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抓住他!"林清好见男子被鞋子打到,就对着身边的黑衣男说道.

    男子点点头,几步就追上了拍照的男子,还顺便将鞋子捡了回来.一只手托着手机男,一只手拿着拖鞋.

    将男子丢在地上之后,林清好这才穿起鞋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报警.

    林清好将男子手机里面的内存卡取了来之后,又直接将手机给砸碎了,这才转身看着周围围了一圈的人,笑着道:"你们应该没有拍照或者录像什么的吧?"说完,就见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自觉地走上前交出了手机,林清好一笑,彻底销毁之后又将手机递给了她.

    女孩小声道了声些,接着又有一些人,一会儿之后,交过手机的人都走了.一些没有拍照姿势看了看的人就直接被放走了,剩就只有四人,那三个说风凉话的人,和辱骂林清好的人,都浑身颤抖着.

    林清好笑着道:"你们抖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你们三个不会也是被雇佣来的吧?"林清好指着三个站着的人说道,三人立即摇了摇头,其中一个小声道:"我们三个只是碰巧遇见,平日里这种事情发生的也不少,就习惯了说两句."

    "是啊,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清好点点头,不是被雇佣的就行,"你们三个走吧."看着三个人逃也似的跑走,也没人说是什么.

    林清好蹲身子看着,哭得凄惨的女人道:"那个雇用你的人,你记得长什么模样吗?"

    "那个人带着墨镜,基本上将脸全部都遮挡住了,不过,应该是个外国人,因为他说话断断续续的."中年女人哭泣道.

    "中文说得断断续续的吗?"林清好撑着巴,若有所思.难道是威克斯?不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楚怜儿带来的人.

    "好了,你走吧.这段时间我劝你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你的事情没办好,估计会有人来找你麻烦的."林清好说完也不去管女人惊恐的眼神,对着旁边的男子道:"你叫什么?有开车过来吗?"

    男子面上一红,有些尴尬:"少夫人我们是跑过来找你的,所以没有开车,我马上叫人开车过来."怎么就忘记开车了,当时是很怕出了事.也庆幸没有出事,不然老夫人非得拔了自己的皮不可.

    "这样啊!"

    回去的时候一路无言,旁边二十个黑衣男跟随着,走路的时候十分威风.林清好拒绝了他说要让人开车过来的决定.要走路回去.

    到了公寓的时候,对林清好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消失了.林清好四周看看,还真没看到.做得够隐蔽的啊!

    "妈咪,你这么早去哪儿了?"林陌桀打着呵欠楼来,这个时间才刚过九点.

    "出去走了一会儿.哎,宝贝儿,你吩咐在我们周围保护我们的人,有多少个啊?"

    林陌桀捂住嘴巴的小手放了来,坐在林清好身边,疑惑道:"平日里也没怎么保护,我们出门的时候才会跟着.妈咪,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吗?"那今天早上这班人马是谁的?黑衣男,黑衣男.难道是墓离……?这个可能性很小,而且他们叫自己为少夫人,少夫人的话……

    "妈咪,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林陌桀伸出小手在林清好面前晃了晃.一大早的就发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没事没事."眨了眨眼睛,蹂躏了一会儿小奶包之后,林清好这才女王地吩咐道:"宝贝儿,你去做早餐.妈咪上去洗个澡."一夜未睡,加上走了这么久的路,又动了手.这还真是累了,有些困意.

    说着就拖着两条腿上楼,林陌桀眨巴眨巴大眼睛,感觉妈咪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只是妈咪不说,又不能多问,小奶包无奈地低头,叹了一口气,还是先去做早餐,伺候一自家妈咪的胃吧!

    妈咪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

    躺在浴缸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往身上抹着沐浴露,想起昨天晚上墓离送自己回来时,在车内激烈的画面,面色一红,"啊!林清好!林清好!你想什么了!你个大色女!"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冷静来.

    "妈咪,你睡着了吗?"小奶包的声音传入林清好耳中.

    "没有."林清好赤.裸着身子站起来,拿起浴巾将身上的水擦干,将文胸,底裤都穿好了之后,这从从浴室走出来.裹着浴巾回了房间,打开衣柜翻翻找找.找了一件上面是水色大桃花为主的t袖,套在身上之后,又拿出在韩国买的原单鱼尾裙,将还在滴水的长发擦了擦,就朝着楼走去.

    "哇!宝贝儿,今天的早餐好香啊!"林清好耸耸鼻子,站在楼梯中央,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三两步走了去,拉开椅子坐,林陌桀刚巧舀了一碗小米粥,见林清好来就递给她,乖巧道:"妈咪,难道前几天的早餐不香啊?"

    林清好拿起旁边放着的勺子舀了一口喂在嘴里,然后眯着眼睛笑了:"宝贝儿,请不要拆穿妈咪好吗?"还顺带给了小奶包一个白眼.

    "知道了.[,!],知道了,这样吧,妈咪.你从新说一次,宝贝儿配合你."小奶包坐在林清好身边,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调皮道.

    "你呀!"林清好摸了摸他的小鼻子,林陌桀一笑.

    "宝贝儿啊,你怎么让你的手叫我少夫人呢?感觉听起来怪怪的,今天早上出现的时候.还吓了我一愣了."这吓了一愣,当然是凑合着说的.但是那辆黑色的轿车,林清好眯了眯眸子.

    旁边林陌桀将她的面色看在眼里,乖巧道:"妈咪,怎么了吗?"大大的眼睛里面全是疑问.

    "好了,别装了."林清好放碗和勺子,责怪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今天早上,你妈咪我啊!差点被人当成小三了."林清好说着语气有些微微拖长,看着林陌桀突然沉默来,笑了笑道:"还好妈咪我会一点拳脚功夫,这才觉得当年去学了一些女子防身术是好的."

    "妈咪,你没受伤吧?"林陌桀站起身子,将林清好从椅子上扯起来,到处看着,见林陌桀的动作,林清好倒也挺配合的.

    "宝贝儿,我们家保镖是不是起床起得有些晚?"林清好收拾着碗筷,边跟林陌桀道.

    "啊?"林陌桀张大了嘴巴.

    "妈咪,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啊?"将桌子擦干净之后,林陌桀站在一边看着妈咪洗着碗.他家妈咪还真是贤惠呢.

    林清好将手洗干净,然后拿出纸巾擦了之后丢入垃圾桶,这才伸出手将小奶包抱在怀中,"宝贝儿啊,妈咪怎么觉得,你今日变笨了一些."是吧?是吧?怎么看都有些不正常,不过小奶包也的确有一些装的成分在里面.

    上次林一就说了,好像还有另外一对人马在保护他们,而且看行头.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所以才让他们在旁边的公寓住,以免暴露身份.

    "妈咪,这有什么奇怪的啊!就这么叫着不也是挺好的嘛?难道妈咪这是在怪宝贝儿?"林陌桀演戏的天分也挺高的,说哭就能哭.此时,眼眶微红地看着林清好,林清好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环着林陌桀的小肩膀.

    大咧咧地道:"妈咪怎么会怪你了,不是说了就算你将妈咪卖了,妈咪都会帮你数钱的嘛!是不是?"笑着在林陌桀脸上啵了一口.

    林陌桀撅起嫩唇,清澈的黑眸看着林清好,林清好微微一颤抖,心中邪恶了一,神色有色不对劲儿,这样的眼神,跟他爹可有得一拼啊!

    六月的天气,阳光明媚,内开着空调,这段路很幽静,林清好抬眸看向外面的眼光.本来想着带林陌桀出去游泳,但是,"宝贝儿,你会游泳吗?"好像一次都没有带他去过吧?果不其然,看着林陌桀摇摇头.

    "那妈咪先带你去学习游泳?"明媚地大眼睛内全是满满的笑意,林陌桀笑了笑,"妈咪,你要去买泳装吗?"他家妈咪的身材还是挺有料的,不穿泳装太可惜了.

    "不用了吧,我有啊!"

    "什么时候去啊?"看了看外面毒辣的天气,小奶包笑着道.

    "也不用带什么东西,你去把上次去韩国的时候买的泳裤拿来.好了,去收拾东西吧,等会儿就出发."

    "是,长官!"小奶包笑嘻嘻地行了一个军礼,林清好眼一抽,皮笑肉不笑道:"儿子,你这是又在提醒我你是做什么的吗?"

    小奶包两个肩膀怂了来,粉嫩的面上泫泫欲泣:"妈咪……"儿童稚嫩地声音带着哭泣声,林姑娘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使劲儿揉了揉这才道:"好了,好了,妈咪也只是说说,去收拾吧,收拾好了我们就出发."

    "嗯."小奶包笑笑,蹦蹦跳跳地朝着楼上走去,要是爹地也能去多好啊!这样想着便眯起了眼睛,弯了唇角,可又看看在自己身后走着的人,瞬间打消了这个想法.妈咪应该还不能接受吧?哎哎哎……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