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这种事情我们几个也就说说,你们别在外面去大嘴巴。”夏雨荷看了看几人,笑着道,这话可的确是不能乱嚷嚷的,这若是被有心人听见了;那还了得?

    办公室可最忌讳这个了。

    虽然最开始对于林清好的能力有谐疑,可仅仅几天的时间,就让她们刮目相看了。这说来也奇怪,除了工作时间,林清好基本上和精明两个字是搭不上边的,偶尔说出一邪,让人目瞪口呆,怀疑这人是不是从外星球来的。

    虽然都比她年长,但对于她的能力还是挺佩服的。

    “说起来,最近打电话找墓总的人很少哎?你们发现了没?”张金芳翻了翻杂志,像是突然间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嘛嘛,这种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也没那么重要。”

    “不过从这未婚妻出现以后,的确是少了很多女人打电话过来。”

    林清好歪着头,手指在桌面上轻点着。这么说来,好像的确是啊!从楚怜儿出现的时候,这打电话过来的女人就越来越少了。

    难道,前几日就是想趁着楚怜儿没在,好好玩玩?

    可这也不对呀!墓离又不怕楚怜儿。

    总裁室门打开,墓离唇瓣扬着,却给人危险的感觉。原本几个凑在一起的人,瞬间将杂志藏在文件面,然后装出在讨论某件事情的模样。表情极其认真,就仿佛你这个时候说她刚才在干别的,她就会跟你拼命一样。

    几人都是一副表情,墓离诡异地笑了一声,几女身子一抖,然后就听见那嗓音性感,“还真是辛苦你们几个了啊!”

    “哪里,为总裁分忧是我们的职责。”几女同时转身,面对墓离。面不红心不跳地说完这句话。

    墓离眸光扫过几人,然后落在林清好身上,又看了看几人一眼,嘴角扬着。“几位小.姐,八卦上司的时候,麻烦你们声音小点!”

    几女的表情都有些蒋!

    感情总裁你一直都在偷听?

    墓离一言不发走进电梯,几女还都是维持一个动作,最后还是林清好先反应过来,在几人面前摇了摇白暂的小手,“回神了,各位,人都走了!”

    夏雨荷呆愣着回过头,看着林清好:“清好。我们刚才说他什么了?”

    “刚才说,总裁未婚妻来了之后,那些女人打电话的次数也少了。”林清好笑着,解答了这个问题。

    “天哪!总裁这是顺风耳吗?”

    “好了,看总裁那样子。也没怎么生气,收拾东西回去吧。”

    “是啊!明天还得上班了,先休息休息。”

    说完,几人就班了。

    墓离坐在车上,看着林清好笑眯眯地跟众人打了个招呼之后离开,嘴角扬起,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林清好上了车。启动就朝着商场去。这还不是那只墓妖孽是个肉食动物,明天上班,若是没给准备便当,估计又得抢自己的了。

    挑好了菜,林清好将其放在后备箱里,上了车。将音乐打开,一首金孝琳的,再见,你好开始播放,她很喜欢。随着曲调哼唱着。

    六月的眼光刺眼的厉害,虽然是在开车,林清好依旧是又是看看窗外行走的路人,电话响起,林清好笑了,“喂,宝贝儿啊?什么事?”

    “妈咪,你回来了吗?”

    “正在路上呢,怎么了?想妈咪了?”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还是有儿子好啊!

    “妈咪,你在开车?”

    “是啊?怎么了?”林清好疑惑。

    “开车及电话很危险,我就先……”

    “砰!”

    “啊”

    “妈咪,你怎么了?妈咪?妈咪?”电话那头,林陌桀听到一声巨响之后,差点连电话都拿不住。也不敢挂电话,愣愣地站在原地。

    林清好看着对面的车子冲了过来,想往旁边开都没来得及,只听见车子碰撞的声音,和自己尖叫的声音,猜刹车的时候已经晚了,车子行驶的惯性使得在受了冲击之,车子翻滚了几,她眼睁睁地看着手机出车窗外。

    车子还在翻滚着,停来的时候,额头全是血,挡住了视线,原本想将车门打开,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力气,伸出手摸了摸额头,满手都是血。

    眯起眼睛看着转向自己的车子,是一辆大型的货车。看到林清好的车子被装了之后根本没有停来,依旧朝着自己开来,林清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使劲儿扯着身上的安全带,好不容易使出吃奶的劲儿将安全带,将变形的车门打开,一只腿已经出了车门,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了头。那货车正火速地朝着自己开来,于是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可终究是没有车子快。

    货车直直地冲向自己的车子,林清好只来得及听见极大的碰撞声,然后就晕了过去。随着车子碰撞,林清好已经出来了大半的身子被撞得了起来。

    墓离车刚到,就看见那个满身是血的女子,像一样在空中旋转着,然后砰的一声,如溃败的花朵,垂落在地。

    虽然是午,可礼拜天却是罕见人烟,行走的路人三三两两,也就那么几个,车子撞在一起时,还能明显地听到有人大声的尖叫,可林清好已经听不到了。

    摔倒在地时,身子还在地上滚了几圈,地上是一滩滩红色的印记,在公路上显得异常耀眼。

    墓离冲出车子,平日的稳重都不在,两边的行人都还在不断尖叫着。

    货车上的人,看了满是血迹的林清好一眼,开着车子离开,墓离一心只在那被撞的林清好身上,却没有看到车子离开。

    墓离浑身都散发出一种杀气,几个黑衣男了车,走了过来,其中带头的一个看了看那开走的大型货车,对着身边几人挥手,几人立即会意,就开车跟去。

    林清好已经昏迷过去,乌黑的头发散乱着,鲜血不断从那秀发中蜿蜒出来。女子白暂的脸全是血迹,看起来极为病弱,女子周围全是血迹,看得人一阵心惊肉跳。直叫人觉得,这女子身上的血都快流干了。

    看见林清好躺在血泊中,呼吸声微弱得快要听不见,手指颤抖地拨出了一个号码。

    他甚至都不敢去抱林清好,因为不知道伤到哪儿了,若是因为他的随便移动加重了伤势的话,那后果就更严重了。

    墓离不断地让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可心底的恐惧却渐渐蔓延开来。

    女子苍白的脸,微弱的呼吸。

    她不能出事,绝对不能出事!

    j和m赶来的时候,看见的墓离很沉默,整个过程中都一眼不发。

    专属医院里,墓离在外面等候着,浑身是血,m看了看他,劝慰道:“爷,你先去休息吧,有j在没事的。”

    “没事,我就在这儿。”

    说完之后站起身子,走到窗前,他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觉,只是那恐惧依旧还在心中。浑身都还是僵硬着,他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看到的时候,就是那女子被撞的场景。

    紧了紧手,眼中闪过午两人在一起的场景,那一幕一幕都还在眼前,可如今,那微笑着脸却苍白地躺在手术室里。

    一个小时前,还在办公室里跟几人讨论这自己的八卦,眨眼间,便……墓离低头,这绝不是一场意外,明显就是有预谋的。

    林陌桀赶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清理现场了,可那鲜红的印记和那被毁得都要看不出来的车子,都在提醒着他,刚才这里经过了一件什么事情。

    看着有人在打扫。林陌桀颤抖着走了过去,扯住其中一个打扫的人袖子道:“这里面的人去哪儿了?人呢?”对方见是一个孝,本还有些不耐烦,却看见了孩子眼中透出的寒意,让人有兄惧,指了指救护车行走的方向。

    林陌桀二话不说转身,林一看着林陌桀的神色,也不好说什么。按照刚才那人指得方向行驶去,车子开得全码,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前面的一辆救护车。

    “先生,这里不能随便进去。”看着林陌桀的车子,直接准备往里面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拿出一把枪,挥了挥手,二十几个人就将林陌桀的车子围住了。

    林一面上不见慌乱,回头请示着墓离:“少爷,这……”

    “你在外面等我!”

    “是。”

    林陌桀强调着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走车之后,拿着林清好交给他的手枪,对着带头地男子就道:“让开!”声音就宛如地狱里的撒旦。

    看了看林陌桀那张跟墓离相似的脸,几人二话不说直接让开了脚步,其中几个就是经常保护林陌桀母子二人的黑衣男们。

    林陌桀走了进去之后,这才发现不知道手术室在哪儿。几步又走了出来,带头的人走上前道:“小少爷,我带过你过去。”说完,就领着林陌桀上了二楼。

    林陌桀上楼的时候,墓离正吩咐m去查是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害人。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