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德建康年间,德王圣都。

    黑夜,如墨,天气阴沉,着大雨。

    暗夜阁门前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她的名字叫阿六,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名字,可是只要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会忍不住心底发凉,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是阿六。

    阿六原本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陌妃菀,可如今的她忘却了,不记得自己的身份,年纪,姓名,忘却了一切。

    陌妃菀的性格很奇怪,似乎是一个集齐所有性格为一生的人,她冰冷,娇媚,温柔,娇羞,可爱,恬静,邪魅,似乎这些词语都不能够完全形容她本身所具有的气质。

    陌妃菀刚执行任务回来,身上还留着浓浓的血腥味,左脚旁边是一个铁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被杀者的人头,陌妃菀有个比较特别的是喜黑衣和浑身的血腥之气,至少,从未见她改变过。

    陌妃菀站在门口也不吭声,也不敲门,没有人知道她来多久了,过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一人将她拉进里,也不管她身血还是雨,雨水混搭着身上流畅的血水顺着衣领流进去,她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

    那拉她进来的人皱眉看着她不满道:“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你是个女孩子,在怎么还是得注意一。”

    说完,眼睛直盯着她,在她曼妙的身躯上不停扫视,浑浊的双眼里丝毫不掩饰对她的。

    陌妃菀神色冷冷的,似乎刚才只是听见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没有任何反应,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表情。

    陌妃菀的确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因为不想听的话直接被屏蔽了,不过那开门之人也应该庆幸,若不是这样,恐怕他已经死了好多次了。

    陌妃菀走到任务栏,打看着任务,除了任务,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对于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她来说,什么事都是无所谓,活着便很好。

    开门的那人见陌妃菀不理会他,也不啰嗦,反正这样的话在暗夜不是秘密,也不是禁忌,大多数人都对她说过了,也没人说什么,只是被陌妃菀看一眼时,那空洞的目光还是会让人心悸,却有着异样的美,有种想撕开她的面具,看看她脸上会不会出现别的神情。

    陌妃菀从来都没有挺清楚过这些人到底说的什么,没有听清,便不会在意。

    暗夜的规矩就是同行之内,只要你不杀死他其余随便你想怎样,也没有人去管,也没有人会去管,那是自讨苦吃。

    开门那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陌妃菀从来都不会在乎,不会像其他任务者一样会怒斥,这个女子,确实比较例外。

    不过例外的也不止陌妃菀一个,同样排名在第二的鬼七,这两人都是例外,不同的则是,陌妃菀似乎没有任何背景,因为她的背景是一片空白,谁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而鬼七的背景就有些复杂,暗夜里的人都知道鬼七,却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所有人却都是知道,宁惹鬼七怒,不惹阿六注意的这句话。

    阿六在暗夜是一个平凡的名字,但是却有着血腥般的历史,从她接任务以来,从未有过失败,且每个人都是被她一夜搞定,回来之时都是满身血腥味,陌妃菀似乎并不排斥她身上这股味道,这血腥之气在她身上有种异样的舒适,似乎这本就是应她而生,而同样没有失败过得鬼七却不一样,每次任务回来之时,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味道,没有一丝血腥之气。

    说到鬼七,开门那人就往门外看了一眼,看着突的越闪越近的影子,开门之人定了一神,才看见门外有一个鬼魅似的影子,站在那儿。

    “果真来了。”

    开门之人暗自说道,他赶紧过去把门打开,同样的把鬼七拉了进来。

    整个暗夜,也只有陌妃菀和鬼七有个特别的来临方式,都是站在门口,不敲门,也不推门进来,而不同的则是,陌妃菀每次的血腥味多远都能闻到,而鬼七的话,每次都是一种阴森的感觉,看到之时,就只会看见一团鬼魅似的影子,而且每次交任务都会选在晚上的也只有他们两人,不管是刮风还是雨。

    鬼七把同样的黑色铁盒交给他,随即也走到任务栏选任务,只是两人的立场立即就变了,两人走进了对立的一面而已。

    有人请杀人,自然也有人请人保护自己的命,而暗杀有条规矩,若是有一人在护或者杀的。

    一边选任务,那人就只能去对面挑选。

    无论是谁,都不可改变,而且每交一个任务就必须接一个任务,直至五年之约结束,这也是暗夜一个非常霸道的地方,从来也没有人质疑过。

    五年之约是以心神定的约定,除了到期,唯有死亡可解,所以,暗杀几百年来都一直存在,没有人去挑衅它的威严,可后来,却在某人的一怒之,灰烟灭。

    而同时在两边挑选任务的人,一般来说是不遇上是对手的,不过若是两人实力相当,那就另当说明了。

    开门之人拿着两个任务铁盒走进黑暗之中,把那两个任务铁盒从一个小隧道丢去,面自然有人会接着,也就会有人交给买凶之人。

    这也是对杀手们保护的一种方法,开门之人名叫李强,是这里的老人,官场之人和杀界之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也就是黑白两道都会给他面子。

    李强此时还是有些好奇这两人,为何都不要第一,也从不争第一,以至于暗夜排名第一上,从来都没有过人,而历史上的那些第一早就不算是第一了,暗夜里的第一都是被暗夜的一任第一杀死的,但上一任的第一却是五年之期到了,退出了,也是暗夜存在这么多年,唯一的一个,全身而退之人,没有人会再去挑战他,暗夜的规矩,出了暗夜的人,暗夜之人没资格灭杀。

    第一虽然只是个名头,接任务的时候也不会因为你是第一,就一直接比较难完成的任务。

    只是李强认为又能力就要去争夺,毕竟有了第一这个名号在江湖之上,也是很好的,至少会避免很多麻烦,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两人又岂是会怕麻烦之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