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林清好也能理解;可这也太坑爹了吧?

    这**oss是怎么回事?

    紧急开会?

    出什么事情了?

    想起刚才那个电话,林清好就皱眉,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还真是!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么穿着应该没事吧?

    拿出包包,将手机钱包和钥匙装好;

    “妈咪,你这是……“

    林姑娘蹲身子,跟林陌桀对视道:“刚才**oos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去公司一趟,抱歉啊!宝贝儿,次妈咪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吧,好吧,你去吧。”一副我不会责怪你的模样,就忙急火燎地往公司去,林陌桀见林清好出门,这才摸了摸巴,爹地这是准备以公谋私?这礼拜六让妈咪去公司干嘛?这什么事情非得今天说?

    依旧不按常理出牌,将车子停在公司门口之后;林清好就直接按了电梯上了二十六楼,几十秒钟的时间就到了,出了电梯之后,林姑娘觉得这空气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刚才来公司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许多人,也就假日留守的那么几个。

    走进秘书室也没有看见夏雨荷,张金芳几人,拧了拧眉;直接朝着总裁室走去,看是不是在里面开会。

    林清好一走进公司的时候,墓离就发现了,大花色t桖,原单白色鱼尾裙,加钻淡蓝色公主中粗跟尖头凉鞋,长发束成一个马尾,走路时随着动作摇摆着,嘴角勾勒起一抹宁静的笑容,点点星光,光华夺目。

    墓离嘴角带着笑意,邪眸落在她白瓷般的脸颊上。林清好就那么站在门口;被上上打量了个透,想起昨晚看到了风光,目光转而移,带着丝丝痞气。林清好腹徘,丫的!又骗我!这根本就没人来好吧?

    偌大的总裁室就只有他们两人,昨晚上的画面瞬间散入脑海,不敢去直视墓离的眼光,那带着邪气的目光打量在自己脸上,让她心乱如麻。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爽。

    墓离看着林清好,脑中自然闪过昨晚催眠时,看到的画面,两具光滑地身躯在大床.上不断地纠缠着。男子低沉地吼声,女子娇吟地声音,看不透面貌,但是却更加诱.惑,模糊地影子。看起来视觉效果更甚。

    墓离一直不说话,林清好的微笑一直保持着,若是仔细观看,便可发现,那微笑不止何时僵硬了。

    而制造气氛者却依旧是带着魅惑地微笑看着她,最后垂眸子,指了指身旁的座位道:“林小姐。坐吧,我想请你解释一样东西。”

    看着墓离嘴角的邪气,林清好有种不好的预感,硬着头走过沙发旁,然后坐在沙发里面。盯着大屏幕。

    墓离见林清好如临大敌的模样,笑了笑;拿起旁边的遥控按了几,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协面,看得出来,是个很不错的清晨。只是这地方怎么这么眼熟?

    直到画面中出现了自己之后,林清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早上那件事情,没想到还是被拍来了?

    “总裁,这是……?”林清好偏头看着墓离的侧脸。

    墓离抬起眸子,看了看画面中的一幕,嘴角扬起,手中拿着的遥控按了暂停道:“林小姐,麻烦,你解释一,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知道什么叫公司形象吗?”

    林清好再次看了看画面一次,缓缓送出一口气,看来今天早上走的人还是有拍到画面;说到底是自己不够警觉,带着歉意道:“总裁,这件事情是今天早晨发生的。这个中年妇女是人花钱雇佣的……”正说着墓离却又将遥控按了一,画面又继续,出现了林清好踢女子的画面,没有听到声音,林清好这才发现,原来是监控里面的画面。只是谁会把这视频送到墓离手中?

    “林小姐,你知道,若是这视频落到别人手中,发布道了上会对jk造成多大的损伤吗?”墓离的表情一直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林清好脑袋还有些懵。

    带着一些委屈,怎么都感觉,这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是自己的错吧?心中就犹如烧了一把火,狠狠地瞪着墓离,墓离发现林清好不在说话了,于是偏头,这才看到林清好有些微红的眼眶和委屈的面色。

    当面色一变,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林清好不是没有露出过这种神色,可当时他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执着,而现在有了,他清楚明白的那种感觉近乎偏执的一种念头,邪眸里有种暗光流动。

    看得林清好胆颤心惊的,难道这种战术不行?那些书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况且,她倒是真的觉得墓离对她有几分意思。

    “林小姐,你眼睛进沙子了?”那种念头只是一瞬间,墓离就回到了正常。屏幕依旧亮着,只是那画面却变了,听到墓离这句话之后,林清好恢复正常,看来这种战术对墓离没作用啊!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行不行,摇了摇头,这招估计也不行了。

    抬头看着屏幕,又看了看墓离,这……这不是那间酒吧吗?

    叫迷性的酒吧,她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真名原来是叫这个。

    “总裁,不是说有事情找我的吗?”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可以不?这句话当然是不能会说的,林清好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每次看到这个酒吧,总是没有好事的。第一次**,第二次枪伤,她对这名为迷性的酒吧实在是没什么好印象。

    “林小姐,稍安勿躁。”墓离偏头,说了一句古风的话,林清好愈发觉得心中的不安渐渐拉大。

    当画面上出现两个女子,醉醺醺的东摇西晃之后,林清好眼睛倏地睁大,面色也有些苍白,站起身子就朝着墓离,惶恐地看着墓离,墓离嘴角带着一丝痞痞的笑意,林清好不管不顾直接去抢墓离手中的遥控。

    “林小姐,你怎么这么激动?我想你应该好好解释一,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墓离笑着将遥控塞进衣服里面,林清好脸色一红。

    靠!你耍流氓啊?

    这不是女人才用的招数吗?

    墓大爷你这么做也不怕丢面子?很显然,林清好低估了墓离的厚脸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林清好无奈之也只好坐,这件事情早说晚说,不都是得说的吗?而且,看这样子今天是怎么也逃不了了,儿子啊!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妈咪我的忌日,你可要多烧点纸钱给我,这样想着,她又将包包放在沙发上。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幕,其实她也还挺想看看的,嘿嘿,虽然这样子说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她喝醉了,压根儿就不记得多少。

    听不到画面中的声音,只能看到嘴型,这个时候林清好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听了那么一两节唇语课了。

    画面中,她穿着学生服,柔顺的长发那个时候才在两肩之。走路东倒西歪的,对旁边的女子说着什么,夏衣站在一边微微瞪大的眼睛说明她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林姑娘摔倒了,而且。面前有一个男人,却没有伸出手接住她,而是侧着身子到了一边。

    然后就看着夏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一个身穿黑色的男子给抗走了。

    林清好鄙视地看了看身边的人,那画面中的人明显就是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画面依旧在进行着,林清好看到摔倒在地的自己伸出双手就抱着身前男人的腿,嘴巴里还嘟嚷着什么,然后就见男子低了头,眼中有着震惊。

    林清好偏头打量着墓离,那个时候震惊什么?难道长得很像他的前女友吗?

    接来又看见林姑娘顺着墓离的腿爬了上来,林清好看着就开始扶额头,天哪!这……这谁能告诉她,当时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墓离嘴角一直带着笑意,好笑得目光看了看林清好,画面中的林清好爬上去之后,伸出爪子拍了拍墓离精致妖孽的脸,又伸出爪子捏了捏,扯了扯。最后更过份的是将粉唇给印了上去,而且目标很明确,是男人的饱满的唇。

    她眼角抽筋,面色有些怪异,这……难道自己喝醉的时候是个大色女?这林清好清楚的看见了自己唇瓣触动,说的话语,这家的牛郎长得真不错!

    然后赶紧偏头看墓离,墓离也斜着眼看她,林姑娘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平日里的沉静都不在,这这这……他妈的,也太狗血了吧?

    “林小姐,那可是我的初吻。”墓离这句话传入林清好耳朵里的时候,让她忍不住掏了掏耳朵,这……初吻?

    然后又看着自己的面色变得凶狠,直接像个无尾熊一样挂在男子身上大吼着:“说!你多少钱一夜。”

    然后就看见墓离扯着林清好就往外面走,接来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了,墓离按了遥控关了画面,饶有兴致地看着旁边面色有些不对劲儿的女子。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