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大爷撑着巴看着林清好,看得她一阵心虚。

    唇瓣动了动,林清好微笑道:“总裁,你给我看这个,是想说明什么?我们七年前就已经认识了吗?”

    “原来这个视频是七年前的啊!”

    “什么?”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声音提高有些惊讶。

    墓离将放在自己腿上的遥控丢到办公桌上,然后身子转向林清好,一字一句道:“你刚才说,七年前我们就认识了?”语气很平淡,听起来没有什么起伏。

    可她却觉得有些怪异,“总裁,你知道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是吗?那么,我们继续看。”墓离站起身子,又将遥控拿起,随后坐在沙发上,按了一。画面转变,画面转换的很快,酒店门口,酒店很眼熟,名为马丁内斯酒店,这酒店以时尚著称,整个酒店装饰很豪华,一共有七层,电梯的画面是,男子按了七楼之后女子就直接趴在了男子身上,画面快,一会儿女子和男子就出了电梯,进了房间,房间内是没有监控的。按了快进,大概早上几点的时候,女子衣不蔽体地出了房间,面上还全是咬牙切齿。

    “林小姐,你能不能解释一,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夜,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个时候我还是第一次呢。”说着嘴角又是升起一抹笑意,催眠之后,他就隐约觉得这件事情跟林清好有关,今天早上起来就吩咐面的人去查,结果没到五分钟就把资料给拿过来了,杰克说话的时候还吞吞吐吐的,墓离很快就知道这些人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当直接将杰克扔去了非洲挖矿。

    “第一次?”林清好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总裁,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对你负责不成?那个时候可是你情我愿的。”我还给你留钱了……

    你那个时候是第一次?难道你妈在我遇见你之前将你塞回肚子里重生了一次?身为她首席秘书的这段时间,她又不是没有去查探一关于他七年前的一些资料,十几岁就开荤了。而且每次都喜欢玩处子,现在还说他七年前是个处,谁信?

    “总裁,对于这件事情我没什么好说的。”林清好拿起自己的包包站了起来。将坐皱的裙子弄好,“爷,你七年前是个什么人物我想不用我来提醒你,可是花丛中的一把好手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你还玩的是西洋货吧?”眉间有着嘲讽。

    墓离一想,好像的确不是第一次了,那个时候。

    “去酒吧的人,一夜情多得是,总裁,你又何必太认真。”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墓离站起身子。比林清好高了一大截,虽然穿着有点高度的鞋子也就直到墓离巴。

    “总裁,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没有听错。”林清好发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墓离就笑了,笑得很灿烂,“林小姐,若是我记得不错,当时你好像是第一次吧?”他可是记得清楚,记忆中那床上有着一抹红色。

    “然后呢?”林清好不在意的耸耸肩,一定要坚持啊!千万不能输。不能输!

    “然后?林小姐,我对你负责吧?”

    负责?墓大爷你脑袋烧坏了?

    “总裁,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年,对于我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况且我不介意,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丫的这个时候想起来是有鬼了?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想起来的?

    挪了两步之后,林清好这才开口道:“总裁。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情来了?”这的确很奇怪啊!这么几个月都没有想起来,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了。

    难道是……昨天晚上那一百块?

    粉红色,好像七年前也是将五百块放在桌子上来着。

    “呵呵呵……”诡异地笑了两声,清好面色有些不好看,你丫的这么笑死想演鬼片是吧?神经病啊你!

    去医院看看吧!说不定还有病床了!

    “扣扣……”两声敲门声。让清好回过了神,夏雨荷走了进来,身上也是穿的便装。看了看林清好之后道:“清好,你来了啊!”

    林清好笑着,还好你来了,不然接来那可就不好说了!

    “总裁,刚才技术部查了一,没有出现问题。”

    “好,你出去吧。”

    “是,总裁。”夏雨荷将手中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之后,恭敬道。

    “总裁,没事的话我也出去了。”林清好原本就站着,此时见夏雨荷出去了;脚步快速地就朝着门口走去,可这样却让人觉得她在心虚什么。

    “林小姐,你还没解释清楚了,你想去哪儿啊?”墓离不紧不慢的话传入林清好的耳中,手已经触到了办公室的门把,只需要轻轻一扯就可以出去了。可此时她的身子却是僵硬了,不得不将头转了过来。

    “总裁,我想我已经解释清楚了,第一个视频的事情,是被诬陷,第二个视频,我七年前去酒吧喝酒跟我现在工作也没多大关系吧?第三个视频,这可是你情我愿的,而且看里面的动作,倒是总裁你粗鲁得很。所以,我不觉得我还有什么要解释的。”林清好站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说着,离墓离很远,闻不到他身上的气息,要镇定许多。

    “林小姐,那虽然不是我初夜,可是我的初吻。”

    “总裁,其实你也不亏的。”姑娘我还是初吻了,你男人的初吻,初夜,都他妈的不重要好吧?老娘失去了初吻初夜我都没介意,你介意个神马?天上的浮云都是你家的吗?飘来飘去?

    “这样吧!”墓离看着林清好,邪气地笑着,看着林清好一副你有话就快说,我要走了的模样,就道:“你不对我负责,我对你负责好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就瞧见林清好的面色变了,墓离觉得,她这个时候肯定是欣喜的,却没有想到抬起头时,看到了她嫌弃的目光。

    “总裁,我对种马型号的实在不感兴趣。”林清好看着面前妖孽的男子,这个男人脾气十分古怪,她都见过好多面了,杀人不眨眼的时候,阴阳怪气的时候。虽然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优雅和贵气,眼神总是一副霸道的神态。虽然这类型的人,不让她讨厌。

    可是最近的墓离,又感觉恢复成了七年前的他,不对!七年前还要好些,至少只玩处子,现在呢,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都玩,还真是……让人恶心。

    “林小姐,你说,这张照片是不是跟我很像?”墓离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张照片,林清好瞪大了双眼,那张照片她很熟悉,还是在伦敦的时候跟林陌桀一起拍的。

    “总裁,这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的是。”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林清好紧张了一,不过。那个时候的林陌桀跟墓离还不是太像,只是有一点模糊的感觉到,有些相似。若是看见现在的林陌桀,恐怕一眼就能看出来吧?

    她也很想直接告诉墓离,他们之间有孩子了。可是楚怜儿是他未婚妻的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始终是根刺,就像早晨发生的事情一样,说自己是小三,这种话她听得不少。可是她却不愿意别人说林陌桀一点什么!

    而且,凭着林陌桀的能力,她根本就不需要惶恐什么。

    “总裁,没事我就出去了。”林清好说完不在犹豫,走出总裁室的时候,不由得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秘密要瞒不住了。

    哎,那就顺其自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墓离返身坐在了办公椅上。其实刚才从林清好的反应,他已经能猜到几分,但是还是有些不确定,所以他准备先去看看林清好那个传说中的儿子。到底跟自己像不像,他对于孩子其实没有多大感觉,只是若真是自己儿子,又是她生的,那感觉应该还不错吧?

    又想起昨晚上,杰克说,本家那边,几个堂兄虎视眈眈的。看来最近是不怎么太平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呵呵……

    林清好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秘书室的几人都来了。本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儿,没想到压根儿就没什么事情发生。

    “昨天的宴会,你们怎么都没去。”林清好将明日的工作流程看了一,又放到了一边对着夏雨荷几人说道。

    “其实我们也很想去来着。”

    “是啊!是啊!”

    “可是后来发现,请帖没了,没有请帖是进不去的。又不好给总裁打电话,没办法就只好没去,清好你去了吧?”张金芳凑到林清好身边说道,见林清好点点头。这才将身后的八卦杂志拿了出来。

    “你看你看,其实你跟总裁站在一起也很登对哎。”

    “你这么期盼的眼神,你什么意思啊?阿芳。”

    “说起来,刚才,清好是在总裁室跟总裁说什么吗?”夏雨荷的一笑。

    林清好看了看照片,很无语。这种私人宴会怎么也会被八卦记者钻了进去?还拍了照?封面就是她跟墓离的合影,一身白色和一声绿色的林清好,宛若精灵一般,识货地人都看出了女子佩戴的饰品。

    那是象征着名媛的宠儿,唯一。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