围看地人,打量了一林清好,啧啧啧几声,然后又听见之前扯住林清好头发的女人道:“你这个小骚.货,把你从孤儿院领养来的时候,就应该睁大眼睛看看,你这个白眼狼,竟然连自己的叔叔都要勾引!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没良心的人!”说着又朝林清好扑过来。旁边也多了很多女人,都准备扑过来。

    林清好眉目一冷,是谁找这么些人来为难自己?

    当一个踢直接将带头的女人踢倒,然后看着边上准备围过来的女人们说道:“这里是闹市,有监控。我想我还是有能力将你们都告上法庭的。”

    耍泼地女子被林清好这么一踢,差点摔倒在地,还好周围人多,也不知道是谁将她扶起,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清好,嘴里还大声骂着:“你们都来评评理。这个白眼狼,是我们从孤儿院领养来的,可她竟然勾引我老公!”

    “天哪!怎么会是这种人?”

    “是啊,看起来乖乖巧巧地,没想到竟然是……”

    “你看她的穿着,是好人家的吗?”

    周围的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说着,似乎真的很相信那女人的话,林清好抱着肩膀带着优雅的笑意站在一边看着众人说着。

    “你们说够了?”林清好微笑,“我不认识你,你说我勾引你老公。那我倒要问问你,我姓什么?你老公是家财万卷了,还是富可敌城?”语气很是潇洒,也带着优雅的笑意,除了最开始没有防备被那女人抓了一之后,林清好也没受什么伤。

    但是……若是这些人以为就这么算了,那可就不行了。

    “你还装!你个不要脸的,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女子又是朝着林清好扑来,林清好一个侧身,抓住了女子的手臂,往后使劲儿扯着。众人都听到了咔嚓的声音,抬起头看着那抓着女人手臂的年轻女人,面上还依旧带着笑意。

    “我说了,你把我问你的问题都说出来。”林清好松开手站在一边,女人摔倒在地,鼻涕眼泪都流满了脸,看起来十分恶心,林清好笑着道:“看你这样子,你老公应该也不年轻了吧?我会去勾引他?大婶,对面就是商场,你要不洗洗睡吧?”

    旁边的人看着林清好,面上都有着恐惧,不敢上前,一步一步朝后面退着。中年女人的惨叫声透过人群传了出去,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那为首的男子面上带着阴狠地表情,以为这杀猪般的叫声是林清好传出来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

    旁边开车的男子道:“看来完成了,这女人应该被好好收拾了一顿。”

    男子没有说话,但是从那表情却可以看出来。

    “说,谁让你这么做的?”林清好蹲身子,笑得亲切看着中年女子。中年女子只摇头,不肯说话,捂住手臂,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你不说,我可是马上就报警了。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被人利用的吧?你瞧瞧,你都受伤了,却没有人来帮你,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根本就是利用你而已。”林清好站起身子,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那带着优雅笑意地目光看得众人只往后退。

    “你……你还装!明明就是你勾引我老公!”女人终于开口了,却依旧是说林清好勾引她老公的话。

    “这年头,怎么会有这种人?”

    “勾引了还不承认!”

    “你见那个小三勾引人了会承认的?”

    林清好一笑,动作极快地将人群中说话的三人扯了出来,见旁边有一男子正拿着手机在拍摄。一把抢过手机,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盯了男子一眼。男子大声道:“把手机还给我,你做错事情了,还不准人说是吧!”语气很是激烈。

    林清好慢条斯理的将他拍摄的画面看了一,然后拨出了一个号码,“喂,是警察局吗?我要报案,地点是……”中年女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站起身子将林清好手中的手机给抢了过来,摔得远远的。

    林清好微微眯起眸子,脸上的神情未变。

    “你还敢报警!这原本就是你的错。你还报警?”女人大声的质问出声,神情扭曲,面上因为手断而不停地落着泪,旁边地人都在指指点点。

    “要去看看吗?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哭的人声音很粗狂,应该不是林清好的,男子摇了摇头道:“等会儿。”

    林清好笑了,声音没有任何起伏:“难道要你来对付我的人,没有提前通知你,我是谁吗?”说完就看着女人明显呆愣的眼神,一手把玩着头发,大大的眼睛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微微摇了头,这种演戏的手法太低了,至少也得找林雪雪那种吧?

    而且,在国外的时候,更加激烈的她可都是遇见过。

    只是,这保镖们怎么还没来?林清好抬起眼朝着四周看了看,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不远处,林清好眯了眯眸子。

    “好像被发现了。”

    “走。”男子出声道,林清好看着黑色轿车离去,没有车牌号码。看来的确是有预谋的,林清好笑了,因为她看见了很熟悉的装扮,黑衣男们来了。

    “大婶,我好意提醒你一,你的雇主已经走了噢~”

    女人闻言,嘴巴开始哆嗦起来,朝着四周看着,有些手足无措:“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认错了人,我是认错了人!”眼睛里面流出了泪水,林清好看着女人的模样也是一个受苦的人,当闭了闭眸子,冷声道:“之前怎么不说你是认错了人?”

    “我……我没看清楚,你就大发慈悲饶了我吧……“女人哭的很惨,却没能让林清好心中有一丝的慈悲,若是今日自己不会那么一点儿防身术。后果会是怎么样?她不敢去想,饶过她?那怎么了。

    “你刚才不是还口口声声说,我勾引你老公吗?我是白眼狼,这其中时间也不少吧?够你看清楚我的脸了?”林清好笑着看着女人,女人碰的一声跪,然后哭泣着道:“姑娘,实在是对不住啊!是有人给钱让我这么做的!他说你是个小三,让我好好教训你,还给我了一千块,我就是一个卖菜的,这一千块对于我来说……”接来的话被眼前的一幕给吓着了。

    二十几个黑衣男直接推开人群走了过来,站在自己两边,然后对着自己说是小三的女子恭敬道:“少夫人,是属等办事不利,请少夫人责罚。”

    林清好嘴角一抽,儿子,你找的这是些什么极品?叫自己少夫人?不过,“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是几点开始的?”

    “回少夫人,我们分为两班,换班,只是因为夫人平日里起床时间都晚,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纰漏,次不会了。”

    林清好了解地点点头,“好了,也没什么事。“

    “这女人是……”为首的一男人看着林清好,恭敬问道。

    “没事,等等!你站住!”看着那拿出手机拍的男子又捡起了自己的手机准备跑,当脱鞋子就对准男人的头脑袋就丢了过去,几个黑衣男同时低头,少夫人,你能淑女点吗?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